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三章 敦煌幻術師 八

第三十三章 敦煌幻術師

彷彿看透我的內心一般,不空如此說道:「皇上和黃鶴的事,如果要我給您出主意,可以這樣說,無論唐國方術、密教法術,或是胡國幻術,都與人心相關。」
「是的。」
我能對不空說的事,都已說完了。
「怎麼會呢?」黃鶴說:
「果然,你就是那時的——」
「那時,沒想到不空大師也在現場……」
那敦煌的短劍男子,和黃鶴是同一人——知道這一秘密的,只有我和不空和尚兩人。
「我站在你這一邊。」不空這樣對我說。
「……」
不空向我如此說道。
「我當時知道你想做什麼,卻沒有阻止你。所以這件事,我也有責任。萬一這天到來,我會跟黃鶴對決。不管黃鶴如何施展幻術,對我都行不通。真有必要,再稟告皇上敦煌所發生的事吧。至於是誰拔針的,現在還不用說。萬一皇上不能理解,我們就當場全盤托出。如此最後還被賜死的話,那我們就受死吧。」
「關於黃鶴的事,現在向皇上稟告到底合不合適,這不是在和-圖-書下能判斷的。」
「到底已經過了多少年了……二十年?三十年?還是五十年呢?太過久遠的往事,我全忘了。」
若說有罪,那應該是我。作為道具之人,貴妃並非出於自願,而是被我們撮合給皇上,才成為宮妃的。
而且,黃鶴的目的,或許正是這個。不,如果貴妃真如黃鶴所說,是他的女兒的話,或許,黃鶴只是想救自己女兒一命也說不定。
萬一貴妃醒來了——
或許可以不為人知地阻止黃鶴的企圖。當時我是這樣想的。
「因果法則?」
「先有了某事——某一行為,才會生出某一結果。這世間所發生的事,都是基於某處的『因』而滋生出來的。」
當時我對黃鶴所說的話,和寫在此信的幾乎一樣。
當黃鶴在貴妃身上刺入那針時,我想起了不空和尚所說過的這些話。
「是。」
要說誰是宮中最為罪孽深重的,那肯定是我了。
「就是說,任何法術都必須依循因果法則。」
「我也察覺到充斥宮內的幾樣跡象和*圖*書。高力士大人,您刻意找我來,而且對那幾件事閉而不談,反倒令我更加明瞭將要發生什麼事。」
黃鶴輕輕搖頭。
他發出了低沉的啜泣聲。
「你說,貴妃是你的女兒,那,當時死去的女人,難道會是貴妃的——」
「——」
因為倘使貴妃甦醒過來,皇上很可能會改變心意。不,肯定會改變的。
儘管具體而言,他不知皇上將於何時、如何離開長安,他卻已察知此事迫在眉睫。而且,雖說不知何時、何人準備叛變,他卻也已經嗅到那樣的空氣了。
「如果因為黃鶴而發生某事時,請務必記住因果之說。」
「——」
關於黃鶴的事告一段落後,我便閉上了嘴。
「換句話說,所謂的『咒』,不論哪種法術,都和人心息息相關。」
所以,喔,我到底做了何等可怕的事啊!罪不在貴妃。
或是,萬一貴妃沒有醒來——
不空和尚會被牽連進這一事件,是因為我向他說出了我和黃鶴之間的事。
「正因為你也察覺此事了,黃和*圖*書鶴啊,那時你不也逃走了?」
此外,關於皇上決定一、二天之內離開長安的事,我也不能對他說。
我們的想法是,正如先前告訴晁衡大人那樣,決定不將黃鶴的事稟告皇上。
因此,當時我下定決心,要將刺入貴妃身上的扎針稍微拔出一些。
如果讓貴妃再度回到皇上身邊,舊事大概又會重演吧。
不過,反正結果都一樣。
啊——這是何等體貼的話!
那時,皇上到底是以何種心情聆聽的啊。至今一念及此事,都還是讓我滿懷悲痛。
「這是什麼意思呢?」
不空這一番話,讓我下定決心,偷偷安排他秘密前來華清宮。
晁衡大人,我想起這句話,是在馬嵬驛的時候。
「話說回來,真想不到今天會在這兒聽到敦煌發生的事。」
我如此說。
本來還有事想講。老實說,我很想將那件事說出來,如此一來,我也比較能夠鬆下一口氣吧。
「高力士大人,人有時不得不背負重擔。你不該將那些事說出來。」
在那之後,我回到了長安m.hetubook.com.com,關於黃鶴的事,我還曾幾度和不空和尚商量過。
那時,黃鶴會怎麼辦?
「高力士大人——」不空喚道:「您心裡藏著的秘密,不必對我說。也不必為了那件事而感到難過。」
「楊玉環,是我和其他女人所生下的孩子……」
「沒錯。我正是親手殺死愛妻,如今卻老而不死的那名男子。」
他會察覺有人弄鬆了扎針嗎?
黃鶴眼中流下淚來。
「我想到了華清宮所發生的事……」
「——」
「當然也可選擇向皇上稟告這條路。不過,也可按下不表,選擇別一條路。到底哪一條才是正確的,那並非人身所能判斷的。」
我不由自主地想對不空和尚一吐為快。如果能夠這樣,我將會多麼輕鬆啊。
當時的我苦惱萬分。
然後,趁著不空在和皇上談話時,白龍、丹龍帶走貴妃,消失了蹤影。此事,晁衡大人也已知之甚詳。
如果皇上看到貴妃平安無事再度站在自己面前,他一定會忘記打算讓貴妃逃亡倭國的計劃。
或許,察覺到了我欲言又止和_圖_書的表情。
那件事讓我深感不安。為了自己心安,我才和不空談話。
當時我心想,不空此人真是無所不知啊。
不論是皇上打算離開長安,還是陳玄禮的企圖,他全都一清二楚。
因為假如黃鶴說我們認錯人了,那我們也無從辯解。如果稟告皇上這事,皇上一定也會察知我對貴妃動了什麼手腳。
到時候,我又該怎麼辦?
黃鶴任由淚流滿面,始終凝視著我。
「進一步說,不論哪種法術,都不是超出天地法理之外的東西。」
我把這些擔心,都告訴了不空和尚。
若將黃鶴刺進貴妃身上的針,抽出一半的話——
然而,那件事——陳玄禮和我結盟的那件事,如同我之前已寫過的理由,我無法向不空說出來。
然後,挖出貴妃,拔出其扎針的時刻也終於來臨了。
我認為,一定要等到皇上瞭解黃鶴其實是真正的敵人時,才能稟告他。
「——」
「喔……」
「那時,不空和尚來到華清宮,正是要將你利用楊玉環的企圖——全數稟告皇上知道。」
「不空師父——」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