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三章 敦煌幻術師 十

第三十三章 敦煌幻術師

我跟蹤了那位女子。
大約玉環四歲的時候吧。
然而,待我回來之後,每次見到玉環時,總令我驚訝不已。
至今為止的人生,我不知想過了多少回。
玉環也不會在馬嵬驛遭遇那般下場吧。
大概一開始他就覺得事有蹊蹺吧。否則,不會在那種場合說出那樣的話。
真是駭人的男人。
雖然身懷法術,但宮中戒備森嚴,即使潛入,也很難接近玄宗身邊。如果我懷著必死決心,或許還可殺死他,但假如殺不成玄宗,卻白白送上自己這條命,我一定死不瞑目。
只要想逃,隨時可閃走,我卻和楊玄琰對看了片刻。
我還擔心楊玄璬那傢伙,不知何時會對玉環下手呢。
總之,我設法不但讓自己可以自由出入楊玄璬宅邸,也讓玉環進宮去了。
這段期間,屋內騷動了起來,由於感覺有人即將趕到,我便跳窗逃走了。
還來不及叫出聲時,玉環的母親便已人頭落地。
自己的想法——就連這種自己內心的想法,也無法隨心所欲。
讓喜歡的女人看上自己,某種意義上也像是下咒。在此意義上,戀愛的法術,和我的法術道理一樣。
卻沒想到——你竟壞了我的好事。
哎,當時你大概也很倉皇失措吧。
所以,那時浮現在我腦海的,就是大唐王朝的毀滅。
當初為何做此決定,至今我還是不得其解。
全因那雙眼眸。
我就認定是你幹的好事。
到了那時候,要說有什麼可以讓她獲得救贖的,就是流著皇室血脈的皇子。只要生下皇子,或許還有扭轉的餘地。沒生下皇子的話,皇上一旦駕崩,玉環大概馬上會遭繼位的皇帝賜死吧。
啊,高力士呀,為何當時我腦海突然浮現那樣可怕的念頭?如果當時沒有那樣的念頭,今天我也不會如此與你相對而坐了。
每逢夜晚,我便潛進房裡,與她過夜。
高力士啊,人,真是不可思議的東西。
腳上鞋履的顏色。
抹紅的容顏。
隨後,楊玄琰朝我砍殺。
本來打算得逞一次便夠了,我卻欲罷不能,一次成了兩次,兩次成了三次,屢次前往。
其夫名為楊玄琰,官拜蜀國司戶。
皇上每晚恣意摟抱玉環,可是,總有一天他會先一步撒手人寰。
不知不覺中,我竟忘了https://www.hetubook.com.com復仇,而費盡苦心在讓我的孫子成為皇帝一事之上。但也可以說,那正是復仇。
雖說明白,但還是會如此想。
不,是正想逃。
我去過長安數次,也到過洛陽。
當今皇上變成怎樣了?
因而打聽出女子的來歷。
我與那女子初次相遇,是在蜀國市集。
高力士,如何?關於此事,我雖然沒仔細調查,但應該是你幹的吧。是你殺了武惠妃的吧。
總之,我十分期待回蜀地見玉環一面。
接著,我回到蜀地——不,說回到蜀地,感覺怪怪的。對我來說,長安、洛陽、蜀地都一樣,一如他鄉。我並不曾在任何土地上生根。因這世間已沒有讓我落地生根的地方了。
於是我開始撒下種籽。
既然不能得手,就讓此王朝本身消失於人間吧。
高力士,想必你也清楚,那就是楊玉環的絕世美貌。而且,每一回見、每一回再看,玉環便增添幾分美艷。
好吧。
什麼?高力士。
楊玄琰又問。
我還記得一切。
是個女嬰。
然後,在楊國忠心中。
高力士,你也十分清楚。那些人就是趙麗妃與其子,也就是皇太子李瑛。李瑛的背後,則是科舉出身的張九齡。張九齡希望李瑛繼位成為天子。
高力士,你懂嗎?即使撒下種籽、點上火苗,我再如何使力,也不能在無機可趁的地方煽風點火。
某天晚上,我在沒下好咒的情況下,和楊玄琰之妻交歡了。
我看見她手指握著玉梳的模樣。
我也不是一直緊跟著玉環。
李瑛被殺,張九齡則流放荊州。
因為如此,我何必落淚呢?沒人可阻撓我了。
如果我對你怎樣了,今天就再沒有人聽我說話了。
我並不是說,因此要對你怎樣。
夜很長。
「原來你就是玉環的父親?」
當然我有時會下咒,迷姦自己喜歡的女人。
光殺死皇上不足以成事。
一旦壽王登基,與武惠妃勾結的李林甫,力量便會強大起來。
總之,楊玄琰的妻子最後為我生下了兩個孩子。
有時我暗想,即使殺不了玄宗,也應斷然進行,但一想到刺殺失敗,我或許會丟掉性命,那個決心便又變得遲鈍起來。
我認為,即使暗殺掉李璵和*圖*書,皇上也絕不會讓對其感情已冷的壽王成為皇太子。
我為什麼流淚?怎麼可能?我根本沒在哭。
呵呵。
因你和我,都再也活不久了。
三位姐姐後來被稱作韓國夫人、虢國夫人、秦國夫人。
一旦得知將到手的大位快飛了,任何人都會更加想擁有它。
即使皇上死了,也會有其他皇子繼位。
我如此憎恨玄宗,結果,卻打算奉上親生女兒玉環。讓她投入那男人懷抱,彼此歲數還相差一大截。
人真是不可思議哪。
當時不知出於何種因由,我抱著第二個孩子——我和女子所生的男孩逃跑了。
說是見她,當然不是上前自報姓名,而是從遠處悄悄注視著她。
事情一如我所期望。
短劍直接刺中楊玄琰的咽喉。
第二個是男孩。
大概在長安待了一年半,或將近兩年吧。
話雖如此,有時我會去楊玄璬那兒,見上玉環一面。
我暗中思量,如同大唐毀滅我們高昌國一樣,我也要摧毀大唐。
剛巧楊玄璬也信奉道教,對我而言正中下懷。
任何救贖都沒有!
那女子應有胡人血統吧,她的眼眸顏色雖然和亡妻相異,瞳仁卻也帶點碧綠。
有幾度我佯裝楊玄琰的模樣與她交歡,就算她還記得,也會以為是自己的丈夫。
只是,我也有意想不到的失算。
不久,孩子生下來了。
或許因為生了兩個孩子,我也就疏忽了。
晚上,我偷偷潛入女子房間,以幻術誘惑她,得到她的肉體。
就這樣,開元二十三年玉環奉召,成為壽王婢女,我也以道士身份,隨玉環入住長安。
原因出在玉環無法生育。
算了。
你變成怎樣了?
所以,我隱身背後操弄,向丞相李林甫、黃門侍郎陳希烈等人鼓吹,讓玉環成為壽王的婢女。
當時,我也陷入迷惘之中。
成為母親的女子,和作丈夫的楊玄琰,都沒想到孩子是別人的骨肉。他們一直深信,女嬰是自己的親骨肉。
就在纏綿悱惻之際,女子回過神來,驚覺我不是丈夫,大叫出聲。
那神情,我終身難忘。
我決心這樣做!那以後,我到底做了些什麼,你應該都很清楚吧。
就是從那時開始的。
我也不止一回潛入宮中,卻都沒機會殺死玄宗。
因為她和命喪和_圖_書九泉——不,我親手殺死的妻子一模一樣。
兩者皆非,我選擇了第三條路。
我是在笑啊。
生下那男孩,大約過了兩年吧。
那就是,我的女兒玉環並未能替皇上生下孩子。
畢竟,那一切都是我指使的。是我煽動他們暗藏的謀逆之心,同時讓皇上疑心生暗鬼。
我認為,只要能實現我的野心,就算把玉環嫁給皇上也無妨。
那件事?
是一男三女。
然後,事情就演變成如你所知的那般了。
然而,說是好一會,其實時間極短暫。
劍法十分熟練。
總之,不知何時起,我的復仇之心已被野心所取代。
總之,這是玉環投靠叔父楊玄璬的真相。
一是殺了李璵。
昏暗燈火中,楊玄琰看見了我。和我對望了一會兒。
原來女子已有丈夫。
楊玉環以下,楊玄琰的子女,均由叔父楊玄璬收養,當作自己的孩子撫育成人。
玉環日復一目的美麗,我內心的念頭也益發強烈。
「原來是你!」楊玄琰問。
不,他一定這樣想過的。
這個楊玉環,就是我們所熟悉的楊貴妃。
連她在市集所購買的東西,也還記得。
畢竟我也得謀生。
為什麼我會知道,那出生的女嬰是自己的骨肉呢?
高力士,這道理你應該也十分清楚。
她身上所穿的白衣。
野心、奢望令人瘋狂。
當我逐漸知道玉環不能生育這件事之後,我比以往更加憎恨皇上了。
就這樣,我悶悶不樂地在長安待了一年半,然後——啊,高力士,你嘲笑我吧,我竟然漸漸湧現出愛惜自己性命的心情來了。
然後,我告別了長安。
當他打算第四度揮劍砍來時,終於吐血倒地而亡。
然後,在安祿山心中。
在宮裡形形色|色的人心中,撒下種籽、點上火苗,栽培化育。
然而,我並沒選擇這兩條路。
玉環才過四十歲,皇上可能就已經死了。
浪跡四方期間,我在蜀國與那女子相遇。
如此,我的孫兒,將會成為下一位大唐皇帝。世上還有這樣的復仇嗎?
方才也說過,我所做的,只是在每個人內心中本已暗藏的東西上點火、培育而已。
你不用回答也行。
我心中暗自思量一件事。
至於詳情,且按下不表。
所以我將目標放在武惠妃之子壽王身上m.hetubook.com.com。依我的看法,總有一天,壽王會成為下一位皇帝。
我只有兩條路可走。
竊賊潛入房裡,意圖凌|辱妻子時,楊玄琰趕到房內,想刺殺竊賊,卻反遭其所殺——事情變成這樣了。
我真是瘋了。
當然,誰也不知道,楊玄琰親手殺了自己的妻子。
即使如此,由於怕傳出去有礙名聲,據說對外宣稱,兩人分別病歿了。
然而,就在我打算逃之夭夭時,楊玄琰提劍來到房裡。
我僵立在原地,動彈不得好一會兒。
我不知殺了多少人,但強行凌|辱不肯就範的女人,實非我的作風。
他不停地搖頭,似乎很痛苦,倏地拔出劍來——可是,他的劍並非衝我而來。
我一廂情願認為,壽王將順理成章當上皇位繼承人。
此後的事,高力士啊,你也都知道了。
只是女兒玉環湊巧在蜀地,所以我才隨口用「回到」這種說法吧。
這男人本領非同小可。
然後,玉環會為壽王生子。
第一次相見,我震驚不已。
後來,我遠走他方,多年沒能再回到蜀地。
我曾數度想奪取玄宗的性命。
然而,要讓壽王成為繼位天子,有些人還很礙眼。
也看見她用新買玉梳貼在髮梢的模樣。
如果玄宗見到這樣美艷的玉環,大概會想一親芳澤吧。
聽了下文,我才明白楊玄琰想說什麼。
而要把女兒送給李璵,那又談何容易。
可是,如今再怎樣悔恨,也不能重新來過。
呵呵呵。
當時,就是你壞了我的好事。
頭上高高豎起的髮髻。
那就是和高力士你攜手合作。
她眼眸顏色與我的極為神似。
有時,我會認為,這事不可能辦到,但下一回時,卻又認為並非不可能。經過多次內心如此的對話,我終於下定了決心。
因為身為母親的女子,對與我親熱之事甚至毫無印象。
死訊突如其來。
這些你再清楚不過了。
哈哈哈哈。
既憎恨玄宗,又憐惜自己性命,我既沉溺於美酒之中,又開始對留在長安感到不安。
啊,如今說這些也都沒用了。
另一條則是殺了你,高力士。
這事不重要。
雖說是皇太子,單憑那樣的勢力,也不可能從壽王身邊奪走玉環。
然而,這些人由於意圖https://www•hetubook•com.com謀叛而失勢了。
如果是向我砍來,我會躲開,接著便可能對楊玄琰下手,那,玉環的母親或可免於一死。然而,事情並非如此。那把劍砍向玉環的母親。
唉,高力士,你覺得怎樣?就像我親手殺了妻子一樣,玄宗那傢伙也親自下令,殺了親生兒子李瑛。
當事人應不知情,但楊玄璬終究不是玉環叔父,玉環也非楊玄璬侄女。
這個我十分明白。
誰知就在此時,武惠妃竟然死了。
所以,或許丈夫楊玄琰也曾隱約揣想,楊玉環不是自己的女兒吧。
兄長名為楊鋸。
便發生了那件事。
望著玉環母親落地的人頭,楊玄琰滿臉難以形容的哀戚。
我逃跑了。
因為棘手的張九齡雖已除掉了,其後卻有個李林甫在擴張勢力。
那就不用說明了吧。
既然如此,索性——當時我心裡如此想。
總之,武惠妃死後,你決意扶植忠王李璵為皇太子,而不是壽王。若非你向玄宗獻計,另立李璵為新任王儲,則皇太子便非壽王莫屬了。
當時,楊玄琰臉上浮現的痛苦表情,我至今難忘。
不過,再怎麼說,我還是不想將女兒送給玄宗本人。
楊玄琰揮劍的對象是自己的妻子。
對玉環來說,他們等於是堂兄姐。
當時,我也覺得很奇怪。
高力士,別急。
在你高力士心中,撒下種籽。
我沒能馬上聽懂他話中含意。
不過,若論射飛劍,我當然也有兩手。連殺妻的事,我都幹過呢。
高力士,你別怕。
我野心勃勃,想讓親生骨肉玉環生下皇子,繼承我的血脈,也成為大唐皇帝。
我閃身躲避,隨之擲射出短劍。
玉環則依排行第五,被扶養成人。
取名玉環。
而且,當時楊玄琰另有女人,很少跟自己的妻子行房。
胡人幻術師黃鶴的話。
她的唇形、鼻形,幾乎令我以為是亡妻。酷似得讓我錯覺亡妻似乎又在人間復活了。
結果變成怎樣了?
那時,還有什麼足以救贖玉環的呢?
即便如此,楊玄琰還三度向我揮砍。
這點,高力士你也該明白吧。
於是,我改變眼眸的顏色,以道士身份親近楊玄璬。
壽王當不成皇帝了。
且讓我向你娓娓道來。
楊玄璬之妻生有四名子女。
玉梳。
因為我也曾親手殺死自己的妻子,儘管彼此情況不同。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