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四章 荔枝 二

第三十四章 荔枝

空海話才剛說完,外面便傳來大猴的呼喊聲:「空海先生。」
空海語畢,不久,赤便出現了。
「何時、何地、如何成行,我把一切安排全都寫了下來。」
西明寺是長安屈指可數的牡丹名勝。
「知道了。」
空海展顏一笑,隨後喃喃自語般說道:「可是,太慢了。」
「你也會忘記?」
篪。
然後——
「逸勢,你放心。老實說,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覺得該這麼做——」
「——」
「昨晚,皇上彷彿精神錯亂——」
「嗯。」
「守護皇上的方法,並非僅限於對抗妖魅吧。」
「對,我說了。」
「要帶什麼樂器去呢?」
「是的。不僅樂器,似乎還需要搭配的衣裳等。今天我又重新謄寫了和*圖*書一遍——」
劉禹錫和赤一道出現,難道發生了什麼特別的事情?
他不明白,在這種時刻,空海為什麼要籌辦宴會,還要召集這麼多樂師?不過,這些疑問卻不能明說。
瑟。
編鐘。
笙。
「做這件事到底和這次的事有沒有關係,我還是搞不清楚。」
「樂器?」
他心裡十分明白,攸關大唐天子生死之事,豈可輕易洩露風聲。
「才、才不是這樣。」
「皇上和惠果和尚都很危險。」
「他沒告訴我詳情。請您見諒。這件事若傳出宮外,後果將會很嚴重——」
「方才起,你一直在寫些什麼?」
「負責收集的人?」
「種種事。」
「那,你說說看。」
「光說種種事,我hetubook•com.com怎麼聽得懂。」
空海在西明寺自己的房裡。
鼓。
「我沒有賣關子。」
臉色欠佳。
琴。
「其他的,我還打算湊齊五弦月琴、十絃琴等。」
「你在寫的是什麼?反正,大概是和這次的事有關吧。」
逸勢響應。
「傳什麼話?」空海開口問。
「我還想召集會使用胡國樂器的人——」
編磬。
「總之,待會赤來了,我就拜託他去收集。皇上遭逢困難的時刻,不方便公開收集這種器具,所以必須秘密行事——」
「不僅樂器,食物也要考慮。這樣就得召募會做胡國料理的人,還要準備琉璃酒杯、葡萄酒。為了怕忘記,所以才寫了下來。」
「你也說過,要在華清池舉行www.hetubook.com.com。」
自窗邊望去,庭院春色一覽無遺。
「我該怎麼說呢?」
空海將方才振筆疾書的紙張,遞給逸勢。
「我替柳宗元先生傳話來了。」劉禹錫回應。
逸勢自空海身後喚道。
「唔……」
「那,我這邊也要趕緊行事了。這些器具,請您安排。方法由您決定——」
「原來因為我不理你,所以你覺得很無聊。」
空海將逸勢手上的紙張,及書桌上擱著的紙片,一道交付給赤和劉禹錫。
「怎麼了?」
「種種事,是什麼事呢?」
「那,不然是為了什麼?」
劉禹錫站在赤的身旁。
空海嘴角浮現一抹笑意。
空海在書桌上擱筆,終於特意轉過身來。
「赤來得太慢了。」
「——」
「包括hetubook.com.com昨天你咐吩赤的那些嗎?」
「原來如此。」
空海頭也不回地響應。
排蕭。
自方才起,他便坐在靠窗書桌前,一直奮筆疾書。
「就是種種事啊。」
「唔。」
文人出身的劉禹錫,是柳宗元的好友。現在,兩人同在王叔文手下共事。
「咦?」
「太慢了?」
逸勢鬧彆扭地響應。
「沒錯。現在剛好寫完了。我寫的是樂器。」
「危險時刻?」
「赤先生來了。劉禹錫先生也一道來了。很焦急的樣子。」
「編鐘、編磬、鼓、瑟等等。」
「就是要帶去華清池的東西。」
橘逸勢孤伶伶地坐在空海斜後方,一種略感不滿的神情掛在臉上。
兩人立即離去。
「你的話,我還、還是聽不太懂。」
「惠果和尚雖也和圖書設法幫忙,卻說危險時刻或許即將來臨。」
逸勢接手一看,上面果真寫著樂器名。
他說話的口吻,聽來有些喜不自禁。
「快請他們到房裡來。」
槐樹新綠搖曳,牡丹也開始綻放。
「怎麼了?」空海問。
「喂……」
「請您代我向柳先生問安。我這邊也會盡力而為。」
「不,不是怕自己忘記。是要讓負責收集的人記住。」
空海說畢,赤和劉禹錫同聲說道:「告辭了。」
「我知道了。」空海點了點頭。
「你說,要辦一場宴會?」
由於牡丹花季裡,西明寺也對一般人開放,賞花客應該很快便會把此地弄得熱鬧異常。
「我是要你告訴我,你在寫些什麼。你卻故意賣關子不肯告訴我。」
劉禹錫頷首致意,卻滿臉不解。
「——」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