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六章 宴之客 六

第三十六章 宴之客

隨後,舉頭仰望明月,跨出兩三步,伸出手指撥弄一口編鐘。
她雙手捧食某物,正在吃著。
楊玉環——貴妃在月光下緩緩起舞。
白樂天手握酒杯。
玉蓮將月琴抱在懷中。
遍地牡丹不可勝數。
「是時候了。」
丹翁只管凝望著那名老婦。
「在場的丹龍,應該聽得懂我現在所說的意思。」
不論臉頰或手臂的肌膚,全都長滿了斑點。
空海還未說畢,貴妃緩緩站了起來。
空海一旁的逸勢失聲低呼。
「麗香姐……」玉蓮囁嚅低喚了一聲。
「嗯。」
老婦大概不是自己抹粉、擦胭脂的,當是白龍或一旁的麗香為她裝扮的吧。
然而,老婦嘴唇半開半闔,隱約可見黃濁的牙齒。而且,還可發現缺了數顆。
「是的。」空海點了點頭,隨手擱下酒杯。
楊貴妃。
「坐在這裡的貴人,你認出這是誰了嗎?」
「沒錯。」丹翁點點頭。
「喔。在此華清宮,玄宗皇上也來了。這兒,高力士大人也來了。那邊,倭國的晁衡大人也來了——」白龍眼中掛著和*圖*書串串淚水。他聲音顫抖地叫道:
老婦長髮俱已花白。
「喔。我差點忘了。李白大人不也在這兒嗎?既然如此,那就來個〈清平調詞〉吧。李龜年大人,你負責吟唱。今天晚上,我們貴妃娘娘,將在華清宮再度起舞——」
為了今晚,刻意裝扮——
白髮盤梳在頭頂,以紅布綁縛,然後插上髮簪。
「空海,我要向你致謝——」
「我們都活太久了。」
強烈的情感,彷彿正從丹翁內心湧溢。他卻拚命想壓抑下來。
他單膝下跪在波斯絨毯上,恭敬行了個禮。
空海手拿琵琶。
老婦僅是神情呆滯地望向四周。
「不,若非有你,我們相遇的那一瞬間,或許會立刻廝殺起來。」
「白龍,你不也一樣。」
坐北面南的場所——那是天子之席。
「——」
貴妃的紅唇,觸碰酒杯邊緣。
含水帶露的牡丹花,盛開在月光之下。
她的身子乾癟,全身包裹在衣裳之中,隱而不見。
麗香借勢手挽老婦——楊玉環,跨步向前。
「沒想到……」https://www.hetubook.com.com白樂天嘶啞地叫出聲來。
老婦個子嬌小。
麗香將手托住貴妃之手,讓她能夠握住玉杯。
「喔,貴妃娘娘要起舞嗎?」白龍開口。接著又說:
胡玉樓的人傳言,下咒施放餓蟲的,似乎就是麗香。
樂音在夜氣中響起。
那是珍珠鑲綴的銀髮簪。
貴妃的酒杯也再度斟滿了酒。
年輕女子握著老婦左手。
隨後,讓位給貴妃。
麗香,雅風樓——胡玉樓的藝妓。
「來。大家快吹笙彈琴。琵琶準備好了嗎?鐘槌拿定了沒——」
各自酒杯都斟滿了酒。
某晚,在西明寺牡丹盛開的庭院起舞的,就是這位老婦,同時現身的則是麗香。
「丹龍,認出來了嗎?」白龍問。
點頭稱是的丹翁,方才到現在,視線始終注視著白龍身旁的老婦。
自稱白龍的老人,以黃光閃爍的眼眸注視著丹翁。
結界外,只剩下那隻黑貓。
「今晚是宴會——」白龍說:「快準備宴會吧。」
被稱為麗香的女子,與玉蓮視線相對後,嘴唇拉出弧線m.hetubook.com.com,浮現出微笑。
白龍望向空海,說:
「丹龍,你要注意看。快抬起頭來。我們的貴妃,今晚又要在華清宮起舞了。」
白龍自結界外跨了進來。
空海為玉蓮驅除附在手臂上的餓蟲邪氣。
嘴唇和兩頰,不知是否擦過胭脂,微微泛出紅暈。
麗香、玉蓮同樣手持滿斟的酒杯。
由麗香托著手,貴妃緩慢地舉杯送到嘴邊。
他的雙眼,落下了兩行淚水。
她邊哭邊吃荔枝。
當時銷聲匿跡的麗香,如今卻在此出現。
丹翁的嘴唇數度開闔,卻出不了聲,終於又閉上了嘴唇。
「白龍,久違五十年了吧——」丹翁點點頭。
麗香手持鐘槌,站在編鐘之前。
她的眼眸望向浩瀚的夜空。
臉頰和露出衣袖外的手臂,均已佈滿皺紋。
「不。」空海搖頭:「沒這道理要向我致謝。」
「她是貴妃娘娘。」白龍說。
「玉蓮姐、白居易先生,久違了。」
「月光下,貴妃於庭院翩翩起舞……」空海說道。
空海第一次到胡玉樓時,曾因玉蓮右手臂麻痺、無法動彈,www•hetubook•com.com而幫她醫治。
逸勢用露出如此話語的臉孔,望向空海,但並未作聲。
彷彿同意這句話,「嗯。」丹翁響應了一聲。隨後將空杯擱在絨毯上。
麗香用沉穩的聲音說道。
「今晚,你該不是第一次與貴妃相見吧。」
年齡似已八十出頭。
「嗯。」
然後——
是空海準備的荔枝。
楊玉環環顧四周,說了一聲:「牡丹……」
兩人靜謐無聲地走進結界之中。
「原來偶爾出現在白龍——督魯治咒師身邊的女子,就是這位麗香?」
「丹龍,原來你還活著——」
「拿酒來——」白龍開口。
楊玉環坐在中央,麗香和白龍分坐兩旁。
白龍手握酒杯。
丹龍手握酒杯。
玉蓮為玉杯斟上胡國的——葡萄酒。
「好,就叫我白龍。這名字比較適合我們。」
手上捧笙的,是橘逸勢。
彷彿緊緊貼住,丹翁的視線不曾移開那位老婦。
眾人隨意舉杯送到嘴裡啜飲。
彷彿經過麗香催促,楊玉環抬起腳步。
「對了,該奏什麼曲調呢?」白龍喃喃說道。
「丹龍,終於和你相遇和_圖_書了——」放下空杯,白龍說道。接著又說:
丹翁的喉結,激烈地上下跳動。
「丹龍,好久不見。」老人開口。
清澈的鐘聲迴盪在月光之中。
白龍挺起胸膛,把臉拾得高高的。
貴妃臉頰,汩汩流下淚水來。
橘逸勢手握酒杯。
「想來如此。」
自臉頰至脖子,不知是否擦過粉,格外白淨。
「請進來。」空海開口。
「某晚,我們曾在西明寺碰過面。」
楊玉環——
月光下,白龍舉起皺紋滿佈的手。
空海手握酒杯。
「沒錯。」
白龍感慨萬千地解釋著。
「廝殺?」
旋及緩緩步出座席中央。
橫亙六十年以上的悠悠歲月,與玄宗皇帝在此華清宮邂逅的女性的名字。
眼見那名年輕女子——
貴妃站立著。
白樂天握著笛子。
她抬起下顎,仰飲胡酒。
「今晚,為了毀滅,我們才在此聚首。」丹翁說。
空海自席間起身,說:「這兒請。」
喔——
「貴妃娘娘大駕光臨。快準備音樂、美酒——」
老婦看似心蕩神馳,迷茫地眺望著眼前景致。
老婦的視線,並未刻意看向誰。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