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六章 宴之客 七

第三十六章 宴之客

樂音和月光,水乳|交融。
他也會被說成是不識風趣之人。
靠近玄宗御前時,他已無法脫靴。
「我把你們當作是玄宗。你們既是高力士,也是李白、晁衡或不空,以及死去的眾人……」
空海啊,予願足矣,死而無憾——
代替李龜年吟唱這首歌的丹翁,眼中潸潸落下兩行淚水。
舉座一定很掃興。
高力士。
一枝紅艷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
「傳李白。」
幾乎被樂音所淹沒的宴席上,宮廷主要人物齊聚一堂。
曲調現成。玄宗命李白,配合此調,就地填詞。
「皺紋滿佈,老態龍鍾,只剩我們還活著。」
沒人發出任何聲音。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貴妃也停止了動作。
白龍望向四周的牡丹,說:
唯有才情存在。
「夢幻一場——」丹翁說。
卻無一人響應。
白龍喃喃自語般說道。
呼應此一新詞,楊貴妃也即興起舞。
飛燕後來雖然成了皇后。
彼時——
只是存在著基於才情所編織而成www•hetubook•com•com的詞句。
而今,在這華清宮牡丹庭院,一切都重現了。
空海彈琵琶。
「六十二年光陰——當真就這樣消逝了嗎?」
一如空海之前所評價,此歌詞乃是才情之作。
「喔。這是醉仙駕臨。」
麗香敲叩編鐘。
不知是感動還是興奮,逸勢滿臉通紅。
玉蓮彈月琴。
該是在沉香亭吧。
而且配合貴妃曼妙舞姿的,竟是自己所吹奏的笙音。
「那以後的事?」
「就算你不咐吩,我也打算這麼做。就算沒人來到這兒,我也打算說出來。」
明明想多舞幾回,音樂卻戛然而止。
此宮位於禁城之南,並列著龍堂、長慶殿、沉香亭、花萼想輝樓、勤政務本樓等壯麗建築。
楊國忠。
「——」
「依清平調,你當場填詞吧。」
「那以後的事,可否說來聽聽?」
沒人發出任何聲響。
「大家都到哪兒去了?」
於是,白龍便以蒼涼的聲音,慢慢說出事情的經過。
醉眼朦朧。
關於此一和_圖_書宴會種種,遠在日本國時,逸勢便曾耳聞。
卻因出身歌女,行為放蕩,最後被廢。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詞中的「飛燕」,指的是漢成帝愛妃,後來成為皇后的趙飛燕。
橘逸勢流著淚繼續吹笙。
只有耀眼生輝的詞句,淙淙流動而已。
此情此景,如今重現眼前——
橘逸勢吹笙。
「——」
玄宗起身,這樣說道:
「坐賞名花貴妃,舊詞焉能用乎。」
依然無人響應。
看上去,像是彩色斑斕、幽光微閃的龍群,伴隨在貴妃四周。
靜謐之中,僅有火焰燃燒的畢剝聲響起。
「夢幻?」
逸勢和空海對看一眼。
此時,李白拿起筆,在眾目睽睽之下,沙沙振筆疾書,一氣呵成的詞句,正是這一首。
晁衡,也就是倭國的安倍仲麻呂。
「無理的傢伙!」
「誰——誰來幫我脫靴?」李白如此說,望向高力士,「高力士大人,那就麻煩你了。」
「——」
「一切都是夢幻啊。」
然後,李hetubook.com.com白也在場。
宴會進入高潮之際,宮廷樂師中最負盛名的歌者李龜年,壓軸登場。
高力士如此指責。
她擅長歌舞,因美貌聞名。
也因為此一歌詞,李白遭高力士自長安趕走。
時間是六十二年前,天寶二年(七四三年)。
地點在長安興慶宮。
詞句中,大概沒有所謂的深刻思想,甚至沒有任何感動。
此刻,八十高齡的貴妃,在空海、逸勢面前翩翩起舞。
當時,李白已經喝醉了。
「你是說,那一切都是夢幻?沉香亭之宴,安祿山之亂,馬嵬驛事件,連華清宮之事,一切都是幻夢?」
「——」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沒喝醉而敢在宮中如此撒野,那可會身首異處。
啊——
樂音在夜氣中奏鳴。
丹龍。
「話說回來——」丹翁靜靜開口,語氣很是溫柔:
她凝視著夜闌蒼穹,彷彿在尋覓那飄然逝去的樂音。
貴妃看似戀戀不捨。
分明是有意找麻煩。
「我就在這個亡者曾經聚集的場所,述說那以https://m.hetubook.com.com後所發生的事吧——」
李白向高力士恭敬地行了個禮,以半帶戲謔口吻及動作說道。
楊貴妃。
白樂天吹笛。
宴會在此盛大舉行。
宛如輕輕撫弄那樂音,楊貴妃的纖指也在夜氣中舞弄了起來。
貴妃三姐妹。
黃鶴。
歌詞中,李白將貴妃比擬為飛燕。
說到這裡,白龍哽住了。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沉默之中,白龍的語音又再響起。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對此,高力士若是勃然生怒:
吟唱者是丹翁。
所謂「清平調」,是唐代所作的新興俗樂曲調。
「花色依然,一如往昔——」
意指,嬌艷牡丹、美麗的貴妃當前,怎能繼續吟唱舊詞呢——
而,楊玉環也正以此翩翩起舞。
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
「我們都是已經結束了的夢幻中的亡魂。」
他再也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將貴妃比喻為飛燕,豈非暗示貴妃低賤呢?
聽到丹翁此話,白龍呵呵乾笑:「好吧。」
那天的宴會,是為了m•hetubook.com.com芳華二十五的楊玉環——貴妃而舉行。
逸勢的眼神如此說道。
白龍以指尖按著眼睛,看了丹翁一眼,又望向空海等人。
時當春日——沉香亭牡丹盛開。
當天,餐桌滿是山珍海味。
日後,高力士便在此文句上尋隙挑撥。
若非李白要高力士當眾為他脫靴,歌詞也就不會出事。
白龍。
白龍輕輕點頭。
玄宗皇帝。
然則,高力士對此卻耿耿於懷。
「丹龍啊,只剩我們和貴妃還活在人世。」
連青龍寺即將出發至天竺的不空也露臉了。
「我們為此夢幻收拾殘局之前,白龍,你告訴我吧。」
寫此歌詞的李白,因脫靴事件而為高力士懷恨在心。
於是高力士主動向前,幫李白脫下靴來。
李白所作的詞。
李龜年。
於是傳來了李白。
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欄干。
「然而——」
「都已過去六十二年了……」
宛如消融在夜氣之中,樂音沉寂了下來,一切復歸於平靜。
「——」
正因為他醉了,也正因為他是大名鼎鼎的李白,才敢提出這樣的要求。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