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七章 慟哭之旅 九

第三十七章 慟哭之旅

他用枯瘦如柴的雙腳盡力支撐著,仰頭望著天邊的月亮:
然後,目光轉到白樂天身上。
她溫柔地擺脫空海的胳臂,慢慢站起身子來。
打斷空海的話語一般,楊玉環猛搖頭。
「是的……」
拉完時,黃鶴也仰臥在地了。
「您,其實早就清醒過來了,是吧?」
黃鶴嘴角汩汩流出鮮血。
丹翁的右手緊握住楊玉環手上的刀刃。
有人在喃喃低語。
他微微顫動著下巴,點頭說道:「恐怕也只能這樣了。」
「不!」說畢,楊玉環扭動身子,再度搖頭:「不、不!」
「逸勢,很抱歉。此事我真的無能為力。」
楊玉環一邊哭泣一邊點頭。
是男人的聲音。
「玉蓮姐……」
黃鶴的眼睛,又望向空海。
黃鶴眼中流出晶瑩的淚水,濡濕了眼眶四周的皺紋,順著臉頰滑落下來。
隨後,黃鶴抬起頭來,將目光投向楊玉環。
再也說不下去了。
「笨蛋!」逸勢叫道。
白、綠、紫、黃、紅、黑,繽紛多彩的牡丹花,在月光下搖曳生姿。
丹翁奪下短劍,跪了下來。
「喂……」
「——」
空海以哀傷的眼神回望玉蓮。
「十二年前回到長安之後,我便醒過來了……」
黃鶴似乎想問她什麼。
玉蓮正想奔過去扶他一把,「不必了。」黃鶴舉起左手制止玉蓮。
「我把和圖書你當成自己的道具,還殺害了許多人。這也算是我的報應……」
黃鶴咳了好幾下。鮮血自唇角流出。
空海只能摟住眼前這位瘦弱老邁的老婦身軀。
「對不住啊……」黃鶴說道:
這時——
低沉的聲音傳來。
然後,又低頭注視插在胸口的短刀。
原來是大猴。
黃鶴上半身又劇烈搖晃起來。
「死了……」
「原來你還活著?」
楊玉環的臉龐,即使在月光之下,也看得出蒼白異常。
「我的一生,實在像是一場幻夢……」
「且慢,玉環。」
「難道不能讓死去的人再度活過來——」
插入短刀之處,噴出驚人的血量。
逸勢高興地呼叫道。
抬頭仰視月空。
逸勢高聲大叫。
黃鶴上半身劇烈搖晃了一下。
再望向四周繚亂盛開的牡丹花。
黃鶴再度望向玉環。
「李白大人,您是故意的吧。那時,您早就寫好適合醉仙之死的詩句了吧。那首詩的結尾,真的、真的太好了。」
他望著貴妃。
「你說什麼?你是個厲害無比的傢伙,你不是無所不能的嗎?你不要撒謊!」
逸勢猛烈搖動空海的胸口。
結界之外,不停騷動的狗頭牛屍等各種咒物,也早已停止動作。
「在馬嵬驛,我真的想盡辦法要救你。不過,還是無法如願……」
先前,黃鶴和_圖_書一直握著的短刀,此時到了楊玉環雙手之上。
此時——
此時,楊玉環已停止哀嚎慟哭。
塗抹胭脂的紅唇,微微抖動著。
視線移至地上人間。
當他看到空海時,「空海先生——」
空海也哭了。
「怎麼會沒辦法……」
丹翁再度抬起頭來。
他以微弱的聲音,如此喃喃自語。
楊玉環轉身望著空海。
「此後,直到死亡之前,能否讓我陪伴著您?」
「請您千萬,千萬別……」
「這不是不空大師嗎……」
她正在慟哭。
然而,卻沒說出來。
他一把抓住空海的衣襟。
葛巾紫。
楊玉環一步、二步,走向黃鶴遺體,跪在一旁。
鮮血從刀刃上滑落,流到楊玉環的指尖。
只有楊玉環的哭聲迴盪在靜空之中。
「如果我沒舉行這場宴會,或許——」
「多麼好的一場盛宴啊。」
丹翁身影也動了。
玉蓮望著空海。
楊玉環緩緩作揖致意。
是橘逸勢。
黃鶴望向楊玉環,「總不能讓你背負弒父的罪名吧。」他以十分慈愛的眼神笑著說道。
「這世間,有什麼可以恢復原狀的?已經消逝了的東西,究竟有什麼是可以重新來過的?正因為如此,正因為如此……」
彷彿崩潰了一般,楊玉環也跪了下來。
她摟住黃鶴及白龍的遺體,這時,又以壓抑的聲和_圖_書音哭了起來。
「荔枝真是好吃。」
黃鶴站立在原地。
「對不起,逸勢。我無能為力。無論任何人,用任何方法,都不能讓死者復活。」
他垂下頭來。
「這五十年來,我從未將您忘懷。」
站立不動,視線則移向自己胸口冒出的那把短刀。
空海垂頭喪氣地喃喃自語。
「一場夢……」
逸勢步履蹣跚地往前跨步,站到空海眼前。
「究竟是怎麼回事啊?」他一邊環視四周一邊說道。
麟鳳。
天衣。
「李白大人也來到了嗎?真是羨慕您啊。擁有如此絢爛的才華,盡情揮灑在人間,然後大醉走向陰間。您明明喝醉酒了,還想要伸手撈月,而自船上落水而死……」
一刀刺入,再將刀刃往右拉。
楊玉環動手了。
黃鶴的雙眼望向逸勢。
將臉埋入丹翁的胸懷。
黃鶴雙手握住自己胸口的刀柄,用力拔了出來。
「難道你也無法幫忙?」
丹翁仰望楊玉環。
「原來如此……」
大猴輕撫自己的喉嚨,手上僅沾了些微血跡。
黃鶴的頭向後仰,又倒向前。
「佛法呢?你說的密法呢?」
「您卻依舊裝出發瘋的模樣?」
「我辦不到。」空海回答。
「假如沒有這場宴會,假如大家沒來到華清宮,我們往後……」
「請原諒這個父親……」
空海、逸勢等人將視線移向和圖書發聲的方向,只見咒物屍骸堆中,有個體型龐大的男子,正緩緩抬起上半身。
「玉環……」丹翁以顫抖聲音呼喚道。
「丹龍……」
疊躺在白龍身上,氣絕身亡。
「請原諒我。我什麼也幫不上忙……」
「這場夢,就以這種方式結束吧……」
是楊玉環。
「既然還能再度目睹此一人間別離,我已了無遺憾了……」
那聲音已微弱得幾乎聽不見了。
他在哭。
「真可憐,真是悲哀吶。最後,難道已經沒有我能為你做的事了嗎?」
兩人低沉的嗚咽聲,傳入眾人耳裡。
「我只是個無力的沙門……」
「為什麼辦不到?」
黃鶴一凝望著虛空,一邊說道:
楊玉環的眼眸望向丹翁。
黃鶴低聲笑道:
說到這裡,丹翁哽咽難言了。
逸勢滿臉悲戚地望著空海。
青龍臥池。
「丹龍——」
不用問,黃鶴似乎已經理解了一切。
過了一會兒,楊玉環的嗚咽聲慢慢沉寂下來。
「晁衡大人,我這一生雖然有如禽獸,不過,這樣的一生,也很有趣……」
黃鶴低聲自語。
「空海先生——」
話語轉為嗚咽。
「拜託您。雖然我不知道我和您還能有多少時日,但請您千萬,千萬別……」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這太過分了。」
唇角微微上揚,黃鶴好像笑了。
有人發出野獸般m.hetubook•com.com的呻|吟。
「玉環,你……」
空海回答,又說道:「不過,全都結束了。」
淚水不斷滴落在握住短刀的手上。
「如今我已別無他求,只想陪在思慕之人的身邊。」
「大猴,說來話長。」
他用既哭且笑、非常哀傷的眼神,望向空海。
空海慢慢走近楊玉環身邊,將手溫柔地擱在她的肩上。
「喔,皇上,你也來迎接我了嗎……」
緊握短刀的雙手,將刀架在喉嚨左側,「再會了。」
「空海啊……」
說到這裡,楊玉環幾乎說不下去了。
白玉寶。
四下寂靜無聲,只有楊玉環的慟哭聲。
「啊,高力士大人,真是令人懷念吶。我馬上就要到您那邊……」
「因為發瘋比較快樂……」楊玉環說。
眾人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空海跪在楊玉環身旁,扶起她那瘦弱的彎背。
「你讓白龍活過來,讓黃鶴活過來,讓大猴活過來,子英活過來。空海,你總要想想,想想辦法啊——」
「的確應該如此,的確應該如此……」
「原諒我……」黃鶴用沙啞的聲音說。
大猴徐徐站起身,拔出刺入喉嚨的長針,拋到一旁。
「有,還有一件事……」
「都死了……」
「這能恨誰呢?究竟能恨誰呢?」楊玉環說道:
短刀利鋒刺入喉嚨之前的一瞬間——
紅雲香。
黃鶴喃喃自語。
空海無言地搖頭。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