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無翼蝙蝠

作者:黃鷹
無翼蝙蝠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六回 秘密

第十六回 秘密

蕭七道:「亦未可知,不過正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好像他那樣的高手,雖然是身負重傷,生死一線,神智在臨終之前必然仍能夠保持相當清醒,而我們方才正是談及蝙蝠。」
可惜他看到的只是蝙蝠的臉,藏在這張臉之下的那張臉的表情,他完全看不到。
他穿過房門,走下石階,踏著那條碎石花徑往院外走去。
蝙蝠笑道:「看來我的消息實在不夠靈通。」
鮮血從數十個傷口疾湧了出來,蝙蝠百二十七刀之中,最少有三分之一砍在王無邪的身上!
韓生插口道:「王無邪的說話會不會是其他的意思?」
韓生一面點頭一面道:「說話回來,他怎麼走到這裡來?」
蝙蝠道:「那是攀關係……」
他走得是那樣從容,每一步都是踏在碎石之上與常人無異。
蕭七道:「勉強來說是有的。」
王無邪沒有回答。
王無邪道:「我們各走各路,就當作沒有這件事發生,我也絕不會將你的秘密說出來!」
語聲未落,花樹叢一分,王無邪一步跨出,道:「好,我與你拳腳上拚過死活!」
蕭七道:「唯一的解釋就是,太白樓一戰,他所受的傷,比我們所推測的要重很多。」
蕭七未上牆頭,劍已撤出,在牆頭一點,身形便翻滾下!
蕭七道:「這不是很合理?」
韓生道:「他到來的時候正好遇到了蝙蝠,發現了蝙蝠的秘密,蝙蝠於是殺人滅口!」
韓生道:「王十洲不就是王無邪的兒子?你們那次打起來,莫非……」
他看到了那遍地的破碎枝葉,目光再轉,就發現混身鮮血的王無邪!
他的人亦與刀疾飛了起來,一團光球般滾向王無邪。
「也是事實。」
韓生接道:「而一個人既然已變成白癡,會不會在十年之後恢復正常!這想來,也是很值得懷疑。」
韓生連連點頭道:「不錯,若是他傷得很重,亦不敢來惹勞紫霞,她雖然武功不如蕭兄,也不是一般庸手可比。」
感覺不妙的剎那間,對方已動了!
蝙蝠繼續說:「太白樓一戰,驚天動地,最後你挨了蕭七一劍,破牆倉皇逃去,是不是?」
他們也就在瓦面之上坐下,一個個呆若木雞。
蝙蝠搖頭道:「這個不知道,是近年發生的事情?」
蝙蝠冷笑道:「蕭七的是斷腸劍,我的是斷腸刀!」
王無邪道:「早看出你沒種。」
雷迅搶著問道:「怎麼他會倒在這兒?」
那絕無疑問,蝙蝠絕不是因為應付他的拳腳才將刀用成那樣,可是,武林中又有那一派的刀法是那樣子?
王無邪再一聲乾笑。
王無邪道:「我看得出你很狡猾。」
他一頓接道:「蕭七的斷腸劍雖然很不錯,論功力,仍然是遜你一籌。」
蕭七道:「那天拂曉我們在古道上緊追在他身後,穿過樹林,奔到江邊,結果卻被他掠上一葉小舟,消失在煙霧深處。」
蝙蝠道:「說!」
韓生擊掌道:「不錯,一定是蝙蝠!」
王無邪道:「只是因為對你來說,這些不過是小事,與你亦無關係。」
蕭七救人心切,力夾馬腹,那匹馬是他們途中買來,跑到這時候,亦將近筋疲力盡,但是給這一夾,仍然不由自主加快!
蝙蝠又說道:「但你那一走,卻就敗定了。」
蕭七目光一閃,道:「問題只怕就出在他擊塌牆的那一拳之上。」
刀過處,碗口粗大的樹木「唰」的就斷下,那蝙蝠刀的鋒利實在難以想像!
也就在這個時候,蕭七、雷迅、韓生三人已先後掠上那邊牆頭。
但這個秘密已經與勞紫霞的死亡埋葬,又還有誰知道?
他混身的衣衫亦迅速被鮮血濕透!
蝙蝠截口道:「像你這樣的老江湖竟然會犯此過失,我也替你難過,今夜你到來,不是想先殺勞紫霞,再拚命搏殺蕭七?」
韓生道:「這件事我https://www.hetubook.com.com們已經知道。」
雷迅道:「可是……」語聲突然又停下。
他們已無暇多管,先後掠上了牆頭。
蝙蝠道:「我的說你敗定了,也就是說你死定了!」
蝙蝠的目光應聲一寒,刀用得更急!
王無邪沉聲道:「仇人!」
蝙蝠道:「蕭七其實也勝得很險,他劍長三尺三,也就因為你疏忽了那三寸,結果就傷在那三寸的劍尖下!」
還是蕭七第一個開口,他呆滯的目光從勞紫霞屍身上移開,嘆息道:「我們雖然來遲了,但實在都已盡了力。」
王無邪冷笑。
蝙蝠沒有回答,雙刀一旋一慢!
韓生接問道:「是誰有這個本領,將他擊殺在這裡?」
王無邪一聲不發,倒踩九宮,在雙刀之下連連閃避。
沐著淒涼的月色,三人的面色看來都很蒼白。
王無邪只是聽,沒有插口。
他右手用刀固然靈活,左手用刀竟然並不在右手之下!
再前行半丈,來到了花徑當中,蝙蝠輕盈的腳步突然變得沉重。
蝙蝠頷首道:「十二煞的名氣,以我所知也不小。」
雷迅正想問,卻給韓生伸手按住,韓生遂示意噤聲。
王無邪道:「憑你的武功,在來人趕到來之前,絕對殺不了我,來人一到,我固然走不了,你未必就可以脫身,我們來一個交易如何?」
王無邪的拳腳向稱無懈可擊,但一輪搶攻,傷口亦牽動,奇痛徹骨,拳腳才不由一慢,露出空隙來。
蝙蝠忽問道:「你是勞家什麼人?」
蝙蝠雙刀繼續搶攻,突然道:「你赤手空拳打遍天下的本領那裡去了?」
雷迅道:「卻不知他怎會考慮到這些,若是他知道鳳兒留字,根本就不會讓我們看到刻在平臺的那三個名字。」
蝙蝠的身形卻比他更迅速!
蕭七道:「這個人可怕的地方也就在這裡,他看到我們發現天龍古剎地下的秘密,必定已考慮到每一樣可能,考慮到鳳姑娘可能有什麼線索留下,又或者他疏忽了什麼地方,所以擊斃我們的座騎,搶在我們的前面,到來找勞紫霞!」
王無邪道:「除了……」兩個字才出口,眼前刀光大盛,蝙蝠看似停下的刀勢突然暴展!
蝙蝠道:「太白樓的牆壁不是那麼容易擊塌的,那一擊的回力有多大,我當然沒有你的明白,但那與一個高手互較內力,我相信並無多大差別。」
雷迅沉吟道:「現在說起來,倒也是不錯。」
王無邪抽身急退!
他的身子旋即貼著牆壁,往上拔起來!
蝙蝠道:「我若是在門外遇到你,還有商量的餘地,但現在,我卻是非要你命不可!」
蕭七道:「若是這樣,勞紫霞絕不會活得到今天。」
雷迅胯|下馬未奔至,已屈膝倒下,韓生的一匹奔至牆邊,亦口吐白沫,搖搖欲墮。
他藏頭、縮胸、甩雙臂,「鷂子翻身」、「鯉魚倒穿波」剎那間連換了二十七種身法,整個身子簡直在半空中飛舞!
蝙蝠道:「到你這個地步本該就這樣做,但你選擇這個時候到來卻是你的大不幸!」
「這個……」
蕭七如夢初覺,道:「是假的亦不足為奇。」
蝙蝠道:「那是認真了,王老頭。」
他的眼神已變得混濁不堪,盯著蕭七,終於道:「是假的……」
王無邪道:「在未被發現之前你事實不好,而現在,不好的卻是我了。」
追魂十二煞的老大也就是王十洲的徒弟。
王無邪道:「不是。」
與蝙蝠比較起來,亦顯然有所不及。
到他退出三丈外,雙刀之上已一滴血也沒有。
王無邪沒有回答,眼蓋一垂,氣息亦終於斷絕。
雷迅不能不同意。
再閃百刀,王無邪已滿頭汗落淋漓。
語聲嘶啞,但仍然能夠聽得出。
王無邪道:「禮多人不怪,是不?」
韓生道:「就因為知道傷重難和*圖*書愈,迫使他反始為末,揀容易對付的先對付,然後拚命與蕭兄決一死戰。」
左刀十七,右刀十八,凌空三十五刀,其快無比,刀刀致命!
語聲未落,王無邪已發出一聲呻|吟,睜開了一雙眼睛。
韓生道:「這也是,那殺人滅口為了什麼?」
「本來是的。」蝙蝠笑容更陰森:「可惜你來得實在早一些,方才所聽的也實在多一些。」
蕭七道:「蝙蝠!」
韓生不明白,雷迅也一樣,蕭七接著解釋道:「蝙蝠有十三柄蝙蝠刀,其中的十二柄先後送給了他喜歡的十二個女孩子。」
蝙蝠道:「你人都要死了,還問來作甚?」語聲一落,雙刀出鞘,哧哧左右各自挽了一個刀花。
王無邪只是冷笑。
蕭七道:「只怕也是為了要殺勞紫霞。」
王無邪看在眼內,一聲驚呼,身形疾往後暴退,一退就是兩丈,身形未盡,但後背已抵住牆壁!
蝙蝠的腳步放得很輕,彷彿恐怕將這些寶石踩碎一樣。
雷迅道:「哦?」
氣若游絲,但到底還是有氣,蕭七當機立斷,右手劍插地上,右手將火摺子交給韓生。
蝙蝠道:「對你呢?」
韓生道:「如此說來,王無邪的找上勞紫霞,也並非完全沒有道理的了。」
王無邪冷笑道:「現在我不是仍活得很好?」
王無邪的拳腳亦相應緩下道:「你聽到了馬蹄聲,有人正向這兒趕來,說不定是蕭七!」
王無邪道:「藏頭縮尾的人,又怎配做我的對手?」
蕭七微喟道:「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我們當時只怕根本就忘記了他是一個瞎子,一心只想將他截下來,問清楚雷姑娘的下落。」
王無邪道:「所以他們的被殺,我兒子不能不過問。」
蝙蝠接說道:「一個人記性太好,並不是一件受歡迎的事情。」
王無邪怒道:「說!」
蝙蝠道:「你真的知道我是什麼人?」
蕭七道:「我們不妨想一想,那個蝙蝠是不是很不像個瞎子?」
他拳腳本來堅硬如鐵,裂石開碑,可是蝙蝠雙刀卻鋒利非常,而所用刀法尤其詭異,一刀劈出,整把刀就像變成錐子一樣,剎那間就變得就像是錐出去!
韓生應聲取出一個火摺子剔亮,走前幾步,目光一落,不由失聲道:「王無邪?」
雷迅等了一會兒,實在忍不住了,道:「那是什麼意思,蝙蝠怎會是假的?」
不過眨眼之間,他方才置身的地方,所有的花樹俱已被刀花絞碎!
雖然他左眼是一隻沒有的假眼,可是他那隻右眼卻是並無任何問題。
蕭七沉吟不語。
蝙蝠道:「難道你有關?」
王無邪乾笑,道:「我這個人的記性一向不怎樣好。」
蕭七這時正將手伸向王無邪的鼻端。
一陣急風即時吹至,吹起了他的蒼蒼白髮,也吹來了一陣急遽的馬蹄聲!
雷迅笑聲一頓,道:「我們……」
蝙蝠道:「不是廢話,你是怎樣的一個人,難道我還不清楚。」
刀勢未絕,人卻暴退!
蝙蝠沉吟道:「我不知道你那個兒子的武功如何,蕭七的斷腸劍卻知道非同小可。」
「你知道要一個人守秘,最有效的方法是什麼?」蝙蝠一頓自接道:「殺人滅口!」
韓生一旁應道:「蕭公子一定是要從他的口中知道什麼。」
蝙蝠道:「可惜現在你又非要還手不可,看刀……」聲落刀出,兩團刀花一齊滾向王無邪,人就裹在刀花之內!
蕭七道:「相信是來得太遲了,否則勞紫霞現在該已現身,這個莊院亦不會這樣寧靜。」
蝙蝠接說道:「三寸不足以致命,只是你成名後已很少流血,慌亂間亂了方寸,以為受傷已很重,所以才會有先逃命去,傷癒後再打算之念。」
王無邪的面色更難看。
蝙蝠道:「那又怎麼樣?」
他雙刀接入鞘,雙袖卻暴展,凌空一拔,掠上滴水飛簷,和-圖-書再一個起落,已翻過屋脊。
蝙蝠一聲冷笑,雙刀護身,王無邪的拳腳便攻不了進去,接將雙刀一翻,左刀斜截,右刀便向王無邪拳腳的空隙切入!
他既非無翼蝙蝠,到底又是什麼人?
蝙蝠目光一落,一怔道:「是你?」
他每一分的肌肉簡直都在動,每一分的氣力簡直都已經完全用出來!
剎那間他亦知道不妙,抽身急退,正好閃過那切入一刀!
蝙蝠冷笑道:「不要告訴我,你沒有聽到勞紫霞的說話。」
雷迅道:「那麼假的無翼蝙蝠又是誰?」
「有勞!」王無邪難得這樣子客氣。
韓生道:「他逃生之時,並不像傷得很重的。」
蕭七道:「當時他在樹木叢中迅速的穿插,連我們也得小心以免撞在樹幹之上,可是他卻彷彿量度過一樣,一路上並沒有與樹幹撞著,樹木並不會出聲警告,也無人一旁指引,他若是一個瞎子,這簡直不可思議。」
蝙蝠又一怔,脫口道:「又是怎麼一回事?」
王無邪道:「你當然也知道蕭七與勞紫霞聯手殺掉他們一事。」
蝙蝠沐在月色中,那張臉龐更顯得蒼白,簡直就像是抹上一層白堊。
蝙蝠道:「你不是說我沒種?」
蝙蝠笑道:「激將之法,對我是沒用的,我若是有種,根本就不會冒充別人!」
碎石在月光下閃光,驟看來,就像是無數的寶石。
蝙蝠雙刀隨即指向王無邪,道:「無邪有毒,奪魄勾魂,江湖中人聞名色變,我早就想領教領教。」
「最低限度,你已知道我並非一個真正的瞎子,並非真正的無翼蝙蝠。」
「事實!」王無邪沉下臉。
停得是這樣突然。
蝙蝠目光更寒,刀勢卻更慢,也不知是因為聽到了馬蹄聲,還是因為王無邪的說話影響。
王無邪只有閃避,身法顯然已沒有戰蕭七那時候靈巧。
「不好!」蝙蝠陰森森的一笑:「你不該擊出那一拳的,不過那也怪不得你,一個人要逃命,當然是以快為主,至於有什麼後果,又豈會考慮得那麼清楚?」
蝙蝠稍待了片刻,冷然一笑,道:「你還不現身,難道要我迫你才出來?」
王無邪道:「我知道些什麼?」
蕭七道:「他總不能夠將那敵國的財富隨身攜帶,那麼必定會找一個隱秘安全的地方收藏起來,那十三柄蝙蝠刀就不定就是藏珍的關鍵!」
雷迅忍不住問道:「這是幹什麼?為什麼要救這種惡人?」
「有道理……」雷迅摸著鬍子:「怎麼我們一直都沒有想到?」
韓生、雷迅雙騎緊接追到。
王無邪百刀閃過,周圍三丈已變成一片空地,斷下來的枝葉在刀上幾乎全都粉碎。
事實證明蕭七並沒有說錯,在找到勞紫霞四人的屍體之後,三個人都顯得有些兒頹喪。
雷迅道:「不錯是這樣。」
雷迅插口道:「一定是!」
從蕭七的神態他已經看出蕭七的確是想起了什麼,這個時候實在不宜打斷蕭七的思路。
他盯著蝙蝠道:「你若是瞎子,我只怕也是。」
他到底是高手之中的高手,一有機會,立即就搶制!
「你應該明白的。」蝙蝠一再搖頭:「武功太好有時候也不是一件好事,既然沒有什麼不能夠以武功來解決,就不會多花心思,也所以一個人越狡猾,武功就必然越差,因為他必須以狡猾來補充武功的不足,例外當然有,卻不多。」
到底他又想起了什麼?
這一快尖銳之極,由慢得幾乎已接近停頓,突然快得有如離弦疾箭!
王無邪不待答話,蝙蝠說話已接上:「也當然不會避重就輕,先揀容易對付的動手。」
王無邪道:「十二煞的老大是我兒子的小徒弟。」
王無邪連聲冷笑,道:「話是這樣說……」
蝙蝠又截口道:「你的傷勢若是不嚴重,絕不會連對付一個勞紫霞,也要在花木叢中等候機會,也hetubook•com.com絕不會在我催促下才現身出來,更不會與我多作廢話。」
王無邪驚呼,怒吼,聲音突然間斷絕,爛泥一樣倒摔在地上!
蕭七並沒有回答。
蕭七沒有笑,反而嘆了一口氣,道:「勞紫霞也是,今夜她縱然不死在王無邪手上,亦難過蝙蝠一關。」
蝙蝠刀勢未絕,連人帶刀蝙蝠般飛起來,雙刀如翼,疾斬而下!
蝙蝠看得出,雙刀翻飛,緊追王無邪!
蝙蝠接道:「反正都是一刀,何必要我浪費這些時間?」
王無邪閉上嘴巴。
蕭七緩緩將雙掌收回,默默的盤膝呆坐在那裡,一動也都不動了。
蕭七道:「王無邪雖然帶傷在身,若不是蝙蝠那種高手,卻也很難殺死他。」
蝙蝠陰陰一笑道:「你什麼時候變成了這樣多禮。」
王無邪冷應道:「我已經找過蕭七了。」
雷迅憤忿道:「若不是蝙蝠將我們的座騎擊斃,我們早就已到了。」
王無邪吁一口氣,接道:「武林中以我所知,只有一個人的劍法是那樣!」
王無邪道:「我不戰下去並不等於敗,生死之戰,在未分出生死之前,又焉能夠分出勝敗出來?」
王無邪笑道:「那麼我告訴你,在半個時辰之前,我已經藏身花木叢中,你們方才的說話,我都聽得很清楚。」
王無邪道:「所以我今夜找到來這裡。」
蝙蝠接道:「所以你第一個應該我蕭七,而不是勞紫霞。」
王無邪若是一拳硬接,隨時有可能擊在刀鋒上。
王無邪厲聲道:「你到底是那一個,報上名來!」
王無邪道:「若非好逸惡勞,他們拚一個同歸於盡應該就不成問題。」
雷迅笑道:「他遇上蝙蝠,亦可謂倒楣透頂。」
王無邪又一聲冷笑,道:「你的廢話說完了沒有。」
蕭七一面接過火摺子,一面道:「不錯就是他!」
他們都聽到了王無邪的驚呼喝聲,雖然不知道那是發自王無邪,卻也絕不以為是發自蝙蝠。
蝙蝠脫口一聲:「不好!」
馬快如箭,筆直撞在牆壁上,濺血倒下,在馬快要撞下牆上牆壁之前,蕭七已然在馬鞍上拔起身子!
王無邪沉吟不語。
韓生奇怪道:「他們之間有仇怨?」
蝙蝠笑問道:「是不是在太白樓?」
韓生不覺點頭道:「很合理。」
韓生道:「蕭兄也清楚其中原因?」
蝙蝠道:「聽說你好像就只得王十洲一個兒子。」
「所以你一定會我蕭七算賬,至於勞紫霞,當然也一樣不會放過了。」
王無邪冷冷道:「你的消息倒也靈通。」
黑衣老人亦一怔,道:「你竟認識我?」
王無邪道:「我們河水不犯井水,犯不著拚起來。」
韓生奇怪道:「為什麼他要殺勞紫霞?難道勞紫霞又知道了他的什麼秘密?」
蝙蝠道:「蕭七斷腸劍下從無活口,那是因為他刺的必是要害,劍刺在要害之上,即使不致命也應該不會太輕,若是他經驗夠,當時追上去,你絕不會活得到今天。」
他一頓接道:「也許是關係一批藏珍,江湖上傳說,蝙蝠本來是世家子弟,富可敵國。」
蕭七接又道:「勞紫霞那柄蝙蝠刀我是見過的,就掛在她房間牆壁之上,可是,現在已不在。」
蕭七道:「他為追魂十二煞算賬的原因之一。」
蕭七急問:「你說什麼是假的?蝙蝠?」
語聲甫落,左邊丈外花木叢中冒起了一個人。
王無邪道:「你……」
一個黑衣人,老人,臉龐上佈滿皺紋,有如刀刻,一頭白髮飛舞在夜風之中。
蝙蝠轉回話題:「劍入腹三寸,傷勢本是輕的,但那麼一拳擊出之後,傷勢一定會加重。」
蕭七一笑道:「話說到這裡,我們幾乎都完全肯定,那無翼蝙蝠是假的。」
蕭七道:「我想來想去,就只有一個可能。」
他一字一字接道:「你知道的已太多!」
黑衣人竟就是酒樓hetubook.com.com惡戰,斷腸亡命無邪有毒——王無邪!
蝙蝠忽然搖頭道:「其實你當時再戰下去,未必就不能夠擊殺蕭七,拚一個同歸於盡,更是一定沒有問題。」
蝙蝠接道:「你的武功應該在我之上,所以在我面前你最好也少弄心機。」
王無邪道:「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周圍一片寂靜,只有風吹樹葉蕭騷,並沒有人聲,也沒有回答。
閃亮的刀光觸目生寒,王無邪目光落在刀上,面色一變再變。
王無邪詫異的盯著蝙蝠,奇怪他知道得那麼多。
韓生道:「是什麼?」
他雙手接翻,一齊按在王無邪的氣門上,一股內勁同時透了過去!
王無邪悶哼道:「你倒是很清楚。」
碎石在他的腳下粉碎,他的腳步同時停下來。
蝙蝠道:「蕭七沒有死,你那個兒子據知已伏屍他劍下。」
王無邪道:「要看對什麼人。」
「兩年之前。」
蝙蝠道:「我恰巧相反。」
蝙蝠道:「我拳腳雖然也很不錯,但還是不如我的刀上功夫好!」
蕭七道:「為什麼他要鑄造十三柄蝙蝠刀之多,我相信絕不會只為了送人留念這麼簡單,那十三柄蝙蝠刀必定藏著一個秘密。」
蕭七道:「對於王十洲死亡的前因後果,他當然已經調查清楚。」
雷迅道:「那蝙蝠若是真正的無翼蝙蝠,應該絕不會再在十年之後將送出的蝙蝠刀收回來。」
旋即他仰眼望天,突然道:「我雖然並非是真正的瞎子,真正的無翼蝙蝠,可是我的耳朵亦靈敏得很。」
蝙蝠道:「你當然不是那種輕重倒置,做事一些也沒有計畫的人。」
王無邪一面閃避,一面道:「能夠將劍法用作刀法,又那麼靈巧,你本身當然亦是一等一的高手!」
韓生道:「這就奇怪了,他應該先解決你才是。」
雷迅道:「不錯是這樣。」
腹間未完全痊癒的傷口,立時又裂開,鮮血已湧出,染紅了他的衣衫!
每一柄蝙蝠刀都絕無疑問乃是刀之精品,殺人不沾血!
若說他是一個瞎子,也只能夠說是半個瞎子。
蕭七道:「也許就是了。」
人到刀到,雙刀「唰唰」飛滾,百二十七刀連環砍出,沒有一刀的角度相同,組成了一道嚴密之極的刀網!
金刀出鞘,銀劍亦迅速出鞘。
蝙蝠一字字的道:「王無邪!」
雷迅、韓生齊皆點頭。
王無邪盯著蝙蝠,不作聲。
雷迅道:「是有這樣的傳說。」
天下冷月疏星,他看來雖然像在喃喃自語,但這些話卻絕無疑問是有對象,有目的而說。
他就是沒有受傷,要閃避這麼迅速,這麼鋒利的雙刀相信也不容易,現在他更就完全沒有招架之能。
蕭七沒有回答,而且沉默了下去,彷彿已陷入沉思中。
蕭七道:「蝙蝠刀!」
王無邪仍不作聲,乘蝙蝠說話空隙欺入,拳腳齊施,回手一輪搶攻。
王無邪若是看到他的臉,一定會看得出他在準備全力一擊。
王無邪道:「殺虎口追魂十二煞,你可有聽說過?」
蕭七道:「原因之一也是為追魂十二煞算賬。」
蝙蝠道:「我的那一聲不好,正是替你說。」
「那一個?」他輕叱,身形掠前,到他看清楚,不由得怔在當場。
他心念一轉再轉,身形再退三退,靈光一閃,突然道:「你用的不是刀法,是劍法!」
王無邪道:「我兒子也實在傳了他好幾手。」
王無邪冷笑不語。
王無邪無論怎樣閃避,都絕對閃不出這道嚴密的刀網了。
雷迅、韓生相繼落在蕭七的身後,方待問什麼,蕭七已伸手,道:「火摺子!」
他腹部所中的一刀顯然最嚴重,腸臟亦流出斷下!
蝙蝠頷首,陰笑道:「你是不是想與我為敵?」
蝙蝠仰眼望天,道:「時間已經不早了!」
蕭七苦笑道:「他就是考慮到我們可能會找到這裡來,所以才先下手擊斃我們的座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