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無翼蝙蝠

作者:黃鷹
無翼蝙蝠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七回 五娘

第十七回 五娘

那隻蝙蝠飛入了樑上暗處,也就消失在暗影中。
那雙眼睛殷紅如鮮血,彷彿透著一種難以言喻的邪惡。
雷迅道:「那方面。」
司馬東城道:「只怕就是蕭七他們了。」
司馬東城奇怪的望著蝙蝠。
蝙蝠道:「她果然是蝙蝠看中的那十二女孩子之一。」
蕭七道:「回司馬山莊,找司馬東城一問究竟。」
雷迅道:「不是白癡就不會留在那裡,若是白癡就挖不出那樣的一條地道,事情在現在,實在很明白的了。」
蕭七道:「這時候說那些話,當然是很容易令人發生誤會。」
蕭七截口道:「回說那個人沒有辦法之餘假扮蝙蝠,故勿論動機何在,首先他必須完全肯定蝙蝠絕對沒有可能離開這座竹林。」
她其實還沒有入睡,一個人孤零零的獨坐在妝臺前面。
韓生道:「那非獨安全,而且也方便得多。」
蕭七微喟道:「即使真的存在,幽冥的幽靈相信也不會染指人間的東西。」
「他怎樣?」
也不知過了多久,蕭七突然發出一聲嘆息。
蝙蝠道:「她發現了一個真正的秘密。」
蕭七道:「絕不是。」
他到底是什麼人?是不是真的一如蕭七猜測,是司馬東城的父親司馬中原?
「原因當然是有的,這方面我們且先不管……」蕭七接說道:「那假的蝙蝠出現,還是最近的事情,而蝙蝠變成白癡,被囚在司馬山莊,則已經十年有多,換句話,假蝙蝠的打蝙蝠的主意,應該在多年之前,也許是完全沒有成功,所以最後才想到假冒蝙蝠。」
蝙蝠道:「雷迅、韓生兩個更就不足懼!」
蝙蝠道:「不錯,蕭七不是曾經告訴你那件事的始末,我們不是因此知道勞紫霞就住在那兒?」
蝙蝠道:「事實也是,雷迅不過是匹夫之勇,韓生雖然有一點小聰明,卻只是小聰明而已,至於蕭七,終究只是一個人,不是一個神。」
雷迅接道:「你們怎麼會懷疑她起來?」
「那是說,假的那蝙蝠所以能夠那麼神似,完全是模仿得來的。」
司馬東城道:「也沒有那麼容易被發現。」
雷迅肯定的道:「絕無疑問。」
蝙蝠道:「當時我也許太接近了。」
他嘆息接道:「我也實在不想多生枝節的,否則,也不會弄那麼的一條地道出來。」
卻不過瞬息之間,那隻蝙蝠又飛了起來,燈光亦急動。
韓生道:「司馬姑娘麗質天生,到這個年紀仍未嫁人,以我看,只怕並不是沒有男人她瞧得上眼這樣簡單!」
蕭七嘆息道:「有很多事情我本來想不通,現在總算是有些眉目了。」
他沉吟接道:「只怕就像是勞紫霞的情形……」
蕭七苦笑道:「老實說,我雖然這樣懷疑,絕不希望是事實。」
她也有一柄蝙蝠刀。
比起蕭七離開司馬山莊的時候,她已經憔悴。
「他怎會在勞紫霞那裡?」
蕭七道:「他若是知道花陣厲害,挖地道進去,那麼說應該索性帶走蝙蝠。」
蝙蝠道:「王無m.hetubook•com.com邪!」
雷迅急急問:「蕭兄到底發現了什麼?」
蕭七「嗯」的應一聲,旁邊韓生已接道:「那麼蝙蝠只怕就要倒楣了。」
雷迅摸著鬍子,道:「你們的說話想來也很有道理。」
韓生接又道:「還有,司馬中原以我所知,俠名並不怎樣高,對圍攻蝙蝠一事那麼落力,是不是大有問題?」
雷迅道:「可是,小樓中,她卻是與我們共生死!」
韓生插口道:「那豈非就是說冒充蝙蝠的人就是那江南八大高手之一?」
「他假得足以亂真,絕無疑問,一定已觀察蝙蝠多時,說不定是蝙蝠的一個好朋友。」
司馬東城嘆息道:「殺人滅口雖然是最好的保密方法,但秘密既然已不成秘密,又何必多殺無辜?」
蝙蝠看在眼內,轉笑道:「方才我走了一趟勞家。」
司馬山莊內大部分地方的燈光都已熄滅,只有司馬東城居住的那座小樓例外。
蝙蝠冷冷道:「一個人太聰明並不是一件好事。」
蝙蝠道:「只因為她也住在洛陽附近,所以你雖然懷疑,卻不敢肯定。」
司馬東城一怔,道:「無邪有毒,奪魄追魂?」
蕭七終於發覺,搖頭苦笑,道:「事情雖然複雜,並非全無線索。」
而蝙蝠一般是畏光,那隻蝙蝠卻竟然飛伏在燈罩上,也是很奇怪。
蕭七不作聲。
韓生道:「有驚無險,有那麼一條地道,如何死得了?」
蝙蝠繼續道:「是以一開始,我就已準備這個秘密會很快被發現的了,所以,才有竹林下那一條地道。」
這時候,也正就是幽靈出現的時候。
韓生、雷迅不由得齊皆點頭。
司馬東城接問道:「勞家的人現在又怎樣?」
韓生插口道:「我們也是從司馬東城的口中知道司馬中原的已死亡。」
「為什麼他要假扮這樣的一個人?」
雷迅道:「說好了。」
蕭七道:「知道蝙蝠被囚在司馬山莊的人相信不多。」
司馬東城道:「難道她竟然看出你不是真正的無翼蝙蝠?」
韓生插口道:「大哥好像一直都不相信有那種東西存在?」
蕭七道:「蝙蝠應該將那條地道封閉才是。」
雷迅道:「這到底是否事實,你原來並不清楚?」
蕭七知道莊院內養有馬,那些馬未被發現,不免亦有些兒意外。
司馬東城道:「原因相信就只有一個,雷鳳的內功事實非常高強,雖然喝了蝙蝠酒,在死前之際,四肢已能夠移動。」
雷迅點頭道:「這說來的確有點可笑,我們雖然都是在洛陽,亦都是武林中人,彼此之間沒有任何連繫……」
韓生道:「亦是說他應該會監視蝙蝠相當時日。」
明顯得甚至不像是一張人的面。
蝙蝠笑著接道:「我豈非早就說過,事情一定會順利進行,你是用不著憂慮了。」
她嘆息接道:「只是黑牡丹、白芙蓉那兒更要小心了,他們說不定會找到去。」
蝙蝠無可奈何的應道:「你說的已不成秘密的https://www•hetubook.com.com秘密,是無翼蝙蝠生死的秘密,這嚴格說來,根本就不是一個秘密。」
蝙蝠道:「一切都進行順利,你是疑心生暗鬼,好,就算蕭七真的發現了其中秘密,又能夠怎樣,你要除去這個人,還不易如反掌?」
蝙蝠道:「但勞紫霞十多年之前在那裡遇上了蝙蝠,卻也是一個關鍵。」
當然那只是一個影子而已,突然從窗外飛入,伏在燈罩上的那隻蝙蝠,只是一隻普通大小的蝙蝠。
「勞紫霞與我的說話都被他聽去。」
韓生急問道:「蕭兄的意思……」
「就是這個人!」
雷迅道:「會不會就因為蝙蝠那敵國的財富?」
韓生道:「對!」
「王無邪肯定已死了?」司馬東城忽然這樣問。
韓生、雷迅目不轉睛,盯穩蕭七。
司馬東城沉吟道:「王無邪的傷勢只怕比蕭七意料中的嚴重!」
司馬東城又道:「一切的線索都已切斷。這件事情的發展到這個地步,破綻已實在太多。」
蕭七道:「若是蝙蝠一直都是在白癡狀態,這個人能夠假扮蝙蝠如此神似,當然是十多年之前就認識蝙蝠了。」
蕭七道:「而蝙蝠既然是白癡,當然就不會挖得出那樣的一條地道,就算不是白癡,地道挖好了,還留在那種地方,有沒有這個道理。」
蝙蝠笑著接道:「也許不用找這兩個人,事情我們已能夠解決了。」
「什麼?」雷迅這才真的大吃一驚。
司馬東城搖頭,道:「並不。」
雷迅道:「也許就只得當年江南八大高手,否則沒有理由江湖上只是傳說蝙蝠已經死亡。」
蕭七沉吟道:「說起來,他堅持不殺蝙蝠,化那麼大的心血將蝙蝠囚起來,也一樣可疑。」
司馬東城脫口道:「那一個?」
蝙蝠道:「所以這個女人我不能夠留下來,也因為如此,我跟著又得再殺一個人!」
就在這時候,司馬東城忽然地嘆了一口氣,放下了手中的那卷書。
蝙蝠道:「那來的破綻。」
蕭七又沉默下去。
韓生道:「現在?」
急激的蹄聲,又敲碎了深深的靜寂。
司馬東城這句話出口,忽然又嘆息道:「這也不是一件沒有可能的事情,對於無翼蝙蝠,我相信她一樣印象深刻,不下於我。」
蕭七忽然道:「死人有時也會復活的。」
她顯然有很多心事,也所以這麼夜仍沒有就寢。
又是一陣急風吹過,雷迅亦打了一個寒噤,忽然苦笑一下,接道:「你的話我就是不大明白。」
司馬東城淡淡的應道:「睡不著。」
蝙蝠隨即將那柄蝙蝠刀解下,放在旁邊的几子上。
燈光將她的影子照在牆上,看來也是那麼的孤獨而憔悴。
蕭七嘆了一口氣,並沒有說話。
蕭七截口道:「司馬中原的死亡,我只是從我那個大姊的口中得知。」
天邊冷月正就在這時候被遮去,瓦面上本已風急,這時候亦彷彿寒起來。
蕭七道:「好幾方面,先說那假的蝙蝠。」
雷迅道:「www.hetubook.com.com我雖然見過幾次,但已是十多年前舊事,不過仍可以認得出來。」
雷迅不假思索,道:「絕對沒有。」
司馬東城道:「像一個他那樣的聰明人,遲早總會找來。」
那邊的牆壁上即時出現了一隻奇大的蝙蝠影子。
蕭七道:「我與她相識多年,情同姊弟,可是一直都沒有聽到她提及蝙蝠被囚在莊中一事。」
蝙蝠肯定的應道:「他被我斬成一個血人,破腹斷腸,即使是扁鵲華陀再生,也死定了。」
蝙蝠道:「都死了。」
韓生道:「大有可能,若不是他已經死去,我簡直要懷疑假冒蝙蝠的人就是他了。」
「以我所知,蝙蝠獨來獨往,並沒有任何的朋友。」
那雙蝙蝠刀事實始終都沒有出鞘,無翼蝙蝠在房一張椅子之上坐下來,也始終都沒有驚擾司馬東城。
才放下,風聲忽一響,一條人影蝙蝠般從窗外飛進。
夜更深。
蕭七點頭,道:「我根本沒有見過司馬中原這個人。」
蝙蝠笑笑道:「那是因為他要殺勞紫霞!」
司馬東城反問道:「事實又怎樣?」
一頓又說道:「亦不會躲在花木叢中等機會。」
就連他那雙眼睛,亦有如兩團來自幽冥的鬼火。
蝙蝠道:「又在為那件事情憂慮。」
蕭七繼續道:「這期間以我們所知,蝙蝠一直被囚在司馬山莊之內。」
司馬東城嘆息道:「這是他的致命傷。」
那雙蝙蝠刀斜掛在他腰間,形如蝙蝠的護手,在燈光照射之下,散發著淒冷的光澤,驟看來,就像要化成兩隻真的蝙蝠,飛舞在半空。
司馬東城更奇怪。
蕭七道:「那麼說,在那天拂曉,我們在路上遇上的那個無翼蝙蝠,應該就不是司馬中原了。」
司為東城道:「她既然能夠留下勞紫霞的名字,當然也能夠留下黑牡丹、白芙蓉……」
蕭七輕嘆道:「兩位甚至連司馬東城原是一個女人也不知道,其他的事情更就可想得知的了。」
蝙蝠道:「不同的,每一步計畫我都反覆推敲再三,而且他們又怎麼會想到整件事情的主謀竟然是一個死人。」
雷迅道:「也許她認為沒有這個必要,而事發之後不是跟你說了?」
司馬東城沒有回答。
可是蕭七他們很快就找到了三匹馬,那都是養在這個莊院之內。
夜風吹透窗紗,燈光忽的一暗。
斬殺王無邪、勞紫霞的那一個無翼蝙蝠!假的那一個無翼蝙蝠!
蝙蝠道:「不錯,其中是出現了一些枝節,但卻能夠迅速的剔除,知道其中秘密的,就只是五娘與你我三人。」
司馬中原又是否真的沒有死?
司馬東城道:「即使他們找到來,也不能夠證明什麼,這也是事實。」
雷迅道:「那麼你意思到底……」
漆黑的衣衫,灰白的鬚髮,那滿面的皺紋就像是刀刻出來一樣,在燈光之下,是那麼明顯。
所謂死人復活,豈非也就是幽靈從幽冥中出來的意思?
韓生突https://m.hetubook.com.com然道:「有一件事情,你們不知道沒有想到?」
他們說得雖然輕鬆,心情卻並不輕鬆,先後上馬,往莊外奔去。
蝙蝠接說道:「我擊殺他的時候,又有人飛馬向勞家奔來。」
韓生道:「幽靈的存在與否,能夠絕對肯定的人相信還沒有。」
韓生道:「她沒有信心我們找不到去,所以索性說出來,既可以避嫌,又可以引我們進歧途。」
司馬東城道:「哦?」
韓生接說道:「十年之前,她的風頭應該絕不在勞紫霞之下,蝙蝠居然會不知道,知道了居然又會放過她,那你們說有沒有那種可能?」
司馬東城目光轉落在刀上。
司馬東城嘆了一口氣。
雷迅道:「那首先,他必須知道蝙蝠何在,亦必須能夠穿過花陣。」
重重的一頓,接道:「對於蝙蝠,她絕無疑問恨之徹骨,最後是要我以無翼蝙蝠的真實情況來交換她那柄蝙蝠刀!」
司馬東城目光一閃,忽然道:「是不是因為追魂十二煞那件事?」
那隻蝙蝠的頭與司馬東城的頭同樣大小,口半張,就像在吸噬司馬東城的腦髓。
雷迅亦笑道:「看來我們的運氣還不太壞。」
不同於一般蝙蝠的是它那雙眼睛。
那是無翼蝙蝠!
雷迅、韓生齊道:「當然。」
司馬東城沒有作聲。
在她的右手拿著一卷書,她的目光卻不是落在書上,而只是凝望著那邊的牆壁。
蝙蝠即時開口道:「東城,怎麼這時候還不睡覺?」
韓生接道:「司馬山莊在洛陽,事實也是一個很神秘的地方,知道有這個地方的人儘管很多,進過去的人,以我所知卻是一個也沒有。」
蕭七道:「那樣觀察蝙蝠是沒有用的,一來相距太遠,二來,他要模仿的並非已變成白癡的蝙蝠。」
蝙蝠接說道:「你的那一柄蝙蝠刀拿來。」
司馬東城冷冷應道:「我們也是。」
窗戶半開,夜開從窗外吹進,吹動燈火,卻吹不散她眉宇間的憂愁。
「重得多!」蝙蝠道:「否則他那種人也不會想到先找容易應付的來解決!」
韓生脫口問道:「有誰能夠穿過花樹,觀察蝙蝠那麼之久?」
司馬東城不作聲,目光轉落在那兩柄蝙蝠刀之上。
蝙蝠點頭:「若非我在天龍古剎擊斃了他們的座騎,即使殺不了勞紫霞,也一定來得及救王無邪。」
蕭七道:「所以蝙蝠肯定是一個白癡,也只有白癡才能夠住在那樣的地方。」
蕭七道:「其實我們在進入那座小樓之際,便應該有所懷疑,以蝙蝠的武功,天下之大,何處不能藏身,為什麼要仍然躲在那裡?」
司馬東城道:「我早就懷疑了,當年她在江湖上的聲名絕不在我之下,而她的美麗亦是人所共知,像這樣的一個女孩子,蝙蝠又怎會錯過?」
蝙蝠沉吟道:「雷鳳在那座密室之內,一定留下了什麼線索,所以蕭七他們才會追到勞紫霞那裡,但……」
蕭七動容道:「你說她也被蝙蝠選中那十二個女人之一?」
雷迅道:「是亦未可知,差一點m•hetubook.com.com的人,如何殺得了陶九城、張半湖,更遑論王無邪了!」
司馬東城道:「我一直都沒有時間好好想過,到今夜……」
雷迅道:「不相信不等於就能夠肯定。」
一頓,他沉聲接道:「因為我們都相信你那位大姊的說話。」
司馬東城道:「表面上看來,似乎就是這樣。」
蕭七道:「那未嘗不可是因為她知道我們必會到處找尋蝙蝠。」
蕭七沉吟接道:「司馬中原的生死,相信就只有司馬山莊的人才清楚……」
雷迅一怔,道:「司馬東城?」
這當然只是影子的變化而已,那司馬東城始終好好的坐在那裡,一動也都不一動,彷彿不知道那隻蝙蝠的飛來,剎那間,只是黛眉輕輕的蹙。
「又是為什麼?」
座騎都已經不能再用,在這個地方附近,並沒有其他人家,要找三匹馬,實在不容易。
蝙蝠笑笑道:「不要緊,他們若是趕去找黑牡丹、白芙蓉兩人,才最好不過。」
雷迅道:「很應該……」
雷迅悚然動容。
蕭七無言頷首,站起身子,眉宇間一片落寞。
空白牆壁,什麼也沒有,她整個人事實是陷入沉思之中。
雷迅點頭道:「嗯。」
司馬東城雙手按在妝臺上一轉,一陣輕微的軋軋聲響中,妝臺旋開,後面出現了一個壁洞,一柄蝙蝠刀就放在壁洞內。
勞紫霞走馬江湖,有時也會將那兩個侍女帶在身旁,所以家中養馬多匹,並不奇怪。
韓生雖然知道蕭七的意思,仍不禁打了一個寒噤。
司馬東城淡然一笑,道:「傳言中,那十二個女孩子分別住在不同的十二個地方。」
蝙蝠點頭道:「不錯。」
雷迅道:「你的心情我們很明白。」
蝙蝠目光一閃,道:「一定就是這樣,否則蝙蝠絕不會突然向她下毒手。」
司馬東城絕無疑問已知道蝙蝠的進來,她放下那卷書,緩緩轉過身子,目光落在蝙蝠的臉上,絲毫詫異之色也沒有。
雷迅道:「你意思並不是說那種東西?」
司馬東城轉問道:「你殺勞紫霞到底又為了什麼?」
蝙蝠道:「他到底還是自視過高了一些,本該趁我進去找蝙蝠刀的時候溜出來!」
司馬東城道:「勞紫霞那裡?」
蝙蝠道:「到現在為止,仍然很順利。」
司馬東城微喟道:「小蕭實在是一個聰明人,在這裡看到那片倒塌的高牆的時候,他想必已懷疑到天龍古剎中那座倒塌的大殿是才塌下不久。」
司馬東城無言嘆息。
蝙蝠接道:「他的武功雖然不錯,只是心腸太軟。」
韓生忽然道:「因為我們都相信你那位大姊的說話。」
難道她真的也是被蝙蝠贈刀的那十二個女人之一?
那面色亦不像是人的面色,彷彿抹上了一層白堊,一絲血色也沒有。
他的右手拇、食指斜按在刀柄上,卻無論怎樣看來,一些也沒有拔刀的意思。
司馬東城在牆上的影隨著亦起了變化,彷彿要碎成無數片,又彷彿被那隻蝙蝠撕裂,連頭也要被啣走。
司馬東城道:「無論是那裡,現在都已經無須理會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