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章 制服之下

第五章 制服之下

美雪總覺在意,用眼睛追蹤那少女走向出口那邊。
唸經的聲音傳至走廊上。
百合香臉色變得稍微蒼白。
趕緊燒完香就出去好了。
「假如剛才我在外面聽的和妳說的一致的話,廣治一定是真心的愛妳的,但妳背叛了廣治真誠的愛,對他而言,這事一定比他被殺更痛苦。」
百合香也哭起來。美雪的表情驟然和緩下來,彎下身去扶起百合香。
「來,坐下。」片山拉開椅子。
片山覺得心頭一熱。
「這茶好像很苦。」他喃語。
「可是……我真的沒殺他呀。」百合香用傾訴的目光看著片山。
「嗯……」百合香垂下眼瞼。「我知道我做了壞事。」
那一刻,她從心底決定放棄這種生活。
「請。」
只是不可思議地,每當見到廣治時,她的心情會莫名的平靜。老實說,百合香很享受和廣治在一起的時光。
「真對不起。」她兩手著地。「他……是好人。但我無法禁止自己,我已習慣那種生活。而且,我只是用藥令他入睡,偷走他的信用卡和錢而已……心情是輕鬆的。」
進到裡頭,燒香行列分為三排,漸漸往前進。
在那時候,「稀客」剛好抵達祭壇。
「可能不愛。」百合香說。「不過,請原諒。我願意接受自己所做的事的懲罰。」
「不……做的是我,是我的意思。不是他強迫我才做的。」
愛杉山嗎?答案也許是「不」,可是幾個月來一同生活的男人,做出為了減輕自己的罪而供他出來的事,她不願意……
「是吧。」片山點頭。「不過,只要調查神山百合香的身邊事物,很快就能查出男的是誰了。我去聯絡一下,你怎樣?」
「哥哥,你恐嚇她www.hetubook.com.com也沒用。」晴美插嘴。「她特地來山川廣治的追悼會,表示她真的後悔了呀。」
「換言之,山川廣治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的可能性不存在了。」片山說。「而且,從妳的話中,山川廣治不可能殺了那女子。」
「那穿學生制服的女孩是誰?」美雪悄聲問姐姐阿梓。
「對,沒用的。」
百合香遲疑了。假如供出杉山的事,自己的罪可能變得輕一點。她可以堅持說是受到杉山唆擺、恐嚇,沒法子之下才做的。
「怎會呢?」美雪苦笑。
後面的人叫她,她赫然。
「了不起,看上去像高中生嘛。」
「為甚麼?我以為那男的是主謀啊。」片山說。
百合香掏出手帕擦淚,點點頭。
「來,起身,起碼為他祈禱吧。」她說。
「妳說妳沒殺他,也許是真的。假如能夠作證的話,大概不至構成大罪。不過,廣治在被殺之前,已被你殺了一次啊。不,他嘗到的是更痛苦的思憶。」
「甚麼一個人……」
燒香客大概暫時還會不斷地陸續到訪吧!
「是這個人?」美雪進來,反手關門。
儘管騙男人錢的身份說不上光彩,但百合香開始預感她和杉山的生活會變得不太妙。杉山很聰明,處事周詳,然而也有某種不信任人的冷酷性格。對百合香也如此。有時,百合香覺得自己只不過是杉山的「道具」而已。
美雪的嚴峻表情不變,她站到百合香面前,催促她說:
「果然。N百貨公司的店員作證,妳使用山川廣治的信用卡時,有男人在一起。那男的是串謀人吧!」
由於幾乎全是火枝集團的公司職員,那穿制服的女孩的確十分令人m.hetubook.com.com矚目。
百合香帶著複雜的心情,跟在人龍較前面的部份。
「謝謝。」百合香嘟起嘴巴。「沒想到,那時在餐廳遇到的是刑警先生。」
百合香心頭一震。
百合香在心中用這句話取代祈禱。
百合香走進建築物中。
「是有個男的。」百合香說。「等於串謀。但——我不想說出他的名字。」
前面的人燒完香,向遺屬行一個禮。
她快步走上前去,幾乎不敢再看廣治的照片一眼,抓起三炷香,雙手合十。
片山的話使百合香睜大了眼。
也許……這種事應該停手不幹的好——百合香想。山川廣治的突然死亡,也許是警告自己「改變現在的生活方式」也不一定……
百合香驚覺地說:「是……遺屬嗎?」
廣治就在那裡。用黑色緞帶裝飾的照片,放得頗大,離遠注視的百合香,看到的是那個廣治在生前的印象。
「他不是那種人。」百合香馬上接腔。「呃——總之,他不會做那種事的。」
石津從大茶壺把茶倒在茶杯裡。
「沒那個必要,妳起身。」然後說:「妳後悔了?」
「哪裡哪裡。」
「我馬上回來。」
片山已經不會把孿生的火枝姊妹弄錯了。
「妳一個人嗎?」
是嗎——百合香不得不這樣反問自己。
「不過,讓我告訴妳一件事。」
起初,已有幾百米長的燒香人龍,隨著燒香人數而減少,可是新加入的人數更多,很快就排到外面的馬路上。
百合香露出困惑的表情。
晴美把福爾摩斯擺在膝頭上,問:
那個人——除了「老好人」一個以外就甚麼也不是的山川廣治,居然是如此大戶人家的子弟!
「山川廣治是我弟弟。」https://www.hetubook.com.com美雪說。「妳殺了廣治?」
「姐姐。」美雪小聲說。「拜託一下。」
「不曉得。」阿梓搖一搖頭。「親戚中好像沒有那種孩子的。」
百合香感到胃有點痛。
石津刑警的大塊頭出現在燒香的行列間,他突然離開行列,很明顯地往那穿制服的少女走過去。
然後,她轉向遺屬那面。
後面那個人是……石津呀。
追悼會比預定的時間遲十分鐘才開始。
她突然聲音無力,從椅子站起,然後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朝向正面時,百合香悚然一驚。
「你在說甚麼?」少女用僵硬的表情說。
「哎,冷靜些。」片山說。「我們並非立刻以涉嫌殺人逮捕妳。不過,妳讓山川廣治吃藥,偷走他的信用卡,用來買東西的事沒錯吧。」
遺屬——他們是怎樣的人呢?
百合香低下頭去。
「如果知道的話,妳就不殺山川廣治了?」
「唷,前後判若二人。」晴美和福爾摩斯一同走進休息室。「完全不像當時見到的白領麗人啊。」
「回去祭壇前。說不定有稀客來,你說是不?福爾摩斯。」
「串謀呢?是不是與甚麼人有關?」
片山說了些甚麼,拿起少女的手臂。
「喵。」福爾摩斯從晴美的手往下跳,叫了一聲。
「也不是妳做的?」
當然,這種場合,不方便問「妳為甚麼來這裡」。
門打開。片山回頭看——
「不……完全沒有那種跡象。總之,他似乎不能相信能和我交往的感覺……我想他一定是個相當不受異性歡迎的人。」
「沒關係,妳坐在這兒。石津,去倒杯茶來好不好?」
「妳說妳『只是偷錢和信用卡而已』,其實,妳偷了更重要的東西。」
和_圖_書然後,從出口消失在旁邊的走廊上。
百合香困惑不解地仰視美雪,美雪繼續下去。
她本來沒資格來做這種事的。可是——在她內心深處的「良心」部份畢竟在刺刺地痛。
「男人叫甚麼名字?」
「嗯。」
「我……從沒想過,自己所做的事會造成甚麼的罪過……」
「妳在酒店弄睡山川廣治,偷了他的信用卡和現金逃跑了。其後,山川廣治和一名喉嚨被割的女子連人帶車衝入大海,即是說,那段時間發生了『甚麼』。」他說。「被殺女子的身份尚未揭曉,當妳和山川廣治交往期間,是否感覺到他有別的情人?」
換作杉山,一定覺得遺憾——「本來可以刮更多錢的」——可是百合香不想再纏住他要錢了。
「是妳?」
「妳覺得怎樣?」片山問。
美雪的眼裡閃著淚光。片山感覺到,美雪是愛廣治的。在她心中的「痛楚」,彷彿也扎在片山的心上似的。
燒香後,穿制服的少女往遺屬席深深地一鞠躬。
「廣治那小子不是有興趣跟那種女孩交往麼?」正高說。
「喵。」貓兒似乎也露出同聲同氣的樣子,少女不由得苦笑起來……
「片山先生,對不起,打擾了。」美雪說。
但……百合香有別的理由,作不出決定。
「當然……我不會做那種事——」
「那麼,你叫神山百合香,廿六歲?」
在出口附近,少女停步。擋住她去路的是片山。少女駭然,企圖回頭走,而石津已像牆壁般張腿擋在眼前。
美雪離席,不動聲色地走到黑白布幕的後面,快步往前跑。
——對不起,對不起。我永不再做這種事了。
「好。」
「妳欺騙了廣治,不是嗎?」
好多年沒穿學生制服了。但她有自信不https://www.hetubook.com.com會被識破。由於她平時不太化妝的關係,肌膚仍像少女般細嫩光滑。
「安靜。」被母親一瞪,正高縮起脖子。
她和廣治之間的交往,才不過三個月,而且在那段時間,她還扮演大學生和褓姆的角色,周旋在其他兩個男人中間。
「不能說。」百合香搖搖頭。
片山輕嘆一聲,對百合香說:「來——把一切告訴我吧。」
百合香垂下眼瞼,等於默認了。
「我不是說了嗎?」
片山拉椅子坐下。
「不是!」百合香尖叫著說。「但——如果是因我的關係發生那種事的話……我抱歉。」
「怎麼啦?」
「光是這樣已足夠定罪了。妳明白嗎?」
美雪的話使百合香抬起頭來。
「唔,可能是吧。」片山聳聳肩。「但我不能保證課長是不是這樣想。」
「我得回去自己的座位,否則會被家母瞪白眼的。」美雪牽唇一笑,走出休息室。
「如果早一點懊悔就好了。」
天花板很高,在這個有點幽暗的房間裡,香的味道和蒼白的煙薄薄地飄著,刺|激雙眼。
「很厲害的女人。但我欣賞她不說出男伴名字的做法。」晴美說。
從她出現在隊伍時起,美雪便疑惑不已。
片山想了一下,對石津說:「石津,你看著這裡。」然後催晴美走到走廊上。
「也許妳會想起山川廣治的事的。」
「當然,妳將會受到嚴厲的盤問。到時妳說這個做過、那個沒做過的藉口是行不通的。」
「不是我!我沒殺他!」她喊。
這時,傳來「喵」一聲,少女臉都白了。
見到晴美,少女嘆一口氣,閉一閉眼,說:「看來我想遮瞞也沒有用了。」
「是……」
「你認錯人了。我做了甚麼……」少女說。
「妳很愛他?」
「是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