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一章 儲物櫃

第十一章 儲物櫃

「殺害女童並棄屍公園的事件吧。做得好過份!」百合香搖搖頭。「不過,那不是廣治先生做的吧!」
「呃……」百合香有點遲疑。「太太叫我來的。她說被人說火枝家全是變態者的話不好聽,拜託不要把那儲物櫃中的內容公佈出去啊。」
「吃東西自然會快,已經變成本能了。即使可以慢慢吃的時候,手也會快起來的。」百合香笑了。
「大概不想被人知道吧。」
「妳常見到廣治嗎?」片山問。
「石津——怎麼揹著個背囊?」晴美發現石津寬大的背上,揹了個像小蟲停留在那兒的背囊。
「我也去。」美雪帶著稍微僵硬的表情站起來。「行不行?」
晴美在百合香的笑容裡看到某種哀傷的東西——所有人都有過去。
嗚呼哀哉……
「我哥哥和美雪小姐結婚?哎,隨他們喜歡好了,不過我總覺得不太可能。」晴美苦笑。「來,先吃了再說!」
也許應該說,貴代相當會看人才是。
「可以嗎?我在保釋中啊。」
「有關吃的地方,我的直覺最靈的!」
「哦……」
「我正想出去吃午飯。一個人吃不如兩個人的好。哎,一起吧!」
這一刻,晴美大概在打噴嚏吧——片https://www.hetubook•com.com山想。
再查一次已經查過的地方,是件累人的事。
「投幣式壁櫃的,上面有S車站的號碼。」片山用手帕把那把鎖匙撿起來,說:「說不定這能成為某種線索。」
晴美又發出聲響了。這次沒有噴嚏那麼大聲,只有她自己聽見的咕一聲響。
「我知道的。因為我家也有一個像妳這樣的人。」
「妳在說些甚麼呀。」晴美嘭地拍拍百合香的肩膀。
「咪噢。」
「哈啾!」
「為何藏在這麼奇怪的地方?」
「這個嗎?」石津好不費勁地把背囊拿下來。「我怕太直接的接觸會令自己害怕起來。」
飯盒來了,兩人開始吃起飯來。
「嗯。我是在兒童院長大的。」
這裡是圖書館。內裡當然一片寂靜,聽見的只有書本拿進拿出、翻書以及不時有人發出清喉嚨之類的聲音而已。這時來個驚天動地的「哈啾」,所以份外引人注目。
不覺間淡忘了,卻是事實。
吃東西,晴美自認絕對不會太慢,然而當她吃了一半抬頭一看時,百合香已吃得乾乾淨淨,正在喝茶了。晴美啞然。
「這麼一來,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www.hetubook.com.com「甚麼也沒有。」美雪搖頭。
有點未老先衰的感覺。從書架抱著書重複跑來跑去之後,腰骨不禁痠疼起來。
晴美因工作關係,要來到這間圖書館複印資料。今天一整天幾乎都在這裡渡過。
「而且,她說那刑警先生和美雪小姐結婚後,就是火枝家的親戚了,她不希望那種事被外人知道。」
「發生甚麼事?」晴美緊張地問。
「當跑腿的。有人叫我來找晴美小姐。」百合香說。
「嗄?」
「總之,只要用這個打開儲物櫃看看就知道了。」片山把那把壁櫃的鎖匙拿在手裡說。
「究竟是怎麼回事?」百合香說。
「她說『拜託那個傻乎乎的刑警先生比較正確』——這是太太說的。」
「是的。那女童怎麼看都是在廣治死後才遇害的。」
「在沙發裡頭?」片山待美雪從沙發下來後,拿起座墊。「座墊套的拉鍊可以打開。」
「鎖匙?」美雪說。「難怪弄痛我。」
「偶爾啦。他呀,甚麼事都告訴我的。」美雪躺在沙發上,伸直穿著牛仔褲的腿。
「說的也是。」片山說。「不過——」
「噢!」晴美和百合香相視而笑。
晴美決定中斷工作,提前出外吃午飯。和_圖_書
「多謝你的好意。」美雪笑說,在沙發坐下。「那我看你做好了。」
「嗯——是不是我哥哥找到的那一個?」晴美點點頭。「真是想不到。」——片山取得車站負責人的許可,用山川廣治屋裡的沙發找到的鎖匙打開了那個投幣式壁櫃。
圖書館中也有食堂之類的地方,但不大能引起食慾。
一句話,肚子餓了。看看錶,還有三十分鐘才吃午飯。這種情況倒不需要到十二點才休息,只要把份內工作準時完成就可以了。
「你怎知道我在這兒?」晴美眨眨眼。
「這……妳為何問起這件事?」
「我的直覺也是。」百合香笑瞇瞇地仰視石津。
「晴美小姐!」他開心地揮揮手。
晴美和百合香都意外得說不出話來,好像時間一下子停頓了的感覺……
「福爾摩斯也要出動?」
片山深切地覺得,廣治過的是相當簡樸的生活。上次來調查時,完全找不到任何關乎「玩樂」的東西。
片山和美雪兩個在廣治的房間裡,找遍了每個角落。
走過大堂,正要出外時。
「壁櫃的事,妳聽說了吧?」百合香說。
不過,這時離片山在背後說晴美的壞話已經過了好幾天了。
這樣子終於可以安心去找了。hetubook.com.com
「甚麼也沒有。」片山嘆息。「說說看好嗎?例如廣治有甚麼隱藏的嗜好。」
那樣才比較正常才是。可是——在這個房間裡,壓根兒找不到屬於廣治的「祕密」部份。
「將要發生?將要發生甚麼事?」
「拜託啦。」
「好痛!」美雪跳坐起來。「甚麼東西弄到我……很痛,這邊。」她摸一摸沙發的角落。「好像有東西。」
「呃……也有那種嗜好的人的,害怕跟成年女性|交往的人。當然,擁有那種照片也不能說明甚麼,但是發生了那宗案子嘛……」
「好像是發佈片山兄和火枝美雪小姐訂婚的記者招待會。」
「竟然找到這裡來了。妳去過我公司?」
「嗯。」石津點頭。「我來接妳的,片山兄叫我帶妳去『火之館』。」
被人看著做事也不輕鬆,但美雪不是刑警卻堅持要幫忙,片山反而難做。
周圍的人一齊往這邊看,晴美鞠一鞠躬,在口中低喃「對不起」。
「噢。」百合香抬起頭來,雙眼發亮。「石津先生!」
他拉開拉鍊,把座墊倒轉過來搖一搖,有東西跌了出來。
「嗯。」
「妳休息一下。」片山抹抹汗水。「這是我的工作。」
「我說不行,妳也會跟著來的,對不?」
「不m•hetubook.com•com曉得。」美雪聳聳肩。「男人和女人不同。儘管他是弟弟,我也不能越權去過問他那種東西的。」
「咦!」晴美很意外。急步走過來的是百合香。
「百合香,妳在幹甚麼?」
「嗯。公司的人說妳在這兒。」
然後把背囊的口大大解開。
「不,將要發生。」
從裡頭找到的,乃是所謂的「黃色雜誌」。其中有六本是刊載十二、三歲少女的裸體寫|真雜誌,以及好像偷|拍的真實少女寫|真之類的照片。
其實只相距不過兩三公尺。
「妳,吃得好快呀。」
「那麼說……難道廣治也有祕密?」美雪瞪大了眼。「難以置信。」
呼叫聲在大堂高高的天花板迴響。
兩人出到外面,走進一家經營了很久的著名西餐廳。由於中午時間還未到,人並不多。
「向我拜託?」
晴美爆發一個驚人的噴嚏,把周圍的人嚇一大跳。
一言為定!
他覺得有點不太自然。每個人一定擁有不露出表面的「臉」。當然這不一定是極端異常或抵觸法律的事,而是在個人方面持有祕密之類的隱祕事物。
福爾摩斯的頭突然探出來。
晴美驚訝地回頭去看時,石津剛好走進店內。
「晴美小姐。」
兩人叫了午餐飯盒後,晴美問:「找我有甚麼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