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章 家族對話

第十章 家族對話

「她查過?是不是跟蹤過我?」
「沒啥大不了的事。」貴惠故意在離得很遠的沙發坐下。「馬上就完的,我有電視節目要看。」
「哥哥……」
「她不會做那種事的。」阿梓搖搖頭。「有甚麼事?」
「妳真心接受姐姐所說的一切?可能是隨便胡說的。不是嗎?」
不過,換作阿梓,她絕對不做那種事的。
阿梓在心中唸著「是假的,假的。」的咒語,但另一方面,她知道姐姐的話是真的。
阿梓拼命壓抑自己。
由於幾乎不出門的緣故,貴惠已是「電視中毒者」。不,對她來說,電視也許是她看「世界」的「窗口」,顯像管型的窗口。
「請妳和澤井良治分手。」
「那,甚麼事?」阿梓說。
「良治他對我們家的財產毫無興趣,只是純粹喜歡音樂而已。窮也無所謂,起碼可以賺口飯吃。」
「哦……那沒關係,有甚麼事嗎?」阿梓好奇地問。
「姐姐不知道有真心這回事吧。」阿梓頂撞她。「總之——我和良治的事,不要說出去。其他還有甚麼話要說?」
百合香把紅茶擺在阿梓面前,另一隻茶杯放在托盤上。
「大姐!」
竟然僱用保釋中的罪犯,母親到底在想甚麼?多半是美雪提議的吧!
理所當然地,每當回到這個自幼生長的家時,阿梓覺得最心安。自己的住處只有這裡,如果離開這裡的話,就無法生存下去……
「呃……」和_圖_書百合香有點躊躇。「我覺得中途打岔不好,所以不敢進來……結果聽到了兩位的談話。」
不行!阿梓用力甩甩頭。
「謝謝。」
那女的——叫甚麼?百合香?對,是那個名字。
「儘管如此……」
正高走到窗旁。
「甚麼玩意兒?」
「那就不清楚了。總之,妳可不能企圖蒙蔽娘親的眼睛。懂嗎?」
如果自己不這樣迫自己走投無路,她永遠下不定決心。
貴惠好開心。她的語調有揭穿惡作劇謎底的喜悅,像小孩子一樣高興。
是母親叫她來的,但客廳裡誰也不在。
「嘖嘖嘖,罕見地生氣啦。」貴惠笑了。「以後打算怎樣?離家出走?妳以為離開這裡妳能活下去?妳也該明白,是沒法離開這房子的吧!」
阿梓的臉失去血色。
「不……那是事實嘛。」
無論百合香如何努力改過自新都好,阿梓都不能打從心底去信任她。安全第一——這是阿梓的「人生哲學」。
「慢著,這是娘親的話,我只是代她轉達而已。」
阿梓突然大發脾氣。
門被咚咚咚地叩著。
「我有手有腳有腦。可以出去做事,可以離開這裡。」她反駁。「我和姐姐是不同的。」
「妳的戀人——是不是叫良治?」
「無意中看到而已,並不是偷看。音樂人!妳以為娘親會認同妳和那種男人的感情麼?」
「我以為是兩位……」
但和姐姐爭https://m.hetubook.com.com論時,不由愈說愈遠。不過,也許那樣比較好,阿梓想。這樣子不能再往後退了。
奇怪……是不是那女傭搞錯了?
那孩子表現得不近人情,實際上很有同情心。由於是孿生姊妹,阿梓也很了解美雪的心情。
阿梓一頭霧水。「甚麼事?」
阿梓深深嘆息。
「對嘛。」正高向妹妹走近些,拍拍她的肩。「提起精神來。」
「對。」阿梓的表情稍微開朗了一些。「我要他證實看看。如果是真的話,我才死心好了。」
「我沒有蒙蔽——」
阿梓從未覺得兄長如此親近過。
「呃——我拿茶來了。」
「不——不要緊。」百合香撿起地上的茶杯。「沒打破,好極啦。」
「田崎去見澤井良治了。然後,向他保證他在關連的P唱片公司的工作,跟一流音樂師的合演,那是所有人的夢想吧,聽說良治也很興奮。唔,雖然我不知道,是跟妳在一起比較興奮呢,還是這件事比較使他興奮。」
「已成過去啦。」
「但……良治的事,怎麼——」
「住口!妳這個小偷,妳懂甚麼!」
「母親怎麼想與我無關。我已經二十八歲了,是成年人了。我在甚麼地方想做甚麼,都不需要告訴母親吧!」
「不用了。」
「我要說的就是這麼多。」貴惠站起來。「還來得及看電視。」
「哎喲喲。」貴惠似乎困惑了。「好像蠻真心和*圖*書的嘛。」
正高聳一聳肩。「我希望妳——從這裡出去。」他說。「我已經不行了。美雪企圖努力衝出去,但她也是……至少妳要好好地抓緊,自己所選擇的路啊。」
「哦,是嗎?可是,出到外面可不會有人迎接妳啊。」
「嗯……」
是那個女傭。
「但妳一個人去的話,老媽子可能派人監視的。」正高想了一下。「是不是P唱片公司?我有朋友在那邊,交給我辦吧,我來安排一下,叫妳在某個地方和良治見見面好了。」
姐姐撒謊,一定是的。
「但——」正高望了百合香一眼。
老實說,阿梓本身並沒有想得那麼遠。良治對她說過「嫁給我吧」,而踩煞車掣的卻是阿梓。
阿梓在比剛才更陰暗的客廳裡,呆瓜似地坐著。
「姐姐——是母親叫我來的……」
「沒關係。」阿梓說。「反正這個家的東西全都污跡斑斑的,腐爛了的!」
阿梓呆呆地俯視地面。
貴惠的話裡,第一次摻雜了諷嘲的感情。阿梓的臉唰地紅了。
「嗯,去過了……反正無所事事嘛。」他聳聳肩。「我聽姐姐說啦。不能藏起來做得更技巧些麼?」
「他說他接受了錢,可沒有任何法律拘束力。妳是成年人,外出時去見他,誰會知道?」
「我——聽說,」阿梓在沙發上重新坐好。「據說妳曾維護那叫杉山的男人,好偉大呀,比我們家的人偉大得多!」
正高的話使阿梓的心m.hetubook.com.com動搖了——對,他不可能那麼簡單地毀掉良治和我之間的承諾的。
說完,她急急步出客廳。
貴惠的話進入阿梓的耳朵,再抵達腦袋,似乎需要一段時候。
「喂,怎麼啦?」長兄正高走了進來。
「但——已經太遲了。」
「有哇。」貴惠點頭。「已經太遲了。」
阿梓走進日頭偏西了的客廳,在沙發上坐下。
「算了吧。」阿梓站起來。「別理我。」
「娘親指使田崎去談判啦。」
阿梓的眼睛泛起淚光。然後,她緊緊地抱住自己的兄長。
「抱歉!」阿梓吃一驚。「對不起!」
「沒事。剛才等了一下子,茶也涼了。」百合香把茶杯放在托盤上。「地氈會有污跡呀。」
開門了,回頭一看,大姐貴惠走了進來。
「當然知道了。我們家中各人的事,娘親沒有不知道的。」貴惠微笑。「那麼一點小事,怎會不知道。」
「真過份……這麼好的家庭竟然發生這種事……請提起精神來。」
「可是,在院子裡偷偷調情?又不是狗或貓,起碼進房間去調情好了。」
「阿梓小姐……我受騙也是沒法子,我和他是蛇鼠一窩嘛。」百合香說。「不過,阿梓小姐就不幸了。他們用那種辦法拆散一對情侶,太過份了。」
「我曉得。」貴惠點點頭。「娘親有點疲倦,說要睡午覺。我來代替她的。」
「姐姐……」
那樣做又如何?可能一輩子關在這裡過日子啊。自己www.hetubook.com.com揀了那條路——荒謬!
「被她聽見就不好了,誰曉得她會不會向老媽子打報告。」
由於幾乎很少在這種情形下跟姐姐談天,阿梓莫名地覺得不好意思。
「謝謝你,哥哥!」阿梓握住兄長的手。「為何對我這麼好?」
「用不著把她趕出去吧。」
「阿梓小姐……」
她並非不同情百合香。她認為她是個聰敏的女子,但一想到她曾經是騙子時,不由想到她可能只是裝模作樣罷了。
「不是我呀。叫他去做的是娘親。交換條件是跟妳分手,分手費一千萬。支票的收據,以及答應不再和妳見面的信,兩者都在娘親的手裡,待會叫她給妳看看好了。」
「哥……你在這兒幹甚麼?」阿梓擦去眼淚。「不是在公司嗎?」
小女傭——阿梓苦笑。
她站起來那一瞬,碰到了百合香拿在手裡的托盤,熱紅茶灑在百合香的臉上,她不禁啊一聲呼了起來。
「好過份的說法!」她瞪姐姐一眼。「妳偷看我們在院子裡的情形!」
「妳……有沒有燙傷?」阿梓問。
「在家裡,家母是獨裁者嘛,而姐姐是她的左右手,誰也不能違抗母親的啊!」
「對不起——我說得很過份。」阿梓垂下眼瞼。
「可是,對方不一定像姐姐所說的那樣同意呀。被田崎嘮嘮叨叨地說一頓,他那種年輕小伙子當然被打動了。」
「失禮了。」百合香拿起托盤走出客廳。
「娘親……」阿梓打開客廳的門說。「娘親?」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