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九章 小女孩之死

第九章 小女孩之死

可是,那群孩子一直不理他,從他們面前一陣風似地跑過去。
「廣治是個樸素的人。」美雪進去以後說。「他沒甚麼奢侈的嗜好。」
「片山,你不是一直在辦火枝家那宗案子麼?」
「襪子?」女的想了一下。「好像只穿一隻襪子的樣子。」
「嗯。」
當然,對世上的家長而言,這種光景真是值得微笑;但對別人來說,除了麻煩之外,還是麻煩。
「謝了——哎,走吧!」女的催促男的。
「妳看得很仔細啊。其中一隻不見了,可有在屍體附近看到嗎?」
他咚地坐倒在原地,臉青青地呻|吟著。
「大概是變態者幹的。才八歲。」
小女孩向他投來「不信任」的眼神之後,似乎覺得這大姐姐可以信任,於是指了一下樹葉後面,說:
「在超級市場。呃……我可以以這個為遲到理由嗎?」
「託這樣跑來跑去的福,真的遲了。」片山看看腕錶。「該走啦。」
一眼看出已經死了,大概是被掐死的吧。脖子周圍留下發暗的痕跡,而且,身上衣物幾乎被撕得支離破碎,白皙的肌膚上佈滿傷痕。
話沒說完,又有女孩的尖叫聲。他按住腦袋。
「好可愛。」晴美微笑。
「恰好沒人在警局嘛。」片山聳聳肩。「聽說是女童?」
「甚麼事?」他的臉白了。
「其實——」他的話說到一半,嘩一聲,一群孩子從長凳後面發出驚叫聲跳出來。兩人都大吃一驚,差點跳起來。
「不行……我貧血……」
片山下了車,鑽進用繩圍起的案發現場中。
「嘩——嘩!」
「哦……」
到了午休時間,她沒吃午飯就急急脫下制服,來到這個公園。
片山吃驚地說:「妳在說甚麼呀?」
然後,二人暫時無語。
晴美在午後和-圖-書工作途中的短休,跟片山走進附近的餐室去了。
「嗯。但是……」片山在屍體旁蹲下。
「唔,別嚇壞她,怪可憐的——怎麼啦?小妹妹,是不是皮球掉進別人的家裡去了?」她溫柔地問小女孩。
「是嗎?」
「這個給你。好了,辛苦你了。」
「那孩子不是自願變成這樣子的!」
「哦。」
「天氣真好哇。」無聊的對白。
「找到的是小孩子。」女的說。「不過去報警的是我。」
「走開!我宿醉未醒呀!」他大吼。
她並不想勉強留住男人的心,不可能的事終究是不可能的。
「『火之館』的庭院裡啊!」晴美說。
「為甚麼那麼遲?」
「甚麼嘛,沒出息。」晴美苦笑。
片山輕輕摟住像倦鳥般棲息的美雪,自己也如雕像般一動也不動……
「那邊的兩個人。」
「找到沒有?」美雪說。「我來開鎖好嗎?」
她瞪著大大的眼睛,一直注視他們。
「不是的。我——我重新愛上妳了。不要拋棄我啊!」
「嗯。只穿了一隻,另外一隻不見了。」
「搞不好,在我身上也流著那種變態者的血……會不會這樣想?」
「留在這兒!懂嗎?」
「那邊。」
「等等。可能有人受傷了——哎,過去看看吧。」她說。
片山目瞪口呆地望著他們兩人相擁在一起。
「嗯?」
「妳說甚麼?」片山呆住了。「在哪兒撿到的?」
「好怪呀。」晴美笑了。「殺人事件居然在這種時候幫得上忙。」
片山趕快飛回自己的住所裡去!
「嗄?」她吃一驚。「躺在地上?是不是受傷了?」
「大概是捉迷藏吧。孩子在玩遊戲。」她笑。「小孩天真無邪,真好哇。」
「有沒有留意到女和-圖-書孩的襪子?」片山問。
「不曉得,那也不一定,也許是狗兒銜走了。」
孩子們在你追我逐地跑來跑去。
「襪子吧。」南田說。
「別管她,在玩罷了。」他搖搖手。「我們大人在談天,妳去那邊玩吧!」
「要轉去甚麼地方?」
片山在便條紙上寫下情由,並簽名。
片山從窗口往外望。
這裡是山川廣治所住的大廈。
「妳是妳,他們是他們。當然,兇手可能是妳,那個可能性是有的。不過——」片山頓了一下。「我相信妳。」
「沒有。這種手法的案件最棘手,你也懂吧。」
「好膽小呀。」她笑。
「啊!」她喊。
「片山先生,你怎麼啦?」美雪來到他身邊。「發生了甚麼事?」
美雪一時淚盈於睫。片山嚇了一跳。
美雪蒼白著臉一直盯住片山。
「山川廣治的住所。課長命令,叫我再去調查一遍。」片山喝一口咖啡。「妳能替我付帳嗎?」
「兇手帶走了嗎?」
「哎,我知道你受到打擊。」片山同情地說。「規矩上,能不能讓我記下你們的地址和姓名?」
可是這麼小的女孩……她只是因為在這裡才遇害。片山對這種冷血兇手份外氣憤。
「我老婆的外家在這附近。」栗原說。「我也常來這兒的。聽見案發地點時嚇了一跳。」
「對。我盡可能騎車的。」牛仔裝打扮的美雪說。「怎麼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
恰好美雪走進住所的大堂裡。
女童的腳上只穿了一隻白襪,有草莓圖案的可愛襪子。
「坐吧。」他冷淡地說。
「若是可以就最好不過了。總之,老闆很囉唆的。」
美雪的粉臉逐漸轉白。
然後,美雪的身體靠在片山胸前,喃喃地說:「不要動——就這樣可以了,就和_圖_書這樣夠了。」
「你呢?」片山問那男的。男的怕得很,根本答不出話來。
「唔……也好。」他振奮一下心情。「是這樣的,我想了很久。」
「等等,我不能走開太久的呀。瞧,孩子都快跑光啦。」
「襪子?」
「片山先生。」
女孩子也察覺得到,最近男友對自己變得出奇地冷淡,可能他有了別的女人。
片山和美雪一同走進屋裡。
「呃……有個小女孩——八歲,被殺了。」
「不曉得。不過,舍妹找到的那隻襪子,的確是跟被殺的女孩所穿的一樣。妳明白我的意思嗎?」
「嗯!」
「課長!怎麼親自來了?」
三十分鐘後,公園一帶大騷動起來。
「喂,片山。」栗原警司在公園內向他揚揚手。
「我忘啦!在我外套的口袋裡,塞了一隻有草莓圖案的白襪!」
「不認識的人。」
「對不起。」她低下頭,但仍裝作開心地說:「今天的襯衣很好看嘛。」
「去別的地方好嗎?」他怏怏然說。
晴美的臉龐唰地泛起紅暈。
「好過份……怎會這樣!」她搖頭。「大家離開這兒!甚麼都不准動!哎,你去報警——你怎麼啦?」
「幹嘛!去那邊!」他大聲喊,小女孩嚇壞了,準備跑開。
「是嗎?那麼說,妳並沒有見到甚麼可疑人物囉。」
「嗄?不要說啦,在這種地方。」
「嗯?」
「甚麼這種東西?」突然,她怒喊。
「草莓圖案?」
「不知道。」
「喂,妳叫我和這種東西在一起?」他發出可憐的聲音。
「喏,那邊有個女孩躺在地上。」
「但願如此。」片山點點頭。「但,事情發展成這樣,我們不得不用完全不同的看法去查案了。」
「哥哥!」
來到小女孩帶路的地方——已有幾m.hetubook•com•com個小孩呆呆地站在那裡俯視甚麼「東西」。
「其中一隻襪子不見了。」
「有甚麼線索嗎?」
「關於我們之間的事。」
「好的。」女的倒是非常堅強,用端正的字記下自己的姓名住址。「只是我就行了?」
他知道她的休息時間不定,有時因忙碌而被削掉一半假期也是有的,但他似乎已不介意了。
「然後呢?」
「它——在妳家的庭院找到了。被發現埋在土裡。」
「但,白襪可成線索啊」片山記下來。「發現屍體的是——」
「唔……」他按住胸口。「心還在撲撲跳。」
「那樣世界才會和平嘛。」晴美說。
「喂——對不起。在工作中?」
「嗯……」
「我不習慣溫柔的說話。」美雪擦去眼淚。「來,是不是要搜查這裡?」
片山走到樹叢後面,嘆一口氣。
「哎喲,那……我去一趟。你留在這兒!」
「是這裡嗎?」
「那是因為女的比較剛強。」
二人站起來,開始咯啦咯啦地移動傢俱……
片山也沒期待這一點。那女童遇害已有兩三天的時間了。
「如果和我接吻,是否覺得很髒?」
「嗄?我也去?」
「嗄?」
「好過份。」片山搖搖頭。「在哪兒?」
譬如這一天,有個男子正在為了要向女友提出「分手」而把她叫到附近的公園來。
不知不覺地停下手來。
兩人同時發現,有個小女孩站在面前。
「嗯。」她在長凳上坐下。
晴美抬起臉來。
「萬一要送醫院的話,有你在比較好嘛。」
「沒有。」
「嗯哼——總之,我今天——」
「妳……」
片山往那兩名坐在長凳上的男女走去。
「那是甚麼?」
「抱歉!遲到了!」她抱著頭盔。「路上交通阻塞。」
「妳的朋友嗎?」
m.hetubook.com.com呃,有點……總之,先上去再說。」
稱不上富麗堂皇。沒電梯,兩人只好步行上到四樓。
片山嘆一口氣,掛斷電話。
「那麼,證實了——知道。好的。」
他只好不情不願地站起來。
「畢竟不能永遠這樣拖下去——」
「慢著。那即是說……是我們家的甚麼人殺了那小孩?」
「嗯。」他兩腳|交叉。「我嘛——」
「嗯……我——」
她一口氣奔出公園外面去了。
一名約八歲的小孩,從兩人的桌旁噠噠噠地走過去。
「大概是不堪受辱而遭殺害的。好可憐。」南田驗屍官說。
「當然。需不需要寫點甚麼證明?」
怎麼啦?你不是有話要說嗎——她想問卻不敢問。她希望盡量拖延「那一刻」的到來。
「幹甚麼?發出那麼大的聲音,嚇死人了!」
樹叢後面,有個七、八歲的女孩死在那裡。
「騎電單車來的?」
「怎麼啦?」她等孩子們退開一邊後,伸頭過去窺探樹叢後面。
「唔。當然是變態者的所為。那孩子有一隻襪子不見了。」
「拜託了。」
「八歲?」
他被嚇了一跳,這是交往以來她第一次生氣地大叫。
「唔……今天找到的小孩,也是那麼大。」片山目送那小孩的背影。「怪可憐的,她剛好也穿那種白襪,有草莓圖案的……」
當然,大人被殺也很可憐。但大人的情形,死因跟自己本身一定有關係。
反正她知道下面的對話將太傷感,她不想說得太嚴肅。
因此,當她接到男人打電話去她做事的超級市場,說「能不能出來一下」時,她大致上已猜到是怎麼回事了。
「怎會……」美雪咚地坐在地上。「不管我的家那些人怎樣古怪都好……都不至於做那種事的!」
「嗯嗯……對不起。」
反正她知道他要說甚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