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章 小襪子

第八章 小襪子

片山的說話使美雪有點欣喜地反問:
「片山先生跟小時候一樣,一點改變也沒有。」
「不過,好大的房子啊。」
「也不算甚麼主意啦。」美雪聳聳肩。「我只是對母親說:『偶爾幫幫人如何』而已。」
「唷,我姐姐也會有男友的呀。」
「甚麼?」
美雪的說法不是沒道理。
「這是妳的房間?」
他不情不願地站起來,走到床角落一屁股地坐下。美雪噗哧而笑。
晴美見到福爾摩斯在牠藏身的樹後面,似乎很忙碌地在撥開落葉和枯枝,尋找甚麼的。
晴美把它拿在手裡,一隻小小的白襪,被泥土弄髒了,但上面有一重點式的草莓圖案。
「當然不知道了。如果知道的話,我會把百合香的事告訴他的。」
「剛才驚鴻一瞥的是阿梓姐姐嗎?」美雪說。「她在自己家裡偷偷和情人見面。」
「啊……但妳不是說妳姐姐是個冷酷的人麼?」
看不出是年輕女子的房間。予人幽暗、沉重、呼吸困難的感覺。
「明白了,謝謝。」片山把做好紀錄的本子放進口袋。
是火枝梓。她的樣貌和聲音和妹妹美雪一模一樣,但美雪應該是和片山在一起的。
「唔。但妳母親和姐姐是知道的。」
福爾摩斯叫,牠的聲音有點黯淡的成份。
「唔,我說了。」
「嗯。姐姐是想隱瞞的,但我查出來了。」美雪點點頭。「他叫澤井良治,二十五歲。」
「說說罷了。我姐姐不敢讓他和母親見面啊,怕他可能會嚇跑了。」
「啊,很舒服!」美雪爬起身來呼氣。
「院子……但我必須向其他人也問問話呀。」
「政治家……」
那沒甚麼不自然,因那個地方真和圖書的相當寒冷。
「很樸素吧?家母的喜好。家母呀,她最討厭嬌滴滴的可愛窗簾、牆壁、刺繡之類的東西。」
「你該走了。」阿梓說。「被母親發現就麻煩啦。」
晴美鬆一口氣。
「良治……但我怕你家人說話——」
「那麼,正高先生呢?」
「不懂?」
該是七、八歲小女孩的東西吧。可是,那種東西為何埋在這個地方?
「冷酷……對,冷酷的人。」美雪點頭。「她談戀愛,但到了必要作選擇的時候,她一定會捨戀愛取家庭的。」
「我們的事,跟那個有何相干?」男聲似乎有點生氣地說。
「喵。」福爾摩斯抬頭回答。
「唔……」片山似乎亂了陣腳的樣子。「首先,追悼會那天,妳知不知道杉山來電要三百萬的事?」
「良治……」阿梓似乎很高興。「我可以信嗎?」
美雪爬上床,豎起一條腿兩手抱著。
背後傳來腳步聲,晴美嗖地把那隻襪子收進口袋裡。
「再等一會。拜託,等遲些時候。」阿梓急急地說。她的聲音裡令人覺得有某種怯意。
阿梓和一名年輕男子在相擁。那人很高,但怎麼看都比阿梓年紀小,大概廿四五左右。
「唔——對呀。」
「不懂。」
二人停步。
「然後那人殺了杉山?兇手另有其人的可能性的確存在。不過,拿了錢的杉山不可能留在那裡賴著不走啊,他是個小流氓。」
福爾摩斯的爪,從柔軟的泥土底下拉出一隻白色的東西。
「問問當事人好了——當神山百合香被我們逮住時,妳離開過自己的座位吧。其後呢?」
「對不起。」美雪說。「在跟家母談論期間,禁不住裝和圖書作有信心地說『我隨時從這裡出去的』,我說『因為有人想和我結婚』。結果下不了台嘛……不過別擔心,只要說『談判破裂』就可了結嘛。」
「一次也沒離開過。」
「喵。」
跟那個無關吧!片山想是這麼想,可是他說不出口,這正是他的弱點。
「嘩!」
「不是,不是這個。」美雪搖搖頭。「我一直在想著,那點很重要吧,即使是我也想知道。」
「對嘛,我又不是你的情人甚麼的。」
美雪哈哈大笑起來。
「因為大哥靠不住的緣故。」
晴美也知道說話的是誰。
福爾摩斯突然止步,似乎感覺到甚麼動靜。
「成為神山百合香的擔保人,是不是妳的主意?」片山問。
美雪想了一下,說:
「別勉強了。」美雪大笑。
「但不可能有殺人犯吧?」
「令人懷疑的事,剛才我說了。殺杉山的是誰?為何非要殺他不可?」
「我沒算過,但憑感覺,離開最久的是哥哥。」
美雪在厚重的木床上坐下。
「對了——有件事想問妳。剛才妳進客廳時,說了甚麼、甚麼『火之館』的?」
「不懂他有甚麼事。總是上廁所或抽煙,不然就是去找東西吃。他那個人會很快肚餓的。」
「雖然大是夠大的了,但沒怎麼打理。」晴美在林中悠閒地邊走邊說。
「對。應該是從事音樂方面的工作。」
「管他們怎麼說!我一定可以說服他們的。」
「那麼,實際上是——」
「剛才那個是怎樣的人,妳知道嗎?」晴美問。
晴美找到最大的一棵樹,幾經辛苦才緊貼在樹後。
「即是說,家裡有人交了三百萬給杉山。那個肯定沒錯吧!」
和-圖-書就是嘛。必須幫忙處理一下才是。」
二人回頭走遠了。
四人——,三人一貓,結伴一同回到房子裡。
「福爾摩斯……」
「為何是『火之館』?」
「這是先父的語病。他是江戶出生的人,『火』的發音不準,他把這房子稱作『火之館』。恰好我們姓『火枝』嘛,正好。」
搞不好,那是鏡片的反射,遠望鏡之類的。
晴美在貴代的推薦下,出到庭院來看。她並不知道會在這兒遇見片山。
片山想了一下,問:
「我想沒有……假如我們家出現殺人兇手的話,我們也完啦。」
「一點也沒對我不起。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自己所做的事應該由自己負責才是。」
「我不會吃掉你的。如果片山先生在我身邊的話,說不定我想得起來……」
「田崎?唔。」美雪側側頭。「他是家母的祕書,我不太清楚。他來了三年左右吧,當家母的助理。在家是貴惠大姐,在外是田崎。」
「唔,我等妳,在老地方。」
「這是……襪子啊。」
「假如妳不願意講——」
「可能會,所以不敢。」
「情人?」
兩句詞語之間,有著那麼一點點的遲疑。片山本身察覺了,不由困惑。
「嗯……對呀。」
「嗯。」
片山的問題使美雪沉思。片山瞎猜。
「唔。接電話的是阿梓小姐,然後她和母親商量,叫田崎出去提款……」
「當然,田崎祕書也包括在內。他是怎樣的人?」
「當時嘛,家母和姐姐們,對,還有正高哥哥,都曾一度離開過。」
「儘管如此……我能了解妳想離開的理由了。」
「唔——對呀。」
「當然了。」
「呃——當然,結婚的事www.hetubook.com.com另當別論。」片山慌忙分辯。
庭院確實很大。原本的樹木看似仍然保留下來的樣子,予人小樹林的感覺。小小的散步道在其間伸延著。
「那麼,其他的人,有誰在燒香時離開過?」
又叫片山嚇得神魂不定……
「呃……可能對不起妳,但兇手是妳家中一份子的想法比較講得過去。」
可是,稍微放心也是事實。火枝梓有祕密情人的事,太過理所當然了,是件可以安心的事實。
「怎麼,妳出來院子哦。」片山和美雪走過樹林中,見到晴美。「妳在幹甚麼?」
「片山先生,你來這兒好不好?」
片山大吃一驚——被美雪壓在身上,而且嘴唇被緊緊地封住,拼命在翻白眼。
「我一定去。」
「不要緊,時間多得是。」美雪勾住片山的手臂。「而且,相親後的散步是規定了的。」
二樓的窗旁,有甚麼閃了一下。
片山不知說甚麼好,心神不寧地環視房內的情形。
「妳說甚麼?」
美雪學他的語氣,突然從床上跳起來拉片山一把,把他壓倒在床。
「找到甚麼?」她彎下身去。
「沒甚麼了。」晴美搖搖頭。
等等呀!人不是那麼容易躲起來的!
「我會好好地跟母親說的。所以……」
「你真好。」阿梓踮高一點去吻他。「那麼,下星期見。」
「去那邊?」
「說的也是。」
「妳……不能使用暴力啊!」片山好不容易擠出這句話。
但那只是一瞬的事,那裡只有垂著窗簾的窗戶而已。
「嗯……」男聲帶有不滿的迴響。
「知道啦。」美雪笑了。「來,你不是查案嗎?有話儘管問好了。」
「不過,很好的事。」晴美說。「美雪小姐www•hetubook.com.com的善良充份表明出來。對不?哥哥。」
牠登登登地躲在樹背後去了。
「比她小哇。」
一陣沉默。晴美判斷得出,現在悄悄偷看也沒事,於是探出頭來。
腳步聲走近了,不只一個人。然後有說話聲……
「其實是『死之館』。」美雪開朗地說。「是不是絕頂相襯?」
「哎,出去院子走走好嗎?」美雪說。
晴美飛快地瞄了一下福爾摩斯——福爾摩斯的視線穿過樹林間,轉向對面的房子方面。
「走近一點,不會燙傷你的。」
「那點我明白,但妳母親說妳們向來不準備結婚……」
「沒甚麼。」她拂拂手。
「但不曉得她是否真的去了那個人處,我沒仔細看。大姐姐嘛,她默默地離席了,一個人的。阿梓姐向我耳語:『好冷,我去一下廁所。』然後離座。」
「忍耐一下,改天在外面再慢慢相會吧。」阿梓說。
「嗯。」男人點頭。「好吧,我不會令妳為難的。」
「哥哥,那個——」
「對。妳母親說是別人的錢,那可叫人有點信不來。」
「很糟糕吧。」片山有點生氣,不久就笑了。「不……我沒有把妳想成怎麼樣。」
「你了解我?」
「而且,杉山拿著三百萬。」
「是不是相當好看的男人?福爾摩斯——你在幹甚麼?」
「除了我之外,大家都知道,不是嗎?」她聳聳肩。「一點也不奇怪。在這個家,我是『異族人』嘛。」
「哥哥一直是那樣的沒出息,你說是不是?福爾摩斯。」晴美說。
「家母說有個著名的政治家朋友來了,她告訴貴惠姐姐說:『我去打個招呼。』」
「我知道……讓我見一見妳母親嘛。交往之類不要緊的吧?」
「去了很久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