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七章 火之館

第七章 火之館

很熱鬧的一行人。
「打擾啦。」片山說。
「嗯,是啊。」
「不曉得。」貴代露出穩重的微笑。「查出為甚麼,不是你們的工作麼?」
「這屋子大而無當。」美雪說。「是不是會迷路?來,請進。」
「我很感激。以我現在的處境,要找工作並不容易。搞得不好,可能又會再走旁門左道了。」
貴代以四兩撥千斤的手法巧妙地避開質問。
「唷,那位嗎?」貴代目不轉睛地看石津。「不過好像蠻壯健的,轉工當我家守衛好嗎?」
「辛苦你們啦。」在沙發裡躺下身子後,貴代說。
「但在等候期間,杉山被殺了。然後,這位石津刑警也被人從後面襲擊,腦部受了傷。」
「哥!」
「我家孩子連一個都沒結婚,說來沒出息。最小的美雪先結婚的事,以我們名門來說,多少有點反抗,但並不反對。受到美雪刺|激,說不定阿梓或正高也有那個意思也不定。」貴代說。「田崎,把美雪叫來。」
「妳說些甚麼呀。」貴代不理她。「被貓抓到不會死的——這貓是你的?」
福爾摩斯不會被人一叫就跑上前去的,但想到此行是為了查案的緣故吧,牠很聽話地走近貴代的腳畔。
百合香本身覺得大受打擊,因她盡量維護杉山,而杉山卻為錢而打算出賣她。
恰好美雪在田崎的陪伴下走進客廳來了。
「呃,託福……」
「唔……是的。不過,同樣是來要錢的,沒啥大分別嘛。」
「晴美小姐……這點小事算得了甚麼!若是晴美小姐給我一個溫柔的吻……」
「她不會做那種事的!」片山沒趣地說。
裡頭微暗,地板和牆壁因年代久遠而發暗,也跟m.hetubook.com.com燈光不亮有關係吧。
她表現出煩躁的樣子,片山覺得奇怪。不過,看來還是暫時離開這兒的好。
她四十歲,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衰老。
貴代狐疑地說:「當然,就是那位傻乎乎的刑警先生囉。是不是叫片山?」
「噢,好漂亮的貓。」貴代的臉上浮起意料不到的溫和笑容。「來——過來這兒。」
「三百萬未免太貴了些。」貴惠插嘴。
「那麼說,妳的擔保人是這裡的母親?」晴美邊喝紅茶邊說。
火枝家的公館的確呈現了「公館」的氣派,矗立在樹叢的另一邊。
「是的。但——殺了那個人,他們得到甚麼好處呢?」
然後,門又打開。「久候了。」田崎走進來。「太太現在就來。」
「美雪小姐!」
「那就說不上是『恐嚇』吧!」
「喵。」福爾摩斯愉快地叫。
「妳說甚麼?」
「她完全後悔了,應該會回到正途上的。」片山笑說。
門柱是古老的石柱,斷角而有裂痕,掉了石塊。走進其間(沒門扉),有條沿著樹木間曲折蜿蜒的沙石路,最後終於來到房子的正門。
「咪噢。」
「哥哥。」晴美說。「聽說百合香將獲保釋?」
「那個……當然,因為我想知道殺廣治的女人是誰。」貴代望望百合香。「結果來說,等於找到了一名小女傭。」
她走出去了。
此外,杉山為何來到那個地方這一點,也由火枝梓向片山說明了。
百合香接受盤問,由於杉山和山川廣治都是她殺的可能性不大,將會輕判。
他講得好像在聽演唱會似的,十分陶醉。
「請別講笑。」石津生氣地說。「我的hetubook.com•com心被晴美小姐佔滿了,沒有空位。」
「痛嗎?石津。」晴美問。「哥哥!再安靜點開車吧!會影響石津的傷勢的!」
「哦。那麼說,美雪還沒告訴你了?那孩子,磨磨蹭蹭地在幹甚麼?」
貴代一點也沒受困擾的樣子。
「無論如何,何以想到要把那三百萬給杉山?」
那點倒是事實。
「無可奉告。」美雪促狹地笑。「那麼,稍等一下。」
「是的。」貴代點頭。「除了那邊,沒別的適當地點了。」
似乎在說「不說也知道」的意思。
「好大的房子。」晴美說。「不過,給人回到過去的感覺。」
「我們的確預備了三百萬。不過,那三百萬還在我們手裡。」
「對象是哪一位……」
「不曉得。總之,只能證實杉山向火枝家搾取錢財的事。唯有向這些人問個清楚了,不是嗎?」
貴代用怪異的眼神注視片山。
予人某種揮不去的陰森森感覺。
但,片山總不能說句「是嗎」就打退堂鼓的。
「咦?」石津瞠目。
那一瞬間,片山心頭一蕩。當然,這與上次在斑馬線上等紅綠燈時被吻的記憶復甦有關係,但似乎還有別的因素。
「是,我會把過去騙來所得的東西歸還的。」百合香的表情很開朗。
午後,片山等人開車來到火枝家,位於離市中心不太遠的區域,佔地相當寬廣。
「喵!」
可是掌握不到兇手的線索。根據百合香的證詞,證實杉山和她有串謀關係。
「承蒙關照。」那小女傭——神山百合香向他們鞠躬……
「對不起。」
對,的確如此。
「我並沒有……」片山獨自漲紅了臉。
——這房子的和圖書陰暗,不光是窗子少的關係,而是「自我關閉」的印象使然——片山想。
「殺杉山的真的是這個房子裡的人嗎?」晴美問。
「請問——」晴美戰戰兢兢地說。「美雪小姐要結婚嗎?」
坐在單座位的古典安樂椅上的貴代,看起來就像肖像畫裡的人物。
「咦?晴美,妳幾時下車的?」
「妳怎知道?」片山眨眨眼。
片山是在祭壇那邊第一次見到這位祕書的。是個能幹,但不知道他在想甚麼的男人。
如果杉山在生,聽見這句話,大概會嗆出懊悔的眼淚吧!
「叫杉山在『遺屬休息室』等候的是妳嗎?」
這時,門打開了。
「唷,哥哥,好極啦。找到個支持你的伙伴。」
「那可不一定。」
片山把車停在門廊之前時,玄關的門打開。
醒覺時,晴美已從車窗外好奇地窺視片山。
「娘親。」貴惠擔心地說。「小心。萬一被抓而受傷了——」
片山也在祭壇上見過貴惠,但在這大房子中看她時卻有不一樣的感覺。
片山和晴美對望一眼——
「這傢伙是石頭。」片山說。
「我聽美雪說了。」
「不來啦。白天已做夢?」晴美取笑他。
「我們今天之所以登門拜訪——」
「當然。」貴代意外地乾脆應允。「先從那孩子開始好了。你們兩個也有話說吧?」
「聽說是的。」
一定是美雪建議的——片山想。她會做這種事的。
「怎麼說?」
「是這麼回事吧。」
秋天。風有點冷,但很乾爽。
「哥哥也不能取笑石津嘛,美雪小姐對你相當積極呢。」
總之,加上石津和福爾摩斯,他們魚貫地被引進火枝邸內。
「慢——請等一等。」當事人片山瞪和*圖*書大了眼。「我沒聽說有這回事。」
「怎麼樣,又有啥關係?」在旁侍立的貴惠說。「你找我娘親的話柄,想怎樣?」
「呃……是的。」片山說。「等於是吉祥物之類的寵物。」
「我去叫家母和家姐來。」美雪說。「石津先生,傷勢方面如何?」
「杉山?他是誰?」貴代側側頭。「啊,那個來要錢的男人呀。是不是要三百萬?好小氣。向我們恐嚇的話,起碼要求個三億圓才像話的。」
「妳說恐嚇,」片山說。「杉山不是說要把神山百合香的名字告訴府上作交換麼?」
「算了吧。她是案件的關鍵人物呀。」片山嘴巴這麼說,臉卻沒由來地紅起來,那是他最沒出息的地方。
片山話沒說完,貴代點點頭,說:「不必說了。」
「啊,是嗎?」看樣子只有自己一個人發呆而已。片山甩甩頭,下了車。
「嗨,片山先生。」美雪笑態可掬地說。
貴代不慌不忙地走了進來。接著,長女貴惠跟著進來。
「在田崎手上。請向當事人求證。」
「好痛……」
「喵。」福爾摩斯一副別胡說的表情。
「不過,那叫百合香的女孩十分擔心石津先生的事嘛。」
片山覺得貴代的說話有某種難解的含意。
「是的。因我無親無故,我還以為誰會做我的擔保人,想不到是這裡的太太……」
在房間角落裡侍候的百合香拼命地忍笑。
百合香的臉往下垂。
「喂。大概因為無須擔心她逃跑之故。而且,她好像對石津有意思啊。」
「那就奇了。杉山在打去祭壇的電話裡提出『三百萬』的要求,何以別的人會知道那件事?」
「若是這樣,我希望向府上各位逐個地請教。可以允許hetubook•com•com我們這樣做吧!」
「歡迎光臨『火之館』。」美雪說。
「是那間嗎?」片山說。福爾摩斯「喵」了一聲。
貴代的表情初次動搖。
杉山被殺之前,除了「兇手」以外,最後見到的人就是田崎。
「這貓好像挺聰明的。」
「我們不是為介紹職業而來的。」片山努力把話題歸回正傳。「問題在於被殺的杉山拿著三百萬現金的事。換句話說,兇手是把錢交給了杉山才殺他的,不然就是交錢的人和兇手是不同的人。總之,無論如何,我認為這家裡的甚麼人肯定和案件有關。」
「片山先生!」揮著手跑出來的,乃是牛仔裝打扮的美雪。
「不行呀,必須好好做正經事了。」
推著餐車進來的,是外國電影常見的小女傭打扮的女孩,黑色連身衣裙上面是白得耀眼的圍裙。
「妳好……」片山不由得移開視線。
「那正是片山先生的作風嘛。」美雪笑道。
「請等等。那麼說,杉山拿著死去的三百萬,並不是府上所預備之意?」
「是這樣的。」片山強調。「今天之所以拜訪,是關於杉山武夫被殺的事件。」
「唷,痛啊……」石津按頭。「對不起,福爾摩斯小姐,能不能請你用稍低的頻率來叫……」
「牠比主人聰明多了。」石津脫口而出,惹來片山的白眼。
在這古老房子的背景中,牛仔裝的美雪就像沐浴在聚光燈下那麼眩目而璀璨……
「你在說甚麼呀。大家都已下車等你啦!」
「遵命。」田崎行禮走了出去。
杉山武夫——在祭壇那邊,被人用鐵棍打向腦袋,當場死去。
「嗄?」
可是,客廳卻很寬敞,陽光從面向庭院的大窗子滿滿地照進來,令人不由得鬆一口氣。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