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三章 死者的聲音

第十三章 死者的聲音

「嗄?」她嚇一跳。是不是幹壞事勾當時期的伙伴?「哪一位?」
他東張西望地尋找晴美他們在客廳裡的影子,一邊起身。
掌聲響起。
他相當敏感的。
「謝謝……」百合香緊緊摟住牠那被滑毛覆蓋著的身體。「謝謝。」
「我並沒有偉大到可以激勵別人。」片山說。「那麼,就此——」
百合香在沙石路上不顧一切地狂奔。
「是的。喂,我們先回去吧。」
不可能的!杉山已經死了。
「別開玩笑!我的事——」
一想到自己時,她會自覺不如人家而感到自卑,百合香厭倦於那種戀情,只有身體保持輕鬆的時候,那樣才比較快樂。
他大概想說「勞煩大家了」吧!聚集在客廳裡的火枝集團的社長和董事們一同哄然大笑。
「K酒店是九點。在那之前,你會出席派對吧!」
「為甚麼……會這樣?」
她一口氣穿過了院子,靠著車身休息的司機們驚訝地望著百合香。同時,從開著的玄關大門走出來的是——
貨車的龐然巨體(百合香當時的感覺)震天動地地駛了過去。
「是,火枝公館——喂喂——喂喂——」
「沒錯,他已經死了嘛。」
晴美這樣任意發言時,片山打了個老大的噴嚏。
「真的?」美雪的眼睛發亮。「好高興!只要你露一露臉……」
「剛才是……陷阱來的。」她喃語。「是不是要殺我?」
晴美察覺到,片山沒說是對自己不好。
美雪hetubook•com•com半垂粉臉,視線盡量不接觸任何人。
是杉山?他真的還活著?
「妳沒事吧!」
「嗯……但是,我覺得我一輩子也出不去的了,像姐姐一樣。」
可是,見到石津和片山後,百合香的感覺開始改變。
「下得了台了!」晴美笑著喃語,注視變得臉紅耳赤的哥哥。「哥哥也許是『真心的』……」
可是,阿梓大概怎麼也想像不到,她是如何的「壞心眼」吧——晴美想。
「真好哇,如果被那樣的人愛著的話。」她禁不住自語。
「難道有人恨我?好可怕。」百合香嘆息。「噢,好像來啦。」
「福爾摩斯救了我。」百合香說。「牠是我的救命恩人——不,恩貓呀。」
百合香有剎那的頭昏,踉蹌一下。
「怎麼會用貨車來撞妳呢?」片山側側頭表示不解。
百合香急急拿起走廊的電話。
片山拼命假咳,滿臉通紅地說。
當然,百合香也談過戀愛。可是每次都不曉得對方是不是真心的,因而患得患失。
「百合香,供應伙食的人來了。」
然後往馬路對面跑兩三步,趴下去。
「話是這麼說,但在殺人事件頻頻發生的時候——」
「也即是說,那人認識杉山。問題在於對方要殺妳的理由。」
「呃……這個……今天……累死了!」
世上沒有輕鬆的愛情。有痛苦,有悲哀,那才是戀愛。不,她發現到,若是缺少那種東西的話和圖書,大概不是真正的幸福愉快……
似乎在說,冷靜下來,已經沒事了。
百合香坐起身來。
晴美看看貴代身邊,如影隨形般陪伴著的貴惠。
「美雪好幸福啊。」阿梓說。
「與其擔心她坐牢,不如擔心她能不能活下去更好。」片山說。「殺了她,會有甚麼好處?」
「噢,電話。」
「那麼,片山先生,請說句話吧。」充當司儀的貴惠說。
「呃……」片山重複。「我是——警視廳的刑警。」
「算了。」片山嘟起嘴唇。「那也是工作嘛。這樣子取笑……對人家不好。」
「你是誰?不要開惡意的玩笑!」百合香拼命地支撐著自己。
「唔。美雪開玩笑地說過,她是母親的影印本。」阿梓笑了。「她愈來愈像母親了,尤其是壞心眼的地方。」
我會好好珍惜她,直到她更能珍惜自己為止……
百合香悄悄走出客廳,站在玄關大堂裡擦眼淚。因她聽見片山的話後,不覺哭了起來。
沒回應。惡作劇?明明接通了的。
「他出去了,去了K酒店。」
片山善良的心變成手心的溫暖,直接傳達給她。
「刑警的工作是逮捕罪犯。正是如此。然而——若是能在罪案發生之前阻止它發生,那就最好不過了。不,我不是說美雪小姐犯了罪。但——人只要有個相信自己,可以打從心裡信靠的對象,他就絕對不會作賤自己的。所謂的犯罪,不僅是受害者,連加害者也會m.hetubook.com.com受到傷害。連自己也不喜歡的人也會變得很可憐的。我想……直到美雪小姐更能珍惜自己之前,我會好好珍惜她。僅此。」
「但——那個笑法像得叫人不寒而慄。」
「假如我不出席,會很奇怪,不是嗎?」片山說。「那麼,我先回去一趟。換換衣服甚麼的。」
「別胡說啦。」晴美拍拍哥哥的肩膀。「你要陪未婚妻,忙得不可開交呀。」
「咪噢。」
百合香呆立不動。必須逃跑!危險!必須跑開!
「開玩笑?」那聲音說。「妳出到門外看看好了。我在等妳啊……」
一部貨車伴隨著隆隆聲朝向百合香飛馳過來。
傳來低沉而沙啞的笑聲。百合香悚然一驚——那個笑聲!
「在此宣佈小女美雪的婚事,我覺得很高興。」
「嘎?派對?……我不在也無所謂吧——」
客人已經回去,片山等人在廚房裡吃著三明治類的點心。
電話掛斷了。百合香呆然握住話筒站在那裡……
「石津呢?」
貴代說話時,客廳裡掌聲滿溢。
「反正他是個沒希望出人頭地的刑警,被革職也就算了。」
「不過,」晴美低聲說。「那種事不是現在才開始麼?妳還年輕嘛。」
片山當然大吃一驚了,他一定是沒想到要強迫致詞。
「是,我馬上去。」百合香霍地跳起來,跑了出去。
隔了一段類似困惑的時間,美雪向片山靠過身去,吻他的臉。
「呃……這個……」片山的和-圖-書聲音愈來愈低。
她在玄關穿上涼鞋飛奔出去。
整個客廳嘩然,也有人以為是開玩笑而笑起來。
——獲救了。
「哦。今天多謝了。」美雪說,輕垂眼瞼。「那番話,我好開心。我想你是在激勵我吧。」
「今晚有派對。」百合香說。「我想很快就會有請來預備飯食的人來了。」
「喵。」福爾摩斯在晴美的膝上叫。
片山和美雪並肩坐在客廳臨時擺設的座位上,甚至有聚光燈打在身上。
說著,他望望旁邊的美雪。
「喂喂?」再講一遍。正準備掛斷時……
「百合香嗎?」低沉若呻|吟般的古怪男聲。
玄關方面傳來吵吵嚷嚷的聲音。阿梓立刻探臉進來。
她的語調似乎是對自己說理由。不是那個騎電單車風馳電掣的神氣美雪。她的說法令人覺得有點「難過」的味道……
「嗯,我不能一直那麼遊手好閒的。」
「喵。」福爾摩斯用稍微平靜的聲音喊。
「貴惠小姐和妳母親好相像嘛。」晴美說。阿梓點點頭。
「別說下去了。」晴美嘀咕。「不要做自己不習慣的事。」
「不——當然出席嘛。」片山說。
「不過,有人狙擊她,表示另有蹊蹺啊。」
「片山先生,你要走了?」
「這……大概是喜歡她吧!」理所當然的答案。
百合香這才知道,撲向自己的是福爾摩斯。
「不過,晴美小姐。」阿梓百思不解地說。「為何片山先生會和美雪一起呢?」
她啪地放下話筒,奔出去。
和-圖-書「其實,太突然了,我甚麼也……」
「是你救了我嗎?」
聲音雖然含糊不清,但這個笑法,的確和杉山一模一樣。
有甚麼撲到她臉上,她喊一聲,腳動了。
「她完全變了啦。」晴美說。「希望不必坐牢就好了。」
好不容易會笑了。
晴美和阿梓等人,在客廳的角落裡「觀望」這個「招待會」。
說到一半時,美雪走了進來。
「對呀。」晴美嘲諷地拍拍片山的肩膊。「盡可能打扮打扮好了。」
兩人的臉看起來有點兒紅,也許不一定全是燈光的關係。
終於回過神來,百合香再次覺得恐怖,不由抱起福爾摩斯。
「為何有人想殺妳呢?」
晴美和石津飛快地交換一瞥。
「福爾摩斯,你也要換衣服?」晴美問。
「妳知道的,是妳出賣了我……」呻|吟似的聲音說。「我是……杉山……」
百合香穿過門柱間,衝出馬路,止步。
汗水從她全身冒出來。
「咪噢。」
「毫無頭緒。」百合香說。「總之——可以肯定不是杉山就是了。」
「差點被殺?」片山大吃一驚。「幹嘛不馬上叫我?」
眼前是那隻三色|貓。
「你不能……出席派對吧,你忙嘛。」
片山咚地坐在椅子上。
貨車捲起沙塵開走了。沒來得及看車牌號碼。
「嗯。」百合香點點頭。「出了一點冷汗,我得去換件衣服。」
「她是個勇敢的女孩。」阿梓說。「我就沒有這種勇氣……」
她的腳不能動。貨車向百合香迎面壓過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