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四章 派對之夜

第十四章 派對之夜

「噓!哥哥,阿梓來了!」晴美說。
「家姐叫山城陽子。我是山城和子。」那少女說。
阿梓進到大堂,環視周圍。好像在找人的樣子。
「我開槍啦!」
反正,假如去了K酒店就甚麼也沒得吃了。趁現在塞點東西在肚裡也好……
片山彷彿有在哪兒見這張臉孔的感覺。
「妳是甚麼人?小偷?」
「嘩!」
「怎麼啦?」
「走吧。」片山催促。
「哎,福爾摩斯,危險啊!」
外國人撞向玻璃門。那個雖是自動門,可是也很厚,只能慢慢地開關。
「她已經變得十分堅強了。今晚有派對。人很多,不會有危險的。」
「荒謬!別看輕我了!」
「假如石津在的話……」
出到走廊,往人少的方向走時,少女說:「好了。停步!」
那人的身體反彈回來的當兒,石津上去碰他一下,對方整個人癱倒在地。
「不是遮瞞。妳是誰?」
晴美瞪大眼,在片山和那少女的臉上看來看去。
「交給我!」
福爾摩斯有點意興闌珊似的閉起眼睛。
「不……我是她的未婚夫。」
「託福。」石津彭地拍拍肚皮。
「你是火枝家的人吧!」少女說。
「來……」片山挺上前。
「很悅耳的聲音。」石津說。「再來和-圖-書一個!」
「阿梓還沒到啊。」晴美說。
「來,交給我吧!」片山伸出手去,少女猛然縮開,說:
雙方都在大堂地上跌個四腳朝天。行李箱叭地倒在地上,同時打開箱口。
「這個不重要——」
「是啊。」片山頓了一下,突然說:「對了,神山百合香不要緊吧?」
「咦?」少女困惑不解的樣子。「刑警先生要和這種家庭的女人結婚?」
「好的。」少女替他拿了一些通心粉盛在碟裡。「請慢用。」
「但——」美雪有點不好意思。「我知道你是勉強留下的,所以……」
啪的一聲,火苗從手槍的槍口冒出來。
片山等人從沙發站起來,急急藏身在大柱背後。
「看不出來呀。」
片山和石津橫過大堂,追趕那名外國人。
派對很盛大。
「哥哥,你在幹甚麼?」晴美走過來。「已經開始偷情啦?」
「對不起!」片山慌忙道歉,爬起來。
「請你出走廊去。」
「是嗎?」片山舒一口氣。「那把手槍不是真東西吧!」
「抽煙嗎?」
「福爾摩斯!」晴美喊到一半,見到驟然飛濺在地上的白色粉末。「哥哥!」
片山目送美雪向火枝集團的社長和董事們走過去的背影,喃喃www.hetubook.com.com地說:「也好,吃點東西吧!」
「那,我要那些通心粉。」
片山和晴美對望一眼,不約而同地說:
「只能跟那叫和子的女孩好好談一次了。」片山說。「石津呢?」
「那種事不能一概而論。喜歡一個人的話,自己作不了主的。」
「嗯?」
「妳是今晚的主角,必須更大方一點才是。」
鏘一聲巨響,那人直撞在玻璃門上。
片山決定不在這種情形底下違抗她。
當然,伙食方面是從一流酒店上門到會的服務員負責的,味道很不錯。
我並沒有看輕妳呀——片山想。
這時,石津回來了。
「對不起。」那女孩說。
「咖哩飯、三明治、意粉——吃完就夠飽了。」
「嗄?」
沒問題。這是福爾摩斯所謂的誇耀。
「喵!」
「阻止他!我是警察!」片山對正面玄關的行李管理員喊。
「妳說甚麼?」
他在比較好呢,還是幸好他不在?這點很難下判斷了。
「雖然尚早,慎重起見,還是出門的好。阿梓小姐有點坐立不安的樣子。」
「剛才,我叫人去調查山城陽子這個名字了。」片山嘆息。「如果是真的話,為何她要沉默至今?」
「說謊話!我見到你們剛才一起致謝的情hetubook•com•com形啦!」
「你真心地想和美雪小姐結婚?」
因為這麼一打岔,他們不曉得阿梓跑去哪個房間了。
「是嗎?大概還沒來吧。」
「No,No!」那外國人也露出相當慌張的模樣,把箱子跌出來的衣服塞回去。
「唔。」他看看錶。「還有時間,妳無須如此在意的。」
片山自己差點想吃腸胃藥。
「相當快速嘛。是不是吃咖哩飯?」晴美說。
「那就必須設法找到阿梓小姐,證實是哪個房間了。」晴美把福爾摩斯放在膝頭上。「福爾摩斯,拜託啦。」
片山嘆息。「她是案件的關鍵人物,若是真心就糟了。」
「被火枝家的人殺的。我來報仇!你是第一個!」
「謝謝。」
不用他說,少女也似乎很冷靜的樣子。
「他說他餓了,去吃點小食。」
「安靜,我會從圍裙中開槍的啊。」
「是呀。」美雪微笑。「那麼,我再去招呼一下。片山先生,你吃點東西吧。」
「白粉哪!」
「而且,何以她想到是火枝家的人殺的?」
「是嗎?」片山說。
「我說我不是呀!」片山有點焦急了。
「明白了,冷靜些。」
「哥哥。」
「山川廣治不是死了嗎?跟他死在一起的是我姐姐。」
阿梓似乎有和*圖*書點不安,馬上走向電梯。
「——對,山城陽子——是的。那麼,拜託了——甚麼——不,詳細情形待會兒再說,現在我很忙。」
外國人拔腿就跑。
「我想把這位小姐找個地方鎖起來關住。」
「石津!追!」
少女一直盯著片山,終於聳一聳肩。
「妳說甚麼?」片山瞪大了眼。「她是妳姐姐?叫甚麼名字?看,我是真的刑警哦。」片山出示警察證。
「未婚夫?」少女皺皺眉。「你想遮瞞的話……」
「可是,如何行動則是自己作主的。」片山反駁她。「她的感情脆弱,容易受傷,叫人想保護她,那是事實。但,她不適合我。」
片山對牠喊。但福爾摩斯好整以暇地來到那少女的腳畔,抬頭叫一聲「喵」。
「我呀,我的姐姐被殺了。」
「全是?」
「是打火機呀——但,妳的姐姐被殺是怎麼回事?」片山沒收了那個打火機,問道。
「知道他訂的房間號碼嗎?」
「片山。」美雪走過來。「你還不走不要緊嗎?」
「算了吧。」片山苦笑。「對方會覺得為難的。」
「謝謝。」
「喵。」傳來福爾摩斯的叫聲。
「開玩笑。這位是——」片山說到一半。「時間到了?」
「妳真了解我!」石津好開心。「我叫的全是和_圖_書很快做好的東西。」
回頭一看,片山嚇一跳。少女的手裡握住一把小型手槍。
片山掛斷電話,回到酒店大堂。
「你說甚麼?」
「這是真東西哦!如果再靠近的話,你就沒命!」
「是嗎?」
「好。不過,頭痛啦。」片山嘆息。「沒法子。晴美,妳把美雪叫來一下好嗎?」
「好怪的一家人。」片山說。「他們喜歡互相傷害。」
「嗨!兩位。對不起!」
片山兄妹在大堂一角的沙發坐下來。
「妳……」
「我不是呀!」
在那當兒——也許躲在柱子背後沒留意到的緣故,一名提著大行李箱的外國客人,正面和片山碰個正著。
縱使不是酒店派對,然而在私人住宅能開這樣的派對,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滿足了?」
「讓我幫你挑好嗎?」穿圍裙的年輕女孩手拿著碟子說。大概是從外面請來幫忙的吧。眼睛大而靈活,是個相當可愛的少女。
「這貓是甚麼?嬉皮笑臉的!」少女怒氣沖沖地說。
「不知道。他當然是用別的名字訂房間了。」
糟糕!片山的臉色一變。
「行啦。」片山氣喘如牛。「竟然在這種地方……」
片山拿起叉子,開始吃起通心粉來。
福爾摩斯叫一聲,冷不防撲向那外國人的其中一件衣服,豎起利爪。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