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五章 酒店兇案

第十五章 酒店兇案

百合香始終沒想過,自己即將被殺的事……
小客廳內,有威士忌瓶子和玻璃杯。
福爾摩斯突然「喵」了一聲。
噠噠噠——腳步聲?
「嗯。衣服在那邊,我去拿。」
「那麼,拜託啦。」
「唷,不好玩的!」
繩子往左右兩邊拉緊,百合香掙扎。呼吸……呼吸……
百合香正要回去屋子那邊時,草地的燈光照明突然消失了,她不由嚇一跳。
「好像是。」晴美說。
好辛苦……救命……
「可不是?」
「開門吧。」片山出示警察證。
「我知道啦。」
福爾摩斯登登登走過去。晴美連忙跟著牠走,她見到六名像高中生的女孩,正在嘁嘁喳喳地穿過大堂走過去。
馬上找到了房間。
片山等人丟下那些努起嘴巴的女生們,衝進房間去。
「唉……」晴美環視大堂。
「不是私隱!間丈太郎呀,他想強|暴一個一心想見情人的女孩啊!」晴美說。「我想救那個女孩!把房間告訴我吧!」
美雪快步走出廚房。
「嗯。」晴美走到浴室的門邊,咚咚敲門。「阿梓小姐——我是片山晴美。妳在裡面嗎?」
儘管夜已深,依然有許多人進進出出。
「這個扔去甚麼地方?」一名幫手的女孩抱著一大包用過的木筷子走過來。
「謝謝。」片山對女生們說。「妳們留在這裡。」
https://www.hetubook.com.com「死啦。」
「美雪小姐……」百合香說。「妳喜歡片山先生吧。」
女孩們彼此對望。
百合香覺得心口很痛。
「已經過了四十分鐘了。」片山說。「還來得及嗎?」
百合香感覺到,那個人騎在自己趴倒在地的身上,她企圖移動身體,心裡著急。
「已經死了。」
廚房的狀態仿如戰場。不,應該說是戰爭結束後的狀態。
「不是玩具?」
「又不能一間一間地去找。」石津說。
晴美聽見上述的對話。
「死了。」片山點點頭。「總之,妳先換衣服再說。晴美!」
百合香出到草地上。
「請問——」
庭院的草地裝上燈光照明,做成可以出去外面的格局。實際上,不少人為了弄醒酒意而出到庭院去吹涼風。
片山悄然走進裡頭。慎重起見,他戰戰兢兢地觸摸了一下男人的手腕。
「等等。」晴美喊著追上去。「哎,剛才你們是不是說間丈太郎?」
「報恩嘛。」
「生氣也沒用呀。」晴美搖搖頭。「又猜不到是哪個房間。」
男人穿著浴袍,倒在床上。然而,他的臉色顯示他已經不是活著的人了。
「阿梓小姐的!」晴美走過來說。「搞不好……」
「嗯……我曉得。」阿梓低下頭去。「我知道了。我和他和_圖_書已經完啦。」
「謝謝……」
「開了。」
「謝謝。」美雪的手搭在百合香肩上。「縱然只是做一場短暫的夢——也是好的。」
「謝了!」晴美喊福爾摩斯。「走吧!」邊走邊說:「哥哥!一二〇九!」
然後,她的意識急速模糊起來,彷彿所有痛苦都驟然消失了一樣……
「不,我要看管到最後。」百合香說。「美雪小姐,妳累了吧!」
不可能是客人。大家應該全都回去了的。
「客人已經……」
「呃——他在哪兒?」
「怎會呢?片山先生不在乎那些的。」
她兩手虛空地在草地的泥土上亂揪亂扒。
「好威風啊!」其中一名女生喊。
在她靈巧的指揮下,好幾個幫忙的人一同開了個像樣的派對,連自己也不能相信。
「嗄……幹甚麼?」
片山望望床上死去的男人,再望望哭泣的阿梓。
在阿梓穿衣服期間,片山背向她。
打開臥室的門時,片山止步。
「這是為我而開的派對嘛。」美雪說著,留意一下玄關方面的動靜。「客人回去以後,媽和貴惠姐姐會上樓去。我擔心阿梓姐姐的事,想去K酒店看看。」
櫃台服務員很快就拿著鎖匙來了。
「緊急,上十二樓!」
「不曉得。」阿梓似乎仍在精神恍惚的狀態。「我以為來到這兒就能見到他的。誰知在等著的hetubook.com.com——是這個人。」
「阿梓小姐……已經沒事啦。」晴美平靜地說。「來,出來吧。」
「好像沒有外傷的樣子。」片山說。「咦——」
來到草地邊緣,燈光照不到了,她挺直起身來。
「重要關頭,卻發生那種事。」片山嘆息。
但這是愉快的累。這樣子的累,甚至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有的感覺。
「是誰關掉的吧!」她苦笑。
「是套房。」片山說。「怎麼辦?」
「哥哥!」
本來是「功績」。可是,這個時候,阿梓可能正在某個房間裡,受到那叫間丈太郎的歌手侵犯。
「刑警先生?是真的?」
「不。」美雪搖搖頭。「我也必須向妳道謝,因妳也幫我做了一點好事。」
「嗯,肯定是間丈太郎!」
「對……但,他是普通人啊。我不同,我是火枝家的人,喜歡他是件非常不可能的事。」
「那……是真的?」
「真的呀!」
「怎麼啦?」
「不要進去!」
美雪稍微垂下眼睛。
可以看見幾堆小垃圾,這些只有等明天才能打掃了。
「我……不想活了。」阿梓蹲下去,放聲大哭。
「哪一位?」
是誰?到底是誰——
「我們也去可以嗎?」
高中女生們嘩然怪叫。
「扔到那邊的黑紙箱去。」
「妳過去看看。」
「臥室!」片山說。
「死了?」阿梓啞和圖書然。
晴美毫不遲疑地按響門鈴。
電梯到了,一行人哄哄然走進去。
「哎,是他吧!」
地上有女人衣物掉滿一地,只是扔在床的一邊沒看見。
「好!」
「沒來應門呀!」
有東西捆在自己脖子上。是繩子,某種繩子——
「不會。」百合香輕輕嘆息。老實說,她並非不疲累。
「啊?」
「百合香,妳去休息吧。」美雪說。「前來幫忙的人會收拾的。」
「石津——快去通知警局!」
「算啦!只要按鈴就會出來的吧!」
「嗯,最後的客人都要回去了。」
「美雪小姐。」
「破門而入嗎?」石津說。
話沒說完,突然迎頭一擊。
「畜牲!」片山說。
「被殺的?」
「那是間丈太郎?」
女孩們面面相覷。
「房間,在十二樓。一二〇九。」
再按兩三次,依然沒反應。
片山奔向走廊的內線電話,打去櫃面服務台。「——對。一二〇九。我是警察。是公務。」
那名藏毒的外國男子已交給警方。
客廳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了。
百合香呻|吟著蹲下去。痛楚和目眩。她想站起來,又栽倒了。
當然,屋內的燈光還是看得見的,不至於摸不著方向——
百合香回頭一看。一個模糊的人影在黑暗中晃動。
按了上去的掣等候時,傳來噠噠的腳步聲,那些女孩們奔過來。
有古怪——總有和*圖*書那種感覺。
對了,庭院那邊怎麼樣了呢?
片山和石津也加入,奔向電梯。
「明白了。」百合香點點頭。「如果太太問起,我就說妳和片山先生出去了。」
「形勢所趨,不能拒絕呀。」
「提起精神來。」
豎耳靜聽,傳來輕微響聲,終於,門打開一條縫。
儘管如此,百合香還是把視線所及的垃圾撿起來,反正明天打掃的也是自己。
石津的臉,片山和晴美的臉,還有那隻善良的貓的臉都一一浮現。我的朋友的臉,我珍貴的朋友們……
儘管不是自己事。而美雪的痛楚,卻像自己的事似地刺在心上。
「妳受騙了。真不幸啊。」晴美輕擁阿梓的肩。
當然,跟她騙男人來營生的時期相比,對比之下,金錢是賺少了,可是累得毫無愧疚之感。
「請。」晴美回答。
那是任何東西也換不到的。
「喂,晴美——」
一二〇九房。
「發生了甚麼事?」
「辛苦妳啦。」美雪說。
「是!」石津也緊張起來。
「拜託了。」美雪微笑。「妳真的做得很好。」
「那是私隱啊。」她們彼此對話。
她們搞錯是木偶了。
最後只要把沙發和桌椅搬回原處就行了。
晴美像吹衝鋒號似地大聲說。
「我在找他!他在哪個房間?」
百合香走到客廳。
「但……」穿著浴袍的阿梓滿臉蒼白在發抖著。「那個人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