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六章 憤怒

第十六章 憤怒

「片山——不要緊吧?好好對那對姊妹花說清楚。」
貴惠畢竟也瞪大了眼。
「咦,燈熄了。」美雪摸索著燈掣,啪地開了燈。「這是客房。」
片山答了無數次「是」,可他甚麼也沒想。
「嗯?」
片山輕輕致謝,出到庭院去。
「妳……」片山戰戰兢兢地伸手去碰美雪的肩。美雪彷彿在等著似地往他轉一個身,撲進他的懷裡。
「我們不是來看她的睡態吧!」
「嗯。怎麼了——」
「不過,她能在這種時候呼呼入睡,證明她的良心沒有愧疚的地方吧!」
「姐姐。」美雪挺上前。「有人被殺了啊!」
「嗨!」驗屍官南田站在屍體旁。
晴美悄悄把手指貼近唇邊。阿梓靠在妹妹美雪肩上,因哭倦而睡了。
「我在聽著。」
片山也沒有信仰。但他認為,上帝應該給人重新來過的機會才是。用一句「運氣不好」來解釋,似乎太可憐。
「我從一開始就不相信有上帝的。」
「我們都知道了。你們和正高先生串謀,叫阿梓小姐到酒店去,企圖把她交給一個名叫間丈太郎甚麼的歌手。那不是做姊妹的該做的事吧!」
「阿梓——」貴惠表示意外的樣和*圖*書子。「她怎麼啦?」
「她?」
「唔……詳情我沒問。在那公館的院子裡——」片山說不下去。
「被殺了。」栗原說。
「我忘了!山城——陽子!不,那是死掉那個。那女孩叫甚麼來著?」
「百合香——死了。被殺的。」
正在你一言我一語的抬槓時,片山覺得鼻子癢癢的,不由哈啾一聲打個大噴嚏。
她慢吞吞坐起身來,伸個大懶腰。
「對呀。死得不會舒服的。」南田點頭。「你的心情好像相當沉重似的。」
車上的阿梓醒來。
「好吧。」
「呃……不過,不打擾她比較好——」
「唔,不會的。」
百合香一度差點被殺。儘管如此……
「冷靜一下。」片山捉住美雪的肩。「明天好了。來,出去庭院看看。」
說著,他飛快地望望後座。
「哥哥。」晴美說。「你去一下。」
車子驟然降速,停下來。
「沒上過!」片山滿臉通紅地說……
「唔,死了。」
「阿梓小姐說她也要離開這個家了,是當然的事。」
晴美也淚盈於睫。阿梓、美雪也是。加上流下同情之淚的石津,形成一個相當不協調的和聲。
「瞄。」福m.hetubook•com.com爾摩斯叫一聲,往亮燈的庭院照明方向看去。
「唔!的確很難受。」
「妳呀——」
車內的電話響起來。
「不過,事情還沒完啊。間丈太郎死啦。」
「過份……」美雪終於仰起臉龐。「太過份了!」
片山結結巴巴地嘟噥著。他了解美雪的心情,他也想哭。
「如果有聽就回應一下呀。」
「是我……把她叫到火枝家去的。」她用手背擦淚。「等於是我殺了她啊!」
「是絞殺吧。」
「可是……」美雪一直瞪著貴惠。「竟然有這種姐姐!」
「對。大概是突然被襲擊的,當四周暗下來的時候。」
「她怎麼辦?」
「她想振作的。」片山說。「上帝也太作弄人了。」
「是嗎?」
「不,和石津和晴美……」
「阿梓小姐。」晴美靜靜地開口。
「喂——課長嗎?」
駕駛的任務交給石津,坐在前座的片山急忙拿起話筒。
「如何?」
「是呀。不過——」晴美走到床邊去窺望。「真的睡得好熟。睡態很可愛,才二十歲左右吧!」
「知道——我明白。」片山用力捉住美雪的肩膀。
「我懂。不是她們兩個。」
https://m.hetubook.com.com好悠閒嘛。」
「我被她用槍指住啊。」
「片山先生。」
「美雪還小,所以不懂。」貴惠說。「她不知道守秩序的重要性。不過很快她就明白的了。」
「人在任何時候都希望有人關心的。」晴美用強硬的語調說。「我來負責這邊的事。」
「不是用打火機麼?」
片山一時不敢回頭,一直盯著前方的夜空。
「片山先生。」美雪過來喊他。
「是嗎?這些燈熄了——石津,去找找看,這些燈的燈掣在哪兒。看看有沒有指紋留在上面。」
和子睜開眼睛。
為何不加倍留意呢?笨蛋!
「咪噢。」福爾摩斯抬起頭來。
「哥哥,怎麼啦?」晴美問。
「嗯?」
「說的也是。」片山注視和子的臉。「叫醒她來問話好了。喂,妳叫。」
「振作些好不好?」晴美驚嘆道。
「是——我是片山。」
「噢……這是甚麼地方?」
上到二樓,美雪把山城和子(片山終於想起她的名字)所在的房間打開。
她故意讓貴惠聽見,說完就迅速往庭院方向走去。
「是……」
「你是誰?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哎,你是不是上過電視台的搞笑節目?」
https://m•hetubook.com•com沒有這樣的事!」片山禁不住使用責備的語調。「她在那邊過得很愉快,她等於重新做人了。只是——有人妨礙了她。」
「就是火枝宅。」
片山俯視地上已經不動了的百合香,說:「死得很辛苦吧!」
「有甚麼事?」
「片山,現在一個人?」栗原警司的聲音帶著點黯然。
「那個又怎麼樣?」片山說。「不管怎樣為了家都好,那樣子對待阿梓小姐太過份了吧?」
「假如,殺死她的兇手就是我們家的甚麼人,請不必顧忌。」
「那麼是誰?」
片山話沒說完,她問:
「課長,對不起。我……現在剛好要回去火枝宅。」
「福爾摩斯也在?」
「那又怎麼樣?」貴惠反唇相譏。「是因妳讓那種小偷進來我們家的,給我們多大的麻煩呀!」
「你說甚麼呀?」
「妳沒理由對我講這番話!」
「不過,受到這麼多眼淚目送的遺體也真稀奇呀。」
「不要,我不碰睡著的女子的。」
後面傳來呻|吟聲,美雪兩手掩臉大哭,然後打開車門跑了出去。
「如果說要找目擊者——不可能吧!」片山嘆息。
「她被關在樓上的房間……」
「那個我知呀!」
「哦。現在www.hetubook.com.com,火枝家的姊妹也在一起。」
「嗄?」片山呆住了。「她們兩個都在這裡,生龍活虎的——不,其中一個睡著了,但好端端地活著呀。」
現在燈火通明,在草地上隆起的白布十分刺眼。
「怎麼啦?」她望望車外。「美雪……妳在為我而哭?」
「我等你的聯絡。」
「自己叫好了。」
「妳……堅強些……」
兇手多半不會這麼疏忽吧。不過,他不想放過任何萬一的可能性。
「是。」
「是嗎?麻煩你好好看守住現場了。」
「那個女騙子,叫神山百合香吧!脖子被繩捆住勒死了,在庭院裡發現的。現在你們去那邊——片山,你有在聽嗎?」
「我想親手殺了兇手!」她緊握拳頭。拳頭在微微顫抖。「真的,我是認真的!」
幸好電話的聲音看來並沒有吵醒阿梓。片山壓下嗓子。
「是。」
「荒謬!」貴惠瞪眼。「叫醒家母?家母呀,她是病人哦。這種時間叫醒她?開玩笑!」
見那女孩躺在寬敞的床上舒舒服服地酣睡,片山呆在那兒。
「片山兄!剛才你說的是真的嗎?」石津說。
片山從前座出到外面。美雪站在路旁,背向著他。
「姊妹?是不是阿梓和美雪?」
片山直眨著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