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八章 不法勾當

第十八章 不法勾當

「心臟病。他好像跟阿梓糾纏過,引起心臟病發作。當事人大概不知道自己心臟不好吧。」
「牠說你若不從實招來的話,牠就撓你的臉。」
「呃。」
「裡頭的東西讓我們慢慢看。」片山說。「還有,希望幾個留下來幫忙看看。」
「這間酒店……打壞它!」
「不——我不太清楚——好痛!」
曲折迂迴的馬路。酒店在兩旁擁擠地毗連而建。
「你——小看我們!」話又說回頭了。
「你小看我們是嗎?」洪亮的說話聲傳到外面。
「那可不一定。」片山用嚴峻的語調說。「不過嘛,假如你肯講出一些對杉山的事有幫助的事,則另當別論。」
「我和杉山來往得並不太密。真的!有個傢伙和他很熟……我幫你問問看好了!」
「那麼說,問題在杉山囉?」
山川廣治死了,山城陽子被殺,杉山武夫被殺,神山百合香被殺……
福爾摩斯突然獨自走進裡面去,施施然穿過呆若木雞的流氓們之間,颯地跳進櫃面內側。
「喂,在那邊。」片山見到酒店名稱,連忙說。
「上鎖啦!」
「那女人的事,你知道多少?」片山問。
「是、是……」
「好漂亮的貓。」年輕人說。「我喜歡貓。」
「是不是在這一帶?」
「喂!你幹甚麼?」年輕人瞪大眼——「咦?這東西第一次看到。」
「不可能有那種宴會房間的。有趣,過去看看,那些傢伙為甚麼到那酒店去。」
那人又用力一敲櫃面的櫃台,櫃台發出啪勒聲,傾斜了近四十五度。
「喵。」福爾摩斯www•hetubook•com.com在後座叫。
「好說好說。」石津咧嘴一笑。「我是刑警嘛。」
「怎會沒有呢?還有其他人呢?只有你一個嗎?」
「我……甚麼也不知道。」流氓把臉扭過一邊去。
「呃……」
「咦?那是高中女生啊。」石津瞠目。
「喵。」福爾摩斯也覺好玩。
對方的嘴巴嘀嘀咕咕地卻說不出話來,好像缺氧的金魚一樣。
「好好好。」石津在流氓的耳畔啪啪聲弄響指頭。「拜託啦!」
「喵。」福爾摩斯來到流氓腳下,抬眼望他。
「啊?他不是還很年輕嗎?」
流氓們一哄而散。其中一名年長的稍微遲鈍,被石津捉住。
「杉山的確很會賺錢的。」那流氓說。「照顧這種小丫頭,可以拿很高的佣金。當然,聽說找女孩也很不容易。」
穿校服的女孩,和一名上班族的男子摟肩搭背地走進一間愛情酒店去。
「這個櫃台,昨天因客人發脾氣敲打而翻倒過,所以有點不穩。」
「唔。」石津有點不服氣。
「這是甚麼?」年輕人拼命眨眼睛。
「不……我不要挨揍。」那人縮起脖子。
知道石津力道的流氓慌忙抱頭想逃:「不是我!直接做的是杉山!」
「喵。」
「這種傢伙,光是揍他一頓,等於把自己的身份降到跟他們同一階層罷了。」
「有些男的就是喜歡這種小女孩做伴。」
「至少有三個人是被殺的。」片山說。
「啊,完了。」年輕人搔搔頭。「我不是說過了嗎?社長會罵死我啦。」
看來,福爾摩斯的爪和_圖_書又發揮威力了。
「那麼,為何杉山沒錢還債?」
片山等向裡頭窺望,見櫃台前有七、八名流氓兇神惡煞地站在那裡。櫃面服務員是個二十三、四歲的年輕人,打著蝴蝶領結,穿禮服,但似乎莫名其妙的樣子。楞在那兒,不知如何對應從天而降的災禍似的。
「呃。」
流氓被他搞得心緒大亂。
「呃。」
「沒有的事。我呀,國語成績很差的。聽寫總是零分或十分左右。啊,只有一次拿四十分,滿分是一百。不過,好像沒有『用癡話來迷惑人』這句話。甚麼癡話?是不是『癡情的話』?」
「唔。除了廣治外,山城陽子和百合香都認識杉山。她們兩個被殺,可能和杉山有所牽連。」
「弄壞它!」
「不要盡說『呃呃呃』好不好?你沒別的好說嗎?」
其他手下嘩然走進櫃台裡,準備打開那個壁架。
「了不起。」其中一名老大瞪大眼。「喂,加入我們幫會吧!我似乎見過你呀。」
「不停嗎?」
「是——好像是本厚厚的相簿。」
「你說甚麼?」
「『背後靈』。是我十八歲那年被我甩掉的女孩,她很純情,因絕望而自殺了。自此以後,她就纏附我身上不肯離開了。託福,跟我交往的女友全都嚇跑啦……我也覺得真的做錯事對她不起,想向她道歉,但我跟她說話,她都不理我。哎,如果你能見到她的話,可以替我轉達一句對不起麼?」
「喂,怎麼樣?回答一句總可以吧!」其中一人彭地猛拍櫃台。
「你借五百萬給他,不可能毫無理由吧?https://www.hetubook.com.com一定是杉山說了些賺錢的勾當,你才肯借給他的,對不?」
月曆被撕開後,牆上出現一個壁架之類的東西。
下車後,片山他們(當然包括福爾摩斯)回頭走向酒店。
「我知道。」
「知道嗎?」
那邊是杉山生前做事的酒店,杉山做的好像是櫃面服務員。
女人?百合香應該不會生活得太奢侈才是。大概他有其他女人吧!
「怎麼啦?」片山發覺福爾摩斯在後座伸長身子望著後方。「石津,開到前面去。」
「咪噢。」福爾摩斯警告地叫。
「甚麼有幫助的……」那人掏手帕抹汗。
「真想好好輔導她一下。」石津嘆息。
「你……想用癡話來迷惑人,這可行不通哦!」
「危險。」櫃面的年輕人說。
「喂,應該是了。上次來過,好像是同樣的風景。」
「呃。」
不是「知道」的意思。只是發出那個聲音而已。
福爾摩斯稍微抬眼望了一下櫃面後面牆壁上貼著的舊月曆,然後助跑一下,一口氣朝向牆豎爪奔上去。接著在月曆上伸爪,月曆便往下垂懸著撕開。
福爾摩斯稍微伸爪去撓他的小腿。
「我甚麼也沒做!放手!」
傳來劈啪聲響,木板破裂。壁架慢慢打開。
「危險?甚麼危險?」
「片山兄!這些女孩的照片……」石津啞然。
「因為——」櫃面年輕人終於開始說話了。「我不認識一個叫杉山的人嘛。」
「是!明白了!」那人跳起來說。
的確是一本貼著照片的相簿。它之所以擺在那裡頭……
「別嚇人好不好?」那人https://m•hetubook•com.com沉著臉。「我們是受害者啊。我們借錢給杉山——」
「這裡不是有個叫杉山的嗎?」其中一人沒奈何地開始說明。「那廝向我們借了五百萬。五百萬呀,不是五百塊!」
「沒有那種人在。」
「唔,但是聽說他吸毒。自作自受的傢伙。」
「算了!」流氓被他搞得血湧上頭,臉紅耳赤,似乎隨時暈倒的樣子。「你——當我們是傻瓜!」
「石津,壁架裡的東西。」
前來推開流氓們的是——石津。
「你……」
石津在開車。過了一夜,已接近午後二時。
「請讓一讓。」
當然有理了。相簿裡陳列著的,都是十歲前後的女童照片。
片山從口袋取出一張地圖。
「即使你不認識,我們認識呀——算了,跟你講下去的話,天都亮啦。老闆在不在?經理或東主……」
「毫不在乎地領受他人戀人的人怎會自殺?他是病死的。」
如此被問之下,年輕人回頭望望自己後面,說:「你看見其他人嗎?算命的阿嬸時常告訴我,說我有個『背後靈』在。」
「好像……女人的關係。他花很多錢在女人身上。」
「病死?」
「到前面一點才停好了。看樣子是客人。」
「甚麼從實——」
「怎麼?是不是有宴會?」石津說。
「蓄意破壞、恐嚇,還有其他各種罪名。」片山說。「我想知道杉山的事。別擔心,不會把你關進監牢的。」
石津正眼也不瞧他們一眼,啪啪聲弄響指頭,把刀刃插|進壁架邊端的隙縫間,嘿一聲用力去撬。
「有趣有趣。」片山說。「不過,總不能一直和圖書看熱鬧下去。」
放眼一看,見到幾名流氓打扮的大漢魚貫地走進酒店中。
「是這個嗎?」片山一臉凝重的表情。「杉山所做的所謂『輕鬆的生意』。」
「糟糕。被他們進到櫃台裡面來了!」年輕人嘀咕嘮叨著,可是誰也不留意。
「石津,寬恕他吧!」
「怎樣寫呢?」
流氓嘆息,仰視天花板。
「那——從這裡挑嗎?」石津漲紅了臉。「好傢伙!讓我揍他一頓!」
如上所述,他們人數眾多,可是好像沒有一個是有氣力的,那壁架一直打不開。
「不知道——好痛!」
「這貓幹甚麼?」
他在哈哈聲喘氣。
「那就千萬拜託了。」片山說。「石津,你也好好向這位仁兄拜託一下吧。」
「那是自殺了?」石津驚愕地問。
「間丈太郎如何?」
「剛才接到聯絡了。」片山說。「間丈太郎不是他殺的。」
「可是呀,那個杉山在沒還錢之前死了,我們總不能白白損失五百萬。所以跑來這裡,懂嗎?」
「逃是揍人的原因。」片山說。「你跑好了!」
在旁聽著的片山和石津差點噴飯。
兩輛大大的外國車,從片山他們的車後面開到窄窄的馬路上來。然後,片山他們在稍微前面的地方停車後,回頭望見那兩輛大車都停在那間酒店前面,完全擋住入口。
「是那個!」流氓們的眼睛變色。「喂!打開它!」
「甚麼叫『用癡話來迷惑人』?」年輕人大吃一驚。
福爾摩斯咕一聲,露出少有的陰險表情在叫。
「你……」流氓們大不耐煩。「我沒問你那個!我們借過錢給這裡的人。懂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