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九章 經理人

第十九章 經理人

「對了,妳來幹甚麼?來看我嗎?」
「您……故意這樣做的?」
「信不來。」石津也啞然。
「發生——很多事啊。」良治說。「我這邊也很累。剛好有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滾進來了。」
「妳們三個齊齊來幹甚麼的?」經理人笑著說。
「很遺憾,不是的。」阿梓說。「不過,遇見了真好。」
「好可怕。」片山搖搖頭。「哎,我也要添飯。」
「不曉得。大家只是叫他『經理人先生』甚麼的。」
「不要再提他了!」阿梓狠狠地說。「美雪!回去吧!」
說完,那女孩走開了。
「你是火枝家的人啦。」說完,晴美轉身背向正高,大踏步走出第五號錄影室。
「再見。」晴美催促她們兩個邁步。
「好過份!」晴美嘆息。「這個世界令人討厭起來了。」
「他是我發掘出來的!絕對沒錯!相信我好了!」
「嗯。了不起。」美雪拍手。
片山沉思。
「嗯,當然。」
「嗄?」那經理人轉過身來。「啊!」
他快口說了一大輪,但對方完全沒留心。
三人走進第五號錄影室去。
「杉山因某種契機,本來只是在愛情酒店當掌櫃的,但想到賺不到大錢,於是利用對小女孩有興趣的男客,斡旋介紹小女孩。然後,因為需要一筆訂金去召集小女孩們,這才纏上黑幫,向他們借錢的。」
「如果其他以前發生的女童兇殺案中有同一個兇手做的情形,他要消滅杉山也hetubook•com.com不奇怪。」
「這件事沒啥好說的。」美雪說。「你竟然把姐姐送給一個你自己當經理人的歌手?」
「若是他真的知道阿間心臟不好,故意讓阿梓和他爭執的話,他就太那個了。」
「噢——」
福爾摩斯慢吞吞地從吃著的碟子抬起臉來。
「對不起。」晴美說……
「多謝。」晴美再說一遍。「這是個甚麼世界啊?」
晴美想證實為何間丈太郎成為澤井良治的替身,於是想見他的經理人。
「我也是。若是這樣就永遠不能見面的話,總覺依依不捨似的。」良治說。「哎,再給我電話吧?」
阿梓的表情很僵硬。
在這種世界生活的人,似乎多數只說自己要說的,根本不聽別人在說甚麼。
「當然了。不必同情那種人的——是不是那邊?」
「難以置信的事。」片山啞然。
「間丈太郎的經理人叫甚麼名字?」美雪問。
「謝謝。」晴美說。「走吧!」她轉頭對阿梓和美雪說。
「還有好些內幕哇。」
「對了,哥哥找到的那本相簿呢?」
「哥哥……你是間丈太郎的經理人?」美雪的表情像在做夢。
「母親知道嗎?」阿梓問。
怎麼可能一下子變得如此冷酷無情?晴美嚇呆了。
「真的,我也想給他一拳的問候。」晴美俯視好不容易坐起來翻白眼的良治。「趁著現在找份兼職吧。你很快就會被遺忘的。」
「不和_圖_書要同情他。」阿梓皺起眉頭說。
「不曉得。總之可以肯定是流去別的地方了。」
兩人快步走出錄影室。
「美雪,我們走吧!」
「好。」
「做事呀。」正高說。「曝光啦。我的工作不想讓家裡的人知道。」
「那,神山百合香呢?」
「有啥不好?應該很好玩呀。雖然阿間的身體也漸漸不行了。」正高搖搖頭。「阿梓,妳的他走運啦。以後有機會當紅樂隊賺大錢囉。也許偶爾會跟妳玩玩的。」
「你明知道間丈太郎的心臟不好——故意讓他和阿梓小姐……」
阿梓側側脖子。
「但他不是沒錢還麼?」
「可以猜到的是,在公園殺女童的兇手是杉山的顧客。」
「想聽答案?」
晴美和美雪稍微離遠看守看。
已經說過不是了!晴美想發脾氣,總算忍住了。
「喂,這個幫我拿一下,你先去。」良治把那個吉他交給一起出來的伙伴說。
「間丈太郎的經理人?大概在第五號錄影室吧?」在電視台走廊上遇見的男人用輕鬆的語調說。
「還要時間去調查的。出現在那裡的女孩,必須逐個逐個查。其實不是每一個都接客的。他們只是拍下可愛的女孩的照片,陳列在那兒,到時對客人說『今天這女孩不行』就可以了。」
「有的。有的是雙親叫她做的。」
「這種世界嘛,昨天的事一下子就忘了。」正高聳聳肩。「死了的話,電視台只放了當時的特輯。無和*圖*書論甚麼大明星,死了就完了。就是這麼回事。」
不同的是,片山停止吃飯的動作,而石津的手並沒停下來……
「好極啦。」阿梓冷冷地說。「你的願望實現啦。恭喜。」
「但我聽過那個聲音。」美雪說。
「是的,但他可以填補間丈太郎的空缺……」
「阿間死了,他的經理人也很頭痛吧。」美雪說。
「喵。」福爾摩斯坐直身體叫。
「杉山的事,知道了甚麼?」
「不過,叫她們做的是大人。讓孩子覺得『錢是一切』的也是大人。」片山說。
晴美拍拍他的肩膊。
「對不起。」晴美喊——
「你是……」
阿梓帶著僵硬的表情一直站著。
「他和命案有關連嗎?」
「甚麼?」他用冷冷的眼神抬眼望晴美,那眼神和他母親貴代一模一樣。
「哥哥——有人來。」晴美站起來。
「打擾了。」
「好像是。」
「對不起,這麼晚來打擾。」
「不,當然沒告訴她,我想瞞住大家的。但,沒法子啦。妳們會說出去的,對不?」
晴美在寫上5字的門前止步。
「那聲音是……」晴美看看片山。
「哦。」
「第五號錄影室……走這邊,轉右就是了。」
「問題就在這裡。他應該賺到錢的,而他沒錢。」
阿梓緊握拳頭,往良治的下巴來個出色的一擊。良治猛地栽個四腳朝天。
「我們是在六本木的迪斯可認識的。玩了許多壞遊戲之後,他欣賞我,問我願不願意做他的m.hetubook.com.com經理人。」
「我也是。」阿梓點頭。
「正高也做了相當多的壞事啊,真嚇人。」
正要進去時,門從另一邊打開。
晴美點點頭,再問:
剩下晴美斜睨著得意洋洋地笑的正高。
「好想揍他們一頓。」石津說。
「百合香和杉山同居。可能她從杉山聽說了甚麼。或者在某種情形下,她見過兇手。因為百合香和杉山串謀欺詐嘛,她和兇手是朋友也不出奇。」片山說。「至於山城陽子呢?那就想不通了。山城陽子和杉山合伙嗎?她以為杉山只是和百合香合作欺詐,所以跟杉山在一起,但若知道杉山搞『不法勾當』的話,大概會跑掉吧!」
「山城陽子和杉山的接觸點在那裡。但她被殺了,為甚麼?」
就像拍戲一樣,兩三秒之久,曾經是情侶的那兩個人四目交投。
「是妳?」良治說。
「但——真的有人為錢而接客?」
玄關的門鈴響了。有聲音說:
晴美她們走近那個在角落上和甚麼人用誇張的動作談話的穿皮外套的背影。
「對不起。」晴美捉住一名搬東西的女孩。「哪個人是間丈太郎的經理人?」
「對呀。」
「哥哥!」美雪說。「你在這個地方幹些甚麼?」
良治好像是剛剛演奏完畢出來的樣子,穿著不忍卒睹的花衣裳,肩上掛著電子吉他。
「可不是嗎?妳也是,也許很快就有機會降臨的。」良治臉上浮起類似痙攣的笑容。「而且,間丈太郎的突然死亡,令我所和圖書屬的樂隊出場機會突然增多啦。真不曉得是幸或不幸。」
「嗯,穿皮外套那個。」
「小心。」那人喊。「阿間的經理人對女孩子出手很快的啊。」
石津比片山先把碗遞上來。片山是第二碗,石津是第三碗。
「錢去了哪兒?」
「不是。」晴美說。「只是來找間丈太郎的經理人有事而已。」
「不……任何人都要捉住自己找到的機會才是,對不?」良治似在自圓其說。
晴美看指示圖。
「妳指甚麼事?」
其實只要問做中間人的火枝正高就行了,但正高怕母親責備,不知躲到哪兒去了。
出現間丈太郎的名字,阿梓緊咬雙唇。
「我沒某人那麼卑鄙。」她說。「我不會說。美雪也是,對嗎?」
「是我。」阿梓說。
正高簡直就像另外一個人似的。他在旁邊的折疊式椅子上盤腿而坐。
「對呀。」
天花板高高的錄影室正在換佈景。人們都在喧鬧地跑來跑去,但那個說話聲使晴美困惑地停下腳步。
「是嗎?那麼,因為兇手認得杉山的臉,所以殺了他……」
「我們的家已相當古怪了,這裡也怪得不相伯仲哪。」美雪說。
晴美、阿梓姊妹一時說不出話來。
「哦。長得好可愛,可惜呀。妳是經理人?」
「妳們是孿生的?好像咧。」那電視台的人見到阿梓和美雪,瞪大了眼。「是不是參加娛樂節目?」
「也許有甚麼利益上的衝突吧。」晴美說。「可能他有甚麼內情,希望阿間死去……」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