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章 繩子殺手

第二十章 繩子殺手

「好——你來一下。這個要一個。還有……我要這個百匯。」
「不要緊吧?是不是感冒了?」
二人相視而笑。
不管可以拿到多少零用錢,不喜歡的人就是不喜歡。不過,這一個不一樣。
大人都是自私自利的……全都一樣。
「福爾摩斯抓傷了那人的腳脖子啦。」晴美說。
「我把警方的人帶來了。」
回到位子,她叫的百匯冰淇淋來了。
那聲音在他裡面重複迴響。良心的聲音?也許有一點關係。
樹叢搖晃了一下。
因為可以拿到零用錢,這點點服務是需要的。
「叔叔,我喜歡甜品。」未央說。
女孩差點栽倒,男人扶住她。
一個黑影站在那裡。
「好。」
「妳叫甚麼名字?」
「好哇。」未央點點頭。「那……我要這個有鮮奶油的。」
「嗯。希望妳喜歡。」
「正高呢?」
可是,更大聲的是「現在危險,不要做了。」
「不要緊吧——喔!」
沙啦、沙啦。
的確,這個叔叔看起來人好好。不過……世界上真的有「好人」嗎?
「好好告訴她,她遇到的是怎樣的危險。」
「來,吃吧。待會出去外面,穿過公園去。」
福爾摩斯坐在長凳前面。牠的爪深深吃進那人影的腳脖子上。
然後,他的手搭在女孩的衣服上。汗水沿著男人的太陽穴滴落。
終於說出來了。
「誰?」男人赫然回頭。
他想打電話www.hetubook.com.com,但都沒打。然後,心中有聲音說,不要做了,今晚回去吧……
太久了。
「嗨,你好。」對方的聲音含有嘲諷的笑意。「久候你啦,好久沒見。」
「我沒有……」
在電視和電影上看得太多了。未央反而高興母親一點也不顧自己。
女侍應好奇地望望他們兩個才走開。
「是。」
「嗨。」那位叔叔微笑著對她說。
即使她在家,她也從來不問「妳到哪兒去了」的問題。
說得很好,難以抗拒的說詞。
上次那個好恐怖,從一見面時起就一直盯著未央看不停,只是盯著……
「可愛的孩子,睡得好熟,無論發生甚麼事也不會知道的。」
二十分鐘,就像二十年那麼久的感覺。
「價錢呢?」
「你擺甚麼架子呢。」他的語調輕鬆起來。「可別變相敲搾才好。」
「是我,正高先生。」那人影說。
「嗯,我會送她回去的。」
「不是!我——」正高渾身顫抖。「我確實……弄睡了那孩子,玩玩罷了。但——我沒殺她!真的!」
「你來這兒幹甚麼?」正高用沙啞的聲音說。
跟這種叔叔玩一玩,就能拿到好多好多零用錢……反正回家了,媽媽也不在。
傳來小小的腳步聲,一個人影走近長凳來。然後,影子彎身在沉睡的女孩面上,打量她的面孔,接著掏出一條細繩,稍微https://m.hetubook.com.com抬起女孩的頭,把繩子捆在她脖子上。
「有一件事要求妳。」叔叔說。
「好。」未央開始吃百匯。「有點……苦。」
如果問起,答說「去朋友家」就行了。
「是嗎?」她吃了兩三口,苦味消失了。「真的。」
那個「叔叔」,問起未央在學校的事,朋友的事之類。未央也很自然地告訴了他,很開心。
說到這個地步,有點難為情。
「可以看看嗎?」
那人走進電話亭三十分鐘之久,都沒打電話。
「他吃了石津一記,躺下來啦。」
在長凳坐下後,女孩幾乎馬上睡著了。
未央從裡面拿出一個大大的紅色蝴蝶結。
男人的呼吸變得急促。公園很靜,沒有人的跡象。
「那我去戴上它。」未央離開位子。
那二十分鐘使他永遠回不了頭……
這個人看起來是很好的人。
「啊!」揚聲呼叫的是那人影。他踉蹌後退。
「有好的嗎?」男人說。
對。這個叔叔也是。
已經可以了吧。快手快腳地……對,很簡單就結束的。
「嗯。那個姐姐嚇一跳啊。」
「喵。」福爾摩斯的叫聲有點沉重的味道。
「當然是去火枝宅了。」片山說。「福爾摩斯,走吧!」
「找個地方坐下吧。來,那邊的長凳,不會引人注意的,休息一下好了。來,坐下。」
「好漂亮。」叔叔說。「全世界最可愛的是妳!」
https://www.hetubook.com.com「是的。」田崎說。「令堂的祕書。」
「別擔心,我寫保單。」頓了一下。「怎麼樣?」
「你說甚麼?」
「好吧。」
又有兩個新的人影出現。
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盯著她。她不喜歡那樣。
「別逃!」
「回去警署慢慢說好了。」片山說。「石津,帶他走。」
「我在這兒。」
「那邊!」
「火枝正高先生。你知道自己在做些甚麼吧。」片山說。
「嘩——好漂亮。」未央眼都大了。
「喜歡嗎?如果可以的話,戴在頭髮上好嗎?」
電話掛斷了——是我打的嗎?幾時打的?
「晴美!」片山跑回來喊。「妳在哪兒?」
「好像……很累。」女孩一走進公園就說出來。
看來藥力生效了。這麼小的孩子,當然很快生效。
石津跳越長凳往前衝。片山和田崎往公園出口奔去。
「我……只是在和這孩子玩玩罷了。」正高的聲音提高。「我可沒傷她一根毛哦!」
「那種藉口行不通。」片山說。「你心知肚明。殺死那女童的也是你吧!」
男人走出電話亭,踉蹌地邁著步。夜風稍冷,但它一點也無法壓抑他心中湧上來的慾望。
「很快就完的。」影子喃喃地說,兩手緊握繩子兩端。
「唔……平時那間冰室好了。」
「是嗎?如果妳好好陪陪叔叔的話,我會給妳多多的零用錢。」然後聲音變小。「未央是不是不喜和*圖*書歡叔叔?」
片山輕輕把繩子從女孩的脖子摘下來。
「——是誰?」
「吃點甚麼——甜的好嗎?妳叫甚麼都可以。」叔叔打開餐牌說。
但,肯定沒錯。剛才的對話不是幻覺。
「是嗎?可能口中有點怪怪的。」
沙啦沙啦,沙石的響聲。
她知道。她都知道。
「是我。」他低聲說。
聲音此起彼落。
「唔……平常的兩倍。不,絕對值得,你是貴賓嘛。如果做那種事的話,大損失的是我這邊咧。」
「謝謝。那,去哪兒?」
「不,沒有不喜歡。」
「有個特別出眾的。今天她還說,有哪個叔叔來找她嗎?對於陌生客來說,太可惜了。」
「好吃嗎?」
晴美望一望長凳那邊。見到女孩脖子上捆著的繩子,片山悚然。
「是嗎?媽媽她們那個年紀嘛,總是覺得小學生不應該有太多錢在身上的。」
「真的。」
「是嗎?那是無法消滅的證據了。」
「怎麼啦?」
男人把女孩橫放在長凳上,將臉湊近她那發出安詳呼吸聲的地方。
「我等著。」
可是,吃了安眠藥的女孩,繼續一無所知地沉睡。
「你……是田崎?」
傳來噠噠噠的腳步聲。人影赫然一驚,轉身拔腿就跑。
以小學生來說,未央很寂寞。父母離異,她和母親住在一起。但,母親的工作不分日夜。一年到晚帶不同的男人回家,一回來就關進房間。
「這個,給妳的禮物。」他拿出一個紙袋hetubook.com.com
危險歸危險,男人體內的熱度卻在昇高。
「是呀,這是個危險的時代啊。」晴美點點頭。「哥哥你呢?」
「追!」片山說著,奔過去。
——不要了,不要做了。
「好,二十分鐘後。」
「未央?好。妳可以叫我『叔叔』嗎?」
「我需要好多零用錢。不過,告訴媽媽她也不明白的。」
「未央。」
「嗯。」未央把冰淇淋吃個清光。
在黑暗中,男人只聽見自己心臟的鼓動,以及喘氣似的呼吸聲。
「甚麼?」
「好險!」
「不要!」正高喊,跳過長凳,跑進樹叢裡頭去了。
「發生許多事情……」
「喂。」對方說。「哪一位?」
「唷,那太高興了。那麼,我們開開心心地玩一玩吧!」
「不要緊,那孩子還小,她不知道我們在幹甚麼的。」母親說。
「嗯……」好不容易才點了點頭。
「真的?」
好極了——未央鬆一口氣。
「我也想這樣做。」晴美說。
老實說,她覺得顏色太鮮艷了。不過,沒法子。
「有點……站不穩。」
「聽說了。不過嘛,不顧一切地來這裡玩玩,不愉快的事一下就忘掉啦。」
「晴美,這孩子拜託妳,大概暫時不會醒來的了。」
「真的。我喜歡像叔叔這樣的人。」
她去到化妝室,在鏡前把蝴蝶結扣在頭髮上——好像不太相襯呢。不過,那位叔叔會高興吧!
「嗯。不過,我的朋友之中,有人拿了好多零用錢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