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三色貓海角驚情

作者:赤川次郎
三色貓海角驚情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廿一章 家族的沒落

第廿一章 家族的沒落

「神山百合香不曉得廣治透過山城陽子成了杉山的顧客而誘惑他。那是諷刺性的偶然,廣治以為自己第一次愛上了普通的女孩。當他知道是欺詐時,受到的打擊也真不小。」貴惠說。
「不是我叫他們去做的。」
「失禮了。」片山和福爾摩斯走進去。
「我不敢冒險。我怕她在某種機會下發現正高和我的事……我不能讓母親知道。不管發生任何事,絕對不想讓母親知道……」
「是嗎?」片山瞠目。「杉山把錢花費在哪個女人身上的——」
「然後,妳在追悼會上見到杉山跑來,大吃一驚。」
「為甚麼?」
貴代從床上坐起來。
福爾摩斯彷彿揚聲在笑,祝福(?)緊緊相擁的片山和美雪……
貴代盯著片山,說:「那是甚麼意思?」
「廣治也等於是我殺的。」貴惠說。
「娘親……我已經不能去那邊了。」
「請等一下。」貴代喊住他。「片山先生。你和m.hetubook.com.com美雪的事,就當沒有發生過吧。」
「他被拘捕了。警方認為,殺杉山的也是他。因為杉山在那間酒店的櫃面做事,他見過經常來買少女的正高先生。雖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當然認得他的臉。在追悼會的會場,正高的服裝雖和平時不同,但他擔心打照面時可能被他認出,所以焦急了。」
「那又怎樣呢?」片山說。「人會隨環境和後天努力而改變的。」
「一切都是為妳而做的,火枝家的人不能允許妳去犯罪。」片山說。「可是,為何不阻止當事人,讓他去殺人呢?」
「這些話不適合妳啊。」
畢竟連貴代也臉色劇變。
「不是嗎?」
貴惠輕輕笑了。
「你……就這樣算了?」片山愕然。
「殺杉山的也是妳?」
「姐姐!」阿梓欲言又止。
「你說甚麼?」
「我知道。她大概不敢回來了。」片山說。
美雪眼淚和_圖_書汪汪地看著片山,然後撲進他的懷裡。
「但——你明白的。這個家的人全是不正常的!」淚水沿著美雪的臉龐掉下。
貴代既不否認也不承認。
「即使沒叫我做,我也知道,我知道娘親的心情。火枝家發生如此不知羞恥的事,大概無法忍受吧。」貴惠說。「我好想一直留在娘親身邊的……已經不可能啦。」
「喵。」
「我一直跟在正高先生後面,從他經常和小女孩約好碰頭的冰室開始。」
「我這樣決定了的。」貴代昂然地說。「美雪,可以吧。」
「將來我會結婚,也會生孩子。」田崎說。「美雪,即使妳放棄結婚也沒用,火枝家的血會繼續留下來,一樣的。」
「我對妳做了那麼過份的事……抱歉。」貴惠說。「不過,我不想讓妳結婚。美雪可能會從這裡出去。但,阿梓,妳若出去了,徒有受傷的份兒,留在這裡是最好的。」
「不是。」門口有聲和-圖-書音說。
「但妳是知道的。」
「片山先生,殺人的是我。杉山、神山百合香、還有那個女人——都是我殺的。」
「姐……」
不知何時阿梓和美雪站在走廊上。
「於是他在安眠藥的藥力下開車,做成是和山城陽子殉情而自殺了。」
「姐姐。」
「唔。」片山輕嘆。
「是嗎?」貴代的表情一成不變。
「片山先生,我們走吧。」
「山城陽子把小女孩送給廣治玩。我想阻止……」貴惠點點頭。「廣治吃了安眠藥的關係,我以為他會睡一陣子的……但他醒了。他為自己愛小女孩的嗜好而苦惱的當兒,又見到自己姐姐殺人的情形……於是他想自我了斷。」
「我和美雪他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田崎說。「當家母是白領儷人時,被火枝功太郎強迫收為情婦,後遭遺棄。她千辛萬苦地養大我,卻早死了。我要親眼看見這個家沒落的情形。」
「因為她的腳脖子上和*圖*書有福爾摩斯撓傷的痕跡。她企圖殺了一個睡著了的女孩,但失敗了。她自己應該知道,她跑不掉的。」
片山在門口止步。
美雪點一下頭。
「不會滅絕的!」另一把聲音說。田崎走了進來。
「片山先生,家母是正確的。火枝家的血統,是我們無法滅絕的。我和姐姐都會留在這間屋內渡過一生。」
「是我。」貴惠微笑。「是不是嚇一跳?當我從母親身邊逃出去外面時,我不顧一切地做別人。穿華服,化妝打扮。在調查正高的私生活期間,我認識了杉山,帶著好奇接近他……他上當了,對我千依百順。大概他以為我比實際年齡更年輕。」
她輕嘆一聲,回頭對阿梓和美雪說:「母親拜託妳們了。還有,不准讓正高回到這裡來。他已經無可救藥了。」
「正高——」
「嗯。確實,當正高見到杉山時,臉都青了。不過,臉色變的不僅是正高而已。」
「不准!」貴代高聲大叫。「我和圖書不准!」
片山轉過身來。
「貴惠出去啦。」貴代說。「很少有。那孩子很少出門的。」
可是,貴惠不動。
「他看見妳殺了山城陽子,對吧!」
「你說是那孩子做的?」
「我是片山。」
「請。」
「有所謂的血統。」貴代說。「我死去的丈夫也喜歡疼小女孩,正高繼承了他的血。」
「貴惠——」
「貴惠,妳回來啦。」貴代說。「到這邊來。妳不在我身邊時,總是坐立不安的。」
「貴惠……我有叫妳做那些事嗎?」貴代的聲音有點顫抖。
「你到哪兒去了?」貴代說。
因著貴惠熟知杉山的事,她叫人冒用杉山的口音打電話引百合香出去,也是件簡單的事。
「但妳為何連神山百合香……」
「他大概認不出是我吧。可是,萬一被母親知道的話……想到這裡,我不能置之不理。在田崎把預備好的錢拿去之前,我先把錢藏起來,親自拿給杉山。杉山到最後都不知道那個人是我吧!」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