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新人生觀

作者:羅家倫
新人生觀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六章 信仰、理想、熱忱

第十六章 信仰、理想、熱忱

信宗教的人固有以身殉道者,但是不信宗教的人也不少成仁取義者。如蘇格拉底的臨死不阿,是他信仰哲學的主張;文天祥的從容就義,是他信仰孔孟的倫理。這可見信仰力量的瀰漫,決不限於宗教。
我常覺得我們中國人熱忱太少。現在許多事弄不好,正是因為許多做事的人,對於他所做的事的熱忱太缺乏。他祇覺得他所做的事祇是一種應付,而不是一件使命。這是什麼緣故呢?有人說是因為我們宗教心太缺乏。是的。我們宗教心——信仰——很缺乏,集體的宗教生活不夠。我們對於宗教信仰的容忍態度,雖然說是我們的美德,但是也正是因為我們缺乏宗教熱忱的緣故。有人說是我們感情的生活不豐富。也是的。我不能說我們中國人的感情淡薄,但是我們向不注重感情的陶鎔和給予感情以正常的激刺——如西洋宗教的音樂之類——並且專門想要壓迫感情、摧殘感情。宋儒明天理人慾之辨,似乎認為感情是人欲方面的,要不得的。於是倡為「懲忿窒欲」之論,弄得人毫無生氣。王船山在周易外傳論「損」的一段裏,反對這種意見最為透闢。他說:「性主陽以用壯,大勇浩然,亢王侯而非忿。情賓陰而善感,好樂無荒,思輾轉而非欲。而盡用其懲,益摧其壯,竟加以窒,終絕其感。一自以為馬,一自以為牛,廢才而處於錞。一以為寒巖,一以為枯木,滅情而息其生。彼佛老者皆託損以嗚修,而豈知所謂損者。」王船山所謂「大勇浩然,亢王侯而非忿,」正是正義感的發洩。他所謂「好樂無荒,思輾轉而非欲,」正是優美情緒的流露。而他所謂「佛老」,乃是指參雜佛老思想的宋儒。弄到大家都成為寒巖枯木,還有什麼感情可言。況且感情不善培養和圖書與引導,終至於橫潰。中國人遇著小事,容易「起鬨」(excitement),就是感情沒有正當發洩的結果。很愛中國的哲學家羅素,為我們說了許多好話;但是論中國人性格的時候,他說我們是一個容易起鬨的(excitable)民族,並且說這是一件危險的現象,容易闖大亂子。這是值得我們反省的諍言。中國人熱忱不發達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普通所謂「看得太透了」。諷刺的說,也可以說是「太聰明了」。把什麼事都看得太透了,還有什麼意思?就是做人也可以說是沒有什麼意思,那還有什麼勇氣去做事?這是享樂派的態度(hedonistic attitude);這實在是很有害處而須糾正的。
最純潔的信仰,是對於高尚理想的信仰;他是超越個人禍福觀念的。生前的利害不足縈其心,生後的賞罰也不在其念。至於藉懺悔以圖開脫,憑奉獻以圖酬報的低等意識,更不在他話下了!
羅哀斯說:「任何一個忠的人,無論他為的是什麼主張,總是專一的,積極動作的,放棄私人的意志,約束自己,愛他的主張,信他的主張。」我們國家民族,正需要這樣忠的人!
信仰是要求力量來表現的,理想不是供人清玩和賞鑒的。要實現信仰達到理想,不能不靠熱忱(zeal)。熱忱是人生有定向而專一(devotion)的內燃力。要他有效,就應當使他根據確切的認識而發,使他不是盲目的;若是沒有智慧去引導他、調節他,他也容易橫潰、容易過度。如所謂宗教的瘋狂者(religious fanatic),正是過度熱忱到了橫潰的表現。這是熱忱的病態,不是熱忱的正常。
人固渴望盡善盡美和圖書的境界;然而渴望的人對於這境界的認識,有多少階段,若干濃度的不同。希臘人思想中以為阿靈辟亞山上的神的境界是盡善盡美的;希伯來人思想中以為天堂是盡善盡美的。最早的觀念最幼稚、最模糊;知識愈進步,則這種認識愈高妙、愈深湛。所以我說理想是人生路程上的明燈,愈進一步,愈能把前途的一段照得明亮。世界上祇有進展的理想,沒有停滯的理想。惟有這種進展的理想,最能引起我們向上的興趣。
「但是這種假期是不能長久的。沒有信條範圍我們在某種形態之下生活,我們的生存(existence)像是『失業似的』。這可怕的精神境地,世界上最優秀的青年也處在裏面。由於感覺自由脫離拘束,生命反覺得本身的空虛。一種『失業似的』生存,對於生命的否定,比死亡還要不好。因為要生就是要有一件事做——要有一個使命去完成(a mission to fulfill)。要避免將生命安置在這事業裏面,就是把生命弄得空無所有。」
我們生活怎樣一個奇怪的世界!一面有偉大的進步,一面是無情的摧毀;一面求精微的知識,一面作殘暴的行動;一面聽道德的名詞,一面看欺詐的事實;一面是光明的大道,一面是黑暗的深淵。宗教的勢力衰落,道德的藩籬頹毀,權威的影響降低。舊的信仰也已經式微,新的信仰尚未樹立。在這青黃不接的時代,自有光怪陸離的現象。於是一般人趨於徬徨,由徬徨而懷疑,由懷疑而否定,由否定而充分感覺到生命的空虛。
(全書完)
我引阿特嘉這段話,因為他是帶自由主義的思想家,並不擁護權威www.hetubook.com.com,也不袒護宗教,所以是比較客觀的意見。這種的徨惑狀態,在這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已有,恐怕在戰後的西方還要厲害。人生喪失了信心,是最痛苦而最危險的事。
這話深刻極了!這不但是為宗教的成就說法,推而廣之,是為世界一切偉大的成就說法。
宗教不過是信仰的一種表現,雖然他常是強烈的表現。但是普通所謂宗教,乃是指有教條、有儀式、有組織的形式宗教(formal religion)而言。相信這種宗教的人,自有他的精神上的安慰;他人不必反對他,他也不能強人盡同。至於信仰(faith)是人人內心都有的,也可以說是一種宗教心,卻不一定表現在宗教,而能寄託在任何事業方面。
就是讀書的疑古,也不過是教你多設幾個假定,多開幾條思路而已,不是教你懷疑這工作的本身。「我思故我在」這是笛卡兒對於做過種種懷疑工作後的結論。若是持絕對的懷疑論,那必至否定一切,毀滅一切而後已。
但是他還有一段論信仰最精闢的話:「有信仰和行動的人總是相信將來是在他這邊的。」「沒有信仰,這世界裏就沒有一件真正偉大的事業完成。一切的宗教都是以信仰為基礎。從信仰裏,這些宗教的祖師和門徒克服了世界。因為信仰主張,所以殉道者為這主張而生活、而奮闘、而受苦受難。他們死是因為他們相信最高的善能有最後的勝利,所以肯為他們犧牲。若是不相信他的主張能有最後和永久的成功的話,誰肯為這主張而死?若是把這些事實去掉的話,世界的歷史還賸些什麼?」
在這紊亂的世界,我們不能老是徬徨,長此猶豫,總持著懷疑的心理,享樂的態度;這必定會使生命空虛,由否定生和_圖_書命而至於毀滅生命。我們雖然遇著過人之中有壞的,但是不能對於人類無信心;雖然目擊強暴,不能對於公理無信心;雖然知道有惡,不能對於善無信心;雖然看見有醜,不能對於美無信心;雖然認識有假,不能對於真無信心。我們要相信人類是要向上的,是可以進步的,我們的理想是可以達到的,我們的努力是不會白費的,因為宇宙是人生的本體,是真實的。純潔的信仰,高尚的理想,充分的熱忱,是我們改造世界建設篤實光輝的生命的無窮力量!
「宗教與道德有同一的起源——就是同出於意志對於盡善盡美(Perfection)的渴望。但是在道德裏是要求,在宗教裏就變為實體。」這也是同一哲學家的論斷。
是的,一切的宗教都是以信仰為基礎,但是一切人類的偉跡,政治的、社會的、文化的、何曾不是以信仰為基礎?若是一個人自己對於自己所學的所做的都沒有信心,那還說什麼?對於自己所從事的還不相信,那不但這事業不會有成就,而且自己的生命也就沒有意義。
最純潔的信仰,是經知識鍛鍊過的,是經智慧的淨水洗清過的;從哲學方面來講,也是對於最高尚的理想之忠(loyally to the ideal)。人類進步了,若是他對他的理想,沒有知識的深信(intellectual conviction),他決不能拚命的效忠。近代哲學家羅哀斯(J.Royce)說:「你要效忠,就得決定那一個是值得你效忠的主張去效忠。」(見其所著的〝The Philosophy of Loyalty〞)。這裏知識的判斷就來了。若是你所相信的東西裏面,知識的發現告訴你是有不可靠不可信的成分在裏面,那www.hetubook.com.com你的信仰就搖動了。若是知識的判斷對你所相信的更加一種肯定(reaffirmation),那你的信仰更能加強。所以知識是不會摧毀信仰,而且可以加強信仰的。比如「原始罪惡」,「末日裁判」和一切「靈蹟」滌除以後,不但可以使基督教徒解除許多恐懼,使他不存不可能的希望,而且可以使他的哲學,格外深刻化,籠罩住一部分西洋的哲學家和科學家的信心。這就是一個例子。知識能為信仰滌瑕蕩垢,那信仰便能皎潔光瑩。
宗教本來就是要為人生解決安身立命的問題,要為人生求得歸宿。宗教起於恐懼與希望(fear and hope)。恐懼是怕受末日的裁判,希望是欲求願望的滿足。宗教,「廣義來說,是對於超現實世界的信仰。」「一個民族的宗教,在超現實的世界裏反映這民族本身的意志;在這超現實的世界裏,實現他內心最深處的願望。」這是德國哲學家包爾森(Friedrich Paulson)的名言。
對於一件事,一個使命,他有這種知識的深信,認為值得幹的,就專心致志,拚命的去幹,危難不變其節,死生不易其操,必須幹好而後已,這才是表現我所謂真正的熱忱。
這個人生的嚴重問題,不但中國有,而且西洋也有。一位現代西班牙的思想家阿特嘉(Ortega見其所著〝The Revolt of Masses〞一書)以為這種隄防潰決之後,西洋人也處於一種道德的假期。他說:
熱忱常為宗教所啟發,這固然是因為熱忱與信仰有關,也因為宗教裏面,本來帶有感情的成分。感情是熱忱的源泉;感情淡泊的人決不會有熱忱。但是感情易於泛濫,易於四面散失。必須鍛鍊過,使其專一而有定向,方能化為熱忱。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