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趁年輕,做好準備

作者:梁實秋
趁年輕,做好準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步 本錢儲備——期許自我的成長 在大學上山下海,打開你的眼睛

第一步 本錢儲備
——期許自我的成長

在大學上山下海,打開你的眼睛

臺灣學生在國、高中碰到的同學的族群性是比較單一的,上了大學,千萬別再單一了。繼續單一的話,你將來的人生視野一定是窄的。
親愛的大學新鮮人:
我初中念師大附中,當時幾乎花所有的時間在閱讀《簡愛》、《咆哮山莊》這些文學名著,高中時我已讀了杜思妥也夫斯基的作品,以及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
做這個訓練是因為我覺得臺灣的孩子太受家庭保護、孤獨感不夠,一直沒機會脫離社會跟家庭,缺乏獨自面對自己的能力。假如你一個人面對大海或高山、找個民宿住下來,會有一個沉思的機會。學生寫的信給不給我,其實不是最重要的,而是要培養以筆記與自己對話的能力,養成一個跟自己對話的習慣。如果沒辦法和*圖*書孤獨的面對自己,就沒有獨自承擔事情的能力。

學孤獨,最重要的課

蔣勳
我看重經典,但最重要的是,我認為「人文是從人的關心開始」、「分享他人的快樂、分擔他人的心事,是最重要的人文素養」。如果沒有真正觸碰到心事,閱讀會流於表面。

新鮮人,請多讀經典

玩社團,職場前準備

有些人認為《易經》太難,其實《易經》本來是算命的書,它是教我們卜卦的書,既然很多學生愛玩星座,就不會不喜歡卜卦。讀佛經,可以挑比較不難的讀一讀,了解印度的整個文化體系。
hetubook.com.com推薦基督教的《聖經》,很多人以為我鼓勵信教,其實不是。我初二的時候上教堂,讀完整本《聖經》,這對我幫助太大了。《聖經》影響到猶太人、以色列及整個歐美文化,想了解西方文化,若不透過《聖經》,只是皮毛。
我在上大學以前,接觸到的全是家住台北的同學;上大學後,才接觸到來自埔里、望安的同學,他們打開了我的視野,讓我認識不同的階層、不同的族群。上大學以前,我極少接觸客家人,閩南語也一直講不好,讀了大學,我認識不同的族群,只要放長假我都不在台北,背著背包到處跑,這是很快樂的經驗,也讓自己變得比較健康。
想拓展人文視野,最好的辦法是「上山下海」打開你的眼睛和*圖*書。我在擔任東海大學美術系主任時,給每一位大一新鮮人的寒假作業是:一個人(不能與他人同行)找任何一個地方住三天,然後寫一封信給我。
我比較擔憂的是,現下的消費主義導向,扭曲了大學的價值,有許多大學生連打了三個工,卻沒有任何生命的追求。我建議大一新鮮人,應該為自己準備好世界文化的重要體系,所以推薦大家選讀《聖經》、佛經、《易經》和《十三經》。
社團參加多了,你會發現原來大學裡的角色這麼豐富,這麼複雜。這個時候,你對人性的寬容、對人性的解讀就會比較不一樣,這等於是進入社會職場前的準備,因為當你進入社會後,根本不能選擇你的同事,你是在預備接觸「未來你可能會碰到的人」。
很多人m.hetubook.com.com認為大學最重要的一課是「戀愛」,但我覺得最重要的一課是「孤獨」。愛所有的人之前,必須始於愛自己,那個愛完整了,你才會擴及愛父母、兄弟姊妹、朋友,最後擴大到愛情。
當時家人不給零用錢買課外書,我曾花了三個月時間站在東方出版社,翻閱四大冊《戰爭與和平》,直到回家吃飯的時間到了,才不捨地在書頁摺個角,明天繼續讀下去。那個閱讀的經驗太快樂了,我體驗到作為一個人的完整度,因為我在閱讀的是自己真正感興趣的書。
一九八四年起,我擔任東海大學美術系主任,嘗試在體制內做改變,我鼓勵學生玩皮影戲、組劇團、朗誦新詩。我們有堂寫生課,把學生帶到墾丁、太魯閣,一走就是一星期,藉此,師生們在大自然中寫和*圖*書生、對話,我相信學生在這堂課學到的,比一般制式化課堂更多。
在我讀高中的那一代,當年選擇走向人文的人,多少懷著叛逆的心情,反抗整個社會價值。我相信我在上大學以前讀的小說、文學給了我「回來做自己」的勇氣。
(周美惠採訪記錄稿)
我覺得上了大學應該撥出很多時間做自我的思考。進了大學以後,我創辦詩社、做劇團,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

上大學,請自我思考

我建議你參加社團活動,愈多愈好。參加社團其實重在接觸,並不是在培養專業。我在參加過很多社團後發現,古箏社的人跟佛朗明哥舞蹈社的人、登山社跟社服社的人,就是不一樣,連穿著打扮都不同。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