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趁年輕,做好準備

作者:梁實秋
趁年輕,做好準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步 本領展現——發揮個體的才能 你有可靠的「導航系統」嗎?

第二步 本領展現
——發揮個體的才能

我心目中理想的火箭是:以知識及定力作為動力,以理想及智慧作為導航系統,繪上理想主義的色彩,在校園內盡情地磨練,使飛行技術趨於成熟,一旦飛入社會,才能遠航不墜,不偏向浮沉。

你有可靠的「導航系統」嗎?

現代的社會,人心浮靡,凡事講究包裝,處處潛伏美麗的陷阱。可惜,沒有幾個人覺悟,單以外貌引人的事物,不旋踵之間,也容易遭人遺棄。這一代年輕人想掙脫現實的誘惑,穩固自我的心志,的確要格外付出代價。我所謂的「凡事比別人多深入一點兒」,即指少說多想,即思即行,在生活的任何範疇裡追求「深度」。
但是,智慧和定力都仍只是手段。我還要進一步追問:你自己對四年實驗的期許是什麼?
(林慧峰採訪記錄稿)
仍在試飛或航行中的青年朋友,你有可靠的「導航系統」嗎?
除非,把領悟力、思考力結成堅實的韌帶,將零碎的知識整合融貫,知識才有相乘相加的擴大效果,知識的雪球才能越滾越大!
因此,「知識提升」、「培養專業人才」等等,這些想當然的教育宗旨,只能算是大學教育最低限的要求。珍視每個理想主義者人格的和_圖_書完熟成長,孕育真正才識兼具、以理想為人生導師的青年,才稱得上大學教育的終極目標。換句話說,這個實驗室,不但是「學識的實驗室」,更是「人格的實驗室」。
有一件事,始終讓我啼笑皆非。學生們有時向我抱怨,為什麼不「鼓勵」他們做這做那。我說:「你們這句話太沒深度。」他們還不服氣。我說:「牽馬到河邊,我可以辦到;強迫馬喝水,我辦不到。」客觀環境的改革,充其量不過是「牽馬」的過程。年輕,讓人容易理直氣壯,向外予取予求,很多人卻忽略了自我才是生命的真正主宰。
這位學生的導師問他,免於階下囚的癥結在哪裡?他囁嚅地說:「因為……學生。」導師說:「『學生』只是空洞的名詞,救不了人。是它的特質,教育的包容性救了你!只因為你還是學生,教育體系包容你,允許你知過而後改……」那學生頓時大徹大悟。我相信,今後他對「學生」實質意義的了解,和_圖_書一定比別人來得深刻。
舉個例子來說。有一位大學生偷竊行為曝了光,對方堅持告訴之下,他急得哭喪著臉哀求:「我還是學生啊!」對方念及他的前途,又經學校出面調解,才以懲戒替代告訴了事。
提升人的「品質」是大學教育普遍的期許,但這卻可能只是避免理想頹喪扭曲的最佳保障。
我心目中理想的火箭是:以知識及定力作為動力,以理想及智慧作為導航系統,繪上理想主義的色彩,在校園內盡情地磨練,使飛行技術趨於成熟,一旦飛入社會,才能遠航不墜,不偏向浮沉。不僅如此,更能成為其他盲目失速的火箭的領路先鋒——那麼,我可以說,一個優秀的社會領袖人物便逐漸成形了。
在我成長的年代裡,物質生活不像現在多采多姿,生活本身更像一幅素樸的「素描」或「淡彩」。念書、作畫,我都很容易「進入狀況」,專心到忘我的境界。這種篤定的工夫,成了習慣,一生受用無窮。我和圖書還在國科會服務的時候,千頭萬緒的行政工作,有時會使我心浮氣躁,謀不出好對策來。我常用的化解之道就是暫時回復我的學者身分,念念書、做點研究,藉著精神上的完全投入,平心靜氣,釐清思緒,再和行政上的難題做第二回合的較量。
若說社會是個「大迷宮」,大學校園無疑是個「小迷宮」。對未經小迷宮,直接跨入大迷宮的青年朋友而言,人生的歷練多得力於自修與自覺;對有幸進入小迷宮錘鍊自我的朋友而言,適切的導引卻似乎更形重要。
劉兆玄
什麼是具體的「導航系統」?不要問我,問問自己究竟關心什麼,對哪些事物有由衷的興味。
學問的深度,說起來意象明確,也有一定的軌跡可資探索。生活的深度?好像有點模稜曖昧,不知所云。我的意思是:拿出個性來過日子,不要「淺嘗即止」。打球、看戲、聽音樂、畫畫、下棋,乃至和圖書登山、游泳,無一不可學,但總要學出一點「意思」來。至於究竟得投注多少心血,才能領會一點「得意」、一點「快感」?我無可奉告。什麼才是「深度」?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做實驗的第一步,就是把這種「淺嘗即止」的脾氣好好收一收。
其次,學習「滾雪球」的方法。目前未臻完善的教育制度,最大的缺失就是教材過於零碎分割:老師片段地教,學生片段地記憶。「好學生」往往長於分析,短於綜合;學得愈多,徒然拼湊了更多知識雜碎。我可以武斷地說:這種知識絕不可能運用!
大學儼然是一個雛形社會,但又絕不等同校園以外的光怪陸離、五光十色。我稱它為教育性、實驗性濃厚的「實驗室」。是每一個洋溢著理想主義、懷抱不凡的年輕人,接觸社會的冷酷、功利之前的「中途站」。這個中途站提供了更多轉圜的餘地,供年輕人冷靜思辨理想與現實間的可能衝突,更可貴的,它以教育性與嘗試性為營養劑,癒hetubook.com.com合一切的錯誤、質疑,讓每個走出實驗社會的年輕人,即使面對現實中更惡劣的挫折與荒謬,仍有十足堅忍執著的勇氣。
實驗失敗的例子,我看得太多。有些人不能看清大學教育的真諦,自我修鍊的工夫做得不夠紮實,一旦遭遇社會現實,無法學以致用,理想落空,很快地跌入負面的、退縮的深淵;這好比一具動力不良的火箭,到了社會,衝力銳減,只成了死火箭。還有一種人,雖然衝力十足,但自我的理念既脆弱又不堅持,入了社會,迅即見風轉舵,將昨日的理想盡打入冷宮,追慕庸俗淺薄的人生價值;這又好比一架亢奮卻盲目的火箭,毫無方向感,亂衝亂撞,遲早難免撞出或大或小的禍事來。這兩種情形都是大學教育失敗的悲哀。它們的共同致命傷是:缺乏精密的「導航系統」。
大學只提供了實驗場所,實驗的成敗,還端看實驗者有沒有科學家鍥而不捨的定力及觸類旁通的智慧。我自己做實驗的訣竅是:凡事比別人多深入一點兒。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