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梅花烙

作者:瓊瑤
梅花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章

第一章

「我沒有騙你!」雪晴也落淚了。「我是想得深,想得遠,孩子抱走前,你還給她烙上烙印,這樣難以割捨,留下是永久的心腹之患!萬一你將來情難自禁,真情流露,而鬧到東窗事發,王爺、你、我,都會倒楣的!你也知道,咱們大清就是注重王室血統,我們這是欺君罔上、滿門抄斬的死罪呀!你想想看,想想清楚,那孩子,我怎麼敢留下來?你要怪也罷,你要恨也罷,我實在是為你著想,無可奈何呀!」
乾隆年間,北京。
「瞧,好危險呢!」秦姥姥在雪如耳邊說:「總算咱們搶先了一步!」
身邊的秦姥姥,是雪如的奶媽,當初一起陪嫁進了王府,對雪如而言,是僕從,也是母親。秦姥姥,從六月起,就開始在雪如的耳邊輕言細語:「這一胎,一定要生兒子!無論怎樣,都必須是兒子!你好歹,拿定主意啊!」
那些日子,連家丁僕從,都能感染到王爺的快樂與幸福。
「想辦法?怎麼想辦法?每次懷孕,我又吃齋又念佛,到祖廟裡早燒香晚燒香——就是生不出兒子,有什麼辦法呢?」
雪如手中的梅花簪,立即烙上了嬰兒的右肩。
「恭喜王爺!喜得麟兒呀!」
秦姥姥飛奔至火盆前,拿夾子將炭火撥開,用手絹裹住簪柄,取出已在火中烤了多時的一支梅花簪來。簪子是特製的,小小的一朵金屬梅花,下面綴著綠玉,綴著珠串,又綴著銀流蘇。
秦姥姥去了又回,回來又去,來來回回跑著,總說孩子不錯,長得像娘,小美人胎子——說完就轉頭,悄悄掉著眼淚。瞞了足足大半年,雪晴才在一次去碧雲寺上香的機會裡,和雪如單獨相處。
「不這麼做,翩翩如果生了兒子,母以子貴,王爺會廢掉你,扶正翩翩!想想清楚!想想坐冷宮,守活寡的滋味www.hetubook.com.com——想想我們的二姨,就因為沒生兒子,怎樣悲慘的度過一生——想想清楚!想想清楚!」
都統夫人,是雪如的親姐姐雪晴,姐妹倆只差兩歲,從小親愛得蜜裡調油。雪晴敢做敢當,有見識有主張,不像雪如那樣溫婉嫻靜,溫婉得幾乎有些兒優柔寡斷。
「哦!」秦姥姥輕呼出一口氣:「把都統夫人,請來商量吧!」
那天的產房中,只有秦姥姥、雪晴、和雪晴的奶媽蘇姥姥。蘇姥姥是經驗豐富的產婆,也是姐妹二人的心腹。孩子呱呱落地,啼聲響亮,蘇姥姥俐落的剪斷臍帶,對雪如匆匆的說:「恭喜福晉,是位小少爺!」
「怎麼會這樣?你對我發過誓,你會愛她,待她一如己出,絕不叫她委屈,我相信你,才把孩子交給你——你怎能做這樣的事?你怎麼狠得下心?怎麼下得了手?」她抓住雪晴,不相信的搖撼著她,聲嘶力竭的喊著哭著。「我不相信,你騙我,騙我!」
「翩翩的事怪不得王爺,三十歲還沒有兒子,當然會著急,如果我是你,早就想辦法了,也不會拖到翩翩進門,封了側福晉!又懷了身孕,直接威脅到你的身份地位!」雪晴說,眼光直勾勾的看著雪如那隆起的肚子。
是的,回到府裡,什麼痕跡都不能露出來!她有的,就是皓禎那個兒子!就是皓禎那個兒子!一時間,四面八方,都對她湧來這句話的回音:就是皓禎那個兒子!
雪晴的眼光,從她的肚子上移到她的眼睛上,那兩道眼光,銳利明亮閃爍著某種令人心悸的堅決,她的語氣,更是斬釘斷鐵,每個字都像利刃般直刺雪如的心房:「這一胎,如果是男孩,就皆大歡喜,如果是女孩,那麼,偷龍轉鳳,在所不惜!」
雪如知道自己的地hetubook.com.com位已岌岌可危,十八歲嫁進王府,轉瞬已十年,十年間,王爺對她確實寵愛有加。儘管她連生了三個女兒,帶給王爺一連三次的失望,王爺都不曾再娶妻妾。
雪如的心,陡的往地底沉去,剛剛消失的陣痛,似乎又捲土重來,撕裂般的拉扯著雪如的五臟六腑。不!不!不!不!
嬰兒雪嫩的肌膚上,一陣白煙冒起,嗤嗤作聲。嬰兒「哇」的大哭起來,哭聲淹沒在此起彼落的鞭炮聲裡。雪如抖著手摔掉了那梅花簪,看了看那紅腫的梅花烙痕,心中一陣絞痛,不禁淚如雨下,她一把摟住了孩子,痛喊著說:「我苦命的女兒呀!這朵梅花,烙在你肩上,也烙在娘心上!今天這番生離,決非死別!娘會天天燒香拜佛,向上天祈求,希望終有那麼一天,你能夠回到娘的身邊來!」她摟著孩子,吻著孩子:「再續母女情,但憑梅花烙!」
「想」不犯法,「做」是死罪。何況,誰能割捨自己的親生骨肉,再去撫養別人的孩子,一如撫養自己的孩子?行嗎?不行!不行!一定不行!
如今,她的第四個孩子即將出世,而翩翩,卻搶先一步進了府,專寵專房不說,還迅速的懷了孩子——如果,自己又生一個女兒?如果,翩翩竟生了兒子?
新生的兒子,王爺為他取名皓禎,喜歡得不得了。滿月時大宴賓客,連皇上都送了厚禮來。皓禎有挺直的鼻梁,和一對靈活的大眼睛,王爺口口聲聲,說孩子有他的「遺傳」,濃眉大眼,又有飽滿的天庭,一定會後福無窮。雪如聽在耳裡,看在眼裡,驚在心裡,痛在心裡。是的,這是一件不容後悔的事情,是一件永遠的秘密。第二年春天,翩翩果然一舉得男,取名皓祥。王爺連續獲得兩個兒子,樂得眉開眼笑。
蘇姥姥點和圖書著頭,雪晴抱著男嬰快步出門去。
前廳傳來紛雜的道賀聲,人來人往聲,腳步奔跑聲——,接著,鞭炮齊鳴!一叢叢煙火,「唿」「唿」的沖上天去,乒乒乓乓的爆響開來。五光十色的煙花,滿天飛舞,把窗紙都染白了。
「哭吧!哭吧!」雪晴緊擁著她,也淚落不止。「痛痛快快的哭完一場,回府裡去,什麼痕跡都不能露出來!而今而後,就當那女兒從來不曾存在,你有的,就是皓禎那個兒子!」
雪如大驚失色。這是王室中的老故事,一直重複著的故事,自己並非沒有想過,但是,「想」與「做」是兩回事。
今年的秋天,怎會這樣冷?
「可是,可是——」
雪如瞪著雪晴,睜圓了雙眼,淚霧迷濛中,什麼都看不清楚。而在滿心滿懷的痛楚裡,了解到一個事實,她那苦命的女兒,就在那出生的一天,已注定和她是「生離」,也是「死別」了。她這一生,再也無緣,和那孩子相聚相親了。她咬著嘴唇,吸著氣,冷汗從頭上涔涔滾下。孩子,她那連名字都沒有的孩子,就這樣永遠永遠的失去了!她是多麼狠心的娘呀!驀然間,那椎心之痛,使她再也承受不住,她撲進雪晴懷裡,失聲痛哭。
雪如哭倒在秦姥姥懷裡。
「福晉呀,為大局著想吧!孩子我抱走了!」
「什麼?」雪如眼前一陣發黑,只覺得天旋地轉。這幾句話,像是一個焦雷,對她劈頭打了下來,震得她心魂俱碎。
十月二日的深夜,雪如終於臨盆了。
不!心中的吶喊,化為眼中的熱淚。她奮力起身,一把拉住了正要往室外逃去的蘇姥姥:「不!把孩子給我!快把我的孩子,給我!」
「不能再瞞你了!」雪晴含淚說:「那個孩子,蘇姥姥抱出去以後,我們就把她放在一個木盆裡,讓她隨著杏花溪的流m.hetubook.com.com水,漂走了。我們再也沒有去追尋她的下落,是生是死,都看她的命了!」
「噓!」秦姥姥制止著:「別孩子長孩子短的,當心隔牆有耳,一個字都別提!」
「生兒育女,靠天靠菩薩靠祖宗的保佑,怎能靠我『拿定主意』就成?」她煩惱的接口。
蘇姥姥抱著嬰兒,用一大堆髒衣服髒被單掩蓋著,迅速的衝出門去了。
孩子被蘇姥姥裹在臂彎裡,往後就退。雪晴飛快的將事先準備好的男嬰,往雪如眼前一送:「快看一眼,我要抱出去報喜了!」
日子的流逝,怎會這樣令人「心驚膽顫」?
她想了,足足想了三個月,從夏天想到秋天。在她的「左思右想」中,秦姥姥忙得很,雪晴也忙得很。一會兒秦姥姥出府去,一會兒雪晴又入府來。王爺忙著和翩翩日日笙歌,夜夜春宵,無暇顧及府中的一切。而日子,就這般沉甸甸的輾過去,輾過去,輾過去——
「別再說『可是』了,我給你看看去!」
對碩親王府的大福晉雪如來說,那年的秋天,似乎來得特別早。八月初,就降了第一道霜。中秋節才過,院子裡的銀杏樹,就下雪般的飄落下無數無數的落葉。雪如挺著即將臨盆的肚子,只覺得日子是那麼沉重,厚甸甸的壓在肩上,壓在心上,壓在未出世的嬰兒身上,壓在自己那矛盾而痛楚的決定上,壓在對孩子的期待和擔憂上——這種壓力,隨著日子的流逝,隨著臨盆日子的接近,幾乎要壓垮了她,壓碎了她。
蘇姥姥見時候不早,衝上前去,從雪如懷裡,死命的搶去了嬰兒。
無法後悔了!再也無法後悔了!雪如死命搶過自己的女兒來,那小小的,軟軟的,柔柔的,弱弱的小生命啊!她緊擁著那女嬰,急促的,啞聲的喊著:「秦姥姥,梅花簪!梅花簪!」
側福晉翩翩是那年五月和*圖*書初八,王爺壽誕之日,被多事的程大人和吳大人,當作「壽禮」送進府裡來的。隨翩翩一起進府的,還有個二十四人組成的舞蹈班子。翩翩是回族人,以載歌載舞的方式出現在壽宴的舞台上,穿著薄紗輕縷,搖曳生姿。肌膚勝雪,明眸如醉。那種令人驚艷的嫵媚和異國風情,幾乎是在一剎那間就擄獲了王爺的心。「翩翩」是王爺賜的名,當晚就收了房。三個月之間,王爺不曾再到雪如房裡過夜。八月初,隨著第一道霜降,翩翩傳出懷孕的喜訊,九月,就封為側福晉。
「可是,可是——」雪如攥著秦姥姥的手,可憐兮兮的追問著:「你有沒有去都統府?你瞧見她沒有?長得可好?怎麼姐姐老避著我?現在,已事隔半年,沒有一丁點兒風吹草動,我可不可以去姐姐家,瞧瞧那孩子——」
「雪如,此時此刻,已不容後悔!」雪晴啞聲的說:「任何人闖進門來,你我都是死罪一條!我答應你,你的女兒,蘇姥姥會抱入我的府中去,我待她將一如親生!你隨時還可來我家探望她。這樣,你並沒有失去女兒,你不過是多了一個兒子!現在,事不宜遲,我要抱著小公子去見王爺了!不一會兒,所有的人都將集中在前廳,蘇姥姥,你就趁亂打西邊的後門溜出去!懂了嗎?」
「我要給她烙個記號免得你們再李代桃僵!」雪如緊張的說著,落著淚,把孩子面朝下放在膝上,用左手托著孩子的頭,右手握住那燒紅了的梅花簪,咬緊牙關,等待著。
「你們要做什麼?」蘇姥姥慌張的問。
對雪如來說,那個晚上,她有一部分的生命,就跟這個「梅花烙」出了王府,徘徊在雪晴的都統府裡去了。雖然,她換來的那個兒子珠圓玉潤,長得十分可愛。但是,她卻怎樣也忘不掉出生就離別的那個女兒,和那個「梅花烙」。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