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梅花烙

作者:瓊瑤
梅花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章

第二章

「這是一隻母狐,孤單單的,獵去沒什麼大用。阿瑪以前教訓過:『留母增繁,保護獸源』,說是祖先留下來的規矩!所以,孩兒不敢亂了規矩,決定放牠回歸山林!」
白狐被這樣一叫,撒開四蹄,就對那遼闊無邊的莽莽草原狂奔而去。王爺興奮的一揮馬鞭,大聲喊:「給我追呀!別讓它跑掉了!」
王爺帶著大隊人馬,從四面八方包抄過來,阻斷了白狐的去路。
阿克丹一躍下地,走到白狐身邊,將整隻狐狸,用網網著,拎了起來。
王爺騎著馬走過來,笑吟吟的看著那隻白狐。
「是!」阿克丹應著,從獵網中拎出白狐。想想不甘心,抓著狐狸大大的尾巴,他拔出腰間匕首,割下一叢狐毛,對皓禎說:「祖先也有規矩,初獵不能空手!」然後,他把狐狸往草地上一放。
「貝勒爺!」阿克丹對皓禎說,皓禎是「碩親王府」的長子,蔭封「貝勒」。「貝勒」是爵位的名稱。
「好好好!」王爺聲如洪鐘,一迭連聲的嚷著:「咱們捉和*圖*書活的!誰也別傷牠!」
「嗨!」皓禎興奮的大叫出聲:「有隻狐狸!有隻白狐狸!」
就是在這荒原中,皓禎一眼看到了那隻白狐。
「既然捉活的,請用獵網!」阿克丹扔過來一卷網罟,網罟上有著梭子形的鉛錘,對腕力是一種很大的考驗。皓禎接過獵網,再度對白狐奔去。
白狐顯然是被馬蹄聲驚動而落了單,它蟄伏在草叢裡,用一對烏溜滾圓的黑眼珠,受驚嚇的、恐懼而害怕的瞪著皓禎,渾身的白毛都豎了起來,一副「備戰」的樣子。
那天,王爺帶著他和皓祥,以及兩百多個騎射手,做一次小規模的狩獵。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兩個兒子實習一下狩獵的緊張氣氛,和獵獲時的刺激與喜悅。那天的圍場有霧,視線不是很清楚。馬隊奔跑了半天,並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的獵物。因而,他們穿過樹林,到了林外那空漠的大荒原上。
皓禎一直帶著這個玉珮,從不離身。這玉珮是家傳的寶物,上面有著父親的「恩寵」,母www•hetubook.com•com親的「愛心」,還有「白狐」留下的紀念品。
十二歲的皓禎,已經是個身材頎長,面目俊朗的美少年了。自幼,詩書和騎射的教育是並進的。皓禎天賦聰明,記憶力強,又能舉一反三,深得王爺的寵愛。相形之下,僅小半歲的皓祥就顯得遲鈍多了。皓禎不僅書念得好,他的射箭、騎馬、練功夫、拳腳等武術訓練,也絲毫不差。他的武術師父名叫阿克丹,是個大高個子,力大無窮,看起來凶凶的,不愛說話,那張粗粗黑黑的臉孔上,又是大鬍子,又是濃眉毛,眼睛一瞪,就像兩個銅鈴。這粗線條的阿克丹,卻是王府裡的武功高手。他是個直腸子的人,自從王爺把他分配給了皓禎,他的一顆心,就熱騰騰的撲向皓禎了。看到年紀小小的皓禎,俊眉朗目,身手矯捷,而又能出口成章,他就打心眼裡「敬愛」著他,幾乎是「崇拜」著他的。
白狐在草地上打了個滾,立即一躍而起,渾身一抖,像一陣旋風般的飛奔而hetubook.com•com去。
「捉到了!捉到了!貝勒爺好身手!好本事!好功夫!捉到了!」
皓禎心頭一動,再定睛去看那白狐。奇怪,這隻狐狸似乎頗通人性,已經了解自己的命運,是在皓禎手中,它一對晶晶亮亮的眼睛,就是瞅著皓禎,轉也不轉。那眼裡,似乎盛載著千言萬語:幾百種祈憐,幾百種哀懇。皓禎深深吸了口氣,覺得胸口熱熱的,脹脹的。那柔軟的感覺。裹住了他的心。
「那麼——」皓禎肯定的說:「我要放了牠!」
皓禎十二歲那年,初次跟著王爺去圍場狩獵。
「當然!」
對這樣一個兒子,實在是沒有辦法挑剔了。雪如早已認了命,將自己那份失落的母愛,牢牢的繫在皓禎身上了。見皓禎如此「露臉」的初獵歸來,她用那叢白狐狸毛,細心的製成一條穗子,綴在皓禎的隨身玉珮上。
皓禎目送著那隻白狐遠去,唇邊不自禁的露出微笑。白狐跑著跑著,居然站住了,慢慢回首,對皓禎凝視了片刻,再掉頭奔去。奔了幾步,牠和_圖_書再度站住,再度回首凝望。皓禎、王爺、阿克丹,和眾騎士都看傻了。狐狸是通人性的呢!大家幾乎有種敬畏的感覺。那白狐一共回首三次,終於消失在廣漠的荒原裡了。
「嗯,不錯!不錯!這樣一身白毛的狐狸並不多見,」王爺點著頭說:「這身皮毛,用來做衣裳做帽子,一定出色極了!」
皓禎的初次狩獵,是他生命中一件很重要的事。
皓禎這次的初獵,就像傳奇故事般在京裡流傳開來。「捉白狐,放白狐」的事,連宮中都盛傳著,皇帝還特別召見了皓禎,賞賜了折扇一把。皓禎的英勇,皓禎的仁慈,皓禎的智慧——在十二歲時,就已出名了。
馬蹄雜沓,煙塵滾滾。兩百匹馬窮追著一隻小小的白狐狸。皓禎一馬當先,王爺有意要讓皓禎露一手,暗示大家不要射箭。皓禎追著追著,白狐跑著跑著——一度,皓禎已搭上了箭,張弓欲射,但那白狐一回頭,眼睛裡閃爍著哀憐。皓禎頓感渾身一凜,有什麼柔軟的感覺直刺內心深處,不忍之心,竟油然而和*圖*書生。他放下弓箭來,身邊的阿克丹已按捺不住,吼著說:「讓我來!」
皓禎急忙回頭,想也沒想,就大聲嚷著:「咱們捉活的!阿瑪,咱們捉活的!別殺了牠!」
「這是哥的獵物,」王爺對皓祥說:「預備怎麼辦,全由他做主!」
「放了牠?」王爺大惑不解:「這是你的獵獲物呀,怎麼要放了牠呢?」
「阿瑪!」他回頭問父親:「真的全由我做主?」
王爺愕然片刻,接著,驕傲和讚許,就充溢在他的胸懷裡,他熱烈的看了皓禎一眼,就大聲說道:「哈!哈!哈!哈!好極了!好極了!」手一揮:「阿克丹,就照皓禎的意思,放了吧!」
「哥哥!」皓祥跟在後面直嚷嚷:「我要一頂帽子!給我給我,我來做頂白毛帽子!」
那白狐已無路可走,氣喘吁吁,筋疲力竭了。它四面察看,眼神驚惶。皓禎再度接近了白狐,手中鉛錘重重擲出,一張網頓時張開,將那隻白狐網了一個正著。眾騎士歡聲雷動。
「好!」阿克丹吼著:「這隻白毛畜牲,是大少爺的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