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梅花烙

作者:瓊瑤
梅花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章

第三章

小寇子抬首看皓禎:「行了吧?這總可以回去了吧!」
多隆從地上爬了起來,哼哼唧唧的,嘴角腫了一大塊。對皓禎遠遠的揮拳作勢,嚷著說:「你給我記牢了,此仇不報非君子!總有一天,我要你栽在我手裡!」一邊嚷著,他竟然一邊就逃之夭夭了。他的隨從,他跟著跑了個無影無蹤。
白勝齡再一攔。
那天,皓禎帶著小寇子,出了府,換了一身普通的衣服,要去「透透氣」。是的,「透透氣」!二十年來,在王府中學規矩,學武功,學詩書,學字畫,學應對,學琴棋——就不知道怎麼有那麼多學不完的東西,學來學去,幾乎要把人學成了書呆子。於是,每當實在學得厭煩的時候,皓禎就會摘掉寶石頂戴,打扮成平常貴公子的模樣,帶著小寇子出去逛逛街。去天橋看看把式,去茶館喝杯茶,偶爾,也去戲園子聽聽戲。皓禎把自己這種行動,統稱為「透透氣」。
月兒昏昏,水兒盈盈,心兒不定,燈兒半明,風兒不穩,夢兒不寧,三更殘鼓,一個愁人!花兒憔悴,魂兒如醉,酒到眼底,化為珠淚,不見春至,卻見春回,非干病酒,瘦了腰圍!歸人何處,年華虛度,高樓望斷,遠山遠樹!不見歸人,只見歸路,秋水長天,落霞孤鶩!關山萬里,無由飛渡,春去冬來,千山落木,寄語多情,莫成辜負,願化楊花,隨郎黏住!
「後會有期!」
吟霜的歌聲清脆,咬字清晰,一串串m.hetubook.com.com歌詞,從喉中源源湧出,像溪流緩緩流過山石,潺潺的,輕柔的。也像細雨輕敲在屋瓦上,叮叮咚咚,是首優美的小詩。至於那歌詞,有些兒幽怨,有些兒纏綿——像春蠶吐出的絲,一縷縷,一絲絲,會將人的心,緊緊纏住。皓禎從沒有這樣的感覺,府中多的是丫環女侍,還有舞蹈班子、戲班子,從沒有一個姑娘,曾讓皓禎動過心。而現在,僅僅是聽了一首小曲子,怎麼自己竟如此魂不守舍?他來不及分析自己,只見吟霜在一片喝采聲中盈盈起立,手拿一個托盤,在席間討賞。客人們並不踴躍,盤中陸陸續續,落進一些銅板。吟霜走到樓梯角,經過皓禎身邊,皓禎想也沒想,就放進去一錠五兩的銀子。吟霜驀的一驚,慌忙抬頭,和皓禎四目相接了。小寇子趕緊過來,對吟霜示意:「還不趕快謝過我家少爺!」
皓禎二十歲那年,第一次見到了白吟霜。
機靈的小寇子,把皓禎要說的話都給說了。
皓禎整整衣服,小寇子愁眉苦臉的站在面前。
皓禎一拳就揮了上去,正中多隆的下巴,勢道之猛,使多隆整個人都飛了出去,帶翻了好幾張桌子,一時間,杯盤碗碟,唏哩嘩啦的碎了一地。多隆的隨從驚呼起來,擁上前來要幫忙,皓禎拳打腳踢,把阿克丹教的功夫,盡情揮洒,打了個落花流水。店小二、店掌櫃全跑上來,又作揖,又哈腰,叫苦連和_圖_書天:「別打!別打!大爺們行行好,別砸了我的店呀!」
「尊駕請自上樓,要聽什麼,儘管吩咐,咱們就在這兒唱!」
「成了!」小寇子拍了拍掌櫃的肩。「少說兩句,待人家父女倆好一點,可別為難人家!再遇到這種事兒,要出面保護人家才是!」
龍源樓是家規模挺大的酒樓,平常,是富商巨賈請客宴會之處,出入的人還非常整齊,不像一般小酒樓那樣混雜。所以,皓禎偶爾會來坐坐,喝點兒酒,吃點小菜,看看樓下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群。這天,他才走進酒樓,就覺得眼前一亮,耳中聽到一片絲竹之聲,叮叮咚咚,十分悅耳。他不禁眨了眨眼,定睛看去。於是,他看到一個年若十七、八歲的姑娘,盈盈然的端坐在大廳中,懷抱一把琵琶,正在調弦試音。在姑娘身邊,是個拉胡琴的老者。那姑娘試完了音。抬起頭來,掃視眾人,對大家微微一欠身,用清清脆脆的嗓音說:「我是白吟霜,這是家父白勝齡,我們父女,為各位貴賓,侍候一段,唱得不好,請多多包涵!」
現在,眼見多隆對吟霜動手動腳,他就按捺不住。吟霜已閃向一邊,同時,白勝齡攔了過來:「這位大爺,您要聽曲子,我們就在這兒侍候!」
吟霜大驚失色,撲過去喊著:「爹!爹!你怎樣了?」
「是!是!是!」掌櫃一迭連聲的應著。
「好了,別嚷了!」皓禎推開了小寇子。「天塌m.hetubook.com.com下來,還有我頂著呢!」他對吟霜看過去。
「去啊!快去啊!」多隆的隨從大聲嚷著:「你可別有眼不識泰山,這是多隆貝子,是個小王爺呀!」
「啊呀!」掌櫃喜出望外。「謝謝大爺!您可真是大人大量,好身手,好功夫,又好氣量——」
「這下可好了!」小寇子嚷著:「你出來透氣,透了個這麼大的氣,萬一傳到府裡,你是公子爺,沒關係,我可只有一個腦袋呀!」
「謝謝公子!」
吟霜似乎感覺到皓禎在目不轉睛的看她,悄悄抬起睫毛,她對皓禎這兒迅速的看了一眼。皓禎的心猛的一跳,如此烏黑晶亮的眸子,閃爍著如此清幽的光芒,怎麼,一定是前生見過!
他再說了句,就出門而去了。
她有白白淨淨的臉龐,柔柔細細的肌膚。雙眉修長如畫,雙眸閃爍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張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彎,帶著點兒哀愁的笑意。整個面龐細緻清麗,如此脫俗,簡直不帶一絲一毫人間煙火味。她穿著件白底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坐在那兒,端莊高貴,文靜優雅。那麼純純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纖塵不染。
多隆抬起頭來,一看是皓禎,就跺著腳叫了起來:「什麼過分不過分,你在這兒做什麼?原來你也看上了這唱曲的小姑娘,是不是呀?沒關係!叫上樓去,咱們兩個,一人分她一半——」
好一個白吟霜!皓禎心裡喝著采。和_圖_書站在樓梯的欄杆旁,仔細打量,越看就越加眩惑:怎麼,這姑娘好生面熟,難道是前生見過?
皓禎從口袋中,又掏出一錠銀子,給了掌櫃。
「什麼話!」多隆掀眉瞪眼的。「到樓上去唱!來,來,來!」
皓禎正要再說什麼,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魯莽的、囂張的一路嚷過來:「那個漂亮的,唱曲子的小姑娘在哪兒?」說著,那人已大踏步跨過來,一見到吟霜,就眉開眼笑,立即伸手去拉吟霜的衣袖:「來來來,給我到雅座裡去唱他兩句!」
皓禎忍無可忍,早忘了出門「透氣」必須掩飾行藏,否則給王爺知道了,必定遭殃。他衝上前去,一把就扣住了多隆的手腕,厲聲說:「貴為王公子弟,怎可欺壓良民?你太過分了!」
皓禎還想說什麼,小寇子又拉又扯又跺腳。
吟霜定定看了皓禎兩秒鐘,眼裡有了解,有感激,有滄桑,有無奈,有溫柔。她低低說了句:「我白吟霜自幼和父親賣曲為生,碰到知音,唯有感激。謝謝公子!」
「我的少爺,天色不早了,回府去吧!」
皓禎無法移動身子,他的眼光,情不自禁的就鎖在這位白吟霜臉上了。烏黑的頭髮,挽了個公主髻,髻上簪著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著流蘇,她說話時,流蘇就搖搖曳曳的。
小寇子聰明伶俐,善解人意,唯一的缺點是愛耍貧嘴,有時,也會因皓禎的寵信而有恃無恐。但,對於皓禎,他和阿克丹一樣,都是全心全意,忠心耿耿的愛戴m.hetubook.com.com著。
他又伸手去拉吟霜的衣袖。
皓禎身邊有一文一武兩個親信,武的是阿克丹,文的是小寇子。這小寇子才十八、九歲,是從小就淨了身的,換言之,是個小太監。七歲時就跟著皓禎,陪他讀書,伴他遊戲。
「打壞許多東西,對不起。」
被小寇子這樣一嚷,皓禎忽然覺得,自己那錠銀子給得魯莽。彷彿對吟霜是一種褻瀆,一種侮辱。生怕對方把自己看成有錢人家的紈絝子弟。心中一急,額上竟冒出汗來,他急忙對吟霜一彎腰,有些手足失措的說:「對不起,此曲只應天上有,我能聽到,太意外了!我不知道有沒有更好的方式,來表達這首曲子帶給我的感動——希望你——希望你——」他竟舌頭打結起來:「希望你不認為這是褻瀆——」
一陣胡琴前奏過後,吟霜開始唱了起來:
吟霜扶著父親,顫巍巍的走了過來,微微屈膝,行了一個禮。
皓禎眉頭一皺,怒氣往腦袋裡直沖。心想真是冤家路窄!原來,這人也是個小王爺,蔭封「貝子」,名叫多隆,和皓禎在許多王室的聚會裡都見過面。同時,這多隆還是皓祥的酒肉朋友。皓禎和多隆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彼此看彼此都不順眼。
皓禎再看了吟霜一眼。此時,吟霜已低眉斂目,把頭垂得低低的,不肯抬起頭來。他只看到秀髮中分的髮線,和那輕輕搖晃的耳墜子。
多隆伸手,對白勝齡一掌推去,就把那老人給摔出去了。
那天,他「透氣」透到了天橋的龍源樓。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