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河邊的錯誤

作者:余華
河邊的錯誤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章 三

第二章

「沒有。」
她同情地望著馬哲,看了很久才認真地點點頭。
此刻是在死者家中,而在離此二里路的火化場裡,正進行著死者的葬禮。家中的一切擺設都讓人覺得像陽光一樣新鮮。
她仔細看了一會馬哲,然後說:「你是沒有來。那天來的人很多,但我都記得。我沒有看到你。」
「他自殺了。」
「沒有了。」馬哲搖搖頭。
「真的沒有說什麼?」她仍然充滿希望地問道。
「你應該來。」她將目光移開,輕輕地埋怨道。
也不知是什麼原因,在下午就要離開這裡的時候,馬哲突然想去看望一下死者的妻子。於是他就坐到這裡來了。
這時馬哲聽到樓下雜hetubook.com.com亂的腳步聲,那聲音開始沿著樓梯爬上來。他知道死者的葬禮已經結束,送葬的人回來了。
「我很後悔。」馬哲說:「要是當初不去出差,我就能參加你們的婚禮了。」
「我們都三十多歲了,我覺得沒必要把房間佈置成這樣。可他一定要這樣佈置。」她對馬哲說,那聲音讓人覺得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死者今年三十五歲,職業是工人。據法醫驗定,兇手是從頸後用柴刀砍下去的,與么四婆婆的死狀完全一致,而瘋子屋裡找到的那把柴刀上的血跡,經過化驗也與死者的血型一致。那瘋子被繩子捆了兩天後,便讓人送https://m.hetubook.com.com到離此不遠的一家精神病醫院去了。
「怎麼了?」馬哲立刻警覺起來。
她聽後十分遺憾地說:「真可惜,你不來真可惜。」
這話讓馬哲也驚訝起來。他有點不知所措地看著她。
「是嗎?」她有些驚訝:「他們其他還說了些什麼?」
死者的妻子坐在馬哲對面,她臉色蒼白,雙手輕輕擱在微微隆起的腹部。她的目光在屋內游來游去。
「你為什麼不來呢?」她驚訝地問。
馬哲這時悄悄站了起來,當他走到門口時,迎面看到了一隻被捧在手中的骨灰盒。他便側身讓他們一個一個走了進去。然後他才慢慢地走下樓,直到來m.hetubook.com.com到大街上時,他仍然沒有聽到他以為要聽到的那撕心裂膽的哭喊聲。
「你也聽說了?」她略略有些興奮地問。
於是她的目光又在屋內搜尋起來,隨後她指著那吊燈說:「就在那裡。」
「也沒有。」
「那天他喝了很多酒,一到家就吐了。」她說著扭過頭去在屋內尋找著什麼,找了一會才用手朝放著彩電的地方一指。「就吐在那裡,吐了一大攤。」她用手比劃著。
她也聽到了那聲音。起先沒注意,隨後她皺起眉頭仔細聽了起來。接著她臉上的神色起了急劇的變化,她彷彿正在慢慢記起一樁被遺忘多年的什麼事。
馬哲仰起頭,看到了那如蓮花盛開般的茶色吊燈和*圖*書。吊燈上還蕩著短短的一截白線。
「可是……」馬哲想說他不知道他們的婚事,但一開口又猶豫起來。他想了想後才說:「我那天出差了。」他心想,我與你們可是素不相識。
當走到碼頭時,他看到小李從汽艇裡跳上岸,朝他走來。
「你還記得那個叫許亮的人嗎?」小李這樣問。
「是的。」馬哲回答:「我也聽說了。」
「死者是今年才結婚的,他妻子比他小三歲。」小李說:「而且已經懷孕了。」
她不再說話,扭過頭去看著她丈夫曾經嘔吐的地方,她臉上出現了羞澀的笑意。接著她回過頭來問馬哲:「他們沒有告訴你我們咬蘋果的事?」
「很多人都這麼說。」馬哲低聲說道和-圖-書
「線還在那裡呢。」她說:「不過當時要長多了,是後來被我扯斷的。他們就在那裡掛了一隻蘋果,讓我們同時咬。」說到這裡,她朝馬哲微微一笑,「我丈夫剛剛嘔吐完,可他們還是不肯放過他,一定要讓他咬。」接著她陷入了沉思之中,那蒼白的臉色開始微微有些泛紅。
「結果結婚那天,他們一進屋就都驚叫了起來,他們都笑我們倆,那天你沒有來吧!」

「就在昨天。」
她不禁微微一笑,接著繼續問:「你是聽誰說的?」
「我是沒有來。」馬哲說。
馬哲微微一怔。她此刻正詢問似地看著他,他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馬哲點了點頭。
「什麼時候?」馬哲一驚。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