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不速之客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查理斯.奧斯本
不速之客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九章

第九章

白羅審視著他的朋友,眼中閃爍著愉悅的光芒。「多麼富有戲劇性,我親愛的海斯汀!」他叫道,「是什麼樣的敏銳和聰慧使你一步就找到了答案!」
「他不會那樣做的,我的朋友,」白羅搖著頭說。
海斯汀哼了下鼻子,答道:「可剛才那樣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
「沒錯,海斯汀。想想這些事實吧。我們從好心的特德韋爾那裡知道,克勞德爵士採取了相當嚴密的防範措施來防止方程式離開這房間。他宣稱我們即將到來時令所有人吃了一驚,因此,那是非常肯定的,那時候小偷仍然隨身帶著方程式。他該怎麼辦?他不敢冒險:當我到來時,方程式在他身上被發現。他可以做的只有兩件事。他可以把方程式放回到原處,像克勞德爵士所建議的那樣,或者他可以把方程式藏在某個地方,只要暫時放一小會兒就可以掩蓋住一切。既然他沒有選擇做第一件事,他肯定是做了第二件。Voilà!對我來說,方程式藏在這間房裡是一件非常明顯的事情。」https://m.hetubook.com.com
「看在上帝的面上告訴我,它在哪裡?」海斯汀問道,語氣中明顯帶著憤怒。
「你認為可疑,是嗎,海斯汀?」
白羅沒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那個有靠背的長椅子跟前坐下了。他仔細打量著海斯汀,雙眼眯得像一隻貓,眼中只閃爍著一點微弱的綠光。「如果你願意用用你的灰色細胞,並嘗試著清晰的檢視這整個事件——像我所做的那樣——你也許會察覺到真相,我的朋友,」他自鳴得意地宣稱道。「不過,」他自覺這語調展示了他的寬宏大量,「在格拉漢姆醫生到來之前,讓我們首先來聽聽我的朋友海斯汀的想法。」
「啊!」白羅喃喃自語。「那個神秘兮兮的卡瑞里醫生。」
海斯汀親切地和*圖*書看著他。「我說,白羅,」他笑道,「你真是太喜愛整潔了。」
「哦,上帝,白羅,」海斯汀非常興奮地叫起來,「我相信你是對的!讓我們一起來找到它。」他快速站起來,走到桌子跟前。
白羅傾斜著靠在椅子上,以他所習慣的方式把他的手指尖攏在了一起。「我也並非如此肯定,海斯汀,」他承認道,「我當然不能夠百分之百的確定。但是我有一些小小的想法。」
「昨晚格拉漢姆醫生宣佈他不能開死亡證明,並說必須要做屍體解剖的時候,我就覺察到了。」
「你怎麼能如此肯定?」海斯汀問道。
「我的意思是,」白羅對他的夥伴耐心地解釋道,「遲早那個賊會回來取走他的戰利品的。因此我們中的某個人,必須一刻不停地留在這裡監視——」這時傳來了小心而緩慢的開門聲,他立刻停止了說話,招手讓海斯汀跟他一起走到留聲機旁,在那裡任何走進房間的人都不可能立刻發現他們。
hetubook•com.com既然如此,白羅,」海斯汀抗議道,「你不能那樣來搪塞我。你不要假裝認為那個老頭死於心臟病發作。昨晚發生的一切正閃現在我眼前。但是我必須說的是理查.阿莫里不是那種非常聰明的小夥子,下毒的可能性不應該發生在他身上。」
「你指什麼?」
「哦,那是誰?」海斯汀問道。
白羅輕輕地歎了口氣。「是的,是的,」他喃喃自語的說著。「今天早上格拉漢姆醫生將會來宣佈屍體解剖的結果。再過幾分鐘我們就知道你是否正確了。」白羅好像還要說點什麼,但卻止住了。他走到壁爐架跟前,開始整理那個裝滿點火用的木屑的瓶子。
「我確實知道,海斯汀,」白羅笑了笑,回答道。「畢竟,你知道我偶爾也會去一兩次電影院。」
「當然,」他的朋友回答道。「非常的可疑。但是,就整個事件來說,我傾向於認為是那個義大利人幹的。」
「盡一切可能去找吧,如果那樣做能使你很愉快的話,hetubook.com.com」白羅回答道。「但是有一個人會比你更容易地找到它。」
白羅精力充沛地撚弄著他的小鬍子。「哎呀,不就是那個藏它的人嗎?」他大聲說,一邊做著手勢,就好像一個魔術師從帽子裡面拉出了一隻兔子一樣。
「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哦,別這樣,別老是縱容你那怪癖,」海斯汀懇求道,「快告訴我你那珍貴的灰色細胞是怎麼考慮這件案子的。」
「你要小心!」白羅一邊衝他擺著手指,一邊說,「對稱就是一切。每一寸地方都應該乾淨整潔,特別是大腦裡的灰色細胞。」他說話時一邊敲著他的頭。
「神秘兮兮,說得非常正確,」海斯汀接著說。「那個字眼對他來說非常合適。他來這個國家做什麼?我要告訴你,他正是為克勞德.阿莫里爵士的方程式來的。他幾乎肯定是一個外國政府的雇員。你知道我所說的這類事情。」
「好吧,」海斯汀迫不及待地開始說,「那把在秘書椅子下面發現的鑰匙很可疑。」
「我怎麼https://www.hetubook.com.com會知道?」
「你認為那個方程式現在在哪裡,我聰明的夥伴?」白羅問道。
「而且,如果最終證明克勞德爵士真的是被毒死的話,」海斯汀現在開始踱起了大步,「那將使卡瑞里醫生更加的可疑。記得波爾加斯嗎?採用毒藥殺人是一種非常義大利化的犯罪。但令我擔心的是,卡瑞里可能會帶著方程式僥倖逃脫。」
「是不是覺得好多了?」白羅問道,一邊歪著頭從一側觀察著壁爐架。
「你覺得不是,我的朋友?」白羅問道。
「當然在這個房間裡,」白羅說道,臉上帶著那種常露齒嘻笑的貓所具有的洋洋得意的表情。
白羅看了海斯汀一小會兒,就好像是在給他的朋友一些時間來思考這個問題。然後,他用一種鼓勵的口吻說,「想想吧,我的朋友,把你的想法組織一下。要有方法,有條理,那是成功的訣竅。」然而海斯汀只是困惑地搖著頭,這位偵探仍然嘗試著給他的夥伴一點線索。「它只可能在一個地方,」白羅告訴他。
「你是說——」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