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不速之客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查理斯.奧斯本
不速之客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章

第十章

「哦,你知道這個地方是什麼樣的,」芭芭拉解釋說,「大驚小怪,大驚小怪,這些人盡會大驚小怪!我的意思是,比如卡洛琳姑姑,就像只咯咯叫的老母雞一樣!而理查呢,簡直一無是處,就只會給人添麻煩,男人在你生病時就只會這樣。」
「沒什麼,親愛的。」理查回答,他顯然想讓自己的聲音顯得鎮靜一些,「你是否介意離開一會?」
「是的,」芭芭拉回答說,「我給她兩片阿斯匹林,但是她想要點藥劑。所以我說如果這裡沒人的話我把這些東西都給她拿去好了。」
海斯汀衝上前去拿起鐵盒,白羅從他手裡接過盒子,說:「小姐,請允許我,我相信它對您來說太重了。」他把盒子放到房中間的桌上,問道:「這是您的收藏品嗎?是鳥蛋還是貝殼呢?」
「非常確定。我昨天晚上太緊張了,太疲倦了,我非常感謝您答應我的請求留下來,但是現在,我覺得您最好是離開。」
「哦,不是我要,」芭芭拉說,「我是給露西婭拿的,她今天晚上頭疼得厲hetubook.com.com害。」
「但是,當然,」白羅說,「像您這麼年輕健康充滿活力的人,不需要這些玩意兒吧?」
門又開了,露西婭停下了話題,走進房間的是一臉震驚的理查和格拉漢姆醫生。「露西婭!」理查一見到她就叫道。
「願意為您效勞,夫人。」白羅禮貌地回答。
她停住了,因為露西婭走進了房間。露西婭似乎因為看到白羅二人在房間裡很吃驚。她蒼白驕傲的面容在日光下顯得憔悴不堪,她雙唇的曲線似乎顯示出她在深思著什麼。芭芭拉快步走向她,說:「哦,親愛的,你不該起來的。我馬上就來照顧你的。」
露西婭又回頭看了一眼,眼中帶著一絲恐懼。隨後她離開了房間。
「拜託了,芭芭拉。」
「啊,c'est comme ca!」白羅輕聲說。他大聲地不置可否地回答,「我明白了,夫人https://m.hetubook.com•com。」
「夫人,因為讓一條狗尋到追蹤獵物的線索,有時候是很難的。可是一旦它找到了線索,那麼根本沒有東西能夠讓它離開,如果它是條好狗的話。而我,赫丘勒.白羅,就是一條很好的狗!」
「我昨天有點歇斯底里了,」露西婭堅持說,「我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還沒有呢,夫人,」白羅說著向她走了一步,「不知您是否記得您昨天表示懷疑您公公並非自然死亡的。」
露西婭激動地說:「哦,但您必須得走,我求您,求求您,您不知道您留下來會帶來多麼大的傷害!」
「是啊,」芭芭拉說,「我昨天晚上就覺得奇怪,它竟然一塵不染。」
「什麼?」芭芭拉叫道,「怎麼會,我敢確信說昨天晚上都是滿的!」
「您能確定嗎,夫人?」白羅靜靜地問道。
「白羅先生,恐怕這東西有點乏味了,」芭芭拉緊張地笑了一笑,答道,「只是藥丸和藥粉之類。」
「哦,好吧,你自己知道怎麼做好。」芭芭拉說著走向門口,海m.hetubook.com.com斯汀立馬衝上去幫她把門打開,她一出門,露西婭就坐到一張椅子上,說,「白羅先生——」
露西婭看著他的臉,「我不能——」她說,但是當她看到理查把門打開了,就沒有說下去。「請吧。」他重複道。
白羅的手放在盒子上,沉思地說,「如果這裡沒人的話,小姐,這有什麼關係嗎?」
「哦,我們把它取下來的時候,把它放到這張桌子上了,」芭芭拉告訴他,「卡瑞里醫生看了一下藥品,評論了一番,然後——」
「的確如此。」露西婭說。
「是的,在晚餐之後,你知道,這裡面裝滿了醫藥用品。」
「您昨天晚上看到過這盒子?」白羅問。
「我們來看看這些藥品吧,」白羅說著打開了盒子,他拿起幾個小藥瓶,誇張地揚起眉毛,「馬錢子鹼,阿托品,真是些不錯的小收藏!呵,這瓶天仙子鹼,都差不多空了。」
「理查,怎麼了?」露西婭衝到他身邊,緊張地問,「發生什麼事了?又發生什麼事了?我看出來了。是什麼事?」
「那您現在確信,」https://m.hetubook.com.com白羅說,「他的去世是自然死亡的囉?」
白羅微微揚起他的眉毛,無言地看著她。
「是對我們所有人的傷害,白羅先生。我不能解釋更多,但是我請您相信我的話。一見到您,我就信任您,求您——」
「但是,親愛的,你不認為你不該——」
露西婭的聲音有些顫抖,她略為躊躇地說道,「白羅先生,昨天晚上,我要求您留下來,我求您這麼做。今天早上,我才發現我錯了。」
「親愛的芭芭拉,我的頭疼已經好多了,」露西婭答道,她的目光停在白羅身上,「我下來是想和白羅先生談談。」
「La pauvre dame,」白羅喃喃地說,他的聲音裡滿是同情,「那是她讓您來拿這些藥丸的囉?」
白羅理解地點頭。「我明白,我明白,」他點頭表示贊同。他手指摸著藥箱的蓋子,又迅速地看了一眼手。他頓了一頓,清清嗓子,繼續說道:www•hetubook.com•com「小姐,您是否知道,你們有這樣的僕人真是幸福呵。」
「你為什麼那樣看著我?」露西婭警惕地問。
「傷害?」白羅問,「是對您的傷害嗎,夫人?」
白羅把試管伸給她看了一下,接著放回盒子裡。「太奇怪了,您說那些,您叫它什麼來著——藥瓶——是滿的?小姐,昨天晚上你們到底把這些藥品怎麼了?」
白羅指指鐵盒。「您瞧,這盒子上一點灰塵都沒有。要爬到椅子上去才掃得掉這灰塵,不是每個僕人都會這麼盡職的。」
「你什麼意思?」芭芭拉問。
門開了,芭芭拉.阿莫里小心翼翼地走了進來。她從牆邊拖過一把椅子,放在書架前,然後踩到椅子上伸手去拿放藥的鐵盒。這時,海斯汀忽然打了個噴嚏,芭芭拉一驚,手裡的盒子掉到了地下。「啊,」她略微慌亂地叫道:「我不知道這裡有人。」
「Voilà!
露西婭站起來,緊張地掃了他一眼,問:「那就這麼定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