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馬背上的惡魔

作者:維多利亞.荷特
馬背上的惡魔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二、暫居小蒙特雷城之二

二、暫居小蒙特雷城之二

「傑妮,妳是怎麼了,變得這麼凶。」瑪格說。
「妳一點也不必擔心,只要給錢,孩子會被照顧得好好的,妳根本不必擔心。他們只希望那個未婚媽媽回到他們身邊去,像個處女一樣苗條,她自己必須忘記過去的一切。」
傑妮問道:「她相信嬰兒死了嗎?」
「拉革荷太太,請妳快說。」傑妮尖叫著。
「她當然相信,我相信她現在已經是個貴婦人了,她嫁給一個大地主,生了一大堆孩子,在大房子裏跑來跑去,只是她不太管孩子的事,完全交給奶媽去管。」
「我就碰到過不少奇怪的事,有些是相當秘密的,紳士們、淑女們……哈哈,妳別說他們多麼的正人君子,他們都喜歡玩愛情遊戲……而且常常會越軌,妳知不知道。只要他們不捅出漏子來就好。若出了岔子,我可不抱怨,因為他們出了岔子,我才有生意可做呀!這真要求上天保佑他們。醜事鬧得越大,我生意就越好,報酬也和*圖*書越高。我告訴妳,有一次有個小姐……她可是來頭不小……但是她守口如瓶,我不用告訴妳她是誰,妳可猜出十之八九了。」
「他們的血統和我們的血統還不是一樣的,」傑妮說,「我的卡斯登說,總有一天,老百姓會證明這一點。」
她喜歡白蘭地酒,身上隨時預備一瓶,我懷疑她是否經常啜飲一下,但是她從未有失職的表現,似乎沒什麼好擔心的。
她不知道我的來歷,我曾經聽過她稱呼我為「英國表姊」,似乎我是個敵人。
有時坐在房裏想看點書,但是我總會聽到拉革荷太太尖銳的大嗓門,這一段時間,我漸漸習慣了她說話的語調,也比較容易與她交談。
正在沉思著,突然被拉革荷尖銳的嗓門拉回到現實裏。
「哦!她以為她是和他們一夥的,可是有一天,她必須要表明立場。」
拉革荷太太八月初搬進來,住在瑪格隔壁的房間。她的來到很明顯的提醒我和www.hetubook•com•com瑪格,這一段插頁式的日子已經接近尾聲了。我知道我們兩人都會依依不捨,這雖然是個奇怪的感覺,但這幾個月等候的時光對我們兩人都是很重要的。就如我們所意料的,兩人更加親密。我相信她和我一樣,也很高興,但是這件事情過後,我們並不會分開。我無法想像,她如何捨得下孩子,臨盆的日子近了,她對養孩子的興趣越來越濃厚,我很擔心她會因母愛無法割捨。這是很自然的,因為情勢所逼又不能不這麼做,令人十分傷感。
拉革荷太太包辦瑪格的一切事務。她對瑪格照顧得無微不至,甚至於我們極力設法單獨相處一會兒,她那肥胖的身子就立即出現,噓寒問暖的問候「小媽咪」有什麼需要。
「如果我說出來,豈不失去信用了嗎?我懂得保密之道,這樣我才養得起家呀。不過那一次我還是讓小傢伙平平安安的生下來,雖然歷經千辛萬苦……那一次和圖書,不是我喜歡的。而且當然因為我在場,我照樣對那位小姐說,小媽媽,有我老拉革荷在,妳不會有事的。這句話鼓舞了她。孩子一生下來,就來了一輛馬車,把孩子抱走了。這個可憐的產婦,奄奄一息,若不是我在場,她早已一命嗚呼。後來我奉命行事,告訴她說孩子死了,別人也是這麼告訴她,她心都碎了,不過我認為這樣好些。」
我不想再聽了,禁不住要想那位貴族小姐所生的孩子一生下來就被抱走。真不明白她怎麼知道得這麼多。她一定是個包打聽。究竟她猜出多少?傑妮也是話中有話,似乎住在這裏的每一個人都愈來愈不滿現實了。
「如果我擁有酒的數量,像我接生的孩子那麼多,我就是個大富婆了。」她說。
「說不定妳是個賣酒的,要不然就是酒鬼一個了。」我忍不住加上一句。
「這個妳大可以放心,」拉革荷帶著安慰的口吻回答。「像這樣的嬰孩大多送到好家庭去撫養m.hetubook.com.com,因為他們畢竟是出身名門,貴族是很重視這樣的血統的。」
待產的期間,我常常回想過去,常常渴望能和母親一起計劃未來。我常沉思,如果我留在校舍裏,不知會怎麼樣,因此我對自己的抉擇毫不懊悔。我發現我一定會越來越不安,也許會奮不顧身的接受曼瑟太太的勸告,嫁給吉米。同時,我又感覺到自己衝向黑暗的甬道中,面向著不可測的未來前進。前面的道路是冒險,是古堡,是法國伯爵,和他不尋常的家,我只能期待,我很高興能有這一段等候時期。
「我想知道後來嬰孩怎麼樣了?」瑪格插嘴。
「妳最好別讓葛利曼太太聽到妳說這樣的話。」拉革荷太太警告說。
很顯然的,我們只有逆來順受了。
「不管好不好,卻是個事實。」
起初瑪格對「小媽咪」這個稱呼覺得很有意思,過了幾天,她就向拉革荷太太宣佈,如果她再這樣叫她,她就要尖叫了。拉革荷太太仍然我行我素,m.hetubook.com.com她明確表示這是她的職責,如果她不盡責,誰能保證孩子能平安地生下來,小媽咪不會受到任何感染。
那是個燠熱的下午,八月已經將盡,瑪格的產期近了,我一直回想著去年這個時候所發生的一切,開始幻想今後一年之間,又會發生什麼事,朦朧的影像塞滿我的腦海……雄偉的古堡,岩石砌成的,可以通到堡裏每一個房間的寬闊樓梯間,奇怪的家族,瑪格、艾丁尼、里昂和堡主法國伯爵。
「那是卡斯登告訴她的。妳要卡斯登最好小心點兒,免得說太多話給自己招惹麻煩。貴族有什麼不好,他們的孩子都很漂亮,我接生的孩子中,最漂亮的都是出自貴族,我記得有一次……」
瑪格問道:「後來孩子怎麼樣了?」
傑妮總是參與龍門陣,和拉革荷太太爭著說話,看起來總是拉革荷太太佔盡先機,令我擔心的是,拉革荷的過份優越感。我警告瑪格不要讓她們太接近,瑪格說她喜歡聽她們聊天。
傑妮說:「這樣不太好。」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