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馬背上的惡魔

作者:維多利亞.荷特
馬背上的惡魔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二、暫居小蒙特雷城之三

二、暫居小蒙特雷城之三

她懊喪的說:「我不會完全失去他,我會去看他,我怎能離開我的小查羅士。我一定要確信他的養父母疼他愛他,難道不是嗎?」
瑪格閉上眼睛,我非常的不忍心,擔心時候一到,她會有什麼感受。
「如果妳不願孩子離開妳,妳就必須等到結婚之後,那時妳可以有孩子。」
孩子用紅色法蘭絨包著,躺在嬰兒床裏。
「一段時間吧!」我簡短的回答。
我進入房裏,關起門之前又轉身,看見她臉上閃過的一抹表情,只見嘴唇向下撇,好像很得意的姿態。
「妳有沒有想過?」
算了,我們很快就會離開這裏的,但是我很擔心瑪格,要她捨下孩子,不知她會怎麼樣。
我年輕缺乏經驗,不知如何處理這種場面。有時我任由她去幻想,讓她以為她會保有孩子在身邊,而且我們要永久住在這兒。
我懷疑他們對我們的瞭解有多少,我曾經看到過傑妮常常在店裏聊天。我們兩個人已經成為人們閒聊的話題,我又想起法國伯爵送我們到這個hetubook•com.com小地方來,是錯誤的決定,像我們這樣的兩個年輕女子實在是很惹眼的。
大夥兒都擠到大門口來,葛利曼夫人、拉革荷太太,她們後面還有傑妮和艾曼兒。
她真的愛她的孩子,有多愛呢?我不知道,她的情緒瞬息萬變,不過我從來沒有看過像現在,她感受這麼深的時刻,我想除了這個孩子以外,她未曾這麼關心過別人。
「有一次她提過她的父母……好像是說溜了嘴,她好像很怕她的父親,她父親好像是個上流紳士。」
九月的第一個禮拜,我們的嚮導到達了,我們準備次日啟程。
瑪格低聲啜泣:「我不能讓他離開我,麥妮娜。我不能。」
第二天早晨醒來,查羅士已經不在了。
她有許多餿主意,要我和她帶著孩子一塊兒逃跑,我陪著她,不斷的安慰她。天一亮,我就勸她理智點,別再幻想了。
她的陣痛不很長,也不很難捱的樣子?很幸運的,中午不到孩子就生下來了,是個兒子www.hetubook.com.com
我本想告訴她說我沒有時間和她聊天,但又擔心這樣可能會太唐突,引起疑心。
「我相信妳一定聽錯了。」
「哦,是的,她有父母。」
「瑪格就要分娩了。」
我立刻過去看她,她已經躺在床上,筋疲力竭地熟睡著,看起來得意洋洋地,顯得很年輕有活力。
這一群人使我印象深刻,在以後幾個月裏,我會一再的想起這幅情景,而且清晰地出現在我眼前。
「妳會一直陪著夫人和孩子嗎?」
「夫人,妳真幸福,有這麼多關心妳的表哥表姊。」拉革荷太太說:「妳就要回家去,寶寶的爺爺一定會疼查羅士的。」
但她不能不離開孩子,她心裏明白得很。
我感覺到房子裏的緊張氣氛,大家都在等候著我們要走的那天來臨,我們自己都不確定是那一天,大家因此很不自在。
瑪格太不小心了。她的閒聊太過火了。我想到我們為何會來這兒,自己也覺得好像有點兒奇怪。怎麼會有個年輕寡婦,離開父母www.hetubook.com.com到遠地去生孩子,而且還跟了個不同國籍的表姊?
她閉口不語,皺起眉頭。我知道,她拒絕相信孩子立即要被帶走這回事。
瑪格抱著孩子,我看到眼淚緩緩的從她的兩頰流下。
我點點頭,我一直感覺到要特別留心那雙充滿疑問的眼睛。
「小姐,妳們不久就要走了。」她說。
「小媽咪,妳該休息了。」拉革荷太太說。「我預備了美味的肉湯要給她喝,她得先睡一會兒。」
瑪格一臉發愣無助的表情,她想不到結局竟然是這樣子。
我點點頭,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我很高興看到伯爵家僕貝利卡德夫婦冷漠而從容的表情,他們被指派執行這樣的任務,實在是恰到好處。
我一上街,店主人都爭相問候瑪格——那個不幸失去丈夫的少婦,他們都知道她有孩子成為她的慰藉,而且是個男孩,他們都知道她多麼渴望能生個男孩。
「這孩子可以成為她的安慰的,她已經受了許多的苦,她有沒有父母?」
傑妮跟著我進入房裏。
我知和*圖*書道將要發生的事情就要發生了,不久之後,帶我們到這兒來那一對男女會回來帶我們走。走了一段路程之後,孩子要交給他的養父母撫養,我和瑪格會繼續前進回到古堡。
她已經起了疑心,和拉革荷太太一樣,也是個包打聽的。
她去找貝利卡德,他向瑪格婉言相勸,告訴她說,孩子的養父母昨晚來客棧,把孩子帶走了。要她放心,孩子被送到好家庭撫養,一生會受到最好的照顧。我們現在該走了,我們再過幾天就會到達古堡,伯爵在等著我們。
等候的時間結束了,馬車就在外面等著,瑪格的另一位表兄貝利卡德先生和他的妻子,前來帶她回家。
「我是以父親的名字來取的。」她說,「家父原名查理.奧古斯都.芳登.德利比。小查理像極了他的外公。」
「總算生下來了,麥妮娜,是個男孩……很可愛的男孩。」瑪格聲音很微弱的說。
第一天晚上,我們住在客棧。瑪格和我共睡一房,孩子也在身旁,我們幾乎徹夜未眠。瑪格一直說個不停。
有時我不和圖書得不提醒她。
前一夜沒睡好,第二天又整天勞累奔波,當晚我們進了一家客棧,很早就上床,而且一上床就睡著了。
我試著安慰她,可是我自己也怕面對即將來臨的那一天。
大概又過了一星期,有一天早晨,我被隔壁房間的嘈雜聲吵醒,聽到拉革荷太太正在對傑妮下命令。
可是別離的事業已安排好。
「我不覺得。」我說。
「再生的話,也比不過我的小查羅士。」她哭著說。
兩個星期過去,拉革荷還陪著我們。給孩子洗澡、穿衣、包裹全由她自個兒做,瑪格從不假手他人。她給孩子取名叫查理,她就喊他查羅士。
瑪格對我說:「我要見見小查羅士的養父母,以後我好回來看他們,他們怎麼可以把我和我的孩子永遠分開。」
「想過什麼?」
「妳曾否想過她的父母要她回家?」
「我們很快就要帶她走的,傑妮,我現在有事要忙。」我說。
「哦!妳不太瞭解我父親,對不對?他是個不太容易被瞭解的人,我想當小查理長大後會很像他,那一定很有趣……」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