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金色的陰影

作者:維多利亞.荷特
金色的陰影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部 珞萊 第一章

第三部 珞萊

第一章

「首先我們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在找房子,」德林說:「而且是找像白蕾地一樣的老房子,我已經跟這家旅館的老闆提過了。」
「不好找,」醫生說:「尤其是要找一個有特色的房子。」
「那麼我們要不要租這個房子?」
「我們並不在乎錢。」德林說,我對於他這樣炫耀有點不舒服。
大廳很大,有一種懾人的氣派。樓梯兩邊的扶手上裝飾著老虎,牆上掛著一幅幅畫像,我們無暇審視,欄杆雕刻精美,我們跟著傭人上去。
「房子應該要住人,」我說:「房子空了,連這些磚瓦都顯得有點悲哀。」
「這是我的高曾祖建的,原先他是個布商,後來發了財才建這幢房子的。」魏爵士說:「後來到我父親後,才建現在住的這幢房子,梅色就成了寡居的嬸嬸、姨母住的地方,兩年前,我一個妹妹住那裡,她死了,房子就空了。這是我兒子的主意要出租的,你們是第一個房客。」
但是德林沒注意到。
「那一定是明苔,」魏夫人說:「她實在是個可愛的女孩。」她看著她兒子說。我心想,他們兩人倒是很相配的。
「珞萊,妳對他們很感興趣。」
「你暫且別那麼自信,他們不一定會賣。」我堅持道。
潔茜悲哀的搖搖頭走了,我把臉埋在衣服堆裡,彷彿看見了山貓,山貓是天生的領袖,他的話是法律,沒有人像他。我抬起臉來說:「山貓,你在哪?我要跟你說話,我要告訴你,我討厭你的計劃,回來!山貓。」
他依然彬彬有禮的向我們鞠躬,態度雖然很端正,笑容卻是很親切的。
屋子旁邊是個葡萄園,葡萄籐爬在窗子上,映著陽光,花架下還有許多奇花異草。
他驚訝的看著我。怎麼了?他認為他是金山,但有時候,很多東西不是金子可以換取的。
「卡夫人,她已經死了,現在另有一位卡夫人。」
「我們去跟魏克斐說我們要租下來。」
「當然我們會被他的繁文褥節騷擾到,他當然會有太太。」
「德林,我們租下來吧!」我說,他沒有異議,因為他也被這幢房子吸引住了,我不知道德林的計劃為何,但他要獲得白蕾地,勢必要花一番功夫,這一來,租下梅色大廈要比住在旅館方便得多。
我投給德林一瞥,言下之意是:「你看吧!一切都井井有條。」
自從山貓死後,我感到從未有的輕鬆,我對生活重新有了興趣,我十二萬分不贊成去奪取白蕾地,尤其是現在,但潔茜的話一直在我耳邊迴響,山貓會回來的,他在冥冥中驅使我做不願意做的事。
我們徵詢愛蕾的意見,她倒是很理智,她說她不去,留在這裡照料一切,等我們回來時,一切還是原樣。
等他一走,德林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便開始嘲笑魏www•hetubook.com•com克斐,學他講話的樣子。
有三層樓,大約十二個房間,每間屋子都很大,空氣流通,還有落地窗。
當天我們便委託一個房屋經紀人,替我們找了一個暫時的住家,那是在魏家莊園附近的梅色大廈,是魏家的產業,魏家打算出租,於是約定第二天去看房子。
「如何?」他問道。
醫生說他正要去那裡,於是我們跟魏家道謝,並跟他們約好下週搬進去。
「卡夫人?」
「妳呢?」
我轉身對他笑笑,我知道他一樣的感慨萬千。
「還有一個很漂亮的年輕女孩。」
我既想留下來,也想趕快離開這裡,我想離開這個我稱之為小白蕾地的地方,因為這兒有太多的回憶,令人觸景傷情。我經常會想起山貓在世的種種,也許促使我離開的真正原因是德林,我必須跟他在一起,我們之間的關係是我不能明白的,我覺得彷彿是從窗內看霧,迷濛不清。我過去有多少次曾想到和德林結婚,當山貓要娶我時,變成了不可避免的事,德林沒有反對,我相信他對我,正如我對他一樣有一種情愫存在,只是在山貓強烈的個性下,我們都受他的支配。在山貓死後那一段空洞的日子,也只有我們兩人在一起,才能驅散那種孤獨的感覺。
「有什麼好?」我一直問道。他緊閉著嘴道:「我要去,這是他生前的期望。」
我沒回答,她坐在床上看我。
「別這樣,德林,他也不像你講得那樣呆板。」
我只好去了。
「我們是要……」
「當然,」魏先生說:「你們先檢查裡面吧!」
我說:「他們還可以想辦法,把白蕾地開放觀光呀!」
我們坐進醫生的馬車。
「兩位一定是賀先生和賀太太了,」他說:「魏克斐先生在書房等你們,我來領路。」
我是帶著極端不情願的心情回到英國,我一直跟德林辯論。
「我們是要檢查。」德林很不高興道,我知道他對魏克斐有成見,第一眼便不喜歡他。
門上響起一陣敲門聲,女傭端來茶點,魏家有一種優雅的氣派。
我們爬上石階,拉了一下門鈴,立刻有傭人來開門。
「我要去看看這個房子,我喜歡它,我想知道梅色的過去。」
「你怎麼知道會被他們打擾?你怎麼可以斷定他一定有太太?」
「一定是白蕾地!」魏夫人笑道:「它與眾不同,它原先是一個修道院。」
我把這些事對德林說,他似乎毫無興趣,他只掛心白蕾地和如何去接近這家人。
「他不會像活人一樣回來,不是那種有血有肉的人,但他會回來。」
我告訴他們圍巾的事,魏克斐很高興的說:「我記起來了。」
醫生也過來和我們握手。「韓醫生是來應診的,」魏夫m.hetubook•com.com人說:「如果你們要住在這裡,一定得有個好醫生,韓醫生正是最佳人選,克斐,叫人送茶來。」
「他死了。」我說。
「我有個弟弟在澳洲,你說你們去過白蕾地?」
「像白蕾地?」
我對她很感興趣,更何況梅色也確實需要一個管家,便僱用了她。
「如果我們租他的房子,當然會常常跟他見面,或是和他太太見面,那不是會被他們煩死了。」
「他會回來嗎?珞萊。」
「我已經叫人去拿了。」
「請坐吧!」魏夫人說。
我很快說:「我們只是租短時期的。」「我知道,」魏克斐對我笑道:「不管多短,也要住得舒服。」
我們走路到隔鄰的魏家大廈,魏家的房子很大,是早期維多利亞式的,看起來很堅固,屋前草地上有一個噴水池,花樹修剪得非常整齊。「這正是他這種人住的地方。」我批評道。
「我們還是看看裡面吧!」德林說。
「明苔結婚了嗎?」
「妳是賀太太?」她說。我說是的。
「別擔心,我知道怎麼去跟他們打交道,不過要花很大的功夫。」
「潔茜,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妳再說也沒用,我不會改變對他的看法,我知道的他是妳從未體驗到的。」
「我要去英國,」他堅決的說:「他一定希望我去。」
「不知道魏家大廈會是什麼樣子?」
「賀先生和賀太太!」他敲敲門說。
「看來你不喜歡他。」
一天下午,正當我忙碌的準備行李時,潔茜溜進我房間。
「他們不懂這樣做的。」德林笑道。在這一刻,他特別像山貓。我的情緒很不穩。潔茜說山貓仍然陰魂不散的跟著我們,看來是不假,我不希望那些人把房子賣了。
魏克斐說:「她現在有個同父異母的妹妹,翠絲,是第二位卡夫人生的。」
「我相信妳一定做得很好。」
「你最討厭這一套了。」
「如果裡面有外面的一半好,我就很滿意了。」我說,魏克斐聽了很高興。我說:「這是安妮時代的建築物或更早期點?」
「妳很幸運,在認清他的真面目之前,他就死了。」
「跟幾年前一樣。」他說。只是景色依舊,人事全非了。
「我想賀太太的看法不錯,」魏克斐說:「屋子空太久就不適合人住了。」
「我是葛太太,我以前在白蕾地當管家,後來被卡夫人辭退了。」
「你不是嗎?」
在船上我們談了很久,他打算買下白蕾地,因為物主會出售的,他會出很高的價錢,是別人望塵莫及的。
我們仍然住在獵鷹旅館,當我們坐在我初次見到德林的那個客廳時,有種奇怪的感覺。
「房子空著,把它都糟蹋了。」魏爵士說。
我注意到醫生臉上浮現不悅的表情,但他意識到我在看他,便說:「你m.hetubook.com.com們住久了就會知道。」
「那妳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是賀太太。」我趕緊接道。
愛蕾陪我們去墨爾本,我們在旅館過一晚。第二天,她送我們上船。我相信德林和我一樣的感激她。愛蕾一再強調,她會好好看家,等我們回來。當船啟航後,她仍然站在碼頭上向我們揮手,我們都沒掉眼淚,好像我們是去雪梨一樣。
「他活著時當然不同,」我堅持道:「我從來不贊成他這種想法,雖然有它的意義在。」
「我們至少需要兩個園丁。」德林說,好像決心要找出這地方的缺點來。「園丁好不好找?」
「妳要去了,」她說:「我知道妳會去,雖然妳一再說妳要留在這裡,但妳還是會去。」
魏夫人很親切的對我笑笑,我轉向魏爵士。
我看著房子優雅的建築,這大概是安妮皇后時期的建築,牆上爬著蔓籐,秋天時,景色一定很美麗,屋前有一大片草地,修剪得很整齊。
「我希望你們會喜歡這幢房子,」他說:「雖然有點老舊,也許不像現在造的房子那麼方便。」
「我們著重的不是房東,而是這幢房子。」
「那一定很有意思,」德林促狹的看我一眼,我很快說:「我們對梅色大廈很感興趣,這房子是什麼時候建的?」
「珞萊,他們勢必出售,因為他們已經破產了。」
他送我們到旅館門前。等他走後,我對德林說:「他對白蕾地那一家人似乎有成見,你提到白蕾地時,他表情很奇怪。」
「就是那個叫露茜的人?」
「我們最近才從澳洲來,兩年前,我們去過白蕾地。」德林對他們說。
我知道是誰使他們這樣,我感到很慚愧,我倒真希望我沒發現金礦。
「我想你們要回獵鷹旅館,我可以順便送你們回去。」醫生對我們說。
「還沒有。」
我想起從英國坐卡倫星號到澳洲的情景,那時我還是個天真未鑿的女孩子,而現在卻成了一個遺孀。
魏克斐並沒有表示驚訝的神色,這與他的教養有關,他從小生長在貴族家庭,對任何事不會大驚小怪的,以免沒有風度。不過我確實要和德林單獨談談這個房子。
德林說:「屋子裡面才是我們關心的重點,因為我們要住在裡面。」
「你可以確定,每樣東西都陳列得整整齊齊,在它該擺的地方。」德林接道。
「你得承認,」我說:「他的房子確實很富麗堂皇。」
我們看過餐廳、廚房,還有其它地方,這實在是個不錯的地方。
「你太自信了,」我說:「你怎麼知道他們要什麼樣的價錢呢?」
在我們要搬進梅色大廈前兩天,旅館的老闆娘來對我說,有一個人想見我,正等在樓下的會客室。我下樓後,發現是一個中年女人。
「我有個表妹,她最近死了,留給我https://www•hetubook.com.com不少東西,我可以過得去,但我是個閒不住的人,因此才出來做事。」
「我知道了。」我說。
「我知道妳要搬進梅色大廈,我想妳一定需要一個管家,我是很有經驗的,白蕾地因為景況不好,所以遣散傭人。」
「潔茜,妳是什麼意思?」
德林的眼睛在棕紅色的臉上,像是一塊晶瑩光亮的綠琉璃。他實在很像山貓,他堅持得到白蕾地,正如山貓一樣,讓賀家的子孫在那片草地上玩耍。突然之間,我似乎能體會出他們要白蕾地的慾望。
「它建於一七一七年,一向是給家裡寡居的人用的,目前沒有人住,因此我們才想把它出租的。」
「真高興你們來,」魏克斐說:「讓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家父,這是家母,這位是韓特醫生。」
「那我是真心等他回來。」
「你的記性真好!」我對他說:「我還記得有位太太坐在輪椅上……」
她瞇著眼睛說:「妳還沒機會認識他壞的一面,他是壞人,珞萊,妳總有一天會發現的,壞人看起來都比一般人偉大,而他們把我們當成籌碼,隨他們的高興來移動。妳不過是個籌碼,一個漂亮的籌碼而已,他也許在某一段時間珍惜妳,但到頭來,妳仍然是個籌碼而已。」
這屋子陳設雅致,大廳是雕花的天花板,上面雕著魏家家族的標幟。
魏克斐對我笑笑說:「我也不在乎錢,不過希望能租給一個合適的房客,賀太太,我想妳和妳先生一定喜歡自己去看看。」
「我想……」
可是屋內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
「我很瞭解他,」我反駁道:「我比任何人都跟他接近。」
「我們還是住旅館好了,如果當他的房客,難免有一些無謂的應酬。」
我急於搬進梅色。我喜歡魏家,旅館的人告訴我,魏家夫婦中年才生魏克斐,他們很寵他,但並沒有被寵壞,魏、卡兩家結親是指日可待的事。
韓醫生很少說話,他掏出錶來看了看說:「我該走了。」
德林站在我身邊,一如當年的情景,這使我感到很安慰。
「我喜歡梅色大廈,那就夠了。」
「那太好了,」魏克斐說:「如果你不順路,我另外想辦法……」
我們來到會客室,從法國式的落地窗往外望出去。
「他死了,」她接道:「跟每個人一樣死了,誰會想到他會死呢?珞萊,他應該衝破死亡的,正如他掙脫被囚禁的枷鎖,他能掙脫死亡嗎?」
「他告訴我說卡夫人已經死了,而卡爵士娶了原先那個護士。」
「無聊!我們談的是房子,到樓上去看看吧!」
「不錯。」
我很快說:「我們不是夫妻,我是寡婦,是賀先生的繼母。」
「妳在白蕾地有多久?」
「夫人,如果妳不想家裡的傭人偷懶的話……」
「太大了。」德林說。
「他們和圖書實在是好人。」醫生提到魏家道。
「還不是那種典型的老房子。」
德林爆出一陣笑聲說:「妳給磚瓦都賦於感情了。」
「我飄洋過海來買他們的房子,還會沒興趣嗎?」
「我倒希望妳說得對,」我激動的說:「我希望他會回來。」
「你最好用點手段,你總不能直截了當對人家說:『我喜歡你們的房子,你們非得賣給我不可。』」
「我們一定會愛惜它。」我說。
「那是個很不錯的地方。」韓醫生插嘴道。
「我希望白蕾地的人跟他們一樣好。」德林喃喃道。
要德林理智點是沒用的,不過這種爭執也是好的,至少減除了不少我們因這突然的悲劇所帶給我們的哀痛。當我跟德林爭辯時,我忘了他已經埋在地下,還有他們用擔架把他抬回來的情景。我知道德林跟我一樣哀痛,我們無法互相安慰,只能同病相憐。
「看來妳是站在他那邊。」
「事實上,我們一來便被它的外表吸引住了,不是嗎?德林。」
「新的卡夫人。」她不屑道。
「賀先生和賀太太想在附近買房子,」魏克斐說:「所以他們暫時租下梅色大廈。」
我現在認出她來,她正是露茜帶我去包紮時,那個坐在熱水壺邊的人。
「我們是來告訴你們,我們很滿意梅色大廈,我們要租下來。」我對魏克斐說。
「當然,等你們看好後通知我好嗎?我可以派車子來接你們到寒舍來坐坐,或是我再親自過來一趟。」
「別這樣說!」她害怕的叫著:「如果妳熱切要他回來,他可真會回來的。」
「我認為她是不屬於這家人的,看來情勢有變化了。」
魏克斐和一個年輕人以及一對老夫婦坐在裡面。
「抱歉我不能起來招呼妳。」他說,我注意到他坐在輪椅上,膝上蓋著一床毯子。
「我們是想找這樣的房子。」
「卡家跟我們是好朋友,」魏爵士說:「如果你們打算住這裡,就會認識他們了。」
「沒問題,」魏克斐說:「這是由我們家園丁來照顧的,費用包括在房租內。」
「我們已經看中了一幢很不錯的老房子。」德林說。
「十五年,而且把白蕾地管得井井有條。」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地方可以媲美白蕾地。」
「還有很多人等著你呢。」魏夫人說。
「我會讓妳繼續沉浸在妳的美夢中,沒有人能證明它是假的,但他會回來,用他一貫欺騙的手法,他沒死,妳可以感到他在這裡,他現在正在監視我們,他正在嘲笑我,因為我想使妳看清事實。」
「對一個百萬富翁而言會太大嗎?」我諷刺道:「你不是才向他炫耀過嗎?」
「你一點時間也不浪費。」我說。
「那太好了。」魏克斐說。
「老天!我們的房東。」
經紀人帶我們去看房子,魏克斐在梅色大廈等我們,我一眼便認出他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