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惡魔情人

作者:維琴尼亞.荷莉
惡魔情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章

第十章

出乎他們意料外的,水手們已經準備了一場豐盛的海鮮大餐,迎接他們的歸來。他們在沙灘上生火,烤魚、蛤蜊及龍蝦。太陽、沙灘、海洋及烤魚的香味為今天劃下個完美的休止符。
「你是指費家的女人?」翡翠深思地問。
「噢,翡翠,千萬不要那樣想。洛霖不想帶我離開,他想要定居在這裏。」
她剛拱起身,他的手已來到她的臀部定住,迎向他的衝刺。他很高興她奔放的熱情並不介意他在圖書室佔有她。明顯地他有能力使她忘了僕人,及現在是大白天的事實。
他捧起她的臉。「而且是最美麗的那一位。」
他知道她的最愛。他一再衝刺、撤出,一次比一次更深,直到她氣喘吁吁,扭動身軀,緊攀著他。每一次他撤出時,她的身軀抗議著,但他每一次都重築更強烈的高潮。
翡翠偎在他懷裏,知道她想要永遠留在這裏。
「什麼秘密?任何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見你的成熟。」
他握住它的手。「無論在美麗、機智、智能及自信上,你比起世界上任何女人毫不遜色,不要假裝你沒有勇氣面對費家人。」
「我來說完,」翡翠道。「你推論做哥哥的會寫信給他的妹妹一定另有動機,當你看見我咬著下唇,不確定要怎麼送出他的情書時,你乾脆主動提議帶我去曼莫斯。」
翡翠閉上眼睛,淚水湧上了眼眶。
「半月號」趁著早潮離開了倫敦,但它並非直接航向愛爾蘭。中午時,船在席恩的命令下靠岸。
「美麗的女人。」席恩補充道。
上個月我去賽曼菲為父親挑選軍隊要的馬匹。當我發現那兒距離曼莫斯不到二十哩路後,我騎馬去見了蘭兒。過去我從不曾如此衝動行事。和她分隔兩地是最球以忍受的折磨,天知道我什麼時候會再到愛爾蘭。
親愛的翡翠:
他怎麼知道她要去曼莫斯?她很肯定席恩並未見到信的內容。「你怎麼知道的?」她挑釁地問。
席恩的手探到她的裙子上。「我很高興你在圖書室裏打發時間,它可以是極富教育性的。」
翡翠眼瞼下的金黃燦爛,轉變成血紅,再轉成深紫。她緊攀著火山的高峰,直至她再也無法忍受那熾熱的喜悅。他們一起爆發,身軀無法克制地顫抖,他在她體內釋放。
她臉紅了,納悶柏克是否由凱蒂那裏知道她可能懷孕了。
翡翠咬著乾吐司,啜了口摻水的酒,她的心正在飛揚。她很高興懷孕,特別是懷了席恩的孩子——然而她也有著憂慮。席恩對她懷孕的事會有什麼反應?
席恩讓她躺回沙灘上,她的黑髮披散。他的眸子裏熱情氤氳;他對她感覺到如此強烈的佔有慾,已幾近著魔。他告訴自己那是因為他們在一起的時光短暫即逝,迫使他全心全意、放縱自己擁有她。
凱蒂暗示席恩不願意面對現實。翡翠開始害怕起來。席恩不可能是不高興她懷孕吧?這是他的孩子——然而在法律上,她是羅傑克的妻子,孩子無法姓歐。翡翠知道席恩對屬於他的人、物懷有多麼強烈的佔有慾,而他絕對不可能容忍他的孩子姓別人的姓。
翡翠一輩子不曾感覺如此難受過!次晨一醒過來,她就靠在床沿,對著夜壺大吐特吐。凱蒂聞聲衝進房間,看見翡翠的樣子後猛地打住。
「費蘭兒。」
「我叫麥克上來生火。」菲娜主動道。
「在你和你父親的不斷挑逗下,我懷疑自己還會臉紅。」
翡翠立刻就喜歡上她。蘭兒有著甜美的面容及溫柔的聲音,並不像多數費家女人的執拗倔強。「你可以帶我參觀曼莫斯嗎?」翡翠問。
席恩解開褲子。他呻|吟一聲,解放緊繃的男性。「我是要求嚴格的老師,絕不省略棍子。」
蘭兒釋然地長吐出一口氣。「我是如此高興能對和_圖_書你傾訴。我可以叫你翡翠嗎?」
席恩略微放開她,自襯衫口袋掏出一封信。「這是給你的信。」
費瑪姬立刻接管全局。「今晚你會留在曼莫斯過夜。菲娜,上樓準備好主臥室。」
當她終於能再次開口及思考時,她喃喃道:「我通過考試了嗎,老師?」
「那已經是許久以前的事了,當時你是她們的競爭對手。現在你不再是了,你已經懷著他的孩子。一旦她們知道了這件事,她們會立刻團結起來保護你、縱容你、照顧你,並不斷地提出忠告。老天,孩子,從沒有人教過你這些事嗎?我還得扮演母親嗎?」
「不,你必須先坐下喝杯酒再說。」瑪姬道。
「只要在洛霖身邊,我就很快樂。」
翡翠啜著妲娜的藥草茶,喝完後再要了一杯,讓妲娜非常高興。「你是個有真正品味的女士,不像其它的費家人。」妲娜對大家嗤了一聲。
「你睡得很熟,我不忍心叫醒你。」
蘭兒的面頰變得一片緋紅。翡翠猜測她剛剛嘗過男女之間的親暱。她想起洛霖信中的字句。我情難自禁——我從不曾如此衝動行事過。翡翠閉上眼在心裏呻|吟出聲。
「天使島!」翡翠看見那熟悉的海岸線,喜不自勝地喊道。
蘭兒來到門口,將她寶貴的信塞在雙峰間。「要不要在這裏洗個澡?我可以稍後再過來。」
「我醒來後一直在嘔吐,凱蒂認為我懷孕了。」她脫口而出。
我對席恩也有同樣的感覺,翡翠想著。「讀你的信吧。」為了給蘭兒隱私,翡翠走到相鄰的臥室洗臉。
她挑逗地拱身向他,隨即又後撤。「開始我們的課程吧!」
「我一直想和你談老爺的事,」柏克道。「他現在連離開床,坐到椅子上都需要人幫忙。我害怕留下他一個人。」
「原來你躲在這裏。」
席恩抱她上樓,為她寬衣時,翡翠只能靠著他打呵欠。他上床躺在她身邊,頎長的身軀完美地貼著她的背,一手充滿佔有慾地環住她的腰間。翡翠的唇角含笑,進入夢鄉,知道她從不曾感覺如此美好過!
席恩在花園找到了翡翠。她的手上抱滿了菊花。「嗨,美人兒。你似乎對花非常熱情。」
我是如此羨慕你和席恩。我多願意放棄世俗的一切,換取你們擁有的百分之一的幸福。
席恩的表情變得嚴肅。「柏克認為費家女人的陪伴會對他有益。」
「你穿黃色非常漂亮。太陽將你的肌膚曬成美麗的金色,你小巧的鼻子上多了幾顆可愛的愛爾蘭雀斑。」
「不!她應該喝我的玫瑰藥茶,」妲娜姑婆堅決地道,推開其它人。「蘭兒,你可以有這個榮幸,」妲娜倚近她,彷彿在訴說一件機密。「她有雙溫柔的手,而且乾淨,那就比其它費家女人好上許多了。」
「如果那能取悅你,你可以摘光葛維史東花園裏的每一朵花。你看過馬廄後面的草地嗎?那兒開滿了紫色的小雛菊。」
喝完茶後,蘭兒帶翡翠上樓到主臥室。菲娜正在鋪上雪白的床單。顯然費家人很清楚席恩的標準。
「我渴求著知識。」她承諾道,雙臂圈住他的頸項,十指插入他濃密的黑髮裏。
「的確,爵爺。我可以感覺得出證據。」她的手滑進兩人的身軀之間,撫弄他要求注意的男性。
他的唇貼著她的喉間,愛極了聽見她呼喚他的名字。「你的肌膚恍若灼熱的絲緞。我愛極了碰觸、品嚐被太陽炙熱的你,」他的指尖滑過她的乳|溝,向下來到她的肚臍,到達她雙腿之間,嘗到她女性的甜蜜。他以指送到她的唇邊。「品嚐它。」他堅持道。
為數不多的費家年輕男性圍在席恩身邊,急於證明他們已大得能夠在歐家的商船上工作。費家女人嫁給了莫家人、伍家人及白家人,但她們的子女仍然被稱為基爾特的費https://www.hetubook.com.com家人。
她驚訝地抬起頭,看見席恩走進圖書室。稍早她並沒有聽到他的腳步聲。
他們像孩童般互相嬉戲。翡翠爬到了他背上,手臂環著他的頸項,像五年前騎著她的海豚一般,讓席恩背著她深深潛入水中。他們在水下玩耍、親吻。世界消失了,只剩下他們獨處在這個親暱的樂園裏。
蘭兒似乎說不出話來了。
翡翠抬起一張蒼白的臉。「我也這麼懷疑。」話一說完,另一波嘔吐又襲了上來。她呻|吟出聲,再次低下頭,將胃裏殘餘的食物吐光。
「這實在太棒了,」她喊道。「像躺在玫瑰的花心裏。」
翡翠的視線和一名高挑、苗條的女孩視線接觸。女孩的臉龐隨即脹紅似最燦爛的朝霞。「抱歉,剛剛我沒有記清楚你的名字。」
「你懷孕了。」葛維史東的管家以一貫的直接道。
翡翠實在記不清席恩介紹給她的各位阿姨的名字;那些和她年齡相近的表姊妹都急於和她做朋友。翡翠還記得莉琪。五年前在「地獄火號」的船艙裏赤|裸嬉戲的那名美女現在是四個小孩的媽媽,而且身材豐腴許多。事實上不只是莉琪,她的費家表姊妹多數已結婚,而且兒女成群。
終於和蘭兒獨處時,翡翠將信遞給她。「我哥哥洛霖要求我轉交這封信給你,信昨天才到的。」
「我的艾琳懷孕時總是容光煥發,你也是。」
翡翠看著席恩黝黑、有力的身軀,被他的靠近迷醉了。席恩教會了她如何去感覺,如何欣賞色彩及聲音的美麗,如何生活在當下這一刻,不去想過去或未來。
「我讓你留在你溫馨的家人身邊了,」席恩道。「我必須去巡視曼莫斯的佃農農場,不要等我吃晚餐了。」
她踮起腳跟,雙唇印上他親了他。他縱容了她好幾個吻後道:「停下來,我有事要做。」
看來我父親和柏克是對的,席恩想著。他必須找個時間去威克婁和費琥珀好好談談。
「我知道上個月他去賽曼菲騎馬過來和你見面,不過我不認為席恩知道這件事。」
「他知道些什麼?這是他的第一次,」他倚向她,似乎在訴說一件機密的事。「男人對生孩子的話題會不自在。你需要家族中的女性讓你傾訴。」
「夠了。我要怎麼面對費家的女性?」
老天,洛霖:你究竟做了些什麼?
「這是我的榮幸。」蘭兒回答,再次地臉紅了。
翡翠笑了。她敢打賭雷蒙年輕時就像席恩一樣迷倒無數女性。
「我相信他會,特別是有你伴隨這些書。我相信他已經迷上你了。畢竟,看著一名賞心悅目的美女要比盯著望遠鏡有趣多了。」
「我從不曾有過花園。我們在倫敦的屋子周遭都是灰色的人行道,只有在公園才看得到花。我從小就愛去摘花。」
費家的女性熱誠地歡迎她。雖然這是翡翠第一次到曼莫斯,但她們對待她恍若自己人一般。當然,席恩現在是基爾特伯爵,曼莫斯屬於他。而她是他選擇的女士,席恩的選擇也就是她們的選擇。
愛你的洛霖
「當然,我也很高興能和你談心事。洛霖和我非常親近。我們的父親是個可怕的人。洛霖還是個孩子時,他對他非常野蠻,甚至以懲罰他為樂。我們的母親盡全力保護我們,但在她拋棄我們後,我們就只剩下彼此了。」
請代我轉這封信給費蘭兒。我從不曾對任何女孩有過這種感覺,以後也不會。我的內心痛苦不已,不知道何時能見到她。特別是在父親的事後,我又怎能要求費家人對孟家人有好感?但我情難自禁。
「只除了席恩。」她悒鬱地道。
最後席恩抱著她回到岸邊,深深地擁住她。翡翠心中滿溢著愛及信任,她低語道:「和*圖*書只有你能擁著我,讓我如此地自由。」
他們躺在彼此懷中整整一個小時,親吻、低訴愛的話語,恍若世界只剩下他們兩人。睡意逐漸襲上了翡翠,她閉上眼打盹。席恩熱切地凝視著她的臉龐。他會永遠記得這個特別的一天,及最美麗的她。
他們已無須言語,碰觸彼此的渴望深滲入血液裏。他們同時伸出手,指尖梭巡過彼此——面頰、喉嚨、肩膀。翡翠的手拂過他的胸口,感覺到指下他強而有力的心跳。他是完美的男性。他是她的愛爾蘭王子。
柏克清清喉嚨。「我想是因為她的母親。」
翡翠閉上眼睛,知道她不可能比現在更加快樂了。席恩是她的全世界。她無法想像不認識他,不曾碰觸他頎長有力的身軀,或聽見他深沉的語音呼喚她的名字。沒有了他,她也將失去自己,變得不完整。而她也相信這樣深刻的愛會持續到永恆。
他笑了。「憑猜測。我認得洛霖的筆跡。上個月我讓洛霖和費蘭兒在一起,一切就順其自然地發生了。你哥哥深深為蘭兒著迷。」
害喜的症狀過後,凱蒂換了床單,幫助翡翠入浴。儘管凱帶的嘴從不饒人,她的心地卻非常軟。事實上,她滿喜歡翡翠在葛維史東的。自從費艾琳去世後,葛維史東的心及靈魂似乎跟著她一起死去了。翡翠為這棟大宅邸注入了生命。
「這個島上有許多你美麗的回憶,」席恩微笑道。「今天我想要創造更多的回憶。我要它是永難忘懷的珍貴回憶。我希望日後回想這數個小時,它會是我們生命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翡翠感覺一種甜美的期待在體內築起,被拂過肌膚的海風搧得更高。超乎幸福的喜悅漲滿了她全身,因為她知道他很快會愛她。
他們從不曾如此灼熱過。他們在灼熱的沙灘上做|愛,熾熱的驕陽曬在他們的裸膚上。他們全身都在燃燒,血液像火焰的河流,流注到彼此體內,直至他們的需要徹底地失控。
「你騎的那匹馬真爛,」他對她咧開笑容。「我想要在你腿間來個刺|激的,」他的笑容漾得更開。「我愛極了你臉紅的樣子。」
翡翠騎去曼莫斯的牝馬個性溫和,步伐較慢,使得席恩的「惡魔」也煩躁起來。
「是的。他無法像對僕人般指使費家女人。」
她原以為葛維史東的房間已經夠豪華了,但這間寬敞的臥室更令她歎為觀止。天花板及牆鑲著鏡子,地上是粉紅色的大理石。粉紅色大理石階梯通向高起的粉紅色大理石浴缸。
「不管是為了什麼,我現在感覺好多了。」
翡翠滿足地輕歎。她發誓會成為完美的母親。一切是如此地美好,沒有任何事能夠破壞他們的愛所創造出來的奇蹟。
當他執起她的手,兩人一起踏入水池時,他們彷彿也踏入了魔法的領域。翡翠感覺到她的肌膚緊繃,血液興奮加促,她的身軀被喚起,心裏滿溢著愛意。和他在一起——是如此地神奇、完美。
「我也是,」她強調道。「他很孤單,而且他喜歡女人——」
「就我所聽到的,她嫁給他是為了離開愛爾蘭及曼莫斯,諷刺的是,婚後的每一天她都希望能再回到這裏。我不認為她曾經愛過他,雖然她假裝如此,蘭兒,我懇求你不要對洛霖做同樣的事。拜託不要假裝你愛他,為的是要他帶你離開這裏。」
「很好。我希望你今天放輕鬆,好好休息。昨天的探險對我們兩個都夠累人的了,」他對她眨了眨眼。「我很高興看到你享受閱讀這種較不耗費體力的活動。」
「老主人太過固執了。凱蒂派來照顧他的女僕根本拿他沒轍,他嚇壞她們。如果有船隻進港時,他還有水手們陪他,但大部分時候他都是孤獨的。自從你來了之後,我可以看出他很喜歡女性的陪伴。我想家人的來訪會對他很有幫助。」
「半月號」回到葛維史東時,已和_圖_書經是半夜了。席恩和翡翠擁著彼此,她的頭枕在他的肩上,一起走回大屋。兩人都不希望這一天結束,但太陽、海風及一整天的熱情嬉戲已經耗盡了翡翠最後一絲體力。
「別傻了。你是費家人,費家的女人像蜜蜂一樣多。」
翡翠抬起頭。席恩剛剛也讀完了洛霖寫給他的報告,走到她身後。
她自睫毛下挑逗地看向他。「我可以面對他們,而且勝過她們。我也是費家人!」

翡翠挑了幾本書帶上塔樓。衝動下,她還帶了一瓶菊花。
兩人都不想結束這神奇的一天,他們一直流連到太陽開始沉入海平面,才依依不捨地走回「半月號」。
他們驚異地探索著洞穴,觸摸像鑽石般閃亮的洞壁,膜拜閃耀著彩虹色彩的水池。席恩看著翡翠在七彩的虹光下展露著她無瑕的美麗,銀色的眸子裏盛滿著欣賞。
「事實上,花朵令我哀傷,」她柔聲輕歎。「它們只在夏天綻放,而夏天是如此短暫,轉眼間就花葉飄零,嚴冬旋踵而至。」
「席恩和我明天會去曼莫斯。我會和他談你的建議,但我也希望你能親自告訴他。你對他的影響力絕對比我大多了,潘先生。」
乾吐司及水酒奇蹟般地改善了她的症狀。翡翠挑了一件最漂亮的洋裝,梳了個美麗的髮型後,走到葛維史東的圖書室翻看由曼莫斯搬回來的書。
他教會她活在現在的每一刻,恣情享受人生。重要的是現在他們在一起,而他會讓他們在一起的每一刻成為一生一世難忘的記憶。他的慾望已澎湃洶湧,但他強自克制住,專注在帶給翡翠歡樂之上。
翡翠急於告訴他懷孕的事,但不知怎麼開口。「今天你起得早了。」
「老天,不!我不會一個人洗澡,浪費這個墮落的浴室!我會等到席恩能加入我的時候。」
無須言語,他們心有靈犀地離開了水晶洞穴,到灼熱的太陽下。白色的沙灘發出誘人的召喚。翡翠躺在沙地上,悠閒地伸展四肢,讓沙的熱力滲入體內。
「有的仍需要一些想像力,」席恩狀似不經意地附加道。「真正的絕世美女是我母親及你的母親。」
他俯身以唇攫住她的。翡翠貼著他的唇邊婉囀嬌吟。「席恩,席恩。」
她照做了,嘗到了自己,慵懶的眸子跟著目睹他流連地舔吮他指上的蜜汁。他對她所做的事總令她感覺到如此邪惡、狂野!
他們遠離船員,手牽著手,在溫暖蔚藍的海水裏游泳,尋找他們的水晶洞穴。他們無言地卸去衣衫,彼此知道最神聖的儀式需要裸裎來完成。他們的感官及思想裏充滿了彼此。
翡翠突然間痛哭出聲。
席恩將她擁在懷裏,試著趕走她哀傷的心緒。「我們的夏日是甜美、灼熱的。永遠不要後悔或忘了它,翡翠。我們創造的回憶會持續到永遠。」他的銀眸因慾望而變暗。「今後每當我走到雨後的草地上便會被喚起。你使得每個季節都為我綻放。」
「的確,你絕對需要桌子。」他抱起她,讓她的臀部坐在光滑的桌面上。他分開她的膝蓋,站在其中。
「這樣好多了,美人兒,」他眨了眨眼,拿起她帶給他的書。「改天我們確定不會被打擾時,再來好好看這本書。」
席恩離開後,翡翠沉思著他剛才的話及反應。席恩完全不相信她懷孕,連她也被說服了。然而第二天她繼續晨吐,而後連續一個星期都一樣時,她不得不重新考慮了。
翡翠綻開個神秘的笑。不管席恩怎麼否認,她清楚地知道她和席恩已共同孕育了一個生命。

她的舌尖梭巡過他的上唇。「只有在有適當的指導者及工具的情況下。」
雷蒙看見她,表情一亮。「每一次我看到你,你似乎都變得更加美麗。我的男孩顯然很愛護你。」
「看來你知道我的秘密了。」她柔聲道。
她看著信上署名的收信人和_圖_書「費翡翠」,立刻知道是洛霖給她的信。她將花插到花瓶裏,走到圖書室裏看信。信裏另外有一封署名給「費蘭兒」的信。
他們是如此為彼此瘋狂,席恩也忘了周遭的一切。熱情以難以置信的速度攀升,翡翠狂喜的叫聲盈滿他的口中。當高潮來臨時,它是如此地強烈,他釋放時,翡翠放聲尖叫,她灼熱的肌膚緊緊覆住了他,搾乾了他。
席恩對翡翠微笑道:「我明天會去一趟曼莫斯。你要一起去嗎?」
她決定不再和他談這件事。她會給他加倍的注意力,確定他知道她瘋狂地變著他,而且他會永遠擁有她的心。再過幾個月,等到她的雙峰變得豐|滿,她的小腹突出,孕育著他們愛的結晶,席恩將無法否認他親眼看見的證據。
塔樓下方傳來了一陣騷動,六、七名水手大笑著登上階梯。翡翠告退離開,柏克送她下樓。
席恩很高興剛剛知道的消息。孟家的「海鷹號」及「吉爾特伯」這個星期底會在德特拉港運載五百匹和軍方簽約的馬匹。洛霖告訴他這兩艘船和馬匹都沒有保險。
席恩拉著她站起來。「當我看見你咬著唇時,令我起了非常邪惡的念頭。」
然而席恩每天都比她早起床,並沒有看見她嘔吐。凱蒂對他提起翡翠的情況,但他始終拒絕考慮翡翠懷孕的可能性。
「我很抱歉,」翡翠低語,拭去淚水。「我發誓要永遠痛恨她拋棄了我,但我沒有。我是如此地想念她。」
「該死,我究竟說了什麼?」雷蒙不解地問柏克。
「你的母親是我的琥珀阿姨,我從不曾見過她。她在我出生之前就嫁給了你父親,去了英國。」
他沒有料到她白熱的熱情。她的變腿圈住她的背、身軀拱得如此高,迎向他腫脹悸動的男性。他教會她縱情地索取她所要的,而她正在這麼做——恣意需索他所能付出的一切。這給了他深深的滿足。
「所有的費家女人都是美麗的。」
她一直緊閉著眼睛,直至她感覺恍若蝴蝶羽翼般的吻輕觸她的唇角。她綻開笑靨,睜開了眼睛。他蹲在她身前,熱切地打量著她,銀眸裏盛滿了笑意。她鎖住他的目光,緩緩起身,跪在他身前。
「你得到滿分,」他沙嘎地回答,隨即又附加:「我真的必須處理其它的事,不過今晚我會給你家庭作業。」
或許根本不是為這些原因。也許席恩並不喜歡孩子——或者是因為席恩害怕孩子會占走她的注意力?看來她必須給他時間適應,接受這個事實。
「謝謝,但不急,等我和席恩準備就寢時再生火吧!」
「而且我感到了他們的刺——費家的女性恨我。」
「胡說!」席恩堅定地道。「我猜是吃多了生蠔,」他皺起眉頭。「也許是因為太陽曬多了。」
「我沒有女性家人。」
席恩掂著手上的信,立刻認出了洛霖的筆跡,而且也猜到翡翠的哥哥寫信給她的原因。
「你留在這裏會滿足、快樂嗎?」
如果——他握緊拳頭,制止這個想法。他強迫自己停止思考,他只需要看著她、品嚐她、碰觸她——這就夠了。它必須是。他無須去想必須放棄她的未來,重要的是現在他擁有她。
他想要看她臉紅,而她也讓他如願以償了。「我可以在圖書室裏待上一年都不厭倦。有太多可以讀的東西了:歷史、神話、民間故事、傳奇、遊記、探險故事。你想你的父親會喜歡它們嗎?」
「銀星號」抵達了葛維史東。船長費萊特帶消息給伯爵,另外一封信則是給翡翠。
「我會和席恩談。雷蒙必須搬回大宅。」
雷蒙和柏克交換了個意味深長的目光。他們都知道她的母親住在三十哩外的威克婁。分開她們母女是不對的,特別是現在翡翠懷孕了。雷蒙決定要和席恩好好談這件事。「來,擦乾眼淚。『銀星號』的船員隨時會來,而我們歐家人一向以讓女性露出笑容著名。」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