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惡魔情人

作者:維琴尼亞.荷莉
惡魔情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席恩走進那個小得不能再小的房間,一顆心沉到了谷底。他來得太遲,沒有趕上翡翠的生產,由房間的樣子看來,似乎一切都太遲了。他們的到來吵醒了坐在床邊熟睡的僕人,但被綁在床上的女子甚至沒有動一下。一名嬰兒——他的孩子——伏在她的乳|房上熟睡著。
柏克咧開了笑容。「我想起你剛出生的時候,雷蒙經常抱著你走一整個晚上。」
「把他給我,我帶他去他母親那裏。」
席恩希望翡翠知道是他在她身邊,他回來接她了。他執起她的手,讓她的手指和他的交纏。
「你是如此的美麗、翡翠吾愛,我的愛爾蘭美人。一日一你復原得可以旅行,我就要帶你回家,你做得實在太好了,吾愛。你說過會給我一個兒子,現在不但給了我兒子,還有一位美麗的小女兒!」
女僕微笑,很高興主人接納她的建議。「引介廚子及僕人的職業介紹所也提供這種服務。英國女人從不親自餵奶,爵爺。」
「不,凱蒂,」他轉向莉絲。這名年輕的奶媽對他有若上帝派來的禮物。「我的女兒能夠吃奶了嗎?」
當他的小女兒終於睡著後,他緊緊地抱著她。他並沒有欺騙自己。她生存的機率並不高。她太過瘦小、也太過脆弱。她會需要不斷的愛及照顧,即使那樣,也無法確保她能活下來。他的母親就是雙胞胎之一,而她的的攣生哥哥並沒有存活下來。
突然間翡翠知道她不能奪走他的希望。她俯望著她的小女兒,心裏充滿了愛意。她強抑回即將奪眶而出的哀傷淚水。「我們叫她艾琳。」她低語。
接下來發生的事就像是一場夢。死亡天使出現,強勢地帶走了她。稍後她才明白那不是夢,是席恩化身為復仇天使,出現在波曼宅邸。他的意志是如此地強烈,他拒絕讓她死去。他甚至成功地驅走死神離開她的小女兒。但翡翠並不敢抱著太大的希望。她接連聽到兩名醫生說女嬰太過瘦小得無法存活。
「翡翠,我雙膝跪地向你發誓,只要我有辦法救我的女兒,我一定會的。艾琳是個完美的名字,也許我的母親已經被選為是她的守護天使。」他輕觸在母親身邊熟睡的女嬰,隨後離開讓她們獨處數分鐘。
柏克應聲出現,將懷裏抱的小少爺放在床上。
「替我開路。」他道,將翡翠抱在堅定有力的懷中。他抱著翡翠下樓,出了前門,他感覺像是得回他最珍貴的寶物,而且那是因為無知才丟掉的。
席恩克制揍人的衝動。「讓開,」他平靜地道。「我擁有這棟屋子的地契。現在它屬於我了。」
他是如此憤怒他心愛的女士竟躺在髒污的被單上。他聽見身後的柏克驚呼出聲。「天呀!」這一刻他只想衝出去殺了翡翠的父親及她名義上的丈夫!他們居然如此對她!但他強自壓抑下嗜血的渴望,現在他唯一能想的是翡翠及他們剛出生的孩子。
小女嬰開始輕淺地吸著氣,自鬼門關前救了回來。席恩將女嬰交還凱蒂。他解開繫著翡翠足部的布條,急切地道:「我們必須帶他們離開這裏。」
席恩是為了她強顏歡笑。翡翠非常感激他所做的一切。他已經連續二十四小時不曾入眠了,不斷地將他的力量注入給她們,拒絕承認失敗的可能性。她閉上眼睛,祈禱有勇氣面對她奄奄一息的小女https://www.hetubook.com.com兒。
「我還要你那個花俏的法國大廚做大麥水。對病人來說,再也沒有比大麥水更好的東西了。但你相信嗎?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做!天殺的大笨蛋!我現在要去監督他,確定他沒有搞錯。」
這一刻深深感動了他,席恩幾乎哭泣出聲。而後他清楚地看出她正為他強忍著淚水。他跪倒在床邊,讓自己更加靠近她。當他們的視線相遇時,所有的偽裝都消失了。
「我需要消毒的布料,亞麻料的最好。」
席恩抱著他的兒子離開房間後,翡翠沮喪地閉上眼睛。陣痛開始後,她的神智一直很清楚。她聽見她父親和施醫生之間的談話,知道她剛出生的小孩的命運。當她知道其中之一瀕臨死亡,另一個即將被送走時,翡翠放棄了。生下兩個孩子已經用盡了她每一絲的力量,希望已熄滅,她退縮到心裏的深處,等待著死亡。
「還不是很行,爵爺。她幾乎沒有力氣。她總是吸幾口後就睡著了。」
「讓她醒著;在餵飽她之前,不要讓她睡著。凱蒂,你幫忙讓她醒著,看是搔她的腳或其它方式。」
他溫柔地擦拭她剛剛生產過的小腹。「沒有妊娠紋。感謝妲娜的靈藥!」
凱蒂趕快過來抱起他。「奶媽終於來了。這個孩子十足是你的翻版,上帝保佑我們!」
「你覺得你可以保持清醒,直到看見你的女兒嗎?」事實上,他希望翡翠能睡著,這樣至少可以多拖一天。「再重複一次——不要走開,我馬上回來。」
「你的奶已經來了。你想要餵他嗎,吾愛?」
這一次席恩為她擦完澡後,幫她換上一襲素淨的睡衣,再抱她下床,換上乾淨的被單。他不斷柔聲對翡翠談話,告訴她現在在哪裏,告訴她凱蒂及柏克也在這裏照顧她。
暮色逐漸深沉,夜色籠罩了大地。席恩依舊坐在床頭,將翡翠擁在懷中。他的胃恐懼地絞扭,因為翡翠始終不曾醒來。他逐漸地感覺到兩人的身軀變得汗濕。他心中的希望高漲。他伸手碰觸她的額頭,而後是她的面頰、喉嚨。翡翠全身是汗——她退燒了!
翡翠看見她的兒子,美麗的綠眸裏閃著喜悅的淚水。
「凱蒂說她失血過多。翡翠非常虛弱,而且筋疲力竭,但至少現在她已經乾淨了。」柏克沒有告訴他翡翠仍發著高燒,而且囈語不斷。
「我再過一會兒就去休息,」凱蒂讓步道。「現在已經有一堆乾淨的亞麻被單可以替換。我也要女僕把法蘭絨被單撕成長條,當做尿布。」
翡翠的頭自然地偎著他的肩膀,彷彿她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席恩將杯子送到她唇邊,鼓勵她喝下去。「只要一小口。對了,就是這樣!你渴壞了,一直沒有人給你水。休息一下,喘過氣來。」
貝頓由睡夢中驚醒,匆忙出來開門,心想是他的主人回來了,但出現在門口的並不是孟威廉,而是他最痛恨的敵人,他顯然正打算像上次一樣不待邀請,徑自闖進屋裏。
布醫生瞄了大床上那名瘦小的女嬰一眼。「我倒覺得看起來並不好。基爾特伯爵,你是個聰明人,我相信你能夠面對事實。雙胞胎通常只有一個會存活下來,另一個則無法保住。即使是一般健康的嬰兒,死亡率也很高。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這名嬰兒不和_圖_書可能活下來,有時候死掉反而是一種福氣。」
他來到床邊跪下,握住翡翠軟綿綿的手。燈點亮了,照出他所恐懼的事。翡翠病了,她的臉色蒼白如紙。他拂開她額間潮濕的髮,感覺到她的熱度。
席恩坐著擁著她數小時。黑夜轉變成黎明,清晨的陽光逐漸照亮了室內。他的兒子醒過來,並開始哭泣。席恩的嘴角抿了起來,那名小頑童要求食物及照顧的方法真夠激烈的。
這一天,整個屋子的人都專注在一件事上:讓母親及嬰兒活下來。柏克出去了一趟,帶了個搖籃回來。兩個僕人出外採購了嬰兒的衣物、毯子、尿布、奶瓶、奶嘴等。席恩只離開翡翠身邊一次。他去洗個澡、換衣服、吃點東西,讓凱蒂照顧她。但他立刻又回到翡翠身邊,擁著她,對她談話,為她擦澡,哄誘她喝水。
席恩坐在翡翠旁邊,隨即驚惶不已。她的臉已不再蒼白如紙,取代的是可怕的潮|紅。她緊閉的眼瞼浮腫。她不斷地在枕頭上搖著頭,喃喃囈語著聽不懂的話語。他的手背輕觸她的面頰,證實她正發高燒。儘管凱蒂已為她擦拭過身體,她的熱度並沒有下降。席恩決定再做一次。
「大多數斷骨會自然愈合,也有的不,」布醫生高傲地道。「如果她六個星期內不動到傷腿,它應該會愈合。」
他先由她小小的胸部開始,再翻過她的身軀,按摩她的背部。他溫柔的手指撫弄她的手腳、臀部,再從頭由她的肋間開始,藉此刺|激她的血液循環。
他會先用冷水。如果她喝下去了,再改換大麥水。他在床邊各放了一杯,而後開始思索怎樣她才不會嗆到。他取走她的枕頭,小心地坐在她身後,背抵著床頭板。他盡可能溫柔地抬起她的肩膀,直至她半倚在他胸前。
席恩祈禱昏睡中的翡翠沒有聽見布醫生的話。他知道她聽得見,她一直對他的說話有反應。他試著以自信的語氣安撫她,儘管他心裏一點信心也沒有。「我們的孩子就在身邊,和我們在一起。他們已經吃飽了,現在正在小睡。我要餵你喝些東西,你的嘴唇好乾澀。」
熟睡在母親胸前的男嬰醒了過來,大聲啼哭。席恩硬將他抱離母親溫暖的懷抱,塞到柏克手上。
貝頓說不出話來。他後退一步,不只讓歐席恩進入屋內,還包括陪伴他前來的一男一女。
他打量著她右腳上髒污的繃帶,並下定了決心。「我會試著不傷害你,吾愛。我會努力不再傷害你。」他在航海時曾多次接過斷骨,在這方面並非生手。
柏克走進起居室。「老天,聽到這聲音真令人安慰——如果我能讓這個小伙子閉上嘴。」
席恩一滴滴地餵他的女兒牛奶,辛苦地餵完了四分之一杯後,才認真細看了他的另一個孩子。他是個男孩!他擁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至少今晚是。
他端了盆微溫的水及海綿放在她床邊。席恩一直對她說話。「顯然是凱蒂為你換上這件素淨的睡衣,但現在我必須脫下它了,我的小美人。你會比較涼快,而且只有我知道你偏好裸睡。好了,這樣好多了。」他觸及她腿上髒污的繃帶。如果他為翡翠擦完身軀,那個天殺的醫生還沒有來,他會自己取下繃帶。
他改換成大麥水,再次將杯子送至她唇邊。他以無比的耐心慫恿她喝下半杯,直到她https://www•hetubook•com•com再也喝不下去了。他放下杯子,擁著她。她的溫度似乎沒有降低,但她已經不再那麼煩躁了。
「地獄火號」下錨時已經是凌晨兩點。三點時,黑色大馬車載著他們到了孟家的波曼宅邸。席恩率先跳下車,大步奔上階梯,握拳用力捶門。
席恩不在「地獄火號」掌舵時,就是在甲板土來回踱步。他們抵達倫敦碼頭時,他走過的路至少可以跨越半個英國。他知道他是在和時間競賽,並一再希望能夠在翡翠生產前抵達。他想要帶她離開波曼宅邸那個瘋人院,帶她到他們在公園路上的美麗屋子。他們曾在那裏度過如此美好的時光!最重要的是,他想要在她生下他的孩子時在場。他知道他必須補償他對她所做的一切。每個人的生命都會有個轉據點,某個認清自己的時刻,而這就是他的。
「你可以試著讓她喝點東西,我也會給你鎮靜劑。既然我在這裏,我最好也看看嬰兒。」
也許他的身體可以吸收她身上的高熱:也許他可以借著擁著她,將他的力量傳給她。他堅定告訴自己他的愛可以使她愈合。他會一直擁著她,讓他的愛浸潤她。他不知道那是否是他的想像,但翡翠的手似乎也握緊了他。
她的話令他立刻採取行動。他奪走凱蒂懷中的女嬰,俯望著她微青的臉龐。他迅速地低下頭,開始度氣給她。「我們不需要牧師,今晚不會有人死去!」
「為什麼我沒有想到呢?你能夠幫我找一個嗎?」他急切地問。
席恩走進臥室,像擁有最珍貴的寶物般擁著他的女兒。翡翠的心融化了。「她非常嬌小,翡翠。我不希望你嚇著。奶媽已經餵過她,她剛剛才睡著。」他將嬰兒擱在她胸口,但沒有放開小女嬰。
女僕開始燒水,離開去取一堆亞麻布料回來。布料在熱水中燒煮時,她道:「夫人生了雙胞胎,你可能會需要個奶媽,爵爺。」
翡翠抬起頭,直視進他的銀眸。「約瑟。」她低語。
席恩抱著嬰兒到客廳的爐火前。他小心地解開包裹著她的布料,看見他奄奄一息、膚色發青的小女兒,他冰凍的心像是融化了。
她的話刺傷了席恩的心。他知道她的情況並不適合移動,然而他擔心的不是她的腿,而是她的生命。他知道翡翠是在為他犯的罪付出代價,而他想要大聲痛罵上天的不公平。
凱蒂拒絕離開。
「廚房裏有牛奶,早上我們就可以找來奶媽。那個天殺的醫生來了嗎?」
「翡翠今天應該會有奶。屆時如果她沒有餵奶,反而會不舒服。也許她晚上就會好了。」
他們的到達立刻喚醒屋子裏的僕人。席恩召來所有的僕人,分派他們工作。管事去找醫生,其它人在各個房間裏生火、煮熱水,及準備床舖。
他擦拭她沒有受傷的那隻腳,溫柔地用亞麻布巾拭乾。他感覺她的體溫似乎下降了一些。
突然間席思不希望他對他的孩子發表他的高論。「這樣就好了,醫生,我應該給你多少診療費?」
席恩皺起眉頭。的確,造假會比告訴翡翠真相容易許多,但席恩知道他絕不能再次欺騙她,無論誘惑有多大。
席恩端著一杯牛奶及乾淨的亞麻布巾回到起居室的爐火前。他倒了點威士忌到酒裏,用亞麻布巾沾濕。他扳開嬰兒的嘴巴,開始一滴、一滴地餵他的小女兒和-圖-書
席恩抱著熟睡的女兒進到臥室,將她放在大床上。他的手搭上凱蒂的肩膀。「你去睡個覺,休息一下。我來接手。」
翡翠點頭。席恩將小傢伙放在她身邊,解開她的衣襟。小男孩自動尋著了母親的乳|頭。翡翠看著她的兒子吃奶,臉上閃耀著母性的光輝。席恩屏息地注視著這一幕,感覺幸福淹沒了他。
雖然她沒有回答,席恩知道翡翠了解他所說的。他經常對她微笑並安撫她,但內心裏卻驚慌不已。他知道最能安慰翡翠的是讓她看到她的孩子。如果她看見她的女兒,她可能會驚慌焦慮。雖然翡翠已經退燒了,她仍然談不上復原,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
他極其溫柔地將翡翠放在馬車座位上。
席恩必須壓抑住勒死布醫生的衝動。他只會發表一些陳腔濫調,明顯地無意做任何事。他繼續發表席恩早已熟知的高論。
過去他是個多麼自以為是的豬呀,竟堅持他的心裏已沒有愛存在。這一刻,他的心裏滿盈著愛,受泉湧而出。他深深愛著這個女子及他的孩子。全心全意地以他的靈魂來愛他們。他的愛是永恆的,永無止盡:他的愛取之不竭,並且永不終止。
柏克將他抱著的男嬰交給凱蒂,登上了駕駛座。席恩伏在馬車地板上,盡可能靜止不動地抱著翡翠。由波曼宅邸到公園路這段路大約只有數分鐘,但席恩卻感覺像是數小時。
「不必試著談話,吾愛,那只會讓你疲累。你只需讓自己復原,其它的一切都交給我們。」
席恩的喉間哽咽,好一晌無法開口。她仍然如此地慷慨仁慈。他何德何能擁有她?約瑟終於睡著了,席恩將他抱離母親懷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照凱蒂教他的輕拍他的背。
席恩截斷他的話。「她會恢復的,布醫生。告訴我怎樣才能讓她較快恢復。」
「也許我們應該為他們各請一個奶媽,」他並未試圖隱藏翡翠可能無法復原的恐懼。「你覺得呢?凱蒂?」
「點亮燈。」席恩命令那名僕人。
他將嬰兒抱在臂彎裏,走向廚房。「這裏有牛奶嗎?」他問女僕。
凱蒂的話鼓舞了他。今天他會讓她多喝些東西,而且他會每個小時為她擦澡。只要能夠讓她退燒,席恩什麼事都願意做。
「這次的生產比較複雜,因為牽涉到雙胞胎。她極可能大量出血。如果她沒有恢復——」
「你不能進來!現在是凌晨三點!」
「她發著高燒,醫生,我應該怎麼幫助她退燒?」
「謝謝你,凱蒂。」
他坐在她的床邊,握住她的手。「你知道你生了個小男孩及小女兒嗎?」他的心融化了,看見她的唇角抿起個小小的笑容,即使這似乎耗盡了她的力氣。「我會帶他們過來,一次一個,你可以親眼看到奇蹟,」他對她眨了眨眼。「別走開,我馬上回來。」
翡翠睜開眼睛,隨即又閉上,喃喃道:「不要又來了!」
「他是個漂亮的小東西,不過脾氣太大了,哭起來時像是要把屋頂掀掉。」
「送醫生出去——在他的骨頭還沒有被我拆散之前!」席恩平靜地道。
席恩走到已被改成育嬰房的臥室,和凱蒂商量。她提出一個建議。「如果想不讓她操心,你可以把同一個孩子給她看兩次。」
「他會在天亮後到。有錢的醫生一向自己訂規則。」
「柏克!」他大吼。
席恩在客廳找到了柏克。和_圖_書「柏克,你這樣抱著他走來走去,遲早會把地毯踩穿。」
「立刻帶我去見她。」他平靜地命令道,但語氣裏蘊涵著致命的威脅。
「好女孩。爸爸的小女孩。乖,該用早餐了。」
醫生終於姍姍來遲。布醫生先自我介紹一番,敷衍地檢查了一下翡翠的傷腿,結論是傷處被處理得很好。
「農夫每天送新鮮的牛奶過來,爵爺。」
一會兒後,他帶著個大搖籃回來,放在床邊,而後他將約瑟抱進來,放在搖籃裏。席恩將油燈捻小後。躺在翡翠身邊,充滿保護欲的大手環住兩人之間的小嬰兒。似乎只要他們碰觸彼此,他們就屬於對方。窗外夜色深沉,但他們結合成一體,永不分離。
過去他那些可笑的信念現在全消失無蹤。席恩低頭看著他臂彎中的小女兒,知道天地之間確實存在一個慈悲全能的上帝。他對自己過去的愚蠢搖搖頭。此刻,擁著他命若游絲的小女兒,他開始誠懇地對上帝祈禱,敞開他的心,接受上帝的愛。
他聽見身後凱蒂顫抖地吸氣道:「我們需要牧師。這個小女孩剛剛吸進了最後一口氣。」
「出去。」席恩簡潔地道。他閉上眼睛。老天,你一定要這樣考驗我不使用暴力的決心嗎?
翡翠含著淚微笑。
他解開繃帶,手指撫過她並未紅腫的大腿。她並沒有畏縮。顯然她的大腿骨並沒有受到傷害,不需要用夾板固定。但她的小腿就不然了。它由膝蓋腫到了足踝。明顯地,她折斷的是脛骨。席恩只能祈禱它不是複雜骨折。他溫柔地拭過傷處,擦乾,再將亞麻被單撕成許多長條,一圈圈地綁在骨折處固定住。
一個小時後,女嬰身上那可怕的青色開始褪去,代之以駭人的紅色。席恩咒罵自己太過笨拙了。他揉得太用力了。
「凱蒂,我是認真的。你累得倒下來對她並沒有用處。」
過了一晌後,席恩將嬰兒換到另一邊乳|頭。「我們叫這個小惡魔什麼名字?」
柏克送來了威士忌。席恩倒了一些在掌心,在火前烤暖,而後開始揉在嬰兒的肌膚上。
他無比溫柔地用海綿擦拭她的臉及喉嚨,一遍又一遍,直至它們的溫度降了下來。而後他擦拭她的肩膀及手臂。他注意到只要他一直對她說話,翡翠就會平靜許多。他擦拭她的雙峰,注意到懷孕更增加了她的美麗,它們變得更加渾圓、豐|滿,平滑如緞,玫瑰色的蓓蕾潤濕。
布醫生量了翡翠的脈搏及溫度。「產褥熱是極常見的。一般來說,得到好的照顧及保持乾淨的人比較有機會復原,疏忽照顧的產婦致死的機率較高。但有時卻剛好相反。」
席恩熾熱的目光搜索著柏克。「她怎樣了?」
突然間她嗆住了。席恩全身僵住並嚇壞了。他翻轉她的身軀,開始拍打她的背部。一小塊黏液由她的喉間掉出來。他的女兒接著吸了一大口氣,開始抽抽噎噎地哭泣出聲。
「是的。這邊走,爵爺。」貝頓的臉龐羞愧地脹紅,因為這棟屋子的大小姐竟住在僕人區。
席恩將他珍愛的人放在雪白的被單上。他沙嘎地喃喃。「不會有事的,吾愛。相信我!」他的銀眸掃過翡翠及嬰兒,並決定事情的優先次序。他痛苦地轉向凱蒂及柏克。「代我照顧她,」他痛恨將翡翠交給其它人照顧,但他別無選擇。他的小女兒更加需要他。「我需要威士忌。」他告訴柏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