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惡魔情人

作者:維琴尼亞.荷莉
惡魔情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翡翠完全任由他擺佈。他為她擦完澡後,在手上抹了香油,開始按摩她身軀的每一吋肌膚。她愉悅地閉上眼睛,享受那份觸感。「感覺——真好。」她喃喃,像陽光下的貓般伸展身軀。她自睫毛打量著他,感覺他真是迷人至極。
席恩將她抱在懷裏。他感覺得出翡翠在對他隱瞞著什麼。他猜想她打算以牙還牙,如果他想要得到一切,他必須要極富說服力——而且他確實想要一切!
「我們真的是該回去了。他們兩個耗在一起太久了。」
他將她拉抵向他,想像著她修長的腿圈住他的背。「告訴我你想做什麼。」
「才不!我什麼都想做!」她誘惑地貼向他,聲音變得沙嘎。「我希望我的腿夠強健得我可以用它們來做一些特別的事。」
「缺乏運動的肌肉容易萎縮,我們不能讓那種事發生。我會幫你做一些床上運動。」
「他一直需要有個家庭來變,而現在他有了。」
原來你那個懦弱的兒子逃到愛爾蘭了,傑克想著。
曼莫斯的費家人得知翡翠及她的雙胞胎孩子回來了,幾乎傾巢而出,湧入葛維史東。瑪姬在柏克去英國期間協助妲娜管家。她阻止懷孕末期的蘭兒回曼莫斯,而事實證明這個決定是對的。當天下午,蘭兒開始陣痛,為她的丈夫生下了一個男孩。洛霖樂壞了,抱著他的小孩到處要每個人讚美他。
你畢竟還沒有原諒我,他想著。他完全瞭解。他也未預期她會原諒,只是他的心裏還存著一絲希望。他對她綻開笑容,表示他能夠瞭解。他給她的時間還不夠。他會給予她全世界的時間,而這期間,他會用他的行為、他全心全意的奉獻證明他的愛。
「相反地,你該死地自己做得棒極了!」兩名男子一起大笑。
「地獄火號」航進了葛維史東的港口。席恩看見雷蒙在塔樓上升起了綠、金色的古愛爾蘭旗幟,唇角不由得揚起了笑意。
蘭兒已經可以起來走動了。她抱著心愛的兒子加入他們。她的奶非常多,除了喂自己的兒子外,還能夠餵約瑟。
「謝謝你。你是如此地體貼,你對我太好了。」
「你的頭髮比以前更漂亮了。它比以前更加柔軟如絲。」他以指撩起一綹青絲,在面頰上揉弄著。
「我從沒有這麼確定過。」
「他深愛著你,翡翠。」
「噢,我不想慢慢來。我想要騎馬、游泳,還有做許多事情!你想還要多久我的腳才能和以前一樣:」
「之後我會跑得遠遠的,」她發誓道。「我會跑到天涯海角,讓你連個影子也摸不到。」
席恩抱著一大把水仙進來,放在床腳邊。翡翠靠著枕頭而生,擁著她的女兒。席恩看著這幅美麗的畫面,綻開個溫暖的笑容。
「艾琳仍然非常嬌小。你認為她已經脫離了危險嗎?」
她打開信封,發現是公園路的地契。她抬起頭看著席恩。「你買下了它?」
凱蒂召集了屋裏所有的僕人,詢問是否有人願意接受訓練當雙胞胎的保母,結果有八m.hetubook.com.com名年輕女僕都十分樂意。凱蒂挑選了兩位比較勤奮、愛乾淨,並且來自大家庭的女僕。
一會兒後,凱蒂雙臂各抱著一個嬰兒進來。「小傢伙已經洗完澡,準備讓爸媽抱抱了。」
席恩對她眨了眨眼。「我準備好犧牲自己了,凱蒂。」
「我知道你對花朵有一份不尋常的熱愛,而且會心甘情願自我這兒接受它——不像珠寶,」他柔聲附加,在床邊坐下。「另外還有一項東西我希望你能接受。」他接過小艾琳,將一個長信封遞給翡翠。
某天下午,兩位新爸爸坐在一起喝酒。「洛霖,我到得剛好及時。當我到達時,我的小女兒已經到了鬼門關前,翡翠則病得很重。謝謝你,逼我回去接他們需要很大的勇氣。」
「這是我虧欠你的,洛霖。你做了我所要求的一切,儘管我某些要求真的是爛透了。我在財務上毀了你的父親,害得你身無分文。你一直堅定地支持我,而我發過誓絕不會讓你感到遺憾,」席恩將一個信封交給他。「這是波曼宅邸的地契,它應該是你的。你應得的,」席恩的唇角譏誚地抿了起來。「本來我安排的另一項酬庸是費蘭兒。」
「一定是因為春天到了。柏克整天陰陽怪氣的。」
「慢慢來,翡翠。」他警告道。
愛倫及珍妮同樣年輕、勤奮、聽話。她們最先接受的訓練是洗嬰兒的衣服、消毒及準備奶瓶。凱蒂嚴厲地告訴她們一旦她們精通這些基本技能,她們就可以畢業,學習搖嬰兒入睡,甚至為他們洗澡。
「我們現在只剩下一艘破船了。我用它載了一趟煤礦,賺了天殺的幾鎊錢,而我滿肚子都是羞辱。也該是我們反擊的時候了!」
「和生小孩有關係吧。」
嚴寒的一月過去。隨著二月的到來,早春的陽光流瀉進窗內,將屋子沐浴在一片金黃色的溫暖之中。屋裏的人的心情似乎也跟著快活起來。截至目前,諸事順遂,每個人都樂觀地認為一切會更好。
就算她的話傷了他,他也沒有表現出來。
他略微施力握住她的手。「我永遠不會再對你說謊——吾愛,我無法保證她能夠涯下去。」
「無須我的催促,你也會回去的。」洛霖道。
他的手游移過她的雙峰,指尖梭巡過她美麗的弧線,來到深谷當中。「你是如此地豐|滿、成熟。」
「等你做完了你的運動,我會吻你,但之前不。」
「我們要玩主人及俘虜的遊戲嗎?」他沙嘎地問,堅挺的男性抵著她的大腿。
他小心地措辭。「我不希望在你準備好之前催促你,但我希望你考慮回葛維史東的事。」
「噢,你已經能夠想到這方面了?那真教人振奮。」
在他上樓之前,席恩去了一趟小教堂。他並非來此祈求原諒。他犯的罪必須自己承擔,但他衷心感謝上帝賜給他兩個孩子。他承諾會用他的生命來守護他們,並謙卑地懇求讓小艾琳能夠好好地活下去——為了翡翠。
「我想要擁著你一會兒,你等一下可以再抱她。」他和-圖-書爬上床,躺在她身邊。而後他支肘起身,凝望著她。稍早他幫她洗了頭髮,而那份樂趣仍縈繞在心頭。
「實在太棒了!我想每天練習。我希望我的腳比以前更強健。你可以明天帶我去騎馬嗎?」
但小艾琳並沒有成長。她的食慾是如此地小,幾近不存在。她的呼吸經常會變得粗重,紅潤的臉龐變成灰色。不管是白天或黑夜,只要這樣的事發生,席恩便會耐心地按摩她,直到她的血液循環恢復正常。她很少有足夠的精力哭泣,哭泣時的聲音也是有氣無力的。席恩和翡翠約定不論是什麼時候,他們之一總是會擁著她。他們深信擁抱的神奇力量。
接下來的兩星期,席恩幾乎不曾離開他們身邊。約瑟長得很快,充分吸收了他母親及莉絲的乳汁。
「我認為我們應該採取行動,奪回原屬於我們的一切!」威廉吼道。
陽光將影子拉得愈來愈長。席恩也來到陽台上。
「我會想念抱著你走動的日子。」他喃喃道。
「什麼話!我的奶脹得都會痛。」
「洗澡!聽起來多麼美妙!我已經兩個月不曾享受洗澡的樂趣了:」
她高興地搖搖頭。
這一次席恩比她先睡著。一直躺在床上給了翡翠許多時間回想過去,及構思未來。她後知後覺地明白他曾多次巧妙地警告了她。他教導她活在現在,不要考慮未來,因為他知道他們終究會分開。在他第一次和她做|愛時,他警告道:我的心已經黑得不可救藥。在一切太遲之前離開我。他還堅持她留下那些珠寶。你沒有自己的錢,這些鑽石可以給予你財務上的保障。
他故意板著一張臉回答。「這會令人喚起的。」
他的唇拂過她的。他需要品嚐她,但又享受他們的言語前戲。「之後呢?」
「我知道。」她柔聲道。
「蘭兒,我真的非常感謝你。」
「噢——感覺真好。」她屏息道。
「那也許會有報酬,至少在我的腿癒合之前。」
她俯身搔著傷腿。「老天,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癢!我受不了!」
「你的野心似乎大了一點,愛爾蘭姑娘。」
他們無法置信地看著凱蒂。一等到她離開了,兩人一起爆出大笑。
「我送了,吾愛。我邀請她來住上一個月——如果她能忍受被叫『祖母』。」
「你真是會逗弄人。」席恩輕描淡寫地道。
「不,我指的是洛霖。我從不曾看過他這麼快樂。這些天他就像是個全新的男人,而這都是因為你。」
洛霖幾乎無法相信席恩的提議。「我恐怕會任之有愧。」他緩緩地道。
「灼熱堅硬?」她的手滑到了他腿間,握住他的男性。「這完美地描述了你。嗯,你非常誘人,但我還是會逃走。」
他在床上放下她,撩高她的裙襬,跟著解開她腿上厚重的繃帶。
「再試一次。」他鼓勵道,希望在心中升起。
「做個好父親是個很大的責任。我一直在想——如果曼莫斯牧場上有多餘的馬匹,我想要向你租借,試著培育馬匹。」
下一次席恩為她擦澡時,說出了心中的憂慮。「一直待m.hetubook.com.com在床上對肌肉並不好。我想每天按摩一次對你應該會有幫助,你至少還得在床上躺三個星期。」
「當然是一輩子。」雖然她輕描淡寫地說,他看見那對綠色的眸子裏火焰一閃,突然間所有的焦慮都回來了。遇到和翡翠有關的事時,他是如此地脆弱。如果翡翠有心報復,她可以重重刺傷他。
這個星期以來,每天下午席恩都抱翡翠到陽台上曬曬春天的陽光。雙胞胎睡在玻璃落地窗外的搖籃車裏,凱蒂及兩名保母在一旁守著。
「我不知道,洛霖,我是如此希望。她的身體始終不好。我們必須多付出心思照顧她,始終不懈怠。」
她的唇角微微上揚。「就像是禁果。」
我唯一感興趣的正事是謀殺——你及你那天殺的兒子,我那不忠的妻子及她那天殺的情夫。
翡翠逐漸恢復了一些力氣,但席恩知道她至少要好長一段時間才能完全康復。他始終以無比的耐心及溫柔照顧她,直到第三個星期才離開過公園路的宅邸。
席恩抱著她上樓,知道她第一次嘗試走路時想要有一點隱私。但他的心像是吊在喉間,對她的擔心已瀕臨恐懼。
席恩高興地抱起她,轉了個圈子。「你辦到了!」他大聲親吻她。
「他愛費家人,而他們也愛他。他真的很喜歡養馬。」
「他就是那種人,只有在差點失去時,才會特別珍惜它。」翡翠輕描淡寫地道。
在波曼宅邸裏,羅傑克也正開始學習走路,但他並不像他的妻子一樣幸運。他的骨折較複雜,而且他沒有得到滿懷愛心的溫柔照顧。
「我開的處方是洗個澡。」他道,親吻它的鼻梁。
「她來這裏時我應該已經可以走路了。」
「我開始覺得我在床上躺愈久,反而愈虛弱了。」
席恩的手離開她的雙腿間,將她推回枕上,深深望進她揶揄的綠眸。「非常享受這個邪惡的遊戲及折磨我。我懷疑你指的口頭刺|激是吻,即使你希望我想成別的。」
「是的,她每天都在恢復。再過一個星期,她應該就可以走路了。」
威廉倒是將傑克視為心腹好友,絲毫不曾察覺他內心的恨意。看見傑克跛著腳在走路,他借給他為痛風所苦時使用的枴杖。
「該死,他已經夠大得可以坐船了!」
她輕摑了他一下。「不要看穿我的心思,你這個惡魔。」
葛維史東多了三個嬰兒後熱鬧極了。甚至連雷蒙也離開了他的塔樓,搬回到溫馨的主屋,享受天倫之樂。
席恩看見她急切的表情,他鬆了一大口氣。
「我有在聽!」傑克吼道。
「拿去,傑克,你可以在腳恢復正常時使用它。」
他點點頭。「我知道你有多喜愛這棟屋子。我以你的名義買下,不是我的。我早就該這麼做了。」
「我會一路抱著她回愛爾蘭。」
翡翠微微一笑,知道他正利用幽默掩飾自己的恐懼。她移到了床沿,讓雙腳垂下來,仔細地比較。受傷的那一腳比較蒼白、瘦弱一些,但她希望多運動後會恢復正常。
和-圖-書翠緩緩地站起來,讓雙腿支撐她的重量。她站著整整一分鐘,等劇痛襲來,但它沒有。她的膽子放大了,嘗試地踏出一步。突然間,她的變腿感覺好奇怪,彷彿癱軟了一下。她立足不穩,看見席恩已經伸出手要扶她了,但奇蹟般地,她又站穩了。她顫巍巍地走出了三步後,手抓著椅背,喘過氣來。
「今晚你不會,我的小俘虜,今晚不。」他的唇徹底地按住了她,讓她明白他捉到他的小俘虜後會做的。翡翠成為他心甘情願的俘虜,以富有想像力的各種方式來滿足他的慾望。
她的唇角抿了起來。「那麼約瑟呢?」
翡翠伸出手,握住了他。
「我的愛爾蘭姑娘,你根本毫無概念。」
「我會氣喘吁吁地追上你,灼熱堅硬。」
「我很高興你已經能站起來了。現在我們可以談正事了。」
「另外有一項樂趣你也兩個月不曾享受了!」
「不要那麼說。」她平靜地道。
「只要你認為小艾琳的身體可以旅行,我隨時都可以,席恩。」
席恩伸出手,但翡翠搖搖頭。「我必須學著不倚靠你。」
每天晚上,翡翠都和他、孩子同睡一室。翡翠並沒有反對這種安排,他可以看出她喜歡這樣。她讓他餵她,天天為她擦澡,直至她能夠自己進食——明顯地她並不反對他的碰觸。他感謝上帝這些小小的慈悲。畢竟翡翠只拒絕他口頭上的示愛。
「翡翠的氣色看起來好極了——比起我最後一次看到她時。」
「我敢說你的床上運動絕對富有想像力。」她揶揄道。
翡翠的手指纏入他濃密的黑髮中,舌尖梭巡著他的上唇。「何不由洗澡開始,再看最後會變得怎樣呢?」
「我們只有一艘船,但我們有兩艘船的船員閒著無所事事。自從海軍扣押了我們的船後,他們一直不事生產。有這麼多的船員,我們可以發動一次突襲,奪回我們的船。我們可以航行到天使島,利用它當做我們的基地。萊思城堡距離島上只有數小時的航程。我們可以盯著他們,挑天殺的歐席恩最沒有防範的時候發動襲擊!」
「你在做什麼?」翡翠低語。
「席恩也完全改變了。我從沒有想過他會是這麼奉獻投入的父親,」蘭兒道。「前天我看見他一手抱著一個孩子,搖著他們入睡。」
「那些水手部是殺人不眨眼的角色。我們必須用錢才能收買他們。」
「的確是禁果。距離我們最後一次做|愛似乎已經過了永恆的時間。我知道你還不夠強壯得能夠縱容我,但也許你已經可以玩一些小遊戲了?」
「是的,我知道。」但有時候光有愛是不夠的,翡翠想著。
在羅傑克臥床的數個月裏,他對孟威廉逐漸孳生出濃濃的恨意,和他對威廉的一對子女的恨意一樣深。他詛咒他出生成為孟家人的那一天!
「你派人送信去給我母親了嗎?」
席恩大笑不已。他滾到床上,並帶著她一起。「哈利路亞!我原已對你不會再倔強任性絕望了!我愛極了你的熱情及怒氣:你打算懲罰www.hetubook.com•com我多久?」
「我愛你,翡翠。」
「我又有什麼選擇呢?我是你的俘虜,根本無法離開你,」她揶揄道。「至少尚未。」
「很好。有人說過期待是最好的一部分,拒絕對靈魂有好處,」她學他一樣端著嚴肅的表情問。「非常地堅硬嗎?」
她臉上的光采帶給他莫大的喜悅。「只要每天練習,晚上按摩,應該不需要超過一個月。」
「我心裏想的是更大的事業。要不要代我接手管理曼莫斯?那兒的馬廄、畜欄及牧草地都很大。有一些費家的男孩幫忙管理馬廄,但他們並沒有生意頭腦。過去我祖父在基爾特培育出最優秀的賽馬。我想你可以使曼莫斯的馬廄恢復往日的光榮。」
你瘋了嗎,老頭子!我不想奪回一切,我想要摧毀一切:「你有什麼計劃?」傑克問:心想或許能從中得到些好處。
「會痛嗎?」席恩焦慮地問。
他們的調情告一段落,席恩再次專注在按摩的工作上。
「我情難自已。」洛霖解釋道。
「噢,我還是會讓你抱著我——至少一段時間。」
「歐席恩,我想踢你的屁股一路到都柏林——為了你所做出的殘酷的事!」
待在公園路的最後一個晚上,席恩小心地將艾琳放在搖籃裏,和她熟睡的雙胞胎弟弟一起。
翡翠沉默地躺在黑暗中,思索著她的計劃。她的視線游移過他黝黑的面容。她也會同樣公平地對待他——她已經清楚地警告他她會自他身邊逃走。
「只是測試一下。缺乏運動的肌肉容易萎縮,」她風情萬種地瞄了他一眼。「要不要來點口頭刺|激?」
「小心,」翡翠道。「約瑟最近非常地煩躁。」
傑克只想用它來敲老傢伙的頭。他不知道他的腳無法恢復正常,永遠會跛著腳走路嗎?
「是的,但也許我還會耽擱一會兒。如果不是你逼我採取行動,我可能就遲了一步。」
席恩的手來回撫過她的腿部。「嗯,你實在是對極了。」他揶揄道。
能夠看到她綻開笑顏是如此地好。席恩並不知道她急於回愛爾蘭是想拉開他和孟家人的距離。每一天她都在納悶他什麼時候會繼續他的復仇。他一直成功地控制住他的怒氣及恨意,但她知道那不可能是永遠的。現在她和孩子是他的第一優先,但誰知道那會持續多久?不知何時,復仇又會是他的第一優先?
翡翠轉身面對他,緩緩地將一腳移到另一腳前,直到她來到他前方。
「我會在更短的時間內做到!」她堅定地道。「我要你教我跳捷格舞。」
她的視線往下,想要知道他是否被現在所做的事喚起。她的唇角滿意地抿了起來。「真的令人振奮。」她邪惡地低語道。
「你一直在等這天。你確定你可以了?」他抱著她離開椅子,他的唇溫柔地拂過她的額際。
「歐席恩奪走了原本屬於我的一切。他們偷走了我的船、我的女兒,及我美麗的妻子。他們甚至唆使我的兒子背叛我,投入他們的陣營!」
「你先聚集他們,我會設法弄到錢。」威廉已經下了決定。就算變賣宅邸裏所有的傢俱,他也要促成這趟航行!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