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柏利昂2

作者:丹.西蒙斯
海柏利昂2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部 4

第一部

4

我沒有位子可坐。和其他一群受邀而來,但顯然無所事事的人一起,坐在房間後面角落裡一張高腳凳上,離總裁大約二十公尺,離那個在做簡報的軍官就更遠了。他是一個年輕上校,手裡拿了支雷射筆,說話的聲音毫不遲疑。在那位上校身後,是一塊金色和灰色的圖表板,浮現在前面的是一般全像傳輸中經常可見的全像顯示球體。一些取用的資料不時地清楚躍現;其他時候則是瀰漫著複雜的光影。這些圖表資料的縮版閃亮在每一個傳輸器的面板上,也浮現在若干通訊記錄器上方。
「沒錯,」費洛梅爾夫人說:「可是不是全部的我。」
「各位都知道,」那位上校開始說道:「海柏利昂以瑟隆─勞彌爾度量計測定的值是元地球標準的九點八九——」
「是,」亞尼說,他轉向顯示板,有長達五公尺的霧面玻璃亮了起來。對我來說,展示的只是一堆由不可思議的符號、彩色的線條、簡寫的代碼和更形混亂的各種縮寫用語等所組成難以理解的迷宮,也許那對在這個房間裡的大官和高階政界人士來說同樣毫無道理,可是沒有一個人表示出來。我開始給葛萊史東畫一張新的畫像,背景則是莫普戈像拳師狗似的側面。
「大約在三個標準年多一點前,由坎姆星系的霍金異動偵測裝置偵測到驅逐者移民群集……也就是一般所稱的亂軍,」那個年輕的簡報官說:「當時霸軍第四十二特遣部隊立即預先籌畫疏散海柏利昂星系,由巴瓦娣星系升高C +等級,以密令在海柏利昂入口範圍內建造傳送門。同時,第八十七之二特遣部隊也由坎姆三號附近的索爾可夫─提卡塔待命區出發,受命和海柏利昂星系的後撤部隊會合,以找出驅逐者移民群,與之交戰而摧毀他們的軍備……」艦隊的影像出現在資料顯示板和那個年輕軍官面前,他揮舞雷射筆,一道紅光穿過較大的光圈,點出艦隊中的一艘三C級太空船,「第八十七之二特遣部隊由納西塔海軍上將指揮,乘坐赫布里底號。」
我嘆了口氣,喝光了杯裡的酒,「我在喝酒。」我說。
里.杭特在通往主要出入口的長廊裡迎上我。「你要走了?」
「第四十二特遣部隊就是負責疏散的後撤部隊吧?」葛萊史東說。
葛萊史東把十指輕觸在一起,「海柏利昂上有好幾百萬人呢,上將。」
黛安娜.費洛梅爾又微微一笑,笑容有點過於閃亮。「會在政府大廈過好幾天。」她說,這回真的是在輕聲耳語了。「在這樣重要的時刻,他是不可能遠離權力中心的。來吧,我的車就在外面。」
我用手指彈了個響,可是那無禮的酒保仍然不往我這邊看。「我畫過妳了。」我說。
莫普戈朝他的同僚軍官們看了一眼,好像要他們耐心一點。「是的,」他說。「綽綽有餘。妳必須了解,總裁,六百具霍金推進器聽起來好像很多,可是用在單船,或是前哨船,或是那些他們稱之為長矛輕騎兵的五人攻擊小艇上,就根本不值一提了。第四十二特遣部隊幾乎有二十三、四艘主要的空間跳躍船艦,包括奧林帕斯影子號和海神號兩艘航空母艦。每艘都能有一百多架戰鬥機或ALR的軍力。」莫普戈在他的口袋裡摸索著,掏出一根雪茄菸大小的人造香菸,好像突然想起葛萊史東不贊成吸食這種東西,就又塞回口袋裡。他皺起了眉頭。「等到第八十七之二特遣部隊完成布署之後,我們就有足夠的火力來對付十二支敵軍呢。」他仍然皺起眉頭,向亞尼點了下頭,讓他繼續簡報。
「對,對,」莫普戈將軍不高興地說:「這些我們都知道了,亞尼。說重點。」
亞尼好不容易恢復的沉著https://m.hetubook.com.com又瓦解了,他有點絕望地看向他的上級長官。
她仍然穿著我在吃早餐時看到過的那件深藍色衣服,可是現在看來胸口開得低了些,她的臉和肩膀在黑暗中似乎發著光。「席維倫先生,」她說,她的聲音輕如耳語,「我是來讓你實踐承諾的。」
「沒有,女士。」亞尼很快地回答道:「雖然當時正有驅逐者發動攻擊,我們的分析卻顯示『世界之樹號』並不是被敵方摧毀的。」
過了一段時間,大概有幾個小時吧,我放下酒杯擡起頭來,才發現有人在這個陰暗的小包廂裡,就坐在我對面。我花了一秒鐘的時間,眨了好幾次眼睛,才認出在朦朧燈光下的那個人是誰。剎那之間,我的心狂跳,一面想道,真滑稽,但緊接著我又眨了下眼睛,說道:「費洛梅爾夫人。」
我點了點頭。天下總有幾百萬個說客,謀差事的、未來的傳記作家、商人、總裁的崇拜者,還有潛在的殺手,都願意付出一切,只求能和霸聯最顯著的領袖相處一分鐘,跟葛萊史東總裁見個幾秒鐘的面,而我卻可以「看我方便」的時候去見她。難怪大家都說整個宇宙都瘋了。
「沒有什麼疏散行動,」辛赫上將說:「那是佯攻,是給驅逐者下的誘餌。」
我對這些都毫不在乎。只想找間安靜的酒吧。
莫普戈將軍清了下嗓子回答:「我們認為最多六……七百艘。沒啥好擔心的。」
「把那他媽的東西關小聲點!」我很吃驚地發現是我自己在喊叫。那些酒客回頭瞪著我,可是他們把聲音關小了。我看了好一會葛萊史東無聲張合的嘴,然後揮手要酒保再來杯雙份的。
我吸了口氣,「我不准走嗎?」
群星廣場就像特瑟士河一樣,流動在兩百公尺高的大型傳送門之間。視野開闊,看來就如一條無止境的大街,綿延一百公里的物質享受。讓人可以像我這天早上一樣,站在天崙五耀眼的陽光下,遙望在群星廣場中間天津三的夜景,霓虹燈光影綽約,還可以看一眼層層疊疊近百層的盧瑟斯群星廣場,也知道再過去就是處處樹蔭的神之谷服飾店,還有那裡磚砌的大廳和直達「樹頂餐廳」的電梯,那可是萬星網裡最昂貴的餐廳。
「傷亡人數呢?」里.杭特說。
橘子汁是鮮搾的,培根是真正的豬肉,煎得很脆,報上說葛萊史東總裁會在萬星網標準時間十點三十分時,透過萬事網路和媒體向全萬星網發表演說。各版都充滿了戰爭的消息。星際艦隊的彩色平面照片閃亮。第三版上莫普戈將軍的照片表情嚴肅,報上稱他為「第二次海特叛變平亂英雄」。在旁邊一張桌子和她那原始人似的丈夫共餐的黛安娜.費洛梅爾朝我看了過來。她今早的服裝更加正式,深藍色的,裸|露的程度也少得多,但有一側開的衣衩卻讓人想起昨夜的表演。她兩眼盯著我,一面用搽了蔻丹的手指拈起一條培根來小心地咬了一口。赫墨德.費洛梅爾看到他摺過來看的財經版上有好消息而哼了一聲。
「講軍力布署。」莫普戈又咆哮道。
那個年輕上校勉強笑了笑,朝將軍和葛萊史東總裁微一點頭,用略微少了點自信的聲音繼續說道:「在過去標準時間七十二小時內,由第四十二特遣部隊以密碼由超光速通訊傳回的訊息,報告了在後撤部隊的前哨單位與驅逐者先遣部隊之間有零星戰鬥——」
「就我們目前所知是破壞行為。」那位上校說著,很快地又叫出一張海柏利昂星系的圖來。莫普戈將軍看了下他的通訊記錄器說:「啊—啊,直接講地面防禦,亞尼。總裁在不到三十分鐘之後就要發表談話了。」
葛萊史東和*圖*書總裁挑起了一邊的眉毛。「我們的戰鬥群大小呢?」
鄉野在我們底下滑過。
我微微一笑。這可是簡報開始以來我所見過最好看的東西。好幾名葛萊史東的手下不耐煩地動著,他們希望在總裁廣播談話之前,至少能先和她談上十分鐘。
沒有問題。葛萊史東和里.杭特,以及一群參議員,還有她的那些助理一起離開。軍方的官員留下來分成幾堆,顯然和階級有關,助理們四散走開,獲准進到室內的少數幾名記者飛奔到外面等著的錄影工作人員那裡。那位年經的上校亞尼仍然稍息站著,兩眼空茫,臉色蒼白。
早上在政府大廈的客房裡醒來時,天崙五明亮的陽光,由我設定起床時間六點三十分時自動開啟的桃色窗簾之間流瀉進來,我一時之間不知置身何處,仍然在追尋雷納.霍依特,在害怕荊魔神和海特.瑪斯亭。然後,就好像有股力量實現了我的願望,讓我能做自己的夢,有一分鐘的時間,陷入一片混亂,我喘息著坐了起來,警覺地四下環顧,以為那檸檬色的地毯和桃色的光會像夢般地消失,只留下痛楚、黏痰、可怕的出血,和床單上的血跡,充滿光亮的房間化為位於西班牙廣場的陰暗公寓,籠罩在一切之上的是約瑟夫.席維倫那張敏感的面孔向前俯了過來,向前俯著,看著,等著我死。
葛萊史東又挑起了一邊的眉毛。「那是什麼原因呢?」
莫普戈向那年輕的上校點了下頭,讓他稍息。莫普戈回答道:「第四十二特遣部隊大約有六十艘戰艦,總裁。另外一支特遣部隊——」
我不記得我付了錢沒有,不過我想應該付過了,否則就是費洛梅爾夫人付的錢,我不記得她扶我出去,不過我想應該有人扶了我,也許是司機吧。我記得有個穿灰色上裝和長褲的人,還記得我靠在他身上。
那位上校咳嗽一聲,用他的雷射筆指向顯示的資料。「各位可以看到,第四十二特遣部隊會毫無困難地清理出必要的空間來開始建造傳送門。這項工程已經在萬星網標準時間六週前開始,於昨日標準時間下午四點二十四分完成。驅逐者發動的騷擾性攻擊都已遭擊退,第四十二特遣部隊沒有傷亡,而在過去四十八小時內,在特遣部隊的先頭部隊和驅逐者的主力部隊之間,已開始一場大戰。這次衝突點集中在這裡,」亞尼又指了指,那一處的資料在他雷射筆的光點下閃動著藍光,「在黃道上方二十九度,距離海柏利昂的太陽約三十天文單位,大約距離那個星系的奧特星雲虛擬邊緣零點三五天文單位。」
軍方簡報一直延續到十點多鐘。我懷疑這類會議大概都是這個樣子——精神抖擻的獨白成為持續不斷的嗡嗡背景聲音,喝了太多咖啡造成一股發酸的味道,空中瀰漫著香菸的煙霧,一疊疊硬面和皮面裝釘的公文——幾百年來始終如一。我懷疑在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事情要簡單得多,威靈頓只把他漠然而準確地稱為「那些人渣」的人召集起來,什麼也不說就讓他們去送死。
「損失的人數有多少?」葛萊史東總裁問道,她的聲音很平靜。
「六十艘船艦足夠面對六或七百艘敵艦嗎?」葛萊史東問道。
「為了安全和保防,」莫普戈將軍又說www.hetubook.com.com了一遍。他站起身來,把雷射筆由亞尼手裡拿了過去。那年輕人在那裡站了一下,有點不知所措,發現自己沒有可坐或站的地方,然後退到房間的後端,在我附近稍息站著,兩眼瞪著天花板旁邊的什麼東西——大概是他軍旅生涯的告終吧。
莫普戈將軍點了點頭,而我覺得我看到他的笑容中帶著點優越的神氣,「是的,總裁,第八十七之二特遣部隊,也就是戰鬥部隊,在一小時前轉入星系,會——」
我完成了葛萊史東和莫普戈的速寫,畫完之後,我四下看看想找下一個目標。里.杭特看來是一大挑戰,因為他長了張難以形容、幾乎皺縮在一起的臉。等我再擡起頭來的時候,一個海柏利昂的光球已經停止轉動,卻開展成一連串的平面投影:斜斜的平行四邊形,彭氏投影,直角投影,圓形排列,格陵坦氏投影,高爾氏投影,古迪氏投影,球心投影,正弦曲線投影,等距方位投影,多圓錐投影,過度修正的庫瓦西投影,電腦再修正,布氏投影,白克氏投影,米勒氏圓柱投影,多重轉折投影,還有標準的定型投影,最後整合為一張標準的羅賓森─貝爾德氏的海柏利昂地圖。
「以這樣長期的交火來說,還算是在可接受的範圍之內,」那位看來從來沒在火線一光年之內過的年輕上校說。他的金髮小心翼翼地梳向一側,在明亮的光照下閃亮著。「二十六架霸聯的快速攻擊戰鬥機遭到摧毀或失蹤,還有十二架載有魚雷的ALR ,三艘火炬船,油輪艾斯葵司功勳號,還有航空母艦龍神三號。」
我坐在我的高凳子上,望著葛萊史東,偶爾畫張速寫。
「八十七之二特遣部隊已經進駐,」莫普戈說:「驅逐者已經退回到他們的敵軍中心,距離海柏利昂大約六十個天文單位。從各方面來看,這個星系都很安全。海柏利昂很安全。我們正在等著一場反擊,可是我們知道我們能應付得來。再說,從各方面來看,海柏利昂現在已經是萬星網的一部分。有任何問題嗎?」
杭特微微一笑,如果可以把薄嘴脣朝上翻算作是微笑的話。「當然可以,席維倫先生。不過葛萊史東總裁要我轉告你,她希望今天下午能再和你談談。」
亞尼很快地看了莫普戈一眼,但是由他自己回答了這個問題。「大約兩千三百人左右,」他說:「不過搜救行動目前正在展開。龍神三號可能還有生還的人。」他拉平了制服,很快地接著說道:「這應該以已經證實至少擊毀驅逐者一百五十艘戰鬥太空船來做比較。我們對移民軍——亂軍的攻擊,結果又摧毀了三十至六十艘,包括一些彗星農場,礦石處理船,另外至少還有一艘指揮船。」
天崙五的酒吧裡擠了太多的官僚、媒體人,還有生意人,所以我搭上群星廣場的接駁車,在天龍座七號的大街下車,那裡的重力讓很多人卻步——也讓我不想來——但那也就是說,這裡酒吧間的人不會太多,而來的人都是來喝酒的。
「什麼時候?」
「我想他不會再給你倒酒了。」她說:「我家裡有酒,你可以在作畫的時候再喝一杯。」
「是的,」辛赫說:「我們會保衛他們,但即使只撤出六萬左右的霸聯公民,就已經是不可能的事。要是我們讓三百萬人全進到萬星網來的話,那一定會混亂不堪。再說,為了安全和保防,那也不可能。」
我闔上了我的素描簿,把鉛筆收進口袋裡,四下找著出口,找到之後就離開此地。
「承諾?」我揮手要酒保過來,可是他沒有答理,我皺起了眉頭,望著黛安娜.費洛梅爾。「什麼承諾?」
「哦,看在老天的份上,」莫普戈咆哮道:「直接談軍事布署,https://m.hetubook•com.com趕快報告完。」
我所選的地方是一間在一樓的酒吧,幾乎是藏身在大柱子和送貨到主要購物樓層去的滑運道下面,屋子裡很黑:深色的牆壁,黑色的木頭,黑皮膚的客人——他們皮膚黧黑的程度就像我皮膚的蒼白一樣。這是個喝酒的好地方,而我也開懷暢飲,先是一杯雙份的蘇格蘭威士忌,然後越喝越烈。
我從里.杭特身邊走過去,走向大門。
費洛梅爾夫人微笑道:「我看得出來。」
「當然是畫我啦,難道你忘了在宴會上答應過我的事嗎?」
我讓注意力回到這群人身上,我們置身在一個大房間裡,灰色的四壁上有長方形的白光,灰色地毯,鐵灰色馬蹄形的桌上有黑色的傳輸器和一些水瓶。梅娜.葛萊史東總裁坐在桌子弧形的正中央,高階的參議員和內閣部長級人士坐在她附近,軍事將領和其他次級的官員依序順著弧線往下坐。在他們身後,沒有坐在會議桌上的,是那群不可少的助理,所有霸軍的人沒有一個階級低於上校的,而在他們後面——坐在看來沒那麼舒服的椅子上的——是那些助理的助理。
「對不起,」梅娜.葛萊史東說,她沙啞的聲音和簡報官如糖蜜般的聲音形成強烈的對比,「你能不能告訴我們驅逐者的船艦有多少是武力強大的?」
「是,長官。第三處大陸是牝熊大陸……看來有點像隻熊……可是這裡沒有霸軍的部隊登陸,因為這裡是南極,幾乎無法居住。不過海柏利昂自衛軍在這裡設了個監聽哨……」亞尼似乎感覺到自己又扯遠了。他挺起胸來,用手背擦了下上嘴脣,用更嚴肅的聲音繼續說道:「霸軍的陸軍部隊初步布署在這裡……這裡……和這裡。」他的雷射筆標示出在奔馬大陸上頸部靠近首都濟慈市的幾個地區。「霸軍的宇宙軍單位護衛首都的太空港,還有這裡……以及這裡的幾個次要地區。」他指著安迪米恩和浪漫港,這兩個城市都在天鷹大陸上。「霸軍的陸軍單位在這裡設置了防禦點……」二十幾個紅燈閃亮起來;大部分在奔馬的頸部和馬鬃的部位,但也有幾處是在天鷹的喙部和浪漫港地區。「這些包括了陸戰隊的戰備和地面防衛武力,地對空以及地對太空的飛彈,指揮高層認為這回和布列西亞不同,不會在那個星球上發生戰爭,但萬一他們打算入侵的話,我們也會準備好對付他們。」
根據長久以來的傳統,政府大廈中沒有公共的傳送門出入口,只有短短一條路經過大門警衛區,穿過花園,那棟用作新聞中心的低矮白色建築。所有人都擠在螢光幕前,看著有「萬事網之聲」美譽的李維廉.德拉克那張熟悉的面孔,正在為葛萊史東總裁「對霸聯極具重要性的」談話提供背景資料。我向他那邊看了看,發現一道沒有人用的門,就用我的萬用卡進去找一間酒吧。
「問題在荊魔神嗎?」里.杭特問道。
進到群星廣場之後,才發現那裡是萬星網裡可以免費自由來往的地方。萬星網的每個世界都至少提供了一處他們最好的地區——天崙五提供了二十三個區——以供購物、娛樂、美食餐廳和酒吧,尤其是酒吧。
「雖然初步的一些報告顯示霍金空間跳躍推進器大約在四千具左右,這卻是個引起誤導的數字。」那個叫亞尼的上校繼續說道。我在想不知道那是他的名字還是姓氏C「各位都知道,驅逐者……呃……亂軍很可能有高達一萬艘船艦,可是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小型船艇,而且不是沒有武裝,就是武力微不足道。由微波、超光速通訊和其他發射訊號評估則顯示——」
「是,長官。」亞尼吞了口唾液,舉起雷射筆,他的聲音不再那麼有自信,「各位都知道…和_圖_書…我是說……」他指著最北方的大陸,形狀像畫得很醜的馬頭和脖子,突然由胸口和背部之間很不整齊地截斷。「這裡是奔馬大陸,這裡有另外一個正式的名稱,不過大家都這樣稱呼……這裡是奔馬大陸。這一連串向東南方延伸的小島……在這裡和這裡的……叫作貓之九尾列島。實際上,這是一個群島,共有一百多……反正,第二個主要的大陸稱之為天鷹大陸,也許各位可以看得出形狀有點像元地球上的老鷹,喙是在這裡……在西北岸……爪子則伸到這裡……在西南……至少有一隻翅膀高舉到這裡,一直到東北岸。這個地區就是所謂的飛羽高原,因為有火焰森林的關係,幾乎不可能去到那裡。不過這裡……還有這裡……靠西南一帶,是塑性纖維的農場……」
我洗了兩次澡,第一次用水,第二次用超音波,從浴室出來時,剛鋪好的床上放置了一套灰色新西裝,我穿好並動身去找——放在我新衣服旁邊的訊息所說的——東側庭院,政府大廈的客人要在那裡用早餐。
就連在這裡,我也擺脫不了葛萊史東。在房間的那一頭,一架平面電視上映現著那位總裁的面孔,還有她在發表正式談話時所用的藍金兩色的背景。其他幾個酒客擠過去看。我聽到演說中的幾句話:「……為確保霸聯公民的安全及……絕不容許危害到萬星網或我們盟友的安全……因此,我已授權以武力回應……」
「亂軍。」里.杭特插嘴道。
我畫了亞尼的速寫,發現不可能畫得出他那一臉冷汗。
梅娜.葛萊史東把她瘦骨嶙峋的手指交在一起,「傷亡的數字——我方的傷亡數字——有沒有包括被毀的世界之樹號樹船上的乘客和船員?那艘用於疏散的船?」
杭特聳了下肩膀。「她發表談話之後都可以,看你方便。」
那輛電動車有個圓車頂,從外面看不到車裡,但是坐在厚軟椅墊上往外看的時候,卻是相當透明。我數著經過了兩道傳送門,然後我們就離開了群星廣場,高飛在一片黃色天空下的藍色原野上。華麗精美,以烏檀木建造的房舍,坐落在小山丘上,四周是罌粟田和青銅色的湖水。是文藝復興星嗎?這時候要再去想這些實在是太困難了,所以我把頭向後靠著,決定先休息一陣子。必須先養足精神才能畫費洛梅爾夫人的畫像……嘿嘿。
梅娜.葛萊史東看了下她的通訊記錄器,在她發表現場談話之前,還有十七分鐘,「疏散計畫呢?」
「啊……」那位上校說著,朝他的上司們看了一眼。
我起身想去叫那個酒保,考慮了一下,又慢慢地坐回到那張飽經風霜的木頭板凳上。「末日大決戰。」我說:「他們是在玩末日大決戰。」我仔細地端詳那個女人,微瞇起眼來把她看得更清楚。「妳知道這個詞嗎,夫人?」
我又坐了一陣子。看著那張海柏利昂的地圖。由這樣遠的距離看去,奔馬大陸的形狀更像馬。從我所坐的地方,剛好能看出馬轡山脈的群山,以及在馬「眼」下方橘黃色的沙漠。在山脈東北沒有標註霸軍的防禦位置。除了在可能已經成為死城的詩人之城那點上有個閃動的紅光之外,沒有任何標記。時塚也都沒有標註出來,就好像那些時塚都沒有軍事上的重要性,和今天這場表演全無關聯。可是我卻知道不是這麼回事。我不知怎麼的懷疑這整場戰爭,成千上萬人的行動,百萬人——甚至可能是千萬人的命運,全操之在沒有標註出來的那一帶橘黃色|區域中六個人手裡。
我又細看了她一眼,這回表情比較狡猾。我也許多喝了幾杯蘇格蘭威士忌,但酒並沒有讓我神智不清。「妳老公。」我說。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