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柏利昂2

作者:丹.西蒙斯
海柏利昂2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部 10

第一部

10

「你來嗎,索爾?」布瑯.拉蜜亞叫道。其他人已經把東西放在第一個房間裡,大約在石頭中那條狹窄走道往下六七公尺處。
馬汀.賽倫諾斯大笑道:「沒有用的,操他媽的屁用也沒有,她很清楚她在幹些什麼,她絕對不會讓我們離開這裡。」
其他人似乎倦得無力回答,布瑯靠在一個背包上,閉起了眼睛,不到幾秒鐘,就只聽見她沉重的呼吸聲。領事把他的三角帽拉下來遮住了眼睛,馬汀.賽倫諾斯兩手抱在胸前,瞪著門口,等著。
索爾.溫朝博翻弄著餵奶的小包和*圖*書,他那冰涼又有關節炎的手指弄不好加熱的墊子。他看了下背包裡,發現他只剩下十小包和一些尿布。
「也許是別人的槍,」馬汀.賽倫諾斯輕輕地說。
「來了,」他叫道,然後進了時塚。隧道裡原先有光球和電燈,但現在都已熄滅,佈滿了灰塵。只剩索爾的手電筒和由卡薩德的一個小燈籠傳出來的光照亮了路。
索爾、布瑯、馬汀.賽倫諾斯,還有領事,帶著裝備和海特.瑪斯亭的魔比斯方塊,還有雷納.霍依特的遺體走下長長的斜坡,前往人面和-圖-書獅身像的入口。現在雪一再地落了下來,吹過已經風化的沙丘表面,形成一陣由風吹動各種顆粒交織的複雜舞蹈。儘管由他們的通訊記錄器上看到長夜將盡,但東方卻不見一絲陽光。他們使用通訊記錄器上的無線電再三呼叫,也沒有卡薩德上校的回音。
「日出之後我會再試,」領事說。他的聲音十分疲倦。
他們默默地坐著,仔細傾聽,有好一陣子完全沒有聲息。然後,突然之間,由黑夜裡迸發出各種噪音……聲音使得他們每個人都畏縮得摀住了耳朵。蕾和圖書秋嚇得哭了起來,但在塚外的爆炸和撕裂聲下,沒有人聽得見她的哭聲。
嬰兒在吃奶,索爾在點著頭幾乎睡著時,有個聲音將他們全都驚醒。
「我來守夜吧,」索爾說。蕾秋動了動,微弱無力地哭了起來。「我反正要餵孩子的。」
從墓塚之外的某個地方又傳來那個聲音,非常清楚明白,切進了風沙的聲音。
索爾.溫朝博在那座叫作人面獅身像的時塚入口停了下來。他感受到女兒在斗篷下溫暖地靠在他胸口,小嬰兒溫暖的呼吸在他的喉嚨邊起伏。他伸起一隻手,摸和_圖_書了下包在裡面的身體,希望能想像出蕾秋是個二十六歲年輕女子的模樣,當時她是個研究人員,也就停在這個入口,然後才進去探測這座時塚內反熵力場的祕密。索爾搖了搖頭,從那時候到現在已有二十六個漫長的年頭和一輩子了。再過四天就是他女兒的生日,除非索爾能想出辦法,找到荊魔神,和它達成交易,想出什麼辦法,否則蕾秋還有四天就死了。
「領事打算等會再試一下通訊記錄器。」布瑯說:「把情況告訴葛萊史東。」
索爾到了靠近其他人的地方。即使在這深處,他仍能m.hetubook.com.com聽見雪和沙子被風吹打在石頭上的聲音。
第一個房間很小,最多四公尺寬,六公尺長。其餘三位朝聖者已經把他們的行李靠放在後面牆前,將防水布和舖蓋捲攤開在冰冷的地板中央。兩盞燈籠發出滋滋輕響和冷光,索爾停下腳步,四下張望。
「什麼聲音?」布瑯叫道,一面摸索著她父親的手槍。
「霍依特神父的遺體在隔壁房間,」布瑯.拉蜜亞回答了他那沒有問出口的問題。「那裡比這裡更冷。」
「噓,」那位詩人叱喝著,伸出手來要大家安靜。
「卡薩德的長槍,」布瑯.拉蜜亞說。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