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柏利昂2

作者:丹.西蒙斯
海柏利昂2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部 23

第二部

23

——(這不是虛擬實境?)
她轉過身來對著他時,臉上映照著火光和各種顏色。(你想參加這次戰爭嗎?)
——(接近我們在……時塚谷裡……相遇的時間。)
——(打驅逐者?)他將兩手環抱在胸前,更為專注地看著,他已經對這套奇特新緊身甲冑的戰鬥功能有了些認識。他很可能隻手扭轉這場戰爭的輸贏……很可能摧毀驅逐者已經登陸的這幾千名部隊。(不要,)他向她表示,(現在不要,不要在目前這個時候。)
山丘和谷地裡一片紛亂,好像一座蟻丘被巨人的靴子踢散了一般,卡薩德看得到那些公路,因為人流而全部阻塞,動得比真正的河流還慢,總有幾萬人在逃難。砲火和能量武器發出的火光綿延到地平線上,照亮了上方低垂的雲層。每隔幾分鐘,就有一架飛行器——軍方的浮掠機或是登陸艇——從太空港附近的煙霧中,或是北邊或南邊長著樹的山丘間升起,空中就充滿了從上方和下方射來子彈首尾相連的光,而那架飛行器就帶著一陣黑煙和橘色的火焰栽了下去。
不管霸軍的司令官是誰,他的確很有紀律——對自己和手下都一樣,地面的砲和散布在城四周的數千名陸戰隊員,都沒有理會目標較大的登陸艇和運輸船,然後等著傘兵部隊的定位裝實開啟……有些只比樹梢高一點。在那一瞬間,空中充滿了成千上萬的閃光和尾煙,雷射光穿透煙霧,飛彈爆炸。
——(可是是最近的未來吧?)
軍事指揮和加密頻道在和*圖*書他耳邊低語,他聽得出那些激動的話語和偶發的咒罵,是人類不知多少代以來戰鬥的正字標誌,成千上萬的軍隊由太空港和他們的駐地被驅趕出來,會在離城二十公里處的一圈地方挖掘,構成小心策畫的火力區和全部殲滅敵方軍力的力量。
包覆了他兩眼的緊身衣部分就像是極度強化的霸軍夜視鏡,卡薩德利用其功能將河對岸西北方五公里遠的一座山丘拉近。霸軍陸戰隊向山頂慢慢移動,有些已經脫隊,用他們配備的能量來挖散兵坑。他們的甲冑已經啟動,迷彩的偽裝非常完美,可偵測到的熱量減到最低,但卡薩德毫無困難地就看到了他們,他想要的話,連他們的臉都可以看得清楚。
乍看之下,所造成的死傷十分驚人,足夠抵擋任何攻擊,但是很快巡視一遍之後,卡薩德知道至少有百分之四十的驅逐者著陸——以任何一次行星攻擊行動的第一波來說,這個數字相當不錯。
莫妮塔擡起一隻水銀手臂指向天上。
——(我起先如許多人一樣,是個受害者,)莫妮塔傳送訊息,她的眼光回到山谷裡。(然後,在我們很遠的未來裡,我看到為什麼痛苦之王會給創造出來……必須鍛冶出來……然後我就變成既是同伴,也是守護者。)
一群五個傘兵轉向他和莫妮塔站立的這座山。山下的雷射死光使其中兩個著火燃燒,一個驚惶失措地旋轉而下,掉入空無之中解體,最後兩個被東邊來的一陣風吹得轉著掉入下面的森林https://www.hetubook.com.com裡。
卡薩德跨步向前,率先穿過門去。
——(他們全都死了?)
——(不能。)
——(會的。)
卡薩德回想起在時塚所受到的攻擊,知道那並不是強|暴,而是讓他達成了他自己的願望,他自己那沒有說出口的慾望,想再次和這個不可能的女人成為愛人。(我不知道妳是什麼。)
——(那妳能控制它了?)卡薩德想到這點,心跳都快了起來。
費德曼.卡薩德上校穿過一扇傳送門,以為會看到奇怪或陌生的事物,想不到他所見到的是瘋狂的戰爭。莫妮塔走在他前面。荊魔神陪著她,指尖的鋒刃刺進卡薩德的上臂。等卡薩德穿過了那道刺痛的能量幕時,莫妮塔正在等著,而荊魔神卻不見了。
——(你真的會和它對打嗎?)她最後問道。
——(那,是未來?)
——(要不就更慘。)
海柏利昂的首都正在起火燃燒。稱為傑克鎮的舊城區部分就像一場原子彈爆炸所引起的小型風暴性大火。在郊區和通往機場的公路兩邊,還有上百處比較小的火,就好像是維護得很好的烽火臺。就連胡黎河也在燃燒,因為油火伸展到了古老的碼頭和倉庫底下。卡薩德看到一座古老教堂的尖塔矗立在火焰之上。他想找西塞羅的店,但那家店被上游的濃煙和火焰遮蔽了。
——(有誰打敗過它呢?)
卡薩德吃驚地搖了搖頭,如果莫妮塔的話可以相信,那他就是在時光中超前了。
卡薩德深吸了一口氣。(https://www.hetubook.com.com妳可知道我會不會獲准和它單打獨鬥呢?)
——(痛苦之王相信你是個戰士。)
莫妮塔走到懸崖邊上,正在哀王比利寬廣額頭上方五十公尺,卡薩德走到她身邊。眼前的河谷、城市,以及西邊十公里外的太空港高地讓他知道了現況。
——(你仍然相信我是你的敵人嗎?)
——(有很多人試過嗎?)
——(不是。)
——(不是。)
卡薩德立刻知道他們身在何處。他們站在一座矮山的頂上,兩世紀前,哀王比利曾下令將他的像刻在這座山上。山頂上的那塊平地空空的,只有一門反太空飛彈防衛砲的殘骸,仍然在冒著煙。從花崗石仍然光滑和熔化的金屬正在冒泡的情況看來,卡薩德猜想這門砲是從太空中掉落下來的。
——(是的。)
費德曼.卡薩德著迷似地看著,感覺如同他以前有次看到法國騎兵團在阿尚弧會戰中衝鋒陷陣時的激動經驗。
卡薩德又轉身去看她。他有點好奇,為什麼她會給荊魔神這樣一個沉重的稱號。(痛苦之王可以去操他自己,)他發出訊息,(除非他想和我單打獨鬥。)
他身邊那銀色形體歪著頭。(什麼時候叫現在?)
氣墊船像水蟲似地在河上晾過,在燃燒的船隻、駁船,以及其他氣墊船殘骸中閃避。卡薩德注意到公路上唯一的橋斷了,連水泥和石造的橋墩也在燃燒。煙霧之中有戰鬥雷射和死光閃現,個體攻擊飛彈也看得很清楚,因為白色的細點快得讓人看不見,卻留有餘波,使所和*圖*書經過的空氣超熱。他和莫妮塔看著時,在太空港附近發生了爆炸,一朵覃狀的火雲沖上天空。
——(沒有人,)莫妮塔傳送道,(在你的未來或你的過去都沒有。)
卡薩德所有的感官都有所感受:他聞到電離後的空氣和無煙火藥以及硝煙的味道;煙霧和電漿爆炸時的酸味使他的鼻翼意動;在城裡某處,有警笛鳴叫,而小型武器開火和樹被火燒所發出的劈啪響聲也隨風傳到他耳邊;無線電和截聽到的加密頻道響個不停;火焰照亮了山谷,雷射光像探照燈似地穿透雲層。在他們下方約半公里,森林和山腳草地相接之處,好幾組霸聯的陸戰隊正和驅逐者的傘兵部隊展開徒手肉搏,尖叫聲清晰可聞。
過了一下之後,那如天花板般的雲層又再打破,好幾千個自由落體的小東西像彩紙屑似地落下:驅逐者的傘兵經過運輸船和登陸艇直降而下,等到最後一秒鐘才展開他們的支撐力場和翼傘。
莫妮塔有好長一段時間一動也不動,像一尊立在有風吹颳山頂的水銀雕像。
——(我控制時潮,修補機械裝置,而且要注意不讓痛苦之王在它時辰到了之前醒來。)
那一片烏雲非常高,至少有兩千公尺,令人震驚的是那裡首先出現一架飛機,然後是十幾架,不到幾秒鐘,有一百個俯衝而下的物體,大部分都被偽裝的聚合塗料和配合背景的護衛力場所遮掩,但是卡薩德又毫無困難地把它們看得一清二楚。在偽裝之下,鐵灰色的外層上有著並不很清楚的記號,他認出那些正是驅逐者。https://www•hetubook•com•com有些較大的飛行器顯然是登陸艇,藍色的凝結尾看得很清楚,但其他在支撐力場的波動空氣中緩緩下降,卡薩德注意到那胖大的尺寸和形狀,正是驅逐者進攻的後勤運輸船,有些毫無疑問地裝載著補給品和彈藥,也有很多毫無疑問是空的,是給地面防衛部隊用的誘餌。
——(不是原子彈,)他想道。
——(守護者?)
——(是的,就是你和你的朋友們抵達山谷後的第五天。)
卡薩德把那口氣吐了出來。沒有人打敗過它。他的未來是她的過去……她一直住在這裡——她曾經看過那棵可怕的刺樹,就像他一樣,看到熟悉的面孔,如同他看到馬汀.賽倫諾斯掙扎著,被釘在樹上,那還是他真正和那人見面前好幾年的事,卡薩德轉身背對著下面山谷中的戰爭。(我們現在能去找他嗎?我要向他挑戰,單打獨鬥。)
莫妮塔默默地看了他好一陣子。卡薩德看到他自己水銀的面容反映在她的臉上。她沒有回答,只轉過身去,用手在空中一點,召來了那扇傳送門。
——(好幾百萬人呢。)
——(我到海柏利昂來,就是為了要殺它,還有妳。只要你們有哪個,或是兩個都同意的話,我隨時奉陪。)
——(不是,)莫妮塔答道。
——(他們認為會有一場攻擊,)卡薩德發出訊息,只覺得其效果超過不出聲的說話,只略遜於心電感應。
——(是目前正在發生的情形嗎?)
——(只有能在肉搏戰中將它擊敗的那個男人或女人。)
——(那,是誰還是什麼東西能控制它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