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柏利昂2

作者:丹.西蒙斯
海柏利昂2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部 24

第二部

24

光幕顯示的還是他們在奧林帕斯簡報時所用的那張圖——霸聯,是金色的;領地各星是綠色的;驅逐者亂軍的兵力,用紅色箭頭帶藍色尾;霸聯艦隊的調動則是橘色——馬上就可以明顯看出紅色箭頭遠離了原先的軌道,像尖頭染血的矛似地直刺進霸聯的空間。橘色的細點現在集中在海柏利昂星系,其他則像一條鍊子上的珠子,沿著傳送門的路徑一路散布。
受驚的面孔回望著她。
柯爾契夫參議員用手掌一拍桌子。「結果我們不但調空了我們的戰鬥太空船,連大部分的霸軍部隊也調走了。」
梅娜.葛萊史東揉著臉頰,發現自己仍然穿著那件斗篷。雖然高領已經拉下,現在她解開扣子讓斗篷落在她的椅背上。「上將,你這話的意思就是這些世界會毫無防衛,也沒有辦法把我們的軍力及時調轉回來。對嗎?」
葛萊史東沒有笑,「以前在巴塔法,」她說得很慢,語氣凝重,「我祖父有天早上因為家裡的電磁車不肯發動,就朝車子開了六槍。你可以退下了,顧問。」
莫普戈向前走了一步,「我們正在利用民間的傳送系統,盡我們可能地把霸聯陸軍步兵和陸戰隊傳送到那幾個受威脅的世界去,也輸送了輕型的武器和空中與太空的防衛武器。」
光幕褪去,燈重新亮了起來,莫普戈看來飽受驚嚇,有點茫然,他低頭看看手裡的雷射筆,皺起了眉頭,再把筆丟進口袋,「總裁,各位參議員,各位部長,主席和議長,各位貴賓……」莫普戈清了下嗓子,「驅逐者成功地完成了一次毀滅性的突擊。他們的戰鬥部隊逼近了萬星網裡的六、七個世界。」
「去他的媒體。」那黑頭髮的小個子女人說:「我一等這裡的會開完就要傳送回去。不論巴納德星遭逢什麼樣的命運,我都要和他們在一起,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如果這消息是真的話,我們就該全都吊死在門柱上。」費黛絲坦在一陣喃喃低語聲中坐了下來。
這不是個問題,莫普戈沒有回答。
「第二,我會在一個小時內和在座的,以及其他參議院委員會的代表們開會,討論我要在標準時間上午八時正向萬星網發表的演說內容。到時候歡迎各位提出建議。
激動的說話聲又將他的聲音淹沒。
房間裡一點聲音也沒有。葛萊史東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屏住了呼吸。
「影像就免了,」梅娜.葛萊史東叱喝道:「告訴我們。」
莫普戈毫不退讓,他的聲音裡也沒有反應出怒氣來。「是的,參議員,根據的是錯誤資料,我們錯了,我們的假設錯誤,總裁一個鐘頭之內就會收到我的辭呈……其他的將領也會和我一起辭職。」
「沒有,」艾爾必杜說。
葛萊史東站了起來,「祝各位好運,」她說:「趕快工作。不要散布不必要的恐慌。願神拯救霸聯。」她轉身離開了房間。
將軍正視著總裁的兩眼,「報告總裁,就我們所知,所有的那些霍金推進器的痕跡全是假的。亂軍在幾十年前已經拋開了他們的那些推進器,以低於光速的速度航向目標……」和*圖*書
葛萊史東直接轉回政府大廈,和里.杭特以及六、七個在場的助理一起進入了作戰指揮中心。房間裡擠滿了人:莫普戈、辛赫、馮.哲達特和另外十來個軍方代表,不過葛萊史東注意到那位年輕的海軍英雄李中校並不在場;大部分的內閣成員都在,包括了國防部長艾倫.伊摩鐸,外交部長賈瑞昂.帕爾索夫,還有經濟部長巴布雷.丹-吉迪士:那些參議員也和葛萊史東一樣趕來,其中有幾個像是剛由睡夢中叫醒——橢圓形會議桌上的「權力曲線」坐著盧瑟斯星來的柯爾契夫參議員,小文藝復興星系來的雷巧,諾德荷姆的龍奎斯特,來自富士的柿沼,天龍座七號星的薩班斯托瑞菲,天津三來的皮特斯。臨時主席丹哲爾-海特-阿敏帶著一副不知所以的表情坐在那裡,禿頭映著頭頂上的聚光燈而發亮,而和他相對的年輕萬事議會網路議長吉朋則坐在他椅子的前沿,兩手撐著膝蓋,整個模樣像極度的蓄勢待發,顧問艾爾必杜的投射影像坐在葛萊史東正面對的空椅子上。所有的人在葛萊史東由走廊裡匆匆進來時都站了起來,她就座之後,揮手請大家坐下。
幾個助理互相對看了一眼,好像總裁突然發瘋了。
「顧問大人,」梅娜.葛萊史東總裁說:「謹此通知,以接下來幾天的結果來看,目前人類霸聯政府正考慮向稱為智核的實體宣戰。閣下身為那個實體的大使,特此請你轉達這件事。」
「以低於光速的速度來說……有些亂軍想必已經這樣航行達標準時間五十年以上了……完全不可能偵測到他們,這絕對不是什麼錯誤——」
莫普戈吸了口氣。「大約三萬人,總裁。」
辛赫立正站好,身體僵直得就像面對著行刑隊一樣。「對,總裁。」
莫普戈望著空中,好像找著影像資料,然後把視線回到桌子上,他的兩手握緊了拳頭。「我們目前的情況是以看到凝結尾為基礎,再加上發現他們轉換用霍金空間跳躍推進器的時間推算,認為第一波會抵達天堂之門、神之谷、無涯海洋星、艾斯葵司、艾克里昂、青島─西雙版納、艾克蒂昂、巴納德,還有坦培,時間是在接下來的十五到七十二小時之內。」
「委員會預測到這場戰爭,總裁,」那個灰髮的影像說:「我們機密的顧問向妳和需要知道的人解釋過,只要海柏利昂牽扯在內就會有不確定性。」
「不是的,」莫普戈說:「我們可以犧牲部隊來拯救少數精選出來的官員,第一家庭成員,還有對繼續作戰有必要的工商界領袖。」
房間裡的騷動淹沒了他的聲音,「萬星網的世界!」好幾個聲音叫了起來。政界的人,部長們,還有其他的官員紛紛叫嚷不休。
「第五,我們要撤離受第一波威脅的那些世界上的人,」葛萊史東把手舉起,攔住了那些專家們的反對和說明。「我們要在我們能有的時間內撤走每一個我們能撤走的人。帕爾索夫、伊摩鐸、丹-吉迪士等幾和_圖_書位部長,還有萬星網交通部的克倫寧斯會籌組並主持撤離協調委員會,在今天下午一點鐘以前向我提出詳細報告和行動時程。霸軍和萬星網安全局要負責群眾控制和傳送門的護衛工作。
「第四,在我發表完演說之後,我要召開參議院和萬事議會的大會。到時候,我會宣布人類霸聯和驅逐者各國之間是交戰狀態。蓋伯里奧、桃樂絲、湯姆、愛珂……你們所有的人……在接下去的幾個小時裡會非常忙碌。準備向你們家鄉所做的演講,但是要投那張票。我需要參議院毫無異議的完全支持。吉朋議長,我只能請你幫忙引導萬事議會網路的辯論,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在今天中午十二點前得到萬事議會的一票。不可以有意外。
「把他調回到這裡來,」葛萊史東說:「我要升他當海軍少將,或是其他必要的階級,然後調到這裡來,給我,而不是政府大廈或行政部門,有必要的話,我會把最重要的事託付給他。」
這次嘈雜的聲音再也止不住了。葛萊史東讓叫喊和驚嘆持續了幾分鐘,這才舉起一隻手來,使這群人恢復了自制。
那投影似笑非笑的表情絲毫未變。「絕無此事,總裁。」
葛萊史東把十指合在一起,點著下巴,「你們有沒有決定這些要求會怎麼改變那場戰爭……這場戰爭的結果呢?」
「海柏利昂個屁!」葛萊史東一掌拍在那張老舊的桌子上,非常不葛萊史東式地大發脾氣。「我已經聽夠了,也聽煩了什麼不定的變數和海柏利昂這個可預測的黑洞,艾爾必杜。到底智核能幫我們了解所有可能性,還是他們騙了我們五百年。是哪一樣呢?」
「在萬星網還有多少可用的霸軍部隊?」葛萊史東問道,她彎起一節手指,碰著下唇。
總裁揉著下唇,為了將人類由她認為是永恆的奴役……或更糟的滅絕命運中拯救出來……她準備在大部分家人躲在樓上,安全地躲在鎖上的門後時,打開這棟房子的前門,放狼進來。只不過現在這一天已經到了,狼群正從每扇門和每扇窗子裡進來。她幾乎因為這樣的報應而微笑起來,笑她自己的愚蠢,居然以為她能把混亂由籠子裡放出,然後加以控制。
「有危險的是哪幾個世界?」葛萊史東問道,她的聲音很低,完全不動聲色。
「我的天啊!」在葛萊史東後面幾個位子上有人低聲地說。
「就我們已知蹤跡的十來支亂軍來看,」莫普戈仍然以輕柔的聲音說:「似乎全都在準備入侵萬星網。有幾支分成很多攻擊組群。第二波,大概會在第一波攻擊之後一百到兩百五十小時之後抵達攻擊目標,如圖上的標示。」
莫普戈將軍站了起來,朝一名副官點了下頭,燈光轉暗,光幕亮了起來。
「將軍,」葛萊史東說:「昨天我們這群人授權立即將霸聯軍力調去支援海柏利昂,這決定使新的調動產生困難嗎?」
艾爾必杜微微一笑。他將兩手伸開。「總裁,這可怕消息帶來的震驚想必影響到妳開這種無聊玩笑。向智核宣戰就像……像魚向水宣戰一樣,也https://www.hetubook.com.com像是一個司機因為別處車禍的消息就攻擊他的電磁車一樣。」
「安靜!」葛萊史東命令道,所有的人安靜下來,「將軍,你曾經向我們保證說,任何一股敵對勢力距離萬星網都至少有五年的時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改變,又是怎麼變化的?」
陸戰隊的馮.哲達特將軍站了起來,「是的,總裁,在決議完成後一個小時之內,部隊已經傳送到了待命區。十萬奉調部隊中已經有將近三分之二在」——他看了下他那古董計時器——「標準時間五點三十分之前,也就是大約二十分鐘之前,進入了海柏利昂星系。至少要等八到十五個小時之後,這些部隊才能回到海柏利昂的集結區,再回萬星網來。」
國防部長伊摩鐸清了下嗓子。「可是沒有艦隊的防守,起不了什麼作用。」
葛萊史東向柯爾契夫和吉朋點了點頭。「我不再耽誤兩位。」她說:「不過請確定一件事,就是我在五個鐘頭後宣戰時,希望能得到完全的支持。」
「那你有一分鐘的時間說清楚為什麼智核,尤其是AI顧問委員會沒能預測到這次入侵?」
「沒問題,」吉朋說。兩位男士走了出去。
巴納德星來的費黛絲坦參議員站了起來。「總裁,我的世界……所有提到的這些世界……必須要先警告他們。如果你不準備馬上宣布的話,我就必須做這件事。」
「有誰還有什麼問題嗎?」葛萊文東等了三秒鐘,然後將兩手一拍,「好了,讓我們動起來吧,各位!」
「第三,我在此下令並授權霸軍將領,在霸聯各地盡他們的力量來保衛和維護萬星網及領地的人民和財產,無論他們採取什麼樣特殊的必要手段。將軍,上將,我要將部隊在十小時內調回到受威脅的萬星網各世界。我不管要怎麼去辦到,但是一定要辦到。
「這只要一個名字就能說明白了,總裁。」艾爾必杜說:「海柏利昂。」
在接下來那一波參議員、部長和助理們進來之前的短短時間裡,葛萊史東轉過身去朝向她頭上方空白的牆壁,擡起手指來指著天花板,擺了擺手。
「蓋伯里奧,」葛萊史東柔聲說道:「請坐下。那正是我下一個問題,將軍?上將?我想你們就保衛這幾個世界的問題,已經下了命令吧?」
一些有過軍事方面經驗的參議員看到之後,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首先,」她說:「除非我批准,不得有辭職或自責的行為。這個政府很可能會垮臺……而,真的,內閣成員,包括我本人在內……都會像蓋伯里奧說的,吊死在門柱上。可是在那之前,我們就是霸聯的政府,必須做得像個政府的樣子。
「他還在睡覺。」里.杭特說:「他吃了點安眠藥,也沒有人想到叫他起來參加會議。」
艾爾必杜聳了下肩膀,「沒錯,參議員,可是很可能只因為這個政府決定在海柏利昂星系發動戰爭,才使得驅逐者實施這個計畫。我們說過不該有任何與海柏利昂有關的行動的。」
吉朋議長站起身,等大家安靜下來。他的聲音繃得緊緊的,「將軍,m.hetubook.com.com你說的第一波……是軍方習慣的說法呢,還是你得到情報顯示後面還會有數波攻擊?如果是這樣的話,萬星網和領地世界裡還有哪些會受到攻擊?」
葛萊史東點了點頭,「我在會議結束之後立刻宣布敵人入侵的消息,桃樂絲。我們會透過所有媒體幫妳和妳的選民接觸。」
葛萊史東朝莫普戈看了一眼。
光幕消失了。寂靜延續。莫普戈將軍說:「我們假設第一波亂軍在第一次攻擊之後,還會有第二組目標,但是在霍金空間跳躍推進器之下的轉移時間,會成為標準時間萬星網行程的時債,約是九週到三年。」他退後幾步,稍息站著。
葛萊史東點了點頭。
柯爾契夫參議員站了起來,「這種他媽的鬼事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將軍?你當初提出了絕對的保證!」
雷巧參議員站了起來。「準備疏散撤離!將軍,你昨天告訴我們說把兩三百萬人從海柏利昂撤離是不切實際的做法,而你現在卻說我們可以成功的撤走」——她停了一下,看看她植入的通訊記錄器——「七十億人,不受驅逐者侵略部隊的殺害?」
葛萊史東坐在她的辦公室後面。柯爾契夫、吉朋和艾爾必杜坐在她對面。空氣中瀰漫著緊張的感覺,他們原先是因門外那稍可察覺到的忙亂而來,卻因葛萊史東遲遲不開口說話而更令人發狂。她兩眼一直盯著艾爾必杜顧問。「你,」她最後終於說道:「背叛了我們。」
辛赫海軍上將站起來,走到莫普戈旁邊。「報告總裁,我們已經竭盡所能。不幸的是,所有受到第一波威脅的世界裡,只有艾斯葵司有一支霸軍的分遣隊駐守,其餘地方,艦隊可以趕去支援——都有傳送門可用——但是艦隊不可能分散得那麼開去保護所有的這幾個世界,而且,很不幸的是……」辛赫停了一下,然後提高了聲音,蓋過又起的一陣騷動。「而且,不幸的是,將原先保留的軍力調去支援海柏利昂的行動已經開始。那兩百個艦隊的單位裡大約有六成,不是已經由傳送門到了海柏利昂星系,就是已經遠離他們原先在萬星網的防衛位置而轉到了待命區。」
「去你媽的辭呈!」柯爾契夫叫罵道。「這個問題沒解決之前,我們大概都得吊死在傳送門的支柱上。問題是——你他媽的準備對這次進攻怎麼辦?」
「還能有什麼辦法?」她在又開始了的叫聲中高聲問道。
艾爾必杜眨了下眼,消失無蹤。這樣突然離開有可能是刻意表示絕交——投影影像通常會先由房間走出去,或是等其他人走了之後才漸漸解離——否則就是智核方面的控制人員被這番談話嚇到了。
艾爾必杜沒有再聳肩膀,但是那投影的影像很輕鬆自在,很有自信。「你們要求我們提出萬星網裡哪些人對荊魔神的要求,會改變這場我們預測戰爭的結果。」
她轉回身來,正好下一批要員走了進來。
莫普戈兩手捏緊又鬆開,他叉朝空中看了一眼,轉向葛萊史東,「請問總裁,我能不能用一張圖表?」
「一點也不錯,」將軍說:「我們的兵力最多只能在準備疏散撤離的時候打後衛戰……」和_圖_書
吉朋議長向前俯過身來。「你們給了我們必須參加所謂荊魔神朝聖團的名單。」
助理們由門口或暗板後面進來,提出各種問題,由通訊記錄器來尋求指令。葛萊史東豎起一根手指。「席維倫在哪裡?」她問道,看到幾張面孔上一片空白的表情,她又說:「那個詩人……我是說,畫家,那個替我畫像的?」
「繼續,將軍,」葛萊史東說,所有的雜音又消失了。
葛萊史東對著空白的牆壁看了一陣,她想到前一晚她去過的那幾個世界:巴納德星,那透過樹葉的燈光、古老的磚造校舍;神之谷中繫住的氣球,和迎向晨曦自由飛翔的齊普林鳥;天堂之門的歆步場……所有這一切都是第一波的目標。她搖了搖頭。「里,我要你和塔娜還有布林迪南斯給兩次講演——對全萬星網的和宣戰的——擬個初稿,四十五分鐘之內交給我,要簡短、明確。查一下列在邱吉爾和史托丹斯基名下的檔案。要實在,但要無所懼怕,要樂觀,但也要帶點悲情。妮基,對軍方的每一個動作我都要能即時掌控。我要有一張我自己的指揮圖——由我個人的植入晶片傳送,『限由總裁親收』。芭比,妳要替我到參議院以其他方式耍點外交手腕,到那裡去,調閱相關文件,操縱他們、威脅、利誘,總之要讓他們知道在接下來的三、四次投票時違反我意願的話,還不如出去和驅逐者作戰會更安全得多。
「第二波攻擊的目標包括——希伯崙,大約一百小時之後;文藝復興星,一百一十小時:小文藝復興,一百一十二小時;諾德荷姆,一百二十七小時;茂宜─聖約,一百三十小時;塔里亞,一百四十三小時;天津三和四,一百五十小時;天龍座七號星,一百六十九小時;自由洲,一百七十小時;新地球,一百九十三小時;富士,兩百零四小時;新麥加,兩百零五小時;平安星系,亞瑪迦斯特星系和斯沃博達星,兩百二十一小時;盧瑟斯,兩百三十小時,還有天崙五中心,兩百五十小時。」
「說明清楚,」她說。
「胡說八道,」柯爾契夫叱罵道:「你們的預測就一般狀況來說應該不會有差錯。這次攻擊想必在幾十年前就計畫好了。說不定還是幾百年前呢。」
「最後,我希望在三分鐘之後和艾爾必杜顧問,柯爾契夫參議員,以及吉朋議長到我的私室會商。還有誰有任何的問題嗎?」
「我要他在二十分鐘之內到我這裡來,」葛萊史東說:「給他先做個簡報。李中校在哪裡?」妮基.卡爾頓,那位負責與軍方連絡的年輕女子說道:「李中校昨天晚上由莫普戈將軍和霸聯海軍地區司令派去擔任邊界巡邏的工作,他會從一個海洋世界到另一個海洋世界,以我們的時間來算,為期二十年。目前他……剛轉到布列西亞的霸聯海軍總部,等著往外傳送。」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