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劍影春水

作者:諸葛青雲
劍影春水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九章 雪山之約

第十九章 雪山之約

惡念動處,詭謀立生,翻腕肩頭,拔出喪門長劍,果然又自這「喪門劍」內抽出一柄精芒奪目,顯係斬金截鐵神物的「莫邪劍」,看著「烈火太歲」呼延炳,語氣平和地含笑問道:「呼延炳,你一定想要這柄『莫邪劍』麼?」
畢金環手中提著「駝龍飛抓」,「駝龍飛抓」中扣的則是「展翅飛龍」孔大騰的巨大頭顱。
這時「烈火太歲」呼延炳因對方突然真力大增,莫邪劍一升尺許,不由急得滿頭大汗,內力提聚到十二成,雙手齊伸,連連猛抓,總算遏止了「莫邪劍」的斜飛去勢。
哈騰聞言驚道:「怪不得我在『萬劫』一派人物遷居之時,未曾看見『五毒使者』唐嘉,原來他已死在『苗疆雙怪』手內。」
「烈火太歲」呼延炳與「展翅飛龍」孔大騰懾於對方來勢太強,遂均不及細辨,雙雙施展輕功,真氣一提,貼地平飄丈許,遠遠閃避。
他這粒「純陽火珠」威力極強,本想用來暗算「鐵劍真人」及顧青楓,如今因見「莫邪神劍」已入「墨羽神鷲」爪中,遂臨時改變主意,向「墨羽神鷲」打去。
驀然一片疾風,斜空而降,直向「莫邪神劍」掠去。
顧青楓劍眉雙軒,朗然說道:「老前輩,趁著『瑤池使者』畢金環身帶重傷,尚未完全痊癒之際,我們何不一探『千危谷』,看看真妹是否陷身谷內?」
「烈火太歲」呼延炳雖知附近藏人,卻不知人有兩撥,震天狂笑起處,神功凝聚右掌,虛空不住連抓,「莫邪劍」遂又中止斜飛之勢,緩緩下落。
果然,孔大騰一見赤紅火星出現,臉色便即慘變,要想收回「天絲寶繩」,卻因「駝龍飛抓」緊緊抓在畢金環的頸項之上,哪裡還能如願。
「鐵劍真人」望了顧青楓一眼,微笑道:「畢金環正在藉著被孔大騰掄得滿空亂翻之勢,拚命的凝聚功力,想把『駝龍飛抓』的絲繩弄斷,萬一成功,則她對孔大騰的報復手段,必然慘到極處!」
那點冉冉飛來的赤紅火星,看似緩慢,其實卻神速無比,就在這眨眼之間,便已打中那根「天絲寶繩」的中腰之處。
顧青楓暗想「萬劫魔宮七使者」中,「五毒使者」唐嘉與「逍遙使者」崔一葦已死,「氤氳使者」莊夢蝶被「烈火太歲」呼延炳擄走,只剩下「瑤池使者」畢金環、「餐霞使者」衛芳華、「桃花使者」連城玉及「拘魂使者」池中龍等三女一男,「笑煞」哈騰既見四女一男自「千危谷」內遷居,則不僅證明了連城玉、池中龍未曾死在「三離霹靂彈」之下,那多出來的另一女子,並也不問可知,定是「黃衫紅線」龐真真了。
他這決意不往「祁連」踐約,而趕往「野人山百丈坪」的「萬劫魔宮」探險之故,是因一來得悉「紫清玉女」孟紅綃剛剛落入「苗疆雙怪」的手中,不知被「妙音公主」及「烈火太歲」呼延炳隱藏何處,似乎無法去踐「雪山」盟約。二來權衡輕重以下,感覺營救「黃衫紅線」龐真真之事,總比「雪山」踐約來得重要,不容延緩。
石後藏人首先發難,三點精光飛打「鐵劍真人」的眉心、前胸,以及顧青楓的右太陽穴。
呼延炳怫然變色,紅袍大袖一甩,甩出三粒紅珠,向那「墨羽神鷲」電疾打去。
「鐵劍真人」看完,向顧青楓皺眉說道:「幫中不知發生什麼要事,龐幫主竟以親筆急件命貧道立即趕回,暫時放棄搜尋龐姑娘之舉,顧老弟……」
孔大騰耳紅面赤躡嚅說道:「呼延太歲請恕孔大騰相瞞之罪,因為我這柄『莫邪神劍』,委實得來不易。」
那藏在石後的「冷煞」洪飛,更是知機,此時早已走得無蹤無影。
顧青楓搖頭答道:「參加凌空奪劍之舉似屬下乘,我想請老前輩助那石後藏人一臂之力。」
「鐵劍真人」看了顧青楓一眼,深為嘉許的點頭笑道:「顧老弟的這條妙計著實高明,但等呼延炳與石後藏人雙雙力竭神疲以後,我們再一同凝勁飛奪,『莫邪劍』便將毫不費力的垂手而得。」
顧青楓點頭笑道:「老前輩認為這種策略如何?我是因見孔大騰與畢金環、呼延炳彼此的鬥角勾心,才也觸類旁通地想出了這條『坐觀虎鬥』之計。」
呼延炳吃準孔大騰不是自己敵手,又復狂傲笑道:「孔兄不要亂動心思,你那些手段只能對付畢金環,若在呼延炳面前施為,無非自速其禍。」
這時石後藏人與「烈火太歲」呼延炳業已同覺有異,但誰也不敢分神旁騖,只能不顧一切的全力施為。
滿頸傷痕的「瑤池使者」畢金環,騎著一隻「墨羽神鷲」,在hetubook.com•com孔大騰頭上十丈左右,悄無聲息地不住飄翔,目噴仇火,面罩兇光,手中則倒提著那隻孔大騰仗以成名的「駝龍飛抓」。
哈騰一走,顧青楓獨探「野人山百丈坪」之念益決,遂單人獨劍,向這威震天下的「萬劫魔宮」趕去。
「鐵劍真人」取下看時,小柬是「翻天怪叟」龐千曉親筆所書,大意是說,幫中另有要事,請自己立即趕回,對於搜尋龐真真之舉,無妨暫加擱置。
「墨羽神鷲」恰好掠到,驚魂始定,透出了一口長氣。
「鐵劍真人」一時雖尚未能猜透顧青楓的心意,但知他既然這等說法,必有深謀,遂如言凝勁施為,幫助石後藏人提升「莫邪神劍」。
「鐵劍真人」搖頭笑道:「孔大騰倘能如此,倒真足見高明。但常言道得好,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料他未必就此罷手。」
那片疾風正是「瑤池使者」畢金環所騎的「墨羽神鷲」。
斜飛去勢一止,由於自然引力之助,及呼延炳的全力爭奪,「莫邪劍」又告一寸一分地緩緩降落。
鳥一栽落,背上的「瑤池使者」畢金環,「展翅飛龍」孔大騰,自然也告栽落,那柄「莫邪神劍」更是脫離「墨羽神鷲」雙爪向「桃花沼」中落去。
「鐵劍真人」靜等寶劍降到原處,又復功勁暗凝,幫助石後藏人一臂之力。
揮劍裂石,顯示鋒芒以後,又向呼延炳笑道:「神物鋒芒,裂石如朽,呼延太歲難道還能懷疑此劍麼?孔大騰竭誠相贈,請自接劍。」
孔大騰聞言,頗覺不信,方以懷疑的眼色一看呼延炳,這位「烈火太歲」又復雙目兇光內蘊地怪笑說道:「但行走江湖,雖不厭詐,武林人物卻似應以『然諾』為先。」
顧青楓看得詫異起來,暗運「蟻語傳音」神功,向「鐵劍真人」問道:「老前輩,這孔大騰怎的突然如此大方?其中還有什麼陰謀詭計?」
片刻以後,果然兩隻靈鴿聯翩飛回,另一隻靈鴿足上並附有一封小柬。
但等他們翻下絕壑,到了那條黑暗深幽的隧道入口之處,顧青楓不禁目瞪口呆,原來那條隧道業已被人移來千斤大石,密密封死。
孟紅綃在人影剛現之際,一聲「楓哥哥」便已脫口叫出。
呼延炳心中一動,暗想除了「瑤池使者」畢金環外,居然還有人潛伏在側,今夜這「桃花沼」旁著實多事。
這時「瑤池使者」畢金環人在半空,絲繩忽斷,遂被甩出丈許遠近,「駝龍飛抓」受震之下,幾乎把她的頭頸生生折斷。
「瑤池使者」畢金環幸獲生還,但那隻腹部燒焦的「墨羽神鷲」和頭顱被「駝龍飛抓」緊扣,業已閉氣暈死的「展翅飛龍」孔大騰,以及春秋神物「莫邪神劍」,均一齊墜落「桃花沼」中,緩緩沉入十丈毒泥之下。
顧青楓不等「鐵劍真人」話完,便即冷笑一聲說道:「老前輩奉命回幫,顧青楓則決意一探『野人山百丈坪』,因為龐幫主可以不對他女兒的性命懸憂,顧青楓卻不能不對良友的安危關切。」
「展翅飛龍」孔大騰則也在前途完成惡毒佈置,高踞崖頂,全神凝注下方,準備不使任何由「桃花沼」方面走來之人,有絲毫生存機會。
顧青楓冷然說道:「顧青楓前次在此贈送靈藥,解救哈三先生所中『化血神煙』劇毒之時,你們『婁山三煞』曾作允諾,聲稱不再對『紫清玉女』孟紅綃……」
呼延炳伸手一摸頭上所戴中藏「火中之火」的那頂燈形金冠,異常得意地大笑幾聲說道:「孔兄既然承認武林人物應以然諾為先,則我記得你方才曾說不論是誰只要能弄斷你那『駝龍飛抓』之上的『天絲寶繩』,你便甘心將『莫邪神劍』雙手奉送!」
那石後藏人的內家功力本與「烈火太歲」呼延炳彷彿,只因呼延炳人在下方,才略佔便宜,但經「鐵劍真人」這一暗助,以二對一,強弱易勢,「莫邪劍」立見斜升尺許。
原來那柄「莫邪劍」剛剛掉頭下墜尺許,忽似有物凌空吸引,往左斜飛,直向距離「鐵劍真人」與顧青楓藏身之處約莫兩丈來遠的一大塊巨石飛去。
孔大騰知道不妙,無可奈何地點頭說道:「那是自然。」
孟紅綃在「懷玉山」中傳授了「妙音公主」佛家「法華禪唱」、道家「萬妙清音」以後,便即回轉「百忍庵」中,把師父的「百忍神尼」法體金身,尋覓隱僻妙境供奉,並苦心精練「蕩魔寶籙」中所載的「大羅手」及「摩訶劍法」。
但龐真真倘若得手,本身無甚兇險,則決不會輕捨自己而去!何況她若在江湖行走,和*圖*書偵騎遍天下的「三元幫」人物,也不會得不到絲毫訊息。
「烈火太歲」呼延炳與那石後藏人委實均已力盡神疲,再經「鐵劍真人」與顧青楓這一全力施為,「莫邪劍」自然便即冉冉上升,斜飛而去。
顧青楓循聲驚顧,只見三丈來外的暗影之內,閃出了一位身著骷髏黑衣的矮胖老人,正是「婁山三煞」中的「笑煞」哈騰。
自語至此,忽然面露喜色,因為她已聽得「群玉峰」下有人施展輕功身法飛縱而上,此時此地,來人不是自己相思已久的「中條劍客」顧青楓,還有哪個?
「鐵劍真人」眉峰一聚說道:「『千危谷』可以放棄,『萬劫門』總不會搬家,我們既然到了雲南,便索性跑趟『野人山百丈坪』……」話猶未了,聽得高空忽有一陣隱約鈴聲傳下。
第二隻「墨羽神鷲」,又復凌空掠下,鳥背上的「餐霞使者」衛芳華急聲叫道:「大師姊趕快甩卻手中『駝龍飛抓』,施展『海鶴鑽雲』身法。」
顧青楓「哦」了一聲,恍然說道:「原來哈三先生是為了『五毒使者』唐嘉與那『莫邪神劍』而來。但你這兩樁心願統統都已成空,因為『五毒使者』唐嘉業已死在『苗疆雙怪』手中,而『莫邪神劍』也在被『展翅飛龍』孔大騰撈得以後,鬼使神差,又復重墜『桃花沼』十丈毒泥之內了。」
「鐵劍真人」也知事不宜遲,一聲長嘯,與顧青楓雙雙現出原形,四掌齊抓,凝足神功,凌空奪劍。
孔大騰則聞聲之下,立動靈機,暗想自己倘若再無妙計,只怕難以生出六沼山去。
「鐵劍真人」眉頭方自一蹙,尚未答言,業已發生出人意料的怪事。
呼延炳因自己與「冷煞」洪飛凌空奪劍,強拼半夜,真力大大損耗,如果再若向「鐵劍真人」叫陣,必難討好,遂只得冷哼一聲狠狠說道:「江湖之上,盡有相逢之時,老牛鼻子莫忘今日這場過節便了。」
「鐵劍真人」點頭贊同,遂由顧青楓前導,雙雙馳向『千危谷』而去。
「笑煞」哈騰不知顧青楓心中愁思重重,又復笑道:「但其中最可疑的卻是未見到『萬劫群魔』把『紫清玉女』孟紅綃帶走,我才繼續留此窺伺,看看他們是否尚會去而復轉?」
他因關懷龐真真安危,突見「墨羽神鷲」所飛方向有異,不由心頭震驚,以致雖仍低聲發話,卻忘了施展「蟻語傳音」功力!孔大騰與呼延炳均是一流好手,何況雙方又在靜默無聲的對峙之中,故而顧青楓語音雖低,仍被他們聽出。
畢金環疼得慘哼一聲,暈死過去,身軀順著山坡兩個翻滾,險些跌落在「桃花沼」的十丈毒泥以內。
「鐵劍真人」低聲一嘆說道:「無怪武林之中人人都對『烈火太歲』呼延炳頭疼,他這『火中之火』委實太以厲害。」
「墨羽神鷲」的雙爪,剛剛抓取「莫邪神劍」,「烈火大歲」呼延炳的那粒「純陽火珠」業已脫手飛出。
但他藝高膽大,倚仗一身火器無人能敵,遂只心中略動,並未形諸神色。
孟紅綃自臘月二十日開始,便在「群玉峰」頭苦候顧青楓前來踐約,彼此暢敘離情,但一直等到臘月甘八,仍未見著那位平素極守信義,不輕然諾的「中條劍客」的絲毫蹤影。
話方至此,驀然一陣勁風,帶著從所罕聞的攝魂怪笑,當頭猛壓而下。
時光不斷流逝,繁星匿彩,蟾魄潛輝,「六詔山桃花沼」旁,現出了濛濛曙色。
一面說話,一面便把身邊所攜靈鴿放出,讓它刺空飛上,去與空中靈鴿會合。
果然片刻以後,人形一晃,來人輕如飛絮地卓立峰頭,顯然功力已到上乘境界。
「笑煞」哈騰不等顧青楓話完,便即搖手哈哈笑道:「顧老弟錯會意了,『婁山三煞』弟兄重來『六詔』之意,決不在『紫清玉女』孟紅綃,只是欲尋『五毒使者』唐嘉,報復他用『化血神煙』害我之仇,並順便試試是否能自『桃花沼』中撈取沉在毒泥以內的一柄寶劍。」
火光騰處,「墨羽神鷲」連聲慘啼,在空中兩個翻轉,便向「桃花沼」的十丈毒泥栽落。
畢金環驚急之下,神智略昏,如今被「餐霞使者」衛芳華這一提醒,立時甩卻手中「駝龍飛抓」,施展「海鶴鑽雲」輕功,右腳猛踹孔大騰身軀,借勁穩住下墜之勢,然後雙掌平胸,凝勁下按,往上竄起了七尺左右。
孔大騰哈哈笑道:「畢金環,你不要鬼嚎一般的向『千危谷』內求援,你們那些黨羽得訊趕到此處,大概最多只能帶走你一具無頭屍體而已!」
顧青楓見狀知道石後有人運用「空掌抓物」https://www.hetubook.com.com的絕頂內功,正在奪取這柄「莫邪神劍」。
這時「烈火太歲」呼延炳也已摸取一粒純陽火珠,欲向「鐵劍真人」及顧青楓發出。
「笑煞」哈騰搖頭說道:「我趕到此處,對方第一批遷走之人業已飛在空中,相貌看不清楚,彷彿記得其中三女一男均著彩衣,另外一個女子,則是其他裝束。」
顧青楓也自失驚問道:「哈三先生曾經親眼看見『萬劫群魔』,遷居他往麼?」
呼延炳委實絕不相信孔大騰贈劍之舉其中不蘊陰謀,但又不便不接,只在略一沉吟以後,厲聲喝道:「孔兄倘若誠心贈劍,便請將劍向我頭頂上空拋起五丈,呼延炳得劍之後,必有一份相當人情回敬。」
顧青楓又復急急問道:「四女之中,可有『三元幫』龐幫主的愛女『黃衫紅線』龐真真在內?」
他想的是昨夜今晨先後兩次所遇「萬劫」一派人物,是「瑤池使者」畢金環與「餐霞使者」衛芳華,卻未曾看見「拘魂使者」池中龍與「桃花使者」連城玉,難道池、連二人已在「懷玉山」中死於龐真真所發的「三離霹靂彈」之下。
呼延炳怎肯相信孔大騰會如此慨然贈劍?不由微退半步,目光凝注對方,一面提防突襲,一面忖度孔大騰此舉是何用意。
顧青楓主意打定,甘冒奇險,趕往「野人山百丈坪」的「萬劫魔宮」一節,暫且按下不提,筆者先行表敘如今正在「祁連山群玉峰」頭獨對漫天冰雪,苦候情郎的「紫清玉女」孟紅綃方面。
「展翅飛龍」孔大騰見狀,縱聲狂笑道:「想不到『六詔山桃花沼』旁居然高人雲集!呼延太歲好自施為,孔大騰先行告別,我既無此德能,也不再想要這柄『莫邪劍』了。」
這聲慘號傳到顧青楓的耳中,不禁悚然一驚,向「鐵劍真人」說道:「『烈火太歲』呼延炳與石後藏人強拼至此,真力已弱,老前輩趕緊與我合手施為,凝勁奪劍,否則可能又將生變?」
「鐵劍真人」低聲笑道:「『烈火太歲』呼延炳業已出手,這下形勢逆轉,孔大騰恐怕要糟糕了?」
他何嘗不知道,如今已屆臘盡年終,正是自己與「紫清玉女」孟紅綃約定在「祁連山群玉峰」的相會時日。
昨夜「墨羽神鷲」在救援畢金環時,曾經逃出呼延炳手下之故,係因刺空而上,飛行較速,如今則適得其反的,正在下衝奪劍,突見火星射到,再想轉折飛騰,業已無及,遂被「純陽火珠」打中腹部。
「笑煞」哈騰微吃一驚問道:「孟紅綃怎生逃出魔掌?」
顧青楓卓立艷艷朝陽以下,目注「桃花沼」一潭毒泥,不禁發出一聲悠長嘆息。
顧青楓目光微瞥空中,見「烈火太歲」呼延炳因人在下方,略佔優勢,那柄「莫邪劍」正自極緩極緩的漸漸降落,遂向「鐵劍真人」笑道:「不論孔大騰是否全身而退,抑或另有兇謀?老前輩似乎該出手了。」
顧青楓劍眉微揚,冷笑不答,「鐵劍真人」見狀,遂也只好作別自去。
大戰前的環境,分外沉寂,黎明前的山林,分外黑暗。
「烈火太歲」呼延炳宛若一朵紅雲,飄墜當場,目注孔大騰冷冷說道:「孔兄的心計著實太工,我真想不到你會預先準備了一柄劍身中空的『喪門劍』,而把『莫邪神劍』套藏其內。」
孔大騰暗笑「烈火太歲」呼延炳心機周密,太以狡猾。但自己慨然贈劍之舉,是因知曉明處暗處皆有強敵,既難平安走脫,不如索性贈劍,嫁禍呼延炳,先求全身,然後再設計奪劍。故而聽完話之後,立即滿面含笑地脫手擲劍,並凝足功力,把「莫邪劍」擲起七丈有餘,化成一道耀眼精虹,沖天飛起。
說完,便自面含獰厲笑容,揚長而去。
驀然間一絲日色,照透了「桃花沼」上的彩霧霞光,一聲慘號,劃碎了山林靜寂!
話完,紅袍一閃,便即倏然馳去。
「鐵劍真人」恍然頓悟,微笑問道:「顧老弟是要設法維持凌空奪劍的雙方均勢,讓他們雙方騎虎難下,耗盡真力麼?」
「鐵劍真人」目睹這場慘劇,不禁喟然一嘆。
畢金環胸蘊急怒地,又把那「天絲寶繩」猛力扯了兩下!
呼延炳神劍在目,貪心狂熾,掌中暗扣兩粒「純陽火珠」,準備隨時施為,制敵死命,口內應聲答道:「想是想要,但不知孔兄能否割愛而已?」
這「群玉峰」頭,氣候嚴寒,滿佈冰雪,無論怪石奇松,或是密翠浮天的干雲綠竹之上,無不披了一襲銀色新裝,真所謂乾坤清靜,天地無塵,尤其是幾株老梅,凌寒吐艷,散發幽香,更點綴得這峰頭景色,一片和圖書靈奇靜謐。
「笑煞」哈騰點頭說道:「我們到了『六詔山』後,洪大哥與焦二哥去往『桃花沼』,設法撈取『莫邪劍』,我則掩藏在這『千危谷』出口附近,準備伺機去找那『五毒使者』唐嘉的晦氣,以報前仇,誰知卻看見『萬劫群魔』乘坐鷲鳥,一批一批地遷居而去。」
顧青楓嘆道:「她哪裡是逃出魔手,只是魔劫重重,如今又復落入『苗疆雙怪』手內。」
呼延炳臉色忽轉,哈哈大笑說道:「行走江湖,本不厭詐,孔兄放心,關於你瞞我之事,呼延炳決不計較。」
「鐵劍真人」笑道:「龐幫主只有真真姑娘一位獨生愛女,無疑鍾愛異常,此舉若非別有苦衷,必具深意,顧老弟不要有所誤會才好。」
顧青楓一扯「鐵劍真人」衣袖說道:「老前輩且請收手,我們再看看變化如何?」
眼看兩人一鳥,以及一柄神劍,即將斷送於「桃花沼」那十丈毒泥之內。
話音剛了,一點赤紅火星,突然從「烈火太歲」呼延炳藏身之處冉冉飛來。
「展翅飛龍」孔大騰那裡捨得把費盡心機才弄到手的「莫邪神劍」平白送人,但又對呼延炳的一身火器極為畏怯,遂不禁緊皺濃眉,躊躇難答。
孔大騰益發得意狂笑道:「我早就對你說過我這『天絲寶繩』無物能傷,只要誰能把它弄斷,孔大騰甘心將藏在『喪門劍』內的那柄『莫邪神劍』雙手奉送。」
厲嘯入耳,哈騰忙向顧青楓笑道:「顧老弟,我大哥有急事相召,哈騰必須立刻趕去,我們異日有緣,江湖再見。」
孔大騰昨夜抓住畢金環的頸項,掄得她滿空飛舞,如今卻報應循環,被她抓住頭顱,凌空提到此處。
孟紅綃認錯了人,業已微覺嬌羞,再聽黃衫少年這樣一問,更是紅霞滿頰,搖頭說道:「我們萍水相逢,孟紅綃怎會知曉尊駕名姓?」
顧青楓對「笑煞」哈騰語中的「一批一批」四字頗為注意,劍眉微軒,急急問道:「哈三先生,你看見『萬劫群魔』遷居之際,一共走了幾人?」
「烈火太歲」呼延炳與石後藏人拼到此際,雙方均告氣喘如牛,真力將竭。
他出手雖快,但仍不及「墨羽神鷲」的飛行迅速,故而三粒紅珠連連爆發,「砰」然巨震起處,只把一角崖壁震裂,無數碎石墜落桃花泊中,「墨羽神鷲」與它爪下所抓的「瑤池使者」畢金環,卻毫髮無傷,入雲高飛,往西而去。
顧青楓主意既定,方待援登絕壁,趕往「野人山」,卻忽然聽得有人哈哈一笑說道:「顧老弟別來無恙?」
「鐵劍真人」眉頭一蹙,冷然問道:「呼延太歲,你遷怒貧道,莫非想要賜教幾招?」
不由冷笑一聲說道:「適才在『桃花沼』得見洪大先生,如今又遇哈三先生,可見身分高如『婁山三煞』,也不能作到『篤守信義』四字。」
顧青楓搖搖頭說道:「哈三先生不必再在此處枯等,『紫清玉女』孟紅綃早就不在這『千危谷』內了。」
孔大騰哈哈一笑,手內「莫邪劍」精光微閃,一塊磨盤大石應劍而裂。
孔大騰雙眉一剔,哈哈大笑道:「這柄『莫邪劍』沉在『桃花沼』底,雖經孔大騰費盡心力才告撈起,但俗話有云『寶劍贈烈士』,我就奉贈呼延太歲,為『苗疆雙怪』略助聲威也好。」
顧青楓以「蟻語傳音」功力低嘆道:「想不到孔大騰居然還能參透『得放手時且放手』的哲理,來個全身而退。」
縱上「群玉峰」頭之人,身著黃色儒衫,年約二十三四,舉止飄逸,神態高華,面目亦頗美秀,可惜膚色黃中帶黑,右頰之上並有一片錢大傷疤,以致減去不少風采。
顧青楓目送「鐵劍真人」去後,獨處谷底,閉目深思,腦中一片紊亂。
「鐵劍真人」笑道:「顧老弟如此感慨則甚?莫非為了那柄業已到手,竟又失去的『莫邪劍』麼?」
一直練到臘盡年終,才前往與顧青楓約定的「祁連山」『群玉峰』頭,而「大羅手」與「摩訶劍法」的火候,自然又復增進不少。
話完,居然雙手捧劍,向「烈火太歲」呼延炳恭恭敬敬遞去。
顧青楓見「墨羽神鷲」所飛的方向是往正西,不由愕然說道:「這『墨羽神鷲』怎的往西直飛?難道『萬劫群魔』不住在『千危谷』了麼?」
「笑煞」哈騰想了一想說道:「四女一男,共有五人。」
顧青楓搖頭嘆道:「晚輩對那『莫邪劍』毫無患得患失之心!只是目睹畢金環為此身受重傷,險些送命,孔大騰及『墨羽神鷲』為之沉屍十丈毒泥,連老前輩與洪飛、呼延炳等人,也為此互種深仇,但結果『莫邪劍』卻仍鬼使https://m.hetubook.com.com神差,墜落潭底!這一條人命,幾件仇讎,豈非太不值得?」
由於「鐵劍真人」分神應付「冷煞」洪飛所發的「五芒寒鐵珠」,「莫邪神劍」的來勢遂緩,致被那片疾風趕上。
直等去勢盡後,才掉頭下落,位置恰好是在「烈火太歲」呼延炳的頭頂上方。
話方至此,畢金環果因業已竭盡功力,凝貫十指,仍無法把那「天絲寶繩」弄斷,深知情勢不妙,趕緊發出一聲悠長厲嘯!
但聲才出口,頓即滿面紅霞,嬌羞不勝,因為業已看清來人不是自己朝夕思念、魂牽夢縈的「中條劍客」。
武林中人若被對方責為不守信義,均極難堪,何況「婁山三煞」又屬一派高手身分,故而「笑煞」哈騰聞言之下,詫然問道:「顧老弟何出此言?」
石後人那肯干休?功力也加,「莫邪劍」竟然不起不落,在空中微微顫動,成了一種膠著狀態。
顧青楓因這婁山第三煞感於自己贈藥解毒之恩,神色頗為友善,遂也抱拳笑道:「顧青楓也有要事趕赴滇西,哈三先生請便。」
除了這隻「墨羽神鷲」以外,空中還有第二隻「墨羽神鷲」,鷲背上坐的則是「餐霞使者」衛芳華。
呼延炳正在得意,驀覺對方勁力又復奇增,「莫邪劍」再度斜飛,不禁激怒得怪嘯連連,拼耗真元,全力搶奪。
顧青楓失聲說道:「由於隧道封死暨『墨羽神鷲』飛往正西方向二事加以判斷,好像『萬劫群魔』對這『千危谷』別府業經放棄了呢。」
話音至此,倏然而止,因為黃衫少年自覺再說下去,未免略嫌輕薄。
等他們足尖點地,雙掌護胸,回身一看,原來當頭下撲的正是「萬劫群魔」所豢養的那隻「墨羽神鷲」,如今卻抓著昏迷不醒的「瑤池使者」畢金環,刺空直上。
說也奇怪,畢金環那高功力均無法弄斷的「天絲寶繩」,竟禁不住這點赤紅火星輕輕一觸,毫無聲息發出,也未見甚火光,但二三尺長的一段繩腰,卻已化為灰燼。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孔大騰高高在上,眈眈虎視地全神貫注下方,卻怎知另有強仇,亦復對他虎視眈眈地高高在上!
「鐵劍真人」詫道:「這鈴聲像是本幫傳信靈鴿,難道幫主已從別處獲知龐姑娘的下落了麼?」
「笑煞」哈騰聞言,更是一驚,正待繼續向顧青楓細問究竟,忽然聽得谷上傳下兩聲厲嘯。
孟紅綃倚梅獨立,目光凝注遙天,心中暗忖:「楓哥哥前年在此苦盼自己,自己失約未至。而今年自己在此等他,他卻也未見到來!難道彼此的『雪山』之盟竟屬不祥,無法得諧素願麼?」
黃衫少年愕然說道:「孟姑娘方才不是在一見面之下,便即叫我楓……」
想到此處,驀然一驚,失聲自語道:「我前年失約之故,是為了隨侍師伯,苦習『蕩魔寶籙』,無法分身,後又落在『婁山三煞』手內,輾轉流離,身難自主。楓哥哥平素極守信義,又對自己愛重情深,他竟亦失約不來,莫非也是被甚災厄,羈絆了麼?」
顧青楓眉峰微聚說道:「孔大騰不是說他那『駝龍飛抓』的絲繩是什麼『天絲寶繩』,決非任何刀劍指力能斷麼?」
一般武林豪客,各懷絕學,各鬥機謀,血淋淋的慘烈惡戰,一觸即發,也不知誰勝?誰敗?誰吉誰凶?那柄春秋神物「莫邪劍」,也不知究將落在誰的手內。
「鐵劍真人」笑道:「你要我也參加這凌空奪劍之舉?」
黃衫少年驟睹孟紅綃,頓為她的絕世容光所醉,又被她驀然脫口高呼的「楓哥哥」三字所驚,遂劍眉微蹙,以一種沙啞語音說道:「姑娘上姓芳名,怎會知曉賤名,可否見告?」
「鐵劍真人」則大吃一驚,暗想此人是誰?怎的自己毫未發覺。
「鐵劍真人」聽得也自微微一嘆,點頭說道:「顧老弟所感雖是,但江湖中紛紜萬事,錯雜恩仇,類皆如此!誰能跳得出這些閒是閒非,名利糾纏以外,才是真正的大英雄大豪傑呢?」
衛芳華則恐「烈火太歲」呼延炳接連攻擊,遂不及把師姊救上鳥背,就由畢金環攢住鳥爪,凌空飛去。
想來想去,覺得只有甘冒奇險,獨自去往「野人山百丈坪」,一探「萬劫魔宮」,才能獲得龐真真生死吉凶的真實訊息。
「鐵劍真人」看出對方所發暗器,是專破各種內家護身神功的「五芒寒鐵珠」,遂不得不暫分心神,引袖拂出一股強勁罡氣,震飛三點精光,並狂笑說道:「我道石後何人?原來是『婁山大煞』!」
「烈火太歲」呼延炳怒聲叫道:「老牛鼻子嘆什麼氣?不是你這樣從中一攪,『莫邪劍』怎會重又沉入『桃花沼』底?」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