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劍戟公侯

作者:諸葛青雲
劍戟公侯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東郭炎本身,雖無如此高深玄功,卻也是個識貨行家。
軒轅旭苦笑說道:「幾日光陰,哪裏得夠,我們以一月為期如何?」
杜小樵只向他們三人囑咐之意,是因無名師太功力湛深,公孫璿稟賦特異,又是妙音師太弟子,對於這種「攝魂嘯」,極為內行,不會懼怯,連「烈火神君」東郭炎也是火候頗深的老江湖,無須多口囑咐,秦劍吟等聞言,一齊知道厲害,都自眼鼻鼻觀心地,對於身外一切,付諸無聞無見。
鄔必通、劉琳、軒轅斌、劉小琳、等四人,神情略有不同。
這是,鄔必通向杜小樵問道:「杜大俠請施為吧!你是採取我適才同樣舉措?還是換點花樣?」
軒轅旭向劉琳看了一眼,皺眉問道:「劉仙娘,是誰擄劫了侯劍平?」
杜小樵接笛在手目光一掃群邪,揚眉笑道:「鄔兄、劉仙娘、你們四位,就聽我吹上一闋自度俚曲『醉群仙』吧!」
公孫璿身形剛閃,劉小琳利用「勾魂萬花帶」長達七尺的特殊威力,接連幾個進手,便把公孫璿的身影圈入一片電漩彩虹之中。
無名師太笑了一笑,側顧東郭炎道:「東郭施主請注意,等杜施主的樂音再變。」樂音開始時,格外優美!首先有了反應的,是那些苗人苗女,他們竟情不自禁地,雙雙攜手歌舞。
無名師太見狀,知道公孫璿業已展開了那枚「大悲劍丸」。
筱鐵口笑道:「『天外三魔』中的『黑衣人魔』鄔必通,是威震八荒的絕頂黑道人物,何況剛才已說過,二十年前我……」
軒轅旭搖手笑道:「賢侄女不要著急,讓我來看,只要你軒轅兄已沒有當時致命,縱受任何傷毒……」
這一聲霹靂,震得東郭炎、秦劍吟、杜丹、歐陽紅等四人,心魂搖搖,身軀連晃幾晃!
筱鐵口毫不為忤,微微一笑說道:「常言道:『貴人多忘事』,鄔兄縱然認不出我來,但對於我這件當年舊物,大概印象尚深,不會忘記!」
但無名師太與公孫璿母女的遭遇,卻又不同,他們既然談笑自如,未加凝功防範,身外花草樹石,又無絲毫枯黃毀損痕跡,彷彿鄔必通施展這種陰毒玄功之際,竟把她母女剔除在外模樣?
公孫璿在一旁接口說道:「第一種舉措定是為了軒轅斌安危,立即派人搜索我侯劍平兄下落!」
軒轅旭無可奈何,只得苦笑叫道:「『東郭神君』,你且數數,你有幾粒藥丸,我們便以幾日為期……」
杜小樵似乎不信地「咦」了一聲說道:「這就怪了,以前你們『天外三魔』兄弟,一向形影不分……」
他的笛音一停,鄔必通、劉琳、軒轅斌、劉小琳等四人便立趨正常,但那些苗人苗女,卻仍在繼續歌舞。
石後又是一聲「哈哈」大笑,轉出一位長髯青袍的道裝老人,向杜小樵點頭說道:「碧玉誰家奏,委實耳福不淺!」
劉小琳因深知公孫璿功力通神,帶上飛花暗器不會對她發生作用,只想仗恃無形毒粉暗中取勝!
公孫璿冷笑叫道:「劉小琳看見沒有?我既能以罡氣催長劍氣,於一掌間削落你『勾魂帶』上的所有『萬花』,難道就不能削斷你四肢百駭間的所有筋絡麼?」
軒轅斌、劉小琳兩個小魔的臉上神色,原頗矜持,如今反而變得有點面帶笑容地為之和緩下來。
公孫璿首先暗忖道,「筱鐵口」原來就是「鐵劍神醫」杜小樵所扮!難怪他會煉藥,連那「公平公平,四海名揚,逢侯則吉,遇劍同心」等四句卦語,顯然他也是看破自己女孩兒家身份,想替他徒弟侯劍平撮合……
軒轅旭又道:「但侯劍平既是在『九劫峰』左近失蹤,我們也決不逃避責任,只好想一個折衷辦法!」
鄔必通雙眉一蹙,截斷了筱鐵口的話頭,向他注視說道:「老夫二十年前的武林舊識,當世中存者不多,尊駕難道曾替我看過相,或是算過命麼?」
軒轅旭也暗忖原來此人就是連父親「長笑老天魔」軒轅旭也把他列為大敵的「鐵劍神醫」杜小樵,難怪有那等神出鬼沒本領,在「紫雲廳」中,救出公孫璿等,使自己和化名「無影夫人」的「桃花娘子」柳如綿一敗塗地!
這串笑聲極長,也極宏烈,顯示出發笑人定是位氣充力足的特殊高手!
杜小樵看在眼中,佩服在心頭,知道這一雙母和_圖_書女,著實修為湛深,佛門「無相神功」的精妙程度,更非其他功力,所能比擬!
話方至此,那團乳白色的光幕,突然暴漲開來,似乎穿射出了彩虹包圍之外!
杜小樵道:「我願先聞軒轅老魔主的高見。」
軒轅旭道:「你是指『游龍俠丐』孟遲?」
杜小樵聞言,不禁暗愧自己粗心,也暗讚公孫璿著實聰慧!
公孫璿搖頭說道:「我不是對你客氣,是有句話兒,還未問你,才留著你的性命!」
公孫璿道:「柳如綿如今何在,你又把侯劍平兄弄到哪裏去了?」
原來東郭炎、秦劍吟等,這才知道杜小樵不單提醒自己靜守心神,並還默連玄功,在自己身外加了一層無形防護!就這樣,適才還身軀晃晃,心神搖搖,可見得「黑衣人魔」鄔必通罡氣所化霹靂的一震之威,真是非同不可!
軒轅旭厲聲喝道:「這樣說來,你也是想要軒轅斌的命了?」
劉小琳向公孫璿看了一眼,不禁縱然狂笑!
一面說話,一面將那柄使鄔必通望而生畏的暗黑鐵劍,插向背後。
話方至此,杜小樵接口發話地,微笑說道:「鄔兄一嘯之威,業已墜鳥裂石,怎說無功?……」
其餘隨侍群魔身後的苗女苗人,則一個個均聽得有點失魂落魄!
乳白色圈與彩虹光圈,雙雙剎處,公孫璿傲立當場,揚眉微笑說道:「想不敗也不行,但速退卻又不必,因為我有樁理由,暫時還不會要這『萬花魔女』性命!」
軒轅旭面容一冷,向東郭炎問道:「東郭神君,你這突向犬子暗算之舉,不會沒有原因吧?」
東郭炎笑道:「當然有原因,你們對我們這方的人,暗算得太多了。『東海』焦二婆婆、『浪裏黑條』謝三兄,以及東方瑤姑娘等,均已慘死非命!」
無名師太笑道:「璿兒說得對,你不妨再猜猜群魔方面的另一舉措。」
就在群俠群邪一齊驚詫之間,杜小樵已除去所有化裝,恢復了他清臞絕世,宛如古月蒼松的本來面目。
他在略一沉思之後,向杜小樵抱拳笑道:「杜大俠,此事怎樣解決?」
鄔必通在二十年前,便於杜小樵這柄鐵劍之下吃過苦頭,如今見對方精神奕奕,彷彿比當年更見矍鑠,不禁加深戒心,抱拳笑道:「聞得杜大俠清修『峨眉』,想不到……」
劉小琳吃她數落一頓,眉間殺氣更濃,冷冷問道:「既以兵刃交鋒,你的兵刃卻在何處?」
話猶未了,鄔必通便以傳音密語,向劉琳耳邊囑道:「劉仙娘要善為安排,特別小心,來人極不好鬥,他就是與『北嶽神尼』妙音師太、『東海辣手仙婆』齊名的『鐵劍神醫』杜小樵!」
無名師太答道:「問題在於侯劍平賢侄究竟是否為他們擄去?」
東郭炎道:「軒轅老魔主不妨仔細想想,約莫要幾日光陰,可以尋得侯老弟,我便送你幾粒解藥!」
劉小琳正待開口,劉琳已自接口朗聲說道:「四陣之戰,公孫姑娘不過才佔先一陣,怎麼便以勝者自居,對人審問?」
鄔必通就在等候杜小樵的這句話兒,聞言之下,立刻接過話頭,含笑說道:「既非主力決戰的生死之搏,則無需動什麼兵刃,我打算在『玄功』方面,向杜大俠請教,看看久別廿年以下,彼此有何進境?」
杜小樵微微一笑,向鄔必通軒眉叫道:「鄔兄,你這『魔音攝魂嘯』,業已練到聲震飛鳥,勁毀外物程度,委實太以難得!」
公孫璿連連點頭,卻見「萬花宮」中侍女,業已取來一管上好玉笛。
公孫璿雖見對方已然展開「勾魂萬花帶」,卻仍神色安詳地軒眉笑道:「劉小琳,你進手吧。」
公孫璿哼了一聲,挑眉冷冷說道:「你且把你母親這條成名兵刃『勾魂萬花帶』,再復抖動一下,便知分曉!」
杜小樵想了想,搖頭說道:「不論是邪是正,舐犢情深父子關係,總別無二致!從東郭兄以軒轅斌的性命作為威脅,軒轅旭仍未交出侯劍平之舉看來,則最低限度是目前尚不曾落在他們手內!」
郭東炎雖然未經杜小樵囑咐,卻也與秦劍吟一樣,自動自發地,採取了靜守心神的防範舉措。
劉小琳見公孫璿已在自己面前七、八步遠站立,遂獰笑問道:「公孫姑娘,我們之間是怎樣較量?」
軒轅斌剛把目光移注和-圖-書到劉小琳身上,劉小琳便苦笑說道:「剛才我聽得侯劍平未死,尚自驚奇,誰會曉得他竟住在東方賤婢的『無愁壑』內,而去加以擄劫?」
因為筱鐵口如今還是一位手執「報君知」的相士裝束,「黑衣人魔」鄔必通才有這調侃之語。
軒轅旭先看了看軒轅斌的傷勢,知道「離明芒」所蘊是慢性劇毒,暫時不會致命遂向杜小樵說道:「杜大俠是通情達理之人,你應該知道在犬子性命交關的情形之下,侯劍平若在我們手中,決無不肯交出之理!」
筱鐵口見這黑衣老人下場,忙自迎出,並抱拳含笑道:「鄔兄,我們昔日一別,幾近廿年,居然在此相逢,真算緣分不淺!」
公孫璿道:「在這『九劫峰』左近,若說除了你們以外,還會有別人前往『無愁壑』中,把侯劍平劫走,鬼才相信!」
那是藏在「報君知」竿中的一柄劍兒。
他邊自驚心,邊自向杜小樵抱拳笑道:「杜大俠,鄔必通徒自獻醜,慚愧無功……」
鄔必通搖頭笑道:「我黃大哥和尹三弟不在此間。」
無論是杜小樵代為凝功防護,或是群俠本身修為,這種結果均足使鄔必通大大失望驚異!
她們這一方堅稱,一方否認之下,倒把位「長笑老天魔」軒轅旭弄得不知應怎麼處置?
劉琳聞言,果然嚇了一跳,心中暗作盤算。
適才鄔必通的嘯聲是由高亢轉為淒厲,令人心魂震悸!
杜小樵沒有理他,卻向劉小琳笑道:「劉姑娘,請你借根笛兒,或是簫兒,給我用用!」
東郭炎接口道:「我當然不會提出這種辦不到的要求,只因我們還有一人,被你們擒去……」
只要杜小樵把笛音中玄功壓力,再略加強,說不定軒轅斌與劉小琳,也會像那些苗人苗女般地,攜手雙雙起舞。
故而他乘著鄔必通赧然難答之際,暗用「蟻語傳音」向公孫璿囑道:「公孫璿侄女,少時我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乘對方心神迷醉之際,電疾出手,在軒轅斌、劉小琳二人之中,設法擒住一個。」
軒轅旭皺眉問道:「需求什麼?焦二婆婆、謝三、東方瑤等既……已死去,縱有華扁再世,也無法復生……」
東郭炎搖手笑道:「老魔主請莫緊張,正勝邪消,強存弱死,雖為理所當然,但誠如那位鄔朋友之方,雙方尚未到決戰關頭,我若想要這位軒轅魔主的性命,何必用甚『離明芒』,便乾脆給他一粒『霹靂彈』了!」
原來筱鐵口在持竿伸出之際,暗中已運神功,把這根被稱為「報君知」的竹竿,抖得寸寸碎裂。
劉小琳苦笑說道:「我在一開始時,便以內力逼毒,滿佈當空,但對於公孫璿似乎毫無靈效?」
東郭炎向杜小樵看了一眼,杜小樵頷首笑道:「東郭兄把解藥交給軒轅老魔主吧,我們這就下峰,等二十七日以後,再來此總作了斷!」
公孫璿秀眉微蹙,略一尋思說道:「另一舉措應該是聯合力量,準備萬一搜索不著侯劍平下落時,便用武力壓迫我們就範,即令尋著侯兄,東郭老人家如諾為軒轅斌解去『離明芒』毒力,群邪也將大起兇心,企圖把我們一網打盡,以完成他們夢寐狂思的武林霸業!」
東郭炎聽杜小樵這樣說法,遂把「離明芒」的解藥小瓶,向軒轅旭凌空拋過。
原來東郭炎發現群魔有大援趕來,自己生擒軒轅斌或劉小琳之想,業已無望之下,遂把生平最厲害的暗器「離明芒」向軒轅斌悄悄彈出兩枚!
他閃動深陷在眼眶以內的兩隻鷹眼,向筱鐵口全身上下細一打量,愕然問道:「你認得我?」
鄔必通臉上一紅,但卻答不上來。
說到也好,左手微揚,已把那團「勾魂萬花帶」展開,這「勾魂萬花帶」長約七尺,寬約三寸,通體五彩繽紛,綴滿了各形各色的艷麗花朵。
劉小琳閃身縱回,劉琳向她,問道:「琳兒,你怎麼了,難道你不曾把『勾魂萬花帶』上的劇毒發出?」
話猶未了,劉琳便微微一笑,接口說道:「鄔兄且再等一會看看,鬥場當空,早佈滿無形毒粉,我不相信公孫璿能在『勾魂萬花帶』下,再復支持多久?」
劉小琳道:「什麼話兒?你不妨說出,看看我願否作答?」
這「離明芒」發時無聲,只有極細的紅綠一閃,除非注意留和*圖*書神,委實絕難發現!
劉小琳本知自己確非公孫璿之敵,但聽了對方這樣發話,又不禁傲氣發作地,冷笑說道:「雙方勝負,尚未分明,我為什麼定要認敗?」
他看出鄔必通、劉琳的臉上神色,由平和轉為緊張之故,只不過是剛剛領受到杜小樵笛音中所蘊的玄功壓力!
這柄劍兒,看去並不起眼,長約三尺,通體暗黑,似是尋常鐵劍,不像什麼削銅剁鐵,斷金切玉,水斬龍蛇,陸斬獅象的前古神物!
但那位原來傲氣十足的「黑衣人魔」鄔必通,在見了這柄黑鐵劍,卻傲容頓收,現出又驚又怒的異樣神色!
片刻之後,在那圈彩虹之中,又起了一圈乳白色的光幕。
他說到「勁毀外物」四字之時,並伸手向東郭炎等四人身旁,指了一指。
杜小樵此舉,並非要揭鄔必通的短處,臊他面皮,卻是別含心意!
軒轅旭指著軒轅斌說:「犬子中了東郭神君『離明芒』毒之事,怎樣……」
半盞茶時過後,竟有十餘隻鳥兒翩翩飛來,在峰頂上下飛翔,似乎為鄔必通嘯音吸引,不肯離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
劉小琳銀牙一咬,目閃兇芒說道:「你想早死也好……」
無名師太緩緩說道:「侯賢侄既未落在他們手內,則軒轅老魔主等在這二十七日之間,定有兩種舉措……」
黑衣老人注視有頃,向劉琳低聲說道:「劉仙娘,那公孫璿被令媛用『勾魂萬花帶』圍住,但招式身法未亂,似乎不見敗象……」
劉琳搖頭答道:「我與鄔兄,剛剛回轉『萬花宮』,不知此事。」
劉琳驀然一驚,向場中失聲叫道:「琳兒認敗速退……」
長笑一收,尾音特烈,彷彿把那些苗人苗女,震得醒了過了,停止了舞蹈歌唱。
杜小樵點頭說道:「老魔主說得有理。」
杜小樵眼珠一轉,目注鄔必通點頭說道:「我明白了,『黃衣陰魔』黃三祝和『白衣飛魔』尹沖天,如今是在賀蘭山的『天魔總宮』之內。」
劉小琳又驚又愧,木然片刻以後,由羞轉怒地,眼皮一翻,厲聲問道:「你既有本領,怎不下手,為何對我客氣?」
劉小琳詫道:「這就是你的兵刃?」
公孫璿冷笑道:「你少裝蒜,『天魔別府』中的那等強力爆炸,尚且對我們無可奈何,侯劍平兄又怎麼死在『百年庵』下?」
劉小琳聞言,一旁失聲說道:「侯劍平?他不是死在『峰山百年崖』的『百年庵』下了麼?」
劉琳大喜說道:「鄔兄出陣,自然穩勝……」
公孫璿微微一哂,秀眉雙揚,說道:「關於我的內力掌勁,你方才已嚐過滋味,何況,你手中又握著你母親仗以成名的『勾魂萬花帶』,自然是以兵刃交鋒,還假作大方地問我則甚?」
軒轅旭聞言,方始吃了一驚,目注東郭炎道:「尊駕就是善用一切火器的『烈火神君』了!」
杜小樵的笛聲,與鄔必通的嘯聲,可說迥異其趣!
只有無名師太、公孫璿母女,仍與杜小樵談笑自如,彷彿未把鄔必通仰天長嘯之事放在心。
語音略頓,又自笑道:「哦,我明白了,原來鄔兄本意是想借這『魔音攝魂嘯』,把我們一齊制住?」
東郭炎應聲答道:「這不用問,自然是借此要脅,有所需求!」
軒轅旭道:「我想請杜大俠給我一段時間,由我與劉仙娘來負責尋查侯劍平老弟下落!」
即令宮商偶換,韻味蒼涼,也不過宏如鷓鶴金谷,楊柳玉門,龍嘯風秋,鶴歸月冷,仍極淒清之美!
兩名小魔,則有點緊張,不敢對杜小樵注目,竟眼觀鼻,鼻觀心地,露出了矜持之狀。
鄔必通含笑接道:「杜大俠說得不錯,我黃大哥與尹三弟兩人,雖然不在此地,也在一個與劉仙娘關係密切之處!」
他這笑聲,初發時只是高亢,並未有何特別之處。
兩名老魔,畢竟修煉功深,依然滿面笑容,傾耳聆聽,彷彿毫不為意。
話猶未了,東郭炎冷笑一聲,接口說道:「我東郭炎雖然修為淺薄,無法和你們這等絕世高人相比,但所煉『離明芒』上,蘊含的特殊火毒,卻自信連當世第一神醫杜大俠,也未必能輕易解得?」
故而,她於剛一展開這條「勾魂萬花帶」時,便開始暗用內力,把帶上毒粉逼得飄揚空際。
就在東郭炎作了準備,和*圖*書覓機出手之際,一串狂笑,突然響起!
軒轅旭道:「你的用意何在?」
公孫璿怒道:「我問你話,你笑什麼?」
東郭炎搖頭道:「除了孟大俠以外,還有一位侯劍平老弟,是在這『九劫峰』下的『無愁壑』中,被人擄去!」
軒轅旭聞之數字,向杜小樵苦笑說道:「杜大俠,我們於二十七日以後,仍在此處一會,彼此把各種有關恩怨,作一總結如何?」
邊自說話,邊自把手中那條「報君知」向鄔必通揚了一揚。
但杜小樵卻暗以「蟻語傳音」向秦劍吟、杜丹、歐陽紅等三人耳邊,悄悄囑道:「這是鄔老魔有名的『魔音攝魂嘯』,你們趕緊各自靜心守神,休要中了他的暗算!」
劉小琳立命侍女,到「萬花宮」中去取。
「天外三魔」潛伏廿年以來,雖均刻意苦修,功力大進,但鄔必通昔年吃過苦頭,一想起杜小樵那柄神出鬼沒的鐵劍威力,仍自有點頭痛,遂含笑說道:「既然杜大俠沒有和我們合作之意,則雙方之最後決戰,還有待軒轅老魔主,劉仙娘及我弟兄三人,與杜大俠、『北嶽妙音神尼』、『東海辣手仙婆』等一齊會聚時方可舉行……」
劉小琳驚叫一聲,目掃群俠問道:「是誰對我軒轅兄發動暗算?……」
杜小樵目注一方崖邊巨石,揚眉問道:「來人是『賀蘭山天魔宮』中的軒轅老魔主麼?」
原來那條「勾魂萬花帶」上所綴各式各色的艷麗花朵,竟被劉小琳抖得完全墜落在地,成了一條素白色帶!
鄔必通對劉琳悄悄囑咐以後,又自一抱雙拳,向筱鐵口含笑說道:「原來所謂『筱鐵口』,竟是絕頂高人『鐵劍神醫』杜大俠所扮?廿年久別,渴想風儀,今日真算幸會的了!」
秦劍吟等人在驚,杜小樵在讚,無名師太與公孫璿在夷然自若,那位「黑衣人魔」鄔心通卻在雙眉緊皺!
想至此處,她已玉頰發燒,不好意思再想下去。
何況東郭炎只悄悄彈出兩枚,軒轅斌又是見父親趕來,狂喜疏神之下,遂不知不覺地中了暗算!
話方至此,杜小樵已不屑再聽,向鄔必通問道:「鄔兄,我們這算是第二陣,你打算怎樣賜教?」
黑衣老人不等劉琳說完,便自黑衣飄飄,神態安詳地,緩步走出。
劉琳皺眉沉吟說道:「這是何故……」
但軒轅斌和劉小琳的臉上神色,由矜持變為和緩之故,卻是所作心神防護,漸被敵方瓦解!
劉小琳哪裏還跟她客氣,聞此言,立刻把「勾魂萬花帶」抖成一圈彩紅,向公孫璿當頭罩落。
軒轅旭道:「那是自然,杜大俠與在下,於當世武林中,均尚薄負時譽,可以一言而定,東郭神君請把你『離明芒』的臨時解藥,交給我吧!」
這兩句話兒,把那黑衣老人聽得一怔!
劉小琳的這件兵刃著實別具匠心,不單「勾魂萬花帶」本身是天蠶絲所織,尋常寶刀、寶劍均所難傷,連帶上所綴的各色花朵,都可隨心所欲離帶飛出傷敵,當做暗器使用,更厲害的是帶上藏有無形無色無味的劇毒,粉末隨著彩帶飄舞,彌漫當空。
等到所有竹質全部碎裂落地之後,筱鐵口手中,並非空空,仍然持有一物。
公孫璿懂得杜小樵此舉之意,是想擄得人質,交換侯劍平,遂也用「蟻語傳音」答道:「老人家此計絕妙,侄女轉囑東郭老人家,伺機出手便了!」
劉琳笑道:「對了,杜大俠不妨想想,『天魔宮』和『萬花宮』,兩宮聯手,再加上『天外三魔』,是否武林霸業,無出於此?常言道:『識時務者,方為俊傑』……」
又過片刻,鄔必通嘯聲忽收,吼出一聲奇響無倫的晴天霹靂!
筱鐵口的本來身份一被揭破,在場諸人無不震驚!
但彩幕大,乳幕小,彩幕奪目,乳幕黯淡,加上乳幕又是被彩幕所密密圍住;看來自然是把「勾魂萬花帶」,幻化成一片彩幕的劉小琳,佔了上風優勢!
鄔必通、劉琳等兩個老魔的臉上神色,原極平和,如今竟變得有點緊張。
東郭炎含笑道:「我這把老骨頭的生死榮辱,已不足惜,只是怕勞而無功,難解侯劍平之厄而已!公孫姑娘於必要時,也不妨兜著我點。」
杜小樵知道鄔必通懼怯自己掌中這柄鐵劍,才提議比較「玄功」,卻並不加以點破地,頷首笑道:「好,我們就在https://m•hetubook.com•com『玄功』方面,切磋切磋,鄔兄出題目便了。」
原來這長髯青袍的道裝老人,果是欲與「萬花魔母」劉琳聯手,企圖稱尊寰宇,霸視武林的「長笑老天魔」軒轅旭。
黑衣老人說道:「劉仙娘且慢慢研究原因,這第二陣由我應敵便了!」
公孫璿接口笑道:「東郭老人家放心,杜老人家既作如此安排,自然會適時出手,替你接應!」
杜小樵點頭說道:「好,我們在這二十七日之間,除非發生了什麼新的事端,雙方都應該暫停敵對舉措。」
東郭炎數藥結果,瓶中丹藥,只有二十八粒。
那黑衣老人也久知劉琳這「勾魂萬花帶」的厲害,聞言之下,點頭笑道:「我知道劉仙娘這根寶帶之上,共有七種無形毒粉……」
劉琳問道:「鄔兄,這柄劍兒是……」
軒轅旭一到,群魔方面立即聲勢大振!
公孫璿右掌一伸,現出掌心中那枚「乳白劍丸」。
男女老少等四位魔頭的臉上神情,也自略有變化。
杜小樵的笛聲,卻絕無那利劍拔弩張之狀,聽來柔美無比,日麗風和,水流花放,令人聽後,為之全身舒泰。
這一抖,抖得在場群邪個個目瞪口呆,也抖得在場群俠,響起一片采聲。
那劉小琳驚疑交進之下,果然右手一抖。
鄔必通向杜小樵看了一眼,突然仰天長嘯。
杜小樵暗忖事既至此,也別無他策,遂向軒轅旭喝道:「這事也不能讓老魔主等單方負責,我們大家盡力,齊作搜尋便了。」
說完,又沉聲喝道:「琳兒回來,第一陣已落敗,如今要換人接第二陣了!」
杜小樵接口笑道:「鄔兄說得不錯,雙方主力尚有所未到,我們今日之會,仍然只算是前緣接觸。」
眼前群俠之中,無名師太與公孫璿是「北嶽」名門,不屑為此,秦劍吟與歐陽紅是「東海」正派,也須愛惜羽毛,剩下只有杜丹、東郭炎二人,自然是以東郭炎功力稍高,身份特殊,適宜擔任擒人之舉!
公孫璿向她手中那團彩帶看了一眼,失笑說道:「你的兵刃是一團,我的兵刃是一枚,豈非旗鼓相當,趕快各展所能不必多廢話了……」
群俠下得「九劫峰」後,杜小樵向無名師太笑道:「師太認為在這二十七日之間,軒轅老魔等人將作一些什麼樣的部署?」
東郭炎靜靜聽完,雙目眉微微說道:「乘對方心神迷醉之際,擒人不難,但『萬花魔母』劉琳和『黑衣人魔』鄔必通定會出手攔阻,我這點道行,恐怕……」
因為鄔必通早然有例在先,無妙學步,但乘著對方心神迷醉之際,出手擒人,畢竟仍嫌略失正派名門的俠義身份!
但就在群魔氣焰高張之際,那位「千面小天魔」軒轅斌,卻突然身軀一顫,跌倒在地,口中發出了呻|吟聲息!
鄔必通目注筱鐵口手中的那條「報君知」,方自滿心疑詫,突然神色一震,面露驚容!
杜小樵似乎不願和他多作閒扯,微微一笑,接口說道:「『天外三魔』中,還有黃兄尹兄兩位,可在此處,怎不一併請出相見?」
杜小樵神色微愕,笛韻停吹。
公孫璿見狀,向無名師太含笑說道:「娘,這位杜老人家的本領可真不小,慢說樂聲中所蘊玄功,威力極強,就是僅以這落梅折柳的悠揚笛韻而言,也非精於律呂,無法辦到!」
鄔必通與劉琳也深知厲害,急忙囑咐軒轅斌、劉小琳等人,屏除雜念,靜守心神。
杜小樵道:「什麼折衷辦法?」
若非他們受了高明指教,早作提防,真難免被震得神智昏迷,甚至於受了內傷,跌倒在地!
東郭炎點頭答道:「你沒聽見我對令郎所用的暗器,是『離明芒』麼?除了我這也是左道旁門出身的老東西外,其餘諸位都身份清高,誰肯出手偷襲?」
對方之人決難支撐太久,便將糊裏糊塗地中毒神昏,死在這惡毒兵刃之下!
東郭炎從身邊取出藥瓶,怪笑說道:「我來數數這瓶中藥丸,恐怕不夠三十粒呢?」
公孫璿乘此機會,把杜小樵適才所囑之語,向東郭炎說了一遍。
在他以為自己最後把十一成罡氣,化為霹靂的一震之下,杜小樵縱或無甚損傷,但另外六名男女老小之內,至小有半數以上,要受嚴重內傷!
空中那十餘隻鷹隼之類的兇惡鳥兒,則似全被震昏,紛紛束翼下墜,一動也不動地彷彿均已死去。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