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章 施援手別具用心

第八章 施援手別具用心

林志強方自心頭倒抽一口涼氣間,驀覺勁風逼體,手中長劍被震盪開去,而班侗左手五指箕張,正向他當胸抓來。
柳如眉柔聲接道:「來,由我來幫你包紮。」
班侗笑道:「如此說來,你更不該同我動手了。」
「叮噹」兩聲脆響過處,林志強所發射的兩柄柳葉飛刀,竟被班侗以手指彈了回來,由此一點,證明班侗真力之強,與分寸之拿捏得恰到好處,委實值得自豪。
柳如眉俏臉一寒道:「班侗,你滾過來!」
他的話聲未落,只聽一個冰冷的語聲接道:「班侗,你真夠神氣,也夠光彩!」
但班侗卻僅僅微微一笑道:「丫頭,你這是承認是『半邊師太』的記名弟子了?」
班侗羽扇一揮,將柳如眉迫退一步,同時也避過林志強的一招搶攻,並震聲大喝道:「截住這小子,要活的。」
接著,又「咦」了一聲說道:「還帶來大隊人馬,看來,『臥虎莊』也真有意插上一腿啦!」
「那你為何要橫裡架樑?」
班侗道:「你爭這小子幹嗎?」
柳如眉截口冷笑道:「哪來恁多臭規矩!」
刁猛笑道:「這怎能算橫裡架樑,咱們爭的,不都是這姓林的小子嗎!」
班侗對柳如眉,自然是綽有餘裕,但林志強長劍揮灑,有守有攻,表面上看來,似乎也並不比班侗遜色。
刁猛笑道:「好丫頭,要我幫忙時,小嘴兒也甜起來了。」
刁猛道:「『赤髮靈官』幾時說過謊話!」
「笑話!」班侗怒聲接道:「今宵,是你要與我為敵,還是我要與你為敵?」
原來方才那說話的人,竟是「千面諸葛」班侗。
危機一發之間,林志強本能地一個倒翻,飛縱丈八之外,耳中只聽柳如眉一聲嬌叱:「班侗看劍!」
當三人同時飄落地面之後,班侗呵呵大笑道:「好險!山人幾乎在陰溝裡翻了船……」
儘管他功力奇高,不在乎七柄柳葉飛刀,卻不能不在乎那「紫電」寶劍,說什麼他總是血肉之軀,又怎麼跟絕世寶劍硬抗!
班侗臉色一變道:「這消息可真?」
憑半邊師太的身份和地位,柳如眉這句話,倒也不算過分賣狂。
這情形,自然氣得柳如眉秀眉一豎,截口怒叱道:「匹夫住口!」
緊接著,一聲沉哼:「小子,你還不給我躺下!」
真是,一人拼命,萬夫莫當,班侗也委實沒想到林志強會來這麼一手。
林志強以劍尖拄地,傲立原地,目www.hetubook.com.com光凝注一步步向他逼近的班侗,披唇微哂。柳如眉一聲清叱:「班侗,滾回去!」
接著,又扭頭沉喝道:「冬梅,快過來替林少俠裹傷……」
刁猛笑道:「咱家不打算與誰為敵,但如果別人要與咱家為敵,卻也不怕。」
「是。」
班侗也冷笑道:「丫頭,今宵,可沒你再放刁的機會了。」
但他碰上的對手太高強了。
這些,說來雖嫌話長,但實際上卻是發生於俄頃之間的事。
他不但及時趕來湊熱鬧,今宵並還特別帶來了八個助手,那是四個黃衫老者,和四個青衫文士。
班侗冷笑道:「丫頭,你以為山人如此不中用?」
當這兩位各展絕招,殺得如火如荼之際,柳如眉已走近林志強身邊。
班侗入目之下,不由怒喝一聲:「再上兩個。」
林志強以帶傷之身,對付一個功力並不低於他的灰衫老者,自然有點相形見絀,但林志強是處於劣勢之下的哀兵,自古哀兵必勝,何況對方又志在生擒他,於是在上述這兩種情況的影響之下,林志強不但由「相形見絀」打成平手,並已由平手進而取得上風。
這時,經過連番苦戰的林志強,傷口又復迸裂,血透衣衫,臉色也微顯蒼白。
這一來,班侗身在空中,卻是前後受敵,說險,可真是險得間不容髮的了。
班侗臉色一沉道:「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試想,柳如眉如果能有這樣的一位師父,還不值得她驕狂嗎!
班侗冷笑道:「還走得了嗎!」
林志強得理不饒人,飛身順勢一劍,將灰衫老者斜肩帶背地斬為兩段,劍勢一順,「玉帶圍腰」,又向班侗腰斬而來。
因為這位半邊師太,天生一張陰陽臉,也許是這種面容上的畸形,影響她的心理變態,以致性烈如火,且異常護短,江湖中人,又戲呼其為「水火神尼」。
「刁某也有同感……」
林志強連忙說道:「那不敢當!柳姑娘……」
班侗見狀之下,不由呵呵大笑道:「最難消受美人恩,林老弟,你且安心享受一下這患難中的溫情,讓她們替你包紮好傷口,然後,班某人帶你去晉謁神君。」
柳如眉笑道:「我表錯情有甚要緊,你不是說過嗎,天下男人多的是。」
匆促之間,他指彈,牙咬,扇格,搪住七柄柳葉飛刀,但對那森寒刺骨的劍氣,卻不得不也像林志強方才一樣,一個倒翻,hetubook.com.com飛縱丈外。
柳如眉震聲喝道:「不可以!劉、白二人,請協助林少俠突圍!」
班侗目注刁猛冷笑道:「刁猛兄,你敢與神君為敵呀!」
柳如眉道:「叔叔伯伯,都是我的長輩呀!何必那麼斤斤計較。」
一聲滿含揶揄的輕嘆,遠遠傳來道:「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好不惱煞人也!」
話聲中,手中羽扇一揮,一股狂飆竟然將柳如眉迫退五步,並冷笑一聲道:「丫頭,就憑這一手,配不配做你師父的方外之交?」
原來這說話的,竟是「臥虎莊」的總管「赤髮靈官」刁猛。
剛好,柳如眉也振劍追撲上來,一個前射,一個倒縱,兩下裡一碰上,就有班侗受用的了!
雙方這一交上手,其驚險與緊張,自是毋庸贅言,儘管「赤髮靈官」刁猛的武功,比起「千面諸葛」班侗來,要遜上一二籌,但要想分出勝負,也決非千百招以內之事。
話出同時,人影紛飛,香風撲鼻,她竟率其餘三個侍女(另一位冬梅已走向林志強身前),一齊向班侗飛撲而來。
這時,搏鬥共分為三組,在油菜園中,殺得難解難分。
柳如眉手下的藍衫老者,各自力戰兩個黑衫人,猶自攻多於守,將兩個黑衫人迫得團團轉。
班侗目光深注地說道:「丫頭,要打架,山人捨命奉陪,不過,在動手之前,有幾句話必須先問明白。」
柳如眉臉色一變道:「那你觀察結果如何?」
柳如眉正容點首道:「不錯。」
而事實上,也證明他的判斷不錯,當最後互相一拼間,他雖以柳葉飛刀將對方殺傷,卻未能立即置對方於死地。
柳如眉急聲喝道:「林少俠,你還不走!」
刁猛不由又好氣又好笑地,猛張雙目道:「丫頭,一會兒伯伯,一會又是叔叔,你是怎麼啦!」
同時,一位是白骨魔宮國師,一位是臥虎莊的總管,雖然並非首腦人物,卻也是能代表目前江湖三大之間的兩股主力。
柳如眉冷笑道:「有我在,你這如意算盤,就打不成。」
原來林家堡的獨門暗器——柳葉飛刀,所以被稱為武林一絕,就在那發射手法的既奇且絕,令人防不勝防。
班侗拈鬚微笑道:「因為山人我,是令師的方外之交,如果你膽敢同我動手,令師知道之後,不打爛你的屁股才怪……」
這時,林志強的傷口已重行包紮好,入目之下,不由揚聲說道:「柳姑娘,咱們兩個聯手和-圖-書!」
這同時,柳如眉也揚聲說道:「刁伯伯,你來得正好,啊!刁叔叔,你快來幫忙呀。」
因而柳如眉入目之下,不由飄近林志強身邊,頓足嬌嗔道:「你這是何苦來!」
柳如眉道:「可是,南昌城中的百招之搏,那是有目共睹的事。」
班侗冷笑一聲道:「好!山人先解決你再說。」
柳如眉白了他一眼道:「還說算不了什麼,血都濕透了衣衫。」
班侗笑道:「丫頭,說句你別生氣的話,半月之前的事,那是山人斷定『赤城山莊』傳不出你這種別派武功來,所以才故意拖延時間,藉以觀察你的武功路數而已。」
但她的話聲未落,班侗已冷然接道:「不必了,山人會派人替他包紮。」
話聲中,兩人已龍騰虎躍地纏鬥在一起。
柳如眉笑道:「半月之前,咱們曾交手百招,未分勝負,難道你連我的武功路數也沒瞧出來?」
更妙的是,林志強行險僥倖,將班侗迫退之後,卻也是得理不饒人地振劍追撲過來。
微頓話鋒,又注目問道:「丫頭,你此行,是否奉令尊之命?」
恭應聲中,一個青衣侍女,立向林志強身邊走來。
柳如眉一挑秀眉道:「既知我師門來歷,還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但班侗的身手委實高明,就當他即將被前後兩枝長劍貫穿之瞬間,陡地向地上擊出一股掌風,他卻借反震之力,升高三尺,不但避過了兩劍貫穿之險,也使得林志強與柳如眉二人,險煞人地,幾乎來個同歸於盡。
原來這及時趕來支援的,竟是「赤城山莊」的小姐柳如眉,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將班侗的手下人震飛之後,立即走向林志強身邊,嬌聲問道:「林少俠,你……你受傷了?」
就當此時,林志強耳中,聽到一縷微弱而清晰的傳音道:「林大哥,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都不是。」
班侗目光一掃之下,朗聲笑道:「刁兄如果看著眼紅,山人可以分你一杯羹。」
一聲暴喝,兩個黑衫老者,已橫裡向林志強截來。
一聲慘號,灰衫老者以左手捂目而退。
「嘩啦」一聲,已取下圍在腰間的「九節鋼鞭」,沉聲喝道:「丫頭們都退下。」
話聲中,已「刷、刷、刷」地接連攻出三招。
柳如眉冷笑一聲道:「姓班的,你滾出來!」
不過,此時業已由於那一聲驚「咦」和嬌叱,引來大批夜行人,他那一刀能否致敵於死地,已無關緊m•hetubook.com•com要了。
「不配!」柳如眉在驟不及防情況下,被對方一扇迫退,心中又急又氣地振劍飛撲說道:「匹夫,先吃姑奶奶一劍!」
這三招,是在含憤的情況下攻出,其威力之強,真是非同小可。
班侗冷笑一聲道:「我拍錯馬屁不要緊,你丫頭表錯了情,才真是難堪。」
他倚老賣老,居然在姑娘家面前,說出要「打爛屁股」的粗話來。
事實上,未待他的吩咐,另兩位黑衫人已自動前往支援,而林志強也被一個灰衫老者截住。
而且,不特如此,當他長劍一揮之同時,左手衣袖中,兩柄用天蠶絲繫住的柳葉飛刀,也同時射出,徑取班侗的雙目。
班侗笑了笑道:「丫頭記著,山人既已問過,算是禮數已盡到了,現在,我再問你,你的武功,係由誰所傳?」
至於「半邊師太」的武功和輩分,自然也高於所謂「三莊,二堡,一神君」中的人。
情急之下,林志強反手發出七柄柳葉飛刀,以北斗七星之狀,同時一個急旋,「紫電」寶劍勾出一幢晶幕,向班侗罩落,一面怒聲喝道:「匹夫,小爺跟你拼了。」
方才,林志強之所以遲遲不下手,就因他認為對方武功不弱,如果不能一擊致敵於死,勢將引來更多強敵。
柳如眉微微一愣道:「還有嗎?」
班侗頭也不回地,跟蹤向林志強迫撲,一面呵呵大笑道:「丫頭,看看你的花容月貌,倒可忘憂,至於你這劍法嗎,卻不看也罷!」
這時,林志強迸裂的傷口,已經由冬梅再度上藥,包紮停當。
快如電掣,一招一式,算得上是既奇詭,又辛辣。
說著,已緩步向林志強身前逼近。
柳如眉「格格」地媚笑道:「姓班的,這才叫做馬屁拍在馬腿上哩!」
林志強鋼牙一挫,瞋目怒叱道:「匹夫住口!」
「觀察結果。」班侗接道:「山人斷定你的武功,是出自普陀山『半邊師太』門下。」
「少廢話!」柳如眉怒叱一聲,扭頭向隨後趕來的四個侍女之一喝道:「冬梅,快替林少俠包紮傷口!」
柳如眉話聲一落,班侗已飛身飄落當場,輕搖羽扇,目注柳如眉笑道:「賢侄女,天下男人多的是,你為何偏偏看中這麼一個不解風情的傻小子?」
班侗羽扇輕揮,從容不迫地在四位姑娘家的劍幕中飄飄閃閃,一面哈哈大笑說道:「好,好,四個丫頭,各有千秋,今宵,山人我可真是艷福不淺啊……」
柳如眉所帶的兩和*圖*書個藍衫老者,方自一聲恭喏,林志強已振劍撲向班侗。
他,志在與柳如眉聯手,制住班侗,以達到「擒賊擒王」的目的,因此他一取得優勢之後,立即以特殊手法,出敵不意地射出兩柄柳葉飛刀。
柳如眉冷冷地接道:「這與你何干?」
林志強道:「一點皮肉之傷,算不了什麼!」
林志強一面俯身包紮左腿上的傷口,一面苦笑說道:「那是方才搏鬥時,迸裂了傷口所致……」
只聽班侗冷笑一聲:「米粒之珠,也放光華!」
柳如眉一愣道:「為什麼?」
那一聲嬌叱,真算是聲到人到,話聲未落,香風閃處,本已被林志強殺傷的青衫人,竟首當其衝地被一掌震飛丈外。
這時,截向林志強的兩個黑衫老者已被柳如眉手下的藍衫老者截住,並被迫得連連地後退,這情形,顯示藍衫老者的武功,高出黑衫老者多多。
這情形,儘管目前是星月無光的黑夜,普通人不容易看到,但眼下在場之人,都是武林中的成名高手,自然一目了然。
林志強抱拳一揖道:「多謝柳姑娘及時支援!在下這點傷,是前幾天遭遇突襲所負……」
柳如眉率同三侍女,各自虛晃一招,退出戰圈,刁猛卻沉聲接道:「柳如眉,好好看住那姓林的小子……」
但班侗卻長衫飄拂地連飄帶閃,從容不迫地將對方那有若急風驟雨的三招避過,並呵呵大笑道:「賢侄女,再像半月之前在南昌城中那種便宜事,不會有了,現在,山人先讓你十招,然後我在一百招之內將你擒下,交給令尊或令師……」
班侗含笑接道:「你夠達觀,丫頭,我比你想得開,這小子不識抬舉,我可以把他綁起來押走!」
班侗道:「為免有傷故人情誼,山人必須有此一問。」
刁猛呵呵大笑道:「班侗,『翡翠船』與林家有關的消息,早已不成秘密了,你以為還只有你們白骨魔君知道,老實告訴你,目前,三山五嶽的好漢,都已聞風趕到雲夢地區來了哩!」
班侗接道:「當然還有,據山人所知,『半邊師太』不收俗家人為徒,所以,你最多不過是一個記名弟子而已。」
柳如眉截口接道:「不嚴重嗎?」
緊接著,人影飛閃,悶哼聲,與「叭叭」落地之聲,不絕於耳,那些聞聲飛射而來的人,又被人以更快的速度,擲向丈遠之外。
這兩位一個使的是鵝毛羽扇,一個使的是九節鋼鞭,輕重雖有天壤之別,但同為外門兵刃之一。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