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九章 水遁

第九章 水遁

「往東是小河,也是死路……」
柳如眉道:「不論天涯海角,你能去的地方,我也能去。」
青衫文士笑道:「桂老,這情形,遠在我閉關之前,就已形成啦!我所知道的,是目前的動態。」
傳音未畢,已偕同林志強騰身投入左側的一片油菜園中。
「對!」柳如眉問道:「你行囊中有沒有多餘的衣服?」
林志強正容點首道:「兩者都是。」
柳如眉道:「二弟,你忘了咱們目前的處境?」
青衫文士道:「桂老能否請說詳細一點?」
「不錯。」
柳如眉截口笑問道:「你是怕他們找不到我而心焦?還是怕他們有甚危險?」
柳如眉訝問道:「為什麼?」
但他的傳音未畢,柳如眉忽然急促地傳音接道:「不好,我爹來了!」
「那很抱歉!」柳如眉掩口嬌笑道:「我是你大姊,改扮之後,你得叫我大哥才行。」
柳如眉根本不知道林志強也已聽到這神秘的傳音,聞言之下,也不及多加考慮,立即向林志強傳音說道:「林少俠,敵勢太強,請聽我的安排,伺機突圍。」
這時,那些搜尋他們的敵人,距他們已不過三五丈距離,雖隔著濃密的油菜,但刀光劍影,已隱約可見。
青衫文士接問道:「那麼,此刻,三方面人馬雲集荊州,可並非完全是為了林家那個孽種?」
「這個……」灰衫老者笑道:「恐怕連三大之間的首腦人物,也沒法事先答覆你,總而言之,那林家孽種來不來,以及來了之後,情況發展如何,都是一個主要關鍵……」
林志強方自微微一愣間,柳如眉的耳中也聽到那神秘的傳音道:「柳姑娘,快幫林少俠突圍,我在暗中助你們一臂之力……」
柳如眉搖搖頭道:「沒有什麼逛的,咱們趁早趕路,才是正經。」
原來經過這一陣順水行舟,小河河面已逐漸擴大,這一段的寬度,已至少在三十丈以上了。
因為這玉佩剛剛取自柳如眉懷中,其尚帶餘溫,自不足為異,林志強未及深思,也未加察看,輕輕一嘆之後,立即順手揣入懷中。
「那麼,咱們改扮成兄弟,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
林志強苦笑道:「今宵剛認識。」
林志強登上小船,柳如眉又神秘地一笑道:「這位周姑娘一切都考慮得這麼周到,連咱們的衣衫,也是漁人裝束,看來,她對你,可算得上是情深義重哩!」
「姑娘言重了!」林志強尷尬地一笑道:「柳姑娘,咱們談點別的可好?」
林志強與柳如眉二人,並肩緩步,由通往碼頭的小街轉入大街,表面上漫不經意地流覽著街頭夜景,但實際上卻並未放鬆對周圍的戒備。
林志強微笑道:「十八。」
林志強苦笑著道:「我想,這些可能是屬於這衣衫的主人的,匆促之中,被她一併取了來……」
走在他們前面的,是一位年約六旬的灰衫老者,和一hetubook.com.com位四旬上下的青衫文士。兩人邊走邊談著,一副旁若無人的氣派。
美目在林志強俊臉上劃上一個問號,卻沒接下去。
林志強蹙眉接道:「柳姑娘,如果我林志強存有此心,還能算人嗎!」
不等對方開口,又立即接著道:「老弟,事情是這樣的,最近這幾年來,江湖三大派之間,表面上是鼎足而立,互不侵犯,但實際上卻是暗中勾心鬥角,無所不用其極地企圖消滅對方,以圖達到獨霸武林的目的。」
林志強與柳如眉二人,聞聲一驚之下,探首外望時,但見河水浩蕩,兩岸寂然,哪兒還有一絲人影。
微頓話鋒,又立即接道:「二位莫遲疑,快點換過衣衫。」
柳如眉目光深注地道:「那你為何要趕我回去?」
不等對方開口,又立即岔開話題道:「柳姑娘,承蒙你盛意掩護我脫險,可是,你那些手下人……」
於是,兩人略一收拾停當之後,就相偕登岸,進入城中。
林志強怔了怔,才長嘆一聲道:「不入江湖,不知江湖之大,奇人之多……」
當他就自己所知,將與周一民父女之間的關係大略地說了一遍之後,柳如眉不禁喟然長嘆道:「人情漫比秋雲薄,薄到秋雲尚可看,這話果然不假。」
此情此景,林志強、柳如眉二人來不及多想,一面匆匆換衣衫,一面卻由林志強傳音問道:「是幼梅姑娘嗎?」
就當此時,那神秘傳音又起:「二位,請接著。」
柳如眉神秘地一笑道:「林少俠是因為此行與傳說中『翡翠船』與林家有關一節,而不願與我同行?」
說著,已將那些金葉子和玉佩,一齊塞向林志強的懷中。
灰衫老者笑了笑道:「林家孽種,分量本來就不輕,再加上那傳說中的『翡翠船』,就更值得三方面都全力以赴了。」
舉目向下游略一張望,又苦笑著接道:「姑娘,堤頭鎮快到了,咱們目前這模樣,容易引人懷疑,還得好好地改裝一下才行。」
不錯,岸旁正泊著一艘烏篷小船,而且船內寂無一人,柳如眉首先登上小船,向林志強招手笑道:「快上來,裡面還準備好吃的東西哩!」
柳如眉以手肘碰了碰林志強,兩人交換了會心的一瞥之後,柳如眉以真氣傳音,說道:「注意前面這兩個人。」
林志強搖搖頭道:「不!柳姑娘,這些還是由你保管。」
林志強連連點首道:「好,好,沒問題……」
「是!」
林志強說道:「誰知道!江湖中,多的是不可思議的事和不可思議的人,咱們且莫管他。」
林志強一愣道:「你還比我大?」
灰衫老者道:「如此說來就簡單了,目前的情況,就是以往情況的延續和惡化,這就是說,三大派之間,都認為自己羽翼已豐,可以和對方一較短長了……」
林志強苦笑道:「姑娘,我是為你和你的和-圖-書手下……」
經過三天的水程,林志強的創傷,已好了大半,而柳如眉也自覺與意中人之間的無形距離,縮短了很多。
柳如眉笑道:「這還能假嗎!我比你大兩歲,你可得委屈一點,我要叫你小弟弟啦……」
林志強蹙眉問道:「姑娘,你打算護送我到何時為止?」
林志強、柳如眉二人,方自微微一怔間,那神秘傳音又急促說道:「二位,快將衣衫換上,並請林大哥將衣衫丟給我,由我改裝後將他們引走,然後,二位往東潛行,循溪溝進入小河,河邊,我已準備好小船,循小河順流而下,天亮之後,即可到達堤頭鎮了。」
說著,已由衣袋中掏出一疊金葉子和一塊玉佩,一齊遞向林志強道:「喲!這些,都交給你。」
他的話聲未落,一聲幽幽長嘆,由小船上空劃空而逝。
林志強揚眉接道:「那麼,咱們上岸去逛逛,總可以吧……」
當然,對柳如眉而言,她的心中也另有「一得」,那就是與意中人斗室相處,促膝談心事,這種心靈上的享受,卻是只能意會,不可言傳的。
惡鬥中的班侗厲聲喝道:「刁猛,你聽到沒有?」
林志強蹙眉沉思間,柳如眉又含笑接道:「傻瓜,金葉子是送給你的盤纏,玉佩則為定情之物,你說,是也不是?」
當林志強暗中向對方投過深深的一瞥時,剛好那青衫文士正向灰衫老者諂笑著說道:「桂老,江湖三大,不約而同地齊聚荊州,難道說竟都是為了那林家堡的孽種嗎?」
林志強道:「可是,我要去的地方很遠哩!」
柳如眉傳音答道:「十之八九是上官玄的手下。」
接著,又扭頭注目笑問道:「強弟,是否還要逛逛這兒的古跡?」
林志強道:「如果周姑娘有什麼三長兩短,豈非是等於死在我的手中?」
這下子,可輪到柳如眉發愣了,少頃之後,才輕輕一嘆道:「話出於林少俠之口,我絕無不信之理,但我也說句信不信由你的話,不論你林少俠此行,是否有甚特殊任務及異遇奇緣,我柳如眉絕對不存任何非分之想,此言可誓天日!」
林志強蹙眉一嘆道:「橫直閒著無聊,談談也好……」
說話間,已拉著林志強的臂膀,向一旁疾奔,一面卻向她那兩位護法傳音說道:「劉老白老隨後掩護,任何人企圖攔截者,一律格殺!」
這時,十丈之外,殺氣震天,嚎叫慘號之聲,不絕於耳。
班侗截口怒叱道:「放屁!」
林志強笑道:「如果是敵人,咱們兩個,十條命也沒啦!」
「那麼。」柳如眉皺眉指問道:「你以為是什麼人呢?」
少頃之後,傳來周幼梅的傳音道:「二位請記住我的話,並請多多珍重……」
這時,林志強已換好衣衫,並將自己原先穿的那一套衣服,向周幼梅藏身之處投了過去,道:「姑娘請接著。」
「不錯。www.hetubook.com.com」灰衫老者點首接道:「三方面人馬,早已到達雲夢地區,準備伺機一拼,但因半途中爆出林家孽種復出江湖的消息,無形中使三方面都轉移了目標。」
柳如眉「哦」了一聲道:「本來?難道說,現在就——?」
這時的班侗與刁猛,正打得如火如荼,自然沒注意到林志強已被柳如眉護衛著離去,但暗影中卻有人大聲叫道:「不好啦!林少俠已被『赤城山莊』的柳姑娘劫走啦!」
在這不能算太窄的河面上,有若幽靈似地,來無影,去無蹤,發出那麼一聲幽幽長嘆,憑林志強與柳如眉的身手,竟然一點也不曾察覺,此人身手之高明,已不難想見的了,柳如眉不禁自我解嘲地苦笑道:「如非是東方已經發白,我會以為遇上鬼了哩!」
只聽周幼梅沙啞著嗓音,冷笑一聲道:「不怕死的鼠輩,都跟上來吧!」
林志強自幼在贛江邊長大,水性與操舟之術,都是高人一等,這時,他一面將小船撐離岸邊,使其順流而下,一面卻發出一聲深長的嘆息。
柳如眉道:「你要到哪兒,我就護送你到哪兒為止。」
青衫文士「哦」了一聲道:「原來如此。」
柳如眉接道:「我已說過,毋須你擔心。」
青衫文士截口一「哦」道:「我明白了,只是,萬一那小子不經過荊州,這三方面的人馬,是否有火拼的可能?」
「有。」
林志強神色一變道:「姑娘,咱們萍水相逢,此去千里迢迢,你我孤男寡女的……」
暗影中傳來一聲幽幽長嘆道:「是的,林大哥,目前我只能暗中幫忙你。」
接著,又揚聲說道:「冬梅,林少俠傷口必須重行包紮,快隨我來。」
林志強漫應道:「她,本來是我的未婚妻。」
「對了,那姓林的小子溜啦!」
直到此時,林志強才頓足輕嘆道:「柳姑娘,咱們錯了!」
荊州雖然是一座古城,但卻是商賈雲集,市面上非常繁華。
林志強茫然地取過那塊玉佩,只見它通體碧綠,寬約指半,長約三寸,厚約五分,拿在手中,並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林志強一愣道:「姑娘此話怎講?」
「咱們快追……」
猛然一頓話鋒,注目接問道:「你今年幾歲?」
灰衫老者笑道:「老弟呀,這些年來,你閉關潛修,功夫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了,但對武林動態,卻是隔膜得很哩!」
「那可不見得。」柳如眉截口笑道:「你聽這有如虎入羊群的衝殺聲,可比你我要強得多啦!」
青衫文士道:「桂老之意,是說三方面之間,都將本已準備互相火拼的力量,轉移到林家孽種的身上。」
柳如眉忽然「咦」的一聲道:「這衣袋中還有金葉子,和一塊玉佩哩!」
柳如眉搖搖頭道:「不!我的意思,正想包租一艘較小的船,直航宜昌哩!」
灰衫老者啞然失笑道:「說來真令人慚煞,當時,三m.hetubook.com.com大方面的人馬,至少也在百人以上,竟被一個毛頭小夥子兔脫了,而且,誰也不知道他是由哪一方面走的,各自檢討,認為那小子的動向,顯然是要入川,而由監利入川,不論陸路水路,荊州為必經之地……」
林志強接道:「柳姑娘,不論如何,我總算是暫時脫困了,我想,還是請……請姑娘回去……」
柳如眉俏臉一變,截口問道:「你這是趕我走?」
話聲中,人已騰身而起,往西飛射,正好是她指示林志強退路的相反方向。這時的周幼梅,已換上林志強的衣服,黑夜中自然看不真切,因而引得那些搜捕林志強的敵人,叫嚷吆喝著,紛紛飛身攔截。
經過三天的相處,連稱呼也改過來了。
這時,所有企圖劫持林志強的人,都已被周幼梅引走,他們兩人自然能順利地到達了小河邊。
柳如眉訝問道:「剛認識就對你這麼好!」
「……………………」
周幼梅截口傳音道:「林大哥,別傳音說話了,留著精神,準備應付意外吧!」
柳如眉也不過比他大上兩歲,這一說,自然也引發了她的遊興,不再堅持了,不過,她卻仍然擺出「大哥」的姿態,正容說道:「好!姑且答應你一次,可是,你一切都得聽大哥我的安排,不許擅自行動。」
林志強與柳如眉二人雖已隱入油菜園中,但因四面都是強敵,又不熟悉環境,一時之間,兩人都不知要奔向何方才好。
不等對方開口,又立即變換神色,目光深注地接道:「林少俠,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也知道你是言出由衷,但有一點,也許你是未便啟口,由我替你代說了如何?」
當日黃昏時分,荊州城已遙遙在望了。
柳如眉笑問道:「林少俠,這位周姑娘,認識有多久了?」
林志強心頭一凜間,只見五騎健馬,「嗒嗒」迎面疾馳而來。
林志強涎臉笑道:「大哥,荊州是三國時代的軍事重鎮,這一帶,古跡最多,咱們難得到此,如果不去憑弔一番,不是太可惜了嗎!」
林志強傳音說道:「幼梅姑娘,林志強如能幸脫此劫,將來稍有寸進時,必定……」
微頓話鋒,扭頭接問道:「桂老,聽說那小子,三天之前,還在監利出現,如今,三大主力,怎會集中在荊州呢?」
林志強接道:「大哥,逆水行舟,實在太慢了。」
林志強截口一嘆道:「這些,不提也罷。」
柳如眉道:「不用擔心,我與他們之間,是經常不告而別的,至於他們的安全更不會有問題。」
柳如眉截口媚笑道:「你這人,怎恁地迂腐,我都不在乎這些,你還在乎嗎?只要咱們彼此心地光明,問心無愧,又何必顧慮別人的蜚短流長。」
一串恭喏聲中,但見人影飛閃紛紛投射,霎時之間,這場地上,已只剩下正惡鬥中的班侗與刁猛二人。
灰衫老者點頭道:「目前是可以如此說,但起因卻並不https://www•hetubook.com•com簡單。」
微頓話鋒,又目光深注地接道:「不過,林少俠,這位周幼梅姑娘,卻不可與乃父同日而語……」
「林家那孽種,竟如此重要嗎?」
林志強輕嘆一聲道:「多謝姑娘提醒!這情形,我明白……但願皇天有眼,林家堡能在我林志強手中,重振昔日聲威,我決不會忘記這些在患難中幫助過我的人……」
柳如眉一心只想達到隨行的目的,當然談些什麼都無關緊要,聞言之後,立即點首笑道:「行!那麼,就談點有關你那位未婚妻的故事吧!」
在街頭上熙來攘往的人潮中,顯然有不少武林人物在內,這情形,當然逃不過這兩位有心人的銳利目光。
這兩位,對話之間,一口一聲「小子」或「孽種」,聽得隨後竊聽的林志強,恨不得跟上去給他們一下重擊,但權衡當前情況,他又不能不勉強忍下去,怒火中燒之下,他只好傳音問道:「柳姊姊,這兩個是什麼來歷?」
話聲中,一道黑影,貼著油菜梢直墜二人身邊。
刁猛冷笑道:「只要姓林的不落在你手中,我都有希望……」
林志強截口苦笑道:「充其量也不會強過你我……」
柳如眉低聲訝問道:「什麼事啊?」
當小艇到達堤頭鎮時,兩人已改扮成一對遊學秀士模樣的兄弟。
「往西是死路,一定是往東……」
這時,外圍人聲嘈雜,嚷成一片:「準定是往西走了!」
經過三天的船上悶居,林志強有點靜極思動,當所乘樓船靠近碼頭之後,不由向柳如眉笑道:「大哥,咱們棄舟登陸如何?」
接著又震聲大喝道:「本宮中人,立即分頭追截,必要時,可格殺不論!」
林志強苦笑說道:「柳姑娘,傳說中的事未必可靠,不瞞姑娘說,我自己真還是一無所聞。」
由於周幼梅考慮得很周到,小船上已準備好了食物,兩人也毋須上岸,草草食畢,立即於碼頭邊換乘直航長江的大船,逆流而上。
柳如眉截口笑問道:「林少俠,你看那人,是友?是敵?」
柳如眉披唇低笑道:「如果我是她,必要時,我會亮出本來身份……」
林志強毅然點首道:「當然要逛……」
柳如眉話鋒一轉道:「這位周姑娘,武功很不錯……」
荊州,位於長江北岸,北扼襄樊,南通常沅,自古即為兵家必爭之地,其附近一帶,仍留有不少三國時代的古跡。
林志強方自蹙眉傾聽間,柳如眉又含笑接道:「林少俠,別辜負了周姑娘的一番美意,咱們還是快點走吧……」
這也是柳如眉這位「大哥」的主意,逆水而上,雖然比陸上要慢得多,但卻可減少與敵人遭遇的機會,同時,林志強所受的創傷,也可借機調養,可以算得上是一舉兩得。
「二位別爭了,據我的想法,一定還在油菜園中躲藏。」
「不對!」柳如眉截口笑道:「你想想看,普通人家,尤其是打魚人家,會有這些貴重東西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