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七章 夜探行轅

第二十七章 夜探行轅

簽押房是一個衙門中的機密重地,可能是文逸民正同李浩然二人在簽押房中商談些什麼事,那些大膽的刺客就趕了來。
顧念及此,悄然由頭上拔一根銀簪,分別在酒菜中試過,並無異狀之後,才放心食用起來,一面也禁不住啞然失笑地心中暗忖道:「我也真是,憑那錦袍老者的身手,如有敵意,還用得著對我暗算嗎?」
隔桌這一男二女的打情罵俏,可使得一旁的周幼梅,直皺眉頭,也因而不自覺地端起面前的酒杯,送向唇邊。
絳衣少婦不由媚笑道:「你居然也還有正經事……」
上官玄就是當今江湖上三大中的白骨神君,這句話雖然含糊得很,但卻足以引起周幼梅更大興趣的了。
只聽紅衣少婦以真氣傳音接問道:「山主之意,打算去探探行轅?」
她心中明白,行轅中雖然官兵雲集,戒備森嚴,但以官府中人來對付這些高來高去的江湖人物,情況可委實不太樂觀,因而她心念一轉之下,立即大喝一聲:「閃開!」
這情形,不由使周幼梅心中暗道一聲慚愧:「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高人,居然能以真氣傳音說話哩……」
儘管如此,也因敵勢太強,還是有阻擋不住之勢。
至於那些雲集於簽押房附近的御林軍和官兵們,雖然刀劍如林,吼聲雷動,但對那些高來高去的刺客們,卻是形同虛設……
這情形,使得周幼梅不經考慮地長身飛射,飄落行轅正廳的屋脊之上。
「噹、噹」兩聲!這隨後撲來的兩個,也被震得倒翻丈外。
文逸民的行轅,就設在巡撫衙門之內。
一直到錦袍老者話都不說,就匆匆離去之後,才意識到錦袍老者的突然離去,必然與這三位有關,因而有意無意之間,特別向那三位看了幾眼。
右邊的侍衛冷笑道:「鬼話!和_圖_書
絳衣少婦掩耳媚笑道:「我不要聽!」
有了今天午後行刺的事故,雖然文逸民本人並不在乎,但卻急壞了以湖北巡撫李浩然為首的地方官吏,除了入夜後全城戒嚴之外,行轅內外的警戒森嚴,更是不在話下。
以下卻又沒有了下文。
青袍人一本正經地說道:「只因那刺客要行刺文大人,才實行全城戒嚴,也才引起我兩位愛姬心頭不快……」
此時,二更才過,就當周幼梅悄立行轅箭遠外的民房上,向行轅中打量著之間。
方才那七八個,是精選出來的兵勇,後來這兩個,才是文逸民身邊的侍衛。這兩個,身手也相當高強,被周幼梅一劍震退之後,又奮不顧身地返身飛撲,口中並大喝道:「通通上!」
這些人,不但人數多,而其身手之高明,連最差的也都算得上是武林中的一流人物,由此,也足證明他們此行,已下了志在必得的決心。
周幼梅怒聲喝道:「我不是刺客!」
緊接著,警笛之聲大作。那原本就是燈火輝煌的行轅,霎時之間,又增加不少燈籠火把。
這些,本來也不過是周幼梅掠出大廳之後,目光一掃之間的印象。
周幼梅道:「我是來幫忙拿刺客的。」
青袍人笑道:「你們兩姊妹,時刻不離我左右,還怕沒機會知道嗎?」
只聽那青袍人接道:「別管閒事,說咱們的正經事要緊。」
青袍人一挑劍眉道:「那是他們自討苦吃。」
紅衣少婦目注那青袍人笑問道:「相公,究竟是什麼人,居然敢行刺欽差大人?」
這當口,外面殺聲震天,金鐵交鳴之聲,連綿不絕,震人耳鼓。
青袍人莞爾一笑道:「不錯,我心中委實是有事情,但這事情卻與你們兩姊妹風馬牛不相干!」
青袍人點點頭道:「是的。和*圖*書
絳衣少婦笑問道:「相公又沒吃糧當差,卻為何要多管閒事?」
這些話,雖然好像無關緊要,但卻都是用真氣傳音說的。
周幼梅是以一位玄色勁裝夜行人的姿態,到達行轅附近的,行轅中儘管步步森嚴,刀槍耀目,但在她的眼中,自然沒當作一回事。
青袍人笑道:「我要是知道那刺客是誰,不狠狠地揍他一頓才怪哩!」
原來她被錦袍老者的奇異談話,吸引住全部注意力,因而忽略了周圍的動靜,以致鄰座上添了三位客人,也沒覺察到。
絳衣少婦卻白了他一眼道:「你呀,嘴裡永遠沒一句正經話。」
可是,這想法,也不能成立,因為,據周幼梅所忖測,那位錦袍老者的身手之高,決不在她恩師古若梅之下,如果連這樣的高明人物,也還有使他一見就逃跑的人,就太令人費解了!
一串金鐵交鳴聲中,這些人又被周幼梅逼得紛紛後退。
這句話,倒是說得非常中肯,因而使得那兩個侍衛不由地愣了一愣。
她一方面因擔心文逸民的安全,急須赴行轅一行,另一方面也因那錦袍老者的一去不返,而感到一個人枯坐酒樓中索然乏味。
說來也真夠氣煞人!儘管他們的談話中,並未洩漏什麼重大的機密,卻想不到竟被一個外表毫不起眼的鄉下大姑娘,以武林罕見的截音神功,偷聽了去。可是,暗中竊聽的周幼梅,卻因聽不出什麼名堂,而有點不安了。
這時的周幼梅,也委實有點餓了,疑心一去,就放膽食用起來。
難道說,這三位中,有他所認識的人物,而這位認識的人物,又是一位深藏不露的絕代奇人?
心念電轉間,已同時施展出截音神功,凝神竊聽,但外表上,https://www.hetubook.com.com卻故裝已經酒醉飯飽,憑窗眺望街頭夜景,俯瞰著大街夜色。
但她的足尖還沒點上屋面,四面八方的強弓硬弩,已有若飛蝗似地向她集中射來。
絳衣少婦傳音媚笑道:「如果人家把你當成了刺客呢?」
由外表判斷,三位實在不像武林中人,儘管那兩個女的也各自佩著一把外表華麗的長劍,但那年頭,本身不懂武功而偏偏以寶劍做裝飾品的公子哥兒,到處都有,看情形,眼前這三位,就是屬於此種人物,那麼,那位錦袍老者,為何要避之若蛇蠍地匆匆離去呢?
那站在她左邊的侍衛喝問道:「那你是什麼人?」
周幼梅微微一愣,接過紙條,只有上面潦草寫著:「我老人家有急事,必須先走一步,酒飯錢已付清,你可以自行離去。」
但就當酒杯就唇之間,卻又突然心頭一懍地,重行將酒杯放下。
身隨聲起,喝聲中已由那些圍著她的官兵頭上,直掠大廳之外,這時,所有官兵,都湧向簽押房附近,因而周幼梅掠出大廳之後,並未再受到阻撓。
這一凝神竊聽之下,果然聽出了苗頭,只聽那青袍人說道:「是的,上官玄曾經這麼說過……」
塵土瀰漫中,響起一串暴喝:「大膽刺客,快納命來!」
她看完微蹙眉峰,揮手道:「知道了。」
她雖然心頭有點不快,但外表上,卻似乎根本不曾聽到似地,依然吃她的東西。
就當周幼梅心念電轉,卻想不出一個適當答案之間,只見絳衣少婦輕輕一嘆道:「唉!真掃興,好容易到這兒來逛逛,卻偏偏遇上戒嚴。」
鄰座的那三位,已在以普通語聲,談著一些不相干的事,雖然她對這三位的來歷,仍然有著強烈的好奇心,但為了急於趕赴文逸民的行轅,也只好怏怏地離去。
www.hetubook.com.com幼梅也冷笑道:「你們受了一點傷害沒有?我要是刺客,方才你們還有命在?」
暗影中,有人發出一聲驚「咦」:「此人是誰?」
但她心中卻在苦笑著:「今宵,盡碰著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和莫名其妙的事……」
那三位是一男二女,女的都是花信年華的少婦,一著粉紅短襖,翠綠長裙!一著絳色衫裙!兩人都不算很美,卻很媚,舉手投足,一顰一笑之間,都具有使人意亂情迷的魔力。
同時,另一個女人嬌甜語聲,也脫口讚道:「好俊的輕功!」
青袍人抬手摸著自己的光下巴,曖昧地笑道:「面對兩位如天仙化人的美嬌娘,如果說話太正經了,豈非……」
身形有若長虹經天,快速已極!
周幼梅掠出大廳之後,目光一掃之下,只見簽押房的屋上屋下,至少二十對以上的高手,正在殺得難解難分。
身形旋處,一股罡風,圍攻她的七八個兵勇,踉蹌後退,緊接著,震聲大喝:「諸位聽我一言……」
正當她忘形地,吃得津津有味之間,鄰座上卻突然傳來一聲輕笑:「鄉下姑娘,好像是第一次吃這麼好的東西,如狼吞虎嚥。」
好個周幼梅,對那些密集射來的急矢,根本不加理會,順勢一式千斤墜,「嘩啦」爆響聲中,整個人已穿透屋頂,直落大廳之中。
至於那鄰座上一男二女的談話,因引不起她的興趣,自然也不再去注意了。
因她於這剎那之間,突然覺得方才那錦袍老者,功力奇高,來歷如謎,而其對自己的態度,更是敵友莫辨,萬一他在酒菜中下了毒……
周幼梅暗中估計,刺客至少在二十人以上,而且身手都相當高強。
周幼梅心頭好奇之下,以眼角餘光,悄然向鄰座瞟去,只見那青袍人嘴唇正在翕張著,卻沒說出聲來。
周幼梅大喝m.hetubook.com.com一聲:「閃開!」
語聲雖然是低得不能再低了,但周幼梅是何等功力,何況距離又這麼近,自然聽得清清楚楚,而且,她還聽出是那絳衣少婦所說。
就當此時,一個堂倌已悄然走近她身邊,含笑遞上一個紙條道:「小姐,這是方才那位老爺子留下的。」
青袍人含笑點首道:「是啊!」
但她話沒說完,兩道寒星電閃疾射而來,並發出一聲怒喝道:「先吃我一劍!」
突然,行轅中傳出一聲驚呼:「拿刺客!」
那些刺客,一律玄色勁裝,頭纏白布,一個個強悍異常。
她因目睹官兵方面,不但死傷迭見,而且已有封擋不住之勢,當下不敢怠慢地清嘯一聲,長身而起,直向簽押房上射去。
紅衣少婦美目深注地接問道:「山主,你心中好像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姊妹?」
她那桌上的酒菜,除了那錦袍老者喝過兩杯之外,其餘都不曾動過筷子,她,這一放心食用,不自覺間,卻已食用過半啦!
紅衣少婦截口媚笑道:「所以,你才要狠狠的揍他一頓。」
勁風呼嘯中,至少有七八柄單刀,一齊向她圍攻上來。
周幼梅方自心頭納悶,一蹙眉頭,一陣香風過處,她右邊的雅座上,已多出三位裝束入時的男女來。
官府方面的侍衛們,除了文逸民的貼身近侍文龍、文虎、劉煜和八大家將,係一對一之外,其餘的人,不是二對一就是三對一。
何況,那錦袍老者,顯然已改裝易容,縱然遇上熟人,也不致被察覺,那他又何所懼而匆匆離去?難道說,他的離去,是別有原因不成?
那男的,外表約莫四旬左右,白淨無鬚,五官端正,加上他那一襲上佳質料的青緞長袍,和面部的特別修飾,越發襯托得風流倜儻,顧盼自豪。
紅衣少婦嫣然一笑道:「不相干的事,先說說總可以吧?」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