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十五章 虎穴藏嬌娃

第六十五章 虎穴藏嬌娃

那小廝連忙諂笑道:「是,是……請原諒小的有眼無珠……」
班侗面有難色地說道:「周姑娘,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主意為妙。」
周幼梅笑道:「別賣關子,有什麼消息,就直截了當說吧!」
那小廝陪笑道:「怪不得這麼美,原來是長春谷來的……」
「是,是。」班侗滿臉諂笑,接道:「姑娘,林志強少俠,已經脫險了。」
周幼梅注目問道:「上官玄與冷無垢他們,是否會多知道一些消息?」
周幼梅笑問道:「你是準備去買?」
「看不出來,年紀輕輕,膽子倒不小。」
周幼梅向著對方含笑一福道:「見過冷仙子。」
周幼梅神色一整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你也不用後悔了,且聽聽我的條件吧!」
周幼梅沉思少頃之後,注目問道:「我想,現在前往一探,可以嗎?」
班侗笑道:「我的姑奶奶,這是急不來的事啊!反正我保證林少俠已經脫險了就是。」
周幼梅剛剛在幃幔後面躲好,冷無垢已推門緩步而入。
班侗涎臉笑道:「我的條件很簡單,只要你陪我親熱親熱……」
「是是……」班侗連連點首道:「在下正恭聆著。」
冷無雙注目問道:「有何見教?」
周幼梅注目嚴肅地問道:「知道我同你說這些話的原因嗎?」
冷無雙聽完之後,不禁啞然失笑道:「原來你就是昨天天黑才混進來的那個小伙子周遊。」
周幼梅腦際靈光一閃,自我解嘲地苦笑道:「該死!我怎會如此迷糊。」
周幼梅笑了笑道:「閣下,由外表看來,你已同平常一樣,身體上並無絲毫不適之處,但你自己也是大行家,個中利害,也就毋須我來饒舌了。」
班侗苦笑道:「姑娘,我已失去介意的自由啦!」
約莫過了頓飯工夫,周幼梅已在班侗的陪同之下,對整個「逸園」中的關係位置,有了一個概念。
話鋒略為一頓之後,又低聲接道:「我立即替你解開啞穴,咱們好好談談,不過我要特別警告你,如果你想呼救,那首先吃虧的,將是你自己,同是,這總舵之中,目前也沒人能攔得住我,所以,你必須多加考慮一下。」
周幼梅又以真氣傳音說道:「冷仙子,如果我能說出,當文素瓊被救出時,你同柳如眉接洽的經過,你能相信我嗎?」
周幼梅若無其事地截口笑問道:「還有嗎?」
第二天清晨,班侗走進周幼梅的房間,低聲諂笑道:「周姑娘,我有一個好消息奉告。」
按常情來說,冷無雙不但是寄人籬下,也是身處龍潭處穴之中,自有不得不特別謹慎的立場,偏偏周幼梅又想不出證明自己身份的辦法來,因而一時之間,雙方就這麼僵住了。
班侗微微一愣道:「周姑娘要去探查那擅長用毒的人?」
班侗苦笑道:「我真該死!我只看出你是一位姑娘家,卻沒想到是你。」
「是!」
班侗苦笑道:「既然如此,還是由我陪你走走吧!有關林少俠脫險的詳情,也不必操之過急……」
他,目光朝乃妹一掃,詭笑著問道:「妹妹,你考慮好了嗎?」
周幼梅問道:「那小子怎麼說?」
周幼梅想了想,才注目問道:「如果我想探查某一幢房子,只要不走屋頂和圍牆,當不致有危險吧?」
周幼梅傳音笑道:「不!你說的是我師公!」
這兩位,無形的鴻溝一經消除,形跡上也親密多了,這會兒,已是緊緊地偎在一起,幾乎是貼耳低語著,當然也毋須再用真氣傳音說話啦!
周幼梅不由蹙眉問道:「這是說,你沒法接近那廝了?」
說到這裡,一陣腳步聲,止於門口,繼一聲清咳之後,傳來冷無垢的語聲道:「妹妹,我可以進來嗎?」
周幼梅輕輕一嘆道:「目前,你們這『三絕幫』剛剛成立,我那未婚夫婿林志強,也正被喪心病狂的公冶如玉www.hetubook•com.com以邪術驅使著,掀起一場滔天殺劫,由表面上看來,你們『三絕幫』的勢力,似乎方興未艾,可是,自古邪不勝正,你是聰明人,這些道理,當比我懂得更多!」
班侗正容接道:「我想:周姑娘是為了要我誠心替你效力,才如此詳加開導。」
班侗正容說道:「但憑周姑娘吩咐。」
周幼梅白了對方一眼道:「我是幫主身邊的人,你都不知道?」
周幼梅蹙眉沉思之間,班侗又含笑接道:「周姑娘,除非你備有那廝的獨門解藥——否則,要想暗探這逸園,可真是寸步難行。」
她的目的,是想與冷無雙取得聯絡,但她目前還不敢相信班侗業已真心向善,為免僨事,她不得不先問上官玄的住處。
班侗搖首苦笑道:「沒有啊!」
冷無雙注目問道:「你認識那廝?」
「誰說的?」冷無雙笑道:「硬要將自己的妹妹嫁給人家以邀寵,你也不怕人家背後恥笑你?」
周幼梅注目問道:「為什麼?」
周幼梅於聽完全部經過之後,才注目問道:「不知林志強的神智,是否已經清醒?」
冷無雙似笑非笑地截口接道:「還是說簡單一點吧!」
班侗點點頭道:「原則上是這樣,不過,依在下之見,姑娘最好是不必親自冒險。」
班侗笑了笑說道:「姑娘別不識舉,能被『千面諸葛』看中你,應該是你的造化,否則……」
周幼梅笑道:「別說得那麼可憐,只要你能誠心合作,我還是會把你當成前輩看待的。」
冷無垢微微一怔道:「你說的是指他與公冶如玉、裴幫主之間的關係?」
周幼梅笑道:「就憑這一段經過,對『三絕幫』而言,你已算是死有餘辜的了,還用得故意派人考驗你的忠貞嗎!」
說著,又凌空揚指,連連點了三下,才含笑接道:「現在,你已經恢復自由了,不過,不好聽的話,說在前面,我這禁制手法,固然瞞不過你們那三個幫主,但憑雲中雁這些人,卻絕對解不了……」
班侗滿臉尷尬神色,喏喏連聲:「是,是!我馬上就來……」
他倒算得上是說到做到,話聲未落,人已一個虎撲,向周幼梅張臂抱來。
冷無雙冷哼一聲,沒接腔。
冷無垢一見乃妹居然笑出來,以為事情大有可為,不禁臉呈喜色道:「當然還有,最難得的是,人家年紀輕輕,就有這麼一身傲視天下的施毒絕技,連咱們三位幫主,也不得不另眼相看。」
此刻的班侗,身不能動,口不能言,教他如何一個回答法!
周幼梅「唔」了一聲道:「冷無垢兄妹呢?」
「不!」周幼梅苦笑道:「我連那廝是何等來歷都不知道,又怎能談得上認識……」
周幼梅笑了笑道:「雖然你已承諾同我合作,但在防人之心不可無的原則之下,我不能不在你身上施點手腳,然後才恢復你的自由,這樣,你不會介意嗎?」
「誰敢!」冷無垢拈鬚微笑道:「其實,妹妹總要嫁人的,所以,以妹妹去邀寵,算不了什麼,世間還多的是以自己的老婆去邀寵的達官貴人哩!」
「那你是——」
當日,薄暮時分。
班侗訕然一笑道:「周姑娘太客氣了。」
他,睜著一雙精目,向周幼梅週身上下,打量了一下之後,才含笑問道:「這位大姊,你要找誰呀?」
周幼梅笑了笑道:「叫我大姊就行了,何必知道我的名字!」
周幼梅接問道:「你,能不能設法接近那廝?」
「自然是走進來的啊!」
接著,諂笑說道:「我想:令師既能將林少俠解救出來,也必然有辦法恢復他的神智的。」
這說話之間,周幼梅已飄身下床,逕自在一張椅子上坐下來,伸手取過班侗手中的火摺子,將案頭蠟燭點燃,然後向班侗笑問道:「班護法,我看你,神經一定有了https://m•hetubook•com.com問題!」
周幼梅接問道:「還有別的消息嗎?」
冷無雙故意沉思少頃之後,才輕輕一嘆道:「你先回去吧!明晚我再作決定。」
冷無雙臉色一整道:「別得意太早,你曾想到雲中雁那小子,已對你起了疑心嗎?」
當周幼梅以真氣傳音,將解救文素瓊時,柳如眉與冷無雙之間的談判經過說完後,冷無雙才輕輕一嘆道:「大概不會假的了。」
「是,是!」冷無垢連連點首道:「眼前這個『毒公子』,長得一表人才,風流倜儻,年紀也不過比你大四歲,算得上是珠聯璧合,佳偶天成,真是打著燈籠,也不易找到這樣的好對象呀……」
周幼梅笑道:「多承誇獎!」
班侗笑了一笑道:「是的,在下理當效命。」
冷無雙冷然接道:「哪兒來的都一樣。」
班侗苦笑了笑道:「班侗有幾顆腦袋,敢同你開玩笑。」
冷無雙這才點點頭道:「好吧!你說說當時的情形看?」
「不!」周幼梅正容接道:「我想先探探上官玄和冷無垢二人的住處。」
她,目送小廝離去之後,才推開房門,緩步進了房,一面順手將房門合攏,一面向室內打量著。
冷無雙似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卻沒按腔。
冷無垢逕自拉過方才周幼梅坐過的那張椅子,聲容俱莊地接道:「妹妹,我不否認我是為了要鞏固自己的地位,但你也不能當一輩子老處女啊!」
周幼梅訝問道:「連上官玄、冷無垢的住處周圍也佈了劇毒?」
班侗長吁了一聲,注目問道:「你是否就是周幼梅姑娘?」
冷無雙苦笑道:「人家煩都煩死了,你還好意思尋我開心!」
接著又冷冷地一笑道:「我不信那小子能找出我的破綻來,縱然萬一出了紕漏,我也不怕他!」
周幼梅注目問道:「你身上有解藥嗎?」
「不錯!」
她,語氣中雖然還是表示不相信,但說話的方式,卻已改為真氣傳音。
周幼梅正容接說道:「方才,我已想好了應付的辦法,現在,我需要先知道那位『毒公子』的詳情。」
「這是什麼話!」冷無垢苦笑道:「咱們這同胞兄妹的關係,誰能否定哩!」
但冷無雙卻冷笑一聲,傳音說道:「小姑娘,別在我面前玩這一套,告訴你們主子,如果對我冷無雙不信任,可以隨時援柳伯倫的例子處理。」
班侗笑了笑道:「那兩兄妹的住處,與上官玄緊鄰,當中只隔一個小花圃。」
「我是裴幫主身邊的人呀!」
接著,又一整神色道:「好!你先回去,讓我冷靜地多想想。」
周幼梅截口接道:「可是,我急於知道詳情啊!」
冷無垢蹙眉接道:「妹妹,我這是為你好,怎能算是欺負你哩!」
周幼梅一蹙眉峰道:「夜太深了,班護法,有什麼話,還是明天再談吧!」
「正是,正是。」
班侗點點頭道:「不瞞周姑娘說,連我這住處的屋頂上,也佈有劇毒。」
房間內傳出冷無雙的語聲道:「請吧!」
冷無垢不由大喜過望地問道:「妹妹,你已經答應了?」
但她一笑之後,又臉色一沉地冷笑道:「究竟是誰在孔夫子面前賣三字經,現在,你該明白了吧?」
周幼梅不由目光一亮道:「真的?」
「為什麼?」
冷無雙冷笑道:「可是,你自己正在否定這同胞兄妹的關係,因為,你正幫同外人,欺負自己的妹妹。」
那小廝「哦」了一聲道:「你是……」
周幼梅以一個青衣侍女的姿態,大大方方地進入冷無垢兄妹所住的精舍中。
斑侗也笑道:「別大驚小怪的,這附近的人,都是我的心腹,別說他們已經被我點了『黑甜穴』,聽不到,縱然聽到了,也不要緊。」
少頃之後,冷無雙才淡然一笑道:「小姑娘,你也該走啦!」
班侗笑道:「這就是了,憑你https://m.hetubook.com.com這點易容術,就想在我面前蒙混,那豈非是在孔夫子面前賣三字經!」
這情形,可使周幼梅難住了。
周幼梅也笑了笑道:「可惜我所進行的事,你沒法代勞。」
周幼梅截口冷笑道:「否則怎樣?」
班侗苦笑道:「周姑娘請放心,在下既已認命,則絕對不會去找他們替我解穴就是。」
班侗蹙眉接說道:「要弄這麼一套衣衫,自然是可以,不過,那樣會引起別人生疑,我想,還是由我去跑一趟『漢陽』城吧!」
冷無雙笑道:「總是你有理,好!我不跟你抬槓,只問你一句話:像目前這情形,我嫁給他之後,這日子教我如何能過下去?」
周幼梅疾行趨前,低聲笑問道:「冷仙子真是冷得可以,也不問問我是由哪兒來的?」
冷無雙揮了揮手接道:「夠了,請讓我冷靜地考慮一下。」
周幼梅「啐」了一聲道:「去你的!」
周幼梅側身避過這一突襲,臉色一沉道:「班護法,你這是幹嗎?」
冷無雙微微一怔之後,才哼了一聲,道:「敬聞高論?」
周幼梅點點頭道:「明白了就好,現在,我要說到正文了。」
班侗點點頭道:「有此可能,因為他們是和雲中雁同桌進餐的。」
周幼梅點點頭道:「不錯。」
周幼梅笑了笑道:「我是為了行動方便,其餘你可別管。」
班侗連忙搖手道:「不,不!現在,你可千萬別單獨活動。」
冷無垢一面在房中來回地踱著方步,一面笑說道:「妹妹,怎麼在哥哥面前,裝起胡羊來?」
班侗點點頭道:「是的,不過,我還不曾見到過此人。」
「那是說,你願意替我代勞?」
周幼梅注目問道:「不知那上官玄住在哪一幢房子?」
周幼梅笑道:「少廢話,你快點帶我去見冷仙子!」
周幼梅苦笑著傳音說道:「冷仙子,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房間內,佈置得頗為華麗,冷無雙正斜倚窗前,目光炯炯地向她打量著。在燭影搖紅之下,冷無雙那俏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
班侗訕然一笑道:「其實也沒什麼,只要你坦白說明來意,並接受我的條件,一切都好商量。」
班侗正容點首道:「當然是真的,不過,消息剛剛傳到,有關詳情,我還沒弄清楚。」
一頓話鋒,又含笑接道:「走!我陪你去外面逛逛……喲!對了,你這易容術還差得太多,來,我幫你修飾一下……」
周幼梅含笑點首道:「我要見冷仙子。」
冷無雙一面以手示意,叫周幼梅躲到幃幔後面去,一面漫應道:「門沒上閂,你自己進來就是。」
說著,並伸了一個懶腰,他,果然算是已經恢復自由了,因而不由如釋重負地長吁了一聲。
周幼梅淡然一笑道:「班護法過獎了!」
周幼梅仍然是傳音說道:「冷仙子,我是你們幫主對頭的徒弟啊!」
班侗歉然笑道:「我不敢說比周姑娘你看得更清楚,但大致的情形,我是知道的。」
午後,班侗帶回了新的消息,也就是林志強在少林寺脫險的經過詳情。
周幼梅道:「可是,我必須先熟悉一下這兒的環境。」
周幼梅接道:「至於目前武林中,正邪實力的消長,以及整個武林的動態,我想你必然比我看得更清楚,是也不是?」
周幼梅笑道:「那不要緊,事先我已考慮到這一點,事實上,我所冒充的這個周遊,確有其人,也確有其事,不過,目前不知其行蹤何處而已。」
周幼梅接問道:「那麼,雲中雁手中呢?」
冷無雙哼了一聲道:「你摸摸良心,你此舉是為了我好,還是為了鞏固你自己的地位!」
接著,又注目問道:「小妮子,你何以教我?」
「哦!你是古若梅的徒弟?」
說著,已自行拉過一張椅子,在冷無雙的身邊坐了下來。
周幼梅也點點頭道:「好,買就買吧!但www.hetubook.com.com我希望你立刻就去……」
班侗沉思著說道:「不瞞周姑娘說,這兩位的處境,也並不見得比我好,尤其自從柳伯倫那一宗慘案發生之後,我們這些人,都有動輒得咎,朝不保夕之感。」
周幼梅俏臉一寒地冷笑道:「做夢!」
班侗訝問道:「你要丫環的衣衫幹嗎?」
班侗道:「那太危險,隨時有中毒的可能。」
周幼梅冷冷地一笑道:「你好像考慮得很周到!」
「你是怎樣進來的?」
「好的,請跟我來。」那小廝一面前頭帶路,一面扭頭笑問道:「這位大姊,我還沒請教芳名?」
這時,暗中竊聽的周幼梅,總算已明白大略情況,當下立即以真氣傳音說道:「冷仙子,暫時敷衍他,等我們商量好後,再作決定。」
周幼梅想了想,自己也覺好笑起來了,她,微微一笑之後,「星」目一轉,才正容說道:「班侗,不用怕,我不會難為你,不過,現在,卻是該我向你談條件的時候了。」
周幼梅心頭一驚道:「真的?」
話聲嬌慵,顯得懶洋洋的,很顯然,這位以冷傲聞名江湖,如今卻被迫寄人籬下的冷無雙,似乎並不歡迎這位不速之客。
班侗沉思著說道:「雲中雁手中是否有解藥,我也弄不清楚,不過,他目前是坐鎮總舵的第一號大員,按常情而論,他手中是應該有解藥的。」
冷無垢苦笑說道:「可是,人家已來催問過幾次了哩!妹妹,難得是人家對你一見鍾情。」
「是,是……」那小廝咽下一口口水,又含笑接道:「這位大姊,長得這麼標緻,一定是百里幫主身邊的人。」
班侗正容接道:「事實上,的確是如此。」
說話之間,兩人已走到冷無雙房間門口,那小廝輕輕叩了三下,才朗聲說道:「啟稟冷仙子,幫主身邊,有一位大姊前來看你。」
冷無垢滿臉尷尬神色離去之後,周幼梅又偎向冷無雙身邊,低聲嬌笑說道:「冷仙子,不!按江湖禮節,我該尊你一聲冷阿姨,冷阿姨,恭喜你啦!」
「為我好?」
冷無垢苦笑道:「妹妹,這一點,你可得看開一點,年輕人嘛!俗語說得好:人不風流枉少年,何況,又遇上兩位貌美而又風流的幫主,這種事,也就怪不得他啦!」
周幼梅端坐未動,右手電疾地一揮,那位色迷心竅的「千面諸葛」班侗,竟以半尺之差呆立當地,像突然中了風似的。
班同涎臉笑道:「你又不是大姑娘,怕什麼啊!嘻嘻……瞧你這副白裡透紅的臉蛋兒,倒真有點像一位大姑娘哩!」
班侗正容接道:「但憑姑娘吩咐。」
周幼梅低聲說道:「不瞞冷仙子說,我是為了對付那個擅長用毒的人而來。」
周幼梅冷冷地一笑,壓低語聲問道:「班侗,你知道我是誰嗎?」
周幼梅雖然躲在幃幔後面,但她由暗窺明,於幃幔縫隙中,將外面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只見冷無雙一蹙眉峰道:「什麼事啊?」
班侗神秘地一笑道:「別裝胡羊了!我不妨老實告訴你,我早就看出你是一位易容改裝的姑娘家了……」
接著,又神秘地一笑道:「你知道我的綽號叫什麼嗎?」
班侗苦笑道:「因為,林少俠脫險的消息剛剛傳到,整個『逸園』,已加強戒備,你是新來的人,一個人出去閒遊,可能會惹來麻煩。」
話鋒略為一頓,又是一聲清咳之後,才低聲接道:「妹妹,俗語說得好,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已經是快三十歲的人了,以往,一向是崖岸自高,視天下男人如糞土……」
「好的…」
「我知道。」周幼梅含笑接道:「你的綽號,名為『千面諸葛』。」
周幼梅笑道:「按入門先後來說,柳如眉是我的師妹,豈有不認識之理!」
冷無垢諂笑著,起身長揖道:「妹妹,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你我是同一父母所生的情分上,你就答應了吧!https://m•hetubook.com•com
周幼梅扭頭向那小廝揮揮手道:「現在,沒你的事了……」
「是的。」班侗點首接道:「只有到外面去買,才比較安全。」
班侗笑道:「不!我的神經,正常得很。」
周幼梅突然改以真氣傳音說道:「冷仙子,此中差別可大哩!」
班侗苦笑著接道:「周姑娘,如就那廝進入本幫起,到目前為止的神秘情形來說,那委實是很困難。」
周幼梅目光深注地問道:「你願不願意棄暗投明,戴罪立功?」
在院落中,她首先遇上的,是一個年約十五六的小廝。
「這個……」班侗苦笑道:「周姑娘當已明白,像我這樣的角色,在本幫中,名義上雖然貴為護法,但實際上卻是外圍分子,是不夠資格參與機密的。」
周幼梅故意訝問道:「誰易過容了?」
班侗曖昧地笑了笑,道:「那我就只好霸王硬上弓了……」
周幼梅蹙眉接道:「如此說來,要想接近那個擅長用毒的人,可委實不容易。」
冷無雙美目深注,似乎想要看穿周幼梅的五臟六腑似地,半晌之後,才冷然一哂道:「你是說,你是那邵友梅的徒弟?」
周幼梅接問道:「不知那上官玄同冷無垢他們,是否可以接近那廝?」
周幼梅道:「好!你再去打聽清楚,我也要去外面走走。」
冷無雙笑了笑道:「好了,說你的來意吧!」
班侗目光深注地接道:「你,好像沉著得很!」
也許是周幼梅的傳音,發生了作用,冷無雙居然含笑反問道:「還有嗎?」
話落手揚,竟然向周幼梅的臉上擰了過來。
冷無雙目問道:「你認識柳如眉?」
周幼梅截口冷笑道:「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說說你的條件看?」
周幼梅笑道:「居然想吃裡扒外,我問你,你有幾顆腦袋?」
妙的是,他仍然是作張臂環抱狀,那情景,使得滿腔怒火的周幼梅,也幾乎忍俊不住地要笑將出來。
「沒有了。」班侗含笑接道:「這些,也不過是由午餐桌面上聽來的。」
冷無雙冷然接道:「這與你何干?」
「是啊!」班侗拈鬚微笑道:「『千面諸葛』之名,豈能幸致……」
班侗微微一怔道:「這個……恐怕幫主他們也弄不清楚。」
周幼梅連忙對冷無雙傳音說道:「告訴他,明晚再作決定。」
冷無雙俏臉一沉道:「你還承認是我的哥哥?」
周幼梅注目接問道:「現在,我問你:你們這總舵中,是否有一個擅長用毒的人?」
班侗正容說道:「這些,我自己最是明白不過,謝謝姑娘提醒……」
冷無雙冷笑一聲道:「難道這個也算是那廝的好處?」
冷無雙神秘地一笑道:「據我所知,他們之間的關係,恐怕不止於『另眼相看』吧!」
班侗接道:「上官玄的住處,出本宅大門,往西,約箭遠之遙的那幢獨立精舍就是。」
「好好……我走,我走……」
班侗一臉尷尬相,雙目中更是充滿一片驚悸神色,但因啞穴也同時被制住,卻是說不出話來,只是以那雙帶著驚悸神色的雙目,向周幼梅滴溜溜地直轉。
班侗曖昧地笑道:「咱們親熱親熱啊!」
話落手起,已凌空解了班侗的啞穴。
周幼梅微一沉思之後,才注目問道:「班大俠,能否替我弄一套丫環的衣衫來?」
冷無雙臉色一沉道:「如此說來,你還算是夠高尚的人了!」
班侗道:「也不知道,只聽說那是公冶幫主由苗疆那邊重金禮聘而來。」
接著,她才將此行混入「逸園」的經過情形,詳細地說了一遍。
冷無雙說道:「那小子怎麼說的,我是不知道,不過,據我哥哥說,那廝已派人去『監利』調查你的身世去了。」
冷無垢苦笑道:「妹妹,別同我抬槓,先聽我慢慢分析一番。」
周幼梅道:「知道那廝的姓名來歷嗎?」
班侗起身告辭時,周幼梅又沉聲說道:「慢著!這門閂馬上給我修好。」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