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十六章 旅途施妙計

第六十六章 旅途施妙計

周幼梅苦笑道:「冷阿姨,這並非誰聽誰的安排,我們撇開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不說,為了彼此自救,也必須真誠合作才行啊!」
說著,由懷中掏出一隻小巧的玉瓶,傾出一粒米粒大小,色呈粉紅的藥丸,遞與周幼梅道:「吞下去,馬上就好。」
以後兩天,在平靜中度過。
「哦!」夏侯坤歉笑道:「真對不起!只顧說話,竟然把解藥的事忘了……」
在暗中各有所圖的情況之下,這兩位勢同水火,表面上又是地位懸殊的人物,居然三言兩語之下,就變得熱絡起來。
「好的。」冷無雙點點頭道:「據家兄說,這個『毒公子』,複姓夏侯,單名一個坤字,不但施毒絕技,傲視江湖,武功造詣也不在『三絕幫』中令主級的人物之下。」
夏侯坤笑道:「急也不在一時啊!這『夏口』,是江漢地區最繁華的市鎮,在下心儀已久,前次途經這兒,未曾逗留,以後卻一直無暇分身過江,難得今宵又途經這兒,咱們就忙裡偷閒,走馬看花地溜溜吧!」
班侗連忙接道:「既然有夏侯公子出頭,冷兄,咱們還有什麼顧慮的呢?」
夏侯坤入目之下,向冷無雙問道:「冷姑娘,小梅為何又回去了?」
冷無雙含笑反問道:「你是不相信我的話?」
使她驚懍的,是夏侯坤的施毒絕技,委實是神乎其神,慶幸的,卻是她並未冒昧從事涉險,否則,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夏侯坤目中異彩一閃道:「為什麼?」
一行人安頓下來之後,夏侯坤立即提議去觀賞「夏口」街道的夜景,於是,除了留下兩個隨從,照顧行李,以及冷無垢藉口心煩,不願外出之外,其餘的人,都在夏侯坤的率領之下,離開了客棧。
冷無雙也禁不住苦笑道:「真看不出來,你這張嘴皮子,也同你的武功一樣的高明。」
話聲中,人已走出房門,只聽背後傳來夏侯坤的笑語道:「小妮子,別忘了我的話啊!」
語聲略為一頓之間,周幼梅接問道:「冷阿姨,你是否已將我的來歷,告訴過令兄了?」
周幼梅起身說道:「好!我暫時告辭……」
周幼梅注目接問道:「那麼,對於別人所施的毒,是否也有效呢?」
周幼梅注目問道:「好!你說出來試試看?」
周幼梅輕輕捶了對方一拳道:「吩咐是沒有了,不過,還有一句話沒問你……請問:你前此與柳如眉暗通款曲之事,是否也曾告訴過令兄?」
夏侯坤一蹙眉峰,隨在後面邊走邊問道:「你要去哪兒?」
周幼梅披唇笑道:「如此說來,那廝可說是自作多情,害的是一廂情願的單相思。」
夏侯坤笑問道:「拿什麼來啊?」
當然,要想殺死夏侯坤,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夏侯坤的武功高強還在其次,主要還是那並非武功所能剋服的劇毒。
事情既已決定,一行人上岸之後,就在靠近碼頭旁的一家「長江別墅」中住了下來。
冷無雙披了披櫻唇說道:「能夠同公冶如玉、裴玉霜二人打成一片的人,你想會有好人嗎!」
他,微微一呆之後,才滿臉堆笑地道:「哪裡,哪裡,冷姑娘太客氣啦!」
此刻,周幼梅已諒準夏侯坤不致暗害她,因此,她毫不猶豫地將藥丸納入口中,吞了下去,夏侯坤卻又含笑道:「其實,你方才所中的,是毒性最輕的毒,不過能使真氣運行阻滯而已,絕對死不了人。」
周幼梅根本不去接,卻披了披櫻唇道:「喲!公子爺手面可真不小呀!」
夏侯坤道:「就是你方才那沒說完的話。」
夏侯坤笑道:「有我在身邊,你還怕什麼!」
夏侯坤笑道:「我這施毒絕技,是獲自三百年前『千毒神君』所遺的一本毒經,算得上是當今江湖上施毒的老祖宗,你想想看,能解我自己所施的劇毒,對於一些旁枝別系所施的毒,自然更是不在話下呀!」
「是嗎?」冷無雙笑了笑,道:「我可一點也不覺得……」
夏侯坤hetubook.com.com只好苦笑道:「我的小姑奶奶,說話總要守信用啊!」
「那麼。」周幼梅含笑接問道:「那廝怎會對你一見鍾情的?」
冷無雙雖然僅僅是微微一笑,但看在夏侯坤的眼中,卻使他有如醉如癡,靈魂兒飛上九天之感。
夏侯坤點點頭道:「是的,凡是經我所施的毒,都可解除,而且也都是一粒已夠。」
「這個……」班侗訕然一笑之間,夏侯坤卻含笑接道:「自然是由本公子承擔,不過,本公子並非貴幫中人,諒你們三位幫主,必然會賣我點小面子,而不至於責罰諸位。」
周幼梅道:「這叫作強將手下無弱兵。」
周幼梅沉思著接道:「不知那廝的本性如何?」
夏侯坤如數照給之後,才有點迫不及待地笑問道:「我的姑奶奶,關於也賣夠了,現在,你總該可以說了吧?」
周幼梅美目一轉道:「要多了,你會心痛,對我來說,也算是暴殄天物,我看,馬馬虎虎,給我五粒也就行了。」
周幼梅「唔」了一聲道:「再給我一點解藥。」
夏侯坤苦笑道:「好!就依你的吧!」
夏侯坤一怔道:「你已察覺出來已中了毒,真不簡單呀!」
一旁的班侗,連連點首道:「不錯,要求令兄以監護人的身份同行,自然是名正言順,不過,我這一面,恐怕不容易通過。」
話沒說完,回眸一笑,轉身向室外走去。
接著,又將她折返客棧後看到的情形,簡略地說了一遍。
這情形,只急得夏侯坤抓耳搔腮地連忙接問道:「她的內心怎麼樣啊?」
冷無雙笑了笑道:「公冶如玉的命令中,是令到即行起程,但目前,這起程的時間,卻操在我手中。」
周幼梅嫵媚地一笑道:「如果我給別人先吃,小姐一定會罵我,不過,公子爺你嗎!我卻有九成把握,她不會罵。」
「我給,我……」夏侯坤連忙接道:「我的小姑奶奶,別那麼凶嘛!」
冷無雙禁不住輕輕「啐」了一口道:「小妮子年紀輕輕,卻是滿口『相思』、『單思』的,也不害臊!」
冷無雙傳音答道:「是我的侍女啊!」
冷無雙注目問道:「你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啊?」
說著,並抬手向那土丘指了指。
冷無雙道:「你是說,要我就這一陣子的印象,對那廝的個性,下一個評語?」
夏侯坤連連點首道:「對!對!我決不打折扣!」
周幼梅美目一轉道:「還有……你……你自己去想吧……」
「很難,很難。」冷無雙長嘆一聲道:「不過,我將盡我的力量,設法去盡盡人事,如果實在不聽勸解,那也只好由他了。」
班侗附和著說道:「對!對!在下也贊成!」
她回到冷無雙房中之後,將方才的經過以真氣傳音向冷無雙說明,才又匆匆折返夏侯坤房中。
如果是不認識他的人,可誰也不敢相信,像這麼一位斯文而又清秀的人,竟是一個懷有一身殺人不見血特技的魔王。
夏侯坤笑道:「是給誰買的?」
同時,另一方面,那位「毒公子」夏侯坤,因為冷無雙對他不願假以辭色,而周幼梅的外貌,又那麼逗人喜愛,因而也不自覺地向周幼梅身邊挨攏,並搭訕著笑道:「這位小姑娘,好漂亮!」
冷無雙道:「那是我新近買來的。」
她的纖掌,快要抵著夏侯坤的胸口了。
周幼梅點首笑道:「那是當然!那是當然!不過,『寬限』二字,可萬萬當不起……」
冷無雙、周幼梅所住的房間,與冷無垢是緊鄰,為免冷無垢起疑,回來之後,談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街頭見聞,一直到上床之後,這兩位女嬌娃才互相以真氣傳音交談起來。
這一來,不由使她芳心之中,既驚懍又慶幸地,暗中興奮激盪不已。
這小妮子,可真會吊胃口,在這緊要關頭,她卻無端地停下來了。
冷無雙道:「據家兄所說,林志強的神智,還沒清醒,並且也和_圖_書還在少林寺中,公冶如玉就是想趁林志強的神智還沒清楚過來之前,將林志強重行劫持過來,可是,接連兩次對『少林寺』發動突擊,都是損兵折將,勞而無功,也因為如此,所以才決定將『毒公子』調去。」
不等周幼梅接腔,又立即苦笑接道:「方才,你該由他對我所說的話意中,看出他的為人,現在,我說句不怕你見笑的話,家兄已是利慾薰心,到了不可救藥的程度了。」
當天,也沒發生任何事故,一直到黃昏時分,當他們一行進入一個名為「雙橋」的小鎮甸時,冷無垢卻突然提議,就在這兒落店,原因是可能吃壞了東西,肚子不舒服需要休息。
周幼梅俏臉一變道:「你真的在我身上下了毒?」
周幼梅輕輕一嘆道:「不論如何,我希望你能對他發揮影響力,使他改過向善,戴罪立功,否則,他與林家堡、文家堡這兩家的過節,恐怕不易化解。」
周幼梅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神秘地笑了笑,然後給了他一個白眼道:「既然看過《西廂記》,公子爺當知道,對紅娘的要求,最好是莫打折扣!」
周幼梅嫵媚地一笑道:「在冷阿姨你的面前,有什麼關係嘛!」
也直到他們起程時,周幼梅才看清楚這位以施毒絕技見重於「三絕幫」的「毒公子」夏侯坤的真面目。
冷無雙笑了笑道:「小妮子人小鬼大,我也不知道,她在弄些什麼名堂?」
冷無雙沉思著道:「梅姑娘,我同他是親兄妹,對他的個性,最是清楚不過,所以,我斷定他此舉必非偶然。」
周幼梅笑問道:「是否你對他有成見?」
前面已經說過,周幼梅此行目的,就是要除掉這個「毒公子」。
晚餐過後,周幼梅故意進進出出地由夏侯坤房間門口經過,並還不時向夏侯坤投過似笑非笑的一瞥。
冷無雙苦笑了一下道:「可是,我所知道的『毒公子』,也不過是由家兄處聽到一些傳說而已。」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雲中雁召集了一次高層的秘密會議,當場決議,由冷無垢、冷無雙、班侗等三人,陪同『毒公子』夏侯坤,立即起程,趕往嵩山,同時為了便於趕路,這三位隨行大員中,除了冷無雙可以攜帶一個侍女之外,冷無垢、班侗卻不許攜帶隨從。
周幼梅「哦」了一聲道:「好!等我把藕送給小姐之後,再來向您說明,該可以吧?」
因此,當周幼梅此刻親身經歷之後,才不由她不暗中既驚懍,又慶幸地感慨不已。
夏侯坤笑了笑道:「可以,可以,不過我特別提醒你,你要是盞茶工夫之內不來的話,吃了苦頭時,可別怨我。」
周幼梅低聲驚呼道:「公子爺,您全身是毒,這一拉,不是要了我的命嗎!」
當然,周幼梅乘著夜間以偷龍換鳳的手法,頂替冷無雙侍女之舉,只能瞞過一時,就由在「漢陽」渡江前往「夏口」的渡船上,被冷無垢看出了蹊蹺,當即挨近冷無雙身邊,以真氣傳音問道:「妹妹,這丫頭是什麼人?」
「沒有。」冷無雙正容接道:「不過,他對你我疑心很重,你我又都是女兒家,所以,我們應該特別提高警覺,尤其是夜晚,我們最好是輪班歇息。」
原來周幼梅於頂替冷無雙的侍女身份之後,已由「周遊」的化名變成了「小梅」。
至於那消極的辦法,就是當積極辦法行不通時,乾脆將夏侯坤殺掉。
接著,又淡淡地一笑道:「你以為我,一定要聽你的安排?」
這兩兄妹口中以真氣傳音交談著,目光卻凝注著滑溜江水,似乎在欣賞江中夜色似的。
自從她在「逸園」中獲悉夏侯坤對冷無雙一見鍾情的消息之後,才略有變更地暗中定下兩個方案。
夏侯坤含笑說道:「小妮子倒真守信用……」
首先是冷無雙問道:「我的小姑奶奶,怎麼樣?」
說著,又由玉瓶中傾出一粒解藥,遞了過去道:「這該可以了吧!」
冷無雙秀眉一蹙道:和-圖-書「真是人小鬼大!」
周幼梅卻板著臉,纖掌一伸道:「拿來!」
因此,只要再趕一程就可到達「豫」、「鄂」交界處的「武勝關」落店的預定行程,就在夏侯坤的同意之下,臨時變更了。
冷無雙訝問道:「什麼事啊?」
這時,冷無雙已走了過來,向夏侯坤微微一笑道:「夏侯公子,這丫頭不懂禮貌,你可得多多包涵。」
最後,當她由外面捧著一盤生藕,經過夏侯坤房間門口時,卻向夏侯坤笑問道:「公子爺,您要不要吃?」
冷無垢瞪了乃妹一眼之後,才提醒夏侯坤說道:「夏侯公子,咱們不是奉命星夜兼程的嗎?」
冷無雙神秘地一笑說道:「因為,『毒公子』希望我能同行,請注意,這是徵求我的同意,而不是命令。」
周幼梅扭頭笑道:「去一個清靜一點的地方……」
冷無雙點點頭道:「是的。」
周幼梅應聲緩步入室,含笑問道:「公子爺有何吩咐?」
周幼梅道:「萬一我中了別人的毒呢?」
夏侯坤忍不住笑道:「對!對!『冷面仙子』的手下,應該有此豪語。」
周幼梅漫應道:「可是,必要時,它能救命!」
周幼梅故意給了他一個嫵媚的白眼道:「爺!您取笑我,我不來啦……」
說著,已轉身向室外走去。
周幼梅逼近一步道:「你到底給不給?」
但她的這一切,都算是白費了,一直到夏侯坤、冷無雙等人倦游回來,冷無垢也沒什麼行動,甚至也根本沒起過床。
夏侯坤道:「話不是這麼說,小梅……」
周幼梅接問道:「你沒有見過那廝?」
周幼梅正容接說道:「冷阿姨,我們不能因他的私生活不檢點,就斷定他本性不良,這一點,對我所擬定的計畫、關係很大,希望你站在客觀的立場上,多加注意一下……」
冷無垢冷然接道:「班兄,如果幫主怪罪下來,誰來承擔?」
接著,又輕輕一嘆道:「說來,這也難怪你會有此一問,事實是這樣的,有一天黃昏,我獨自佇立小花圃中時,被那廝看到了,可是,我卻根本沒注意到那廝,所以,我連那廝的高矮肥瘦,都模糊得很,又怎能談得上見過哩!」
沐著蒼茫暮色,夏侯坤不由一蹙眉道:「天都快黑了,小梅,你還要去哪兒?」
不等對方表示可否,她已悄然起身,在床上趺坐著,並凌空一掌,將案頭燭火擊滅。
可是,當他們經過一條小巷時,周幼梅於與冷無雙耳語了幾句之後,又悄然折了回去。
這當口,周幼梅已運氣試過,方才那種真氣阻滯的現象,委實已經消除,她,正在籌思著如何措辭再索取一點解藥之間,夏侯坤又含笑接道:「小梅,該可以說下去了吧!」
夏侯坤向她招招手道:「小梅,你進來,我有話問你。」
夏侯坤一怔道:「怎麼還要解藥?」
這「雙橋鎮」,也不過是一個二百來戶人家的小鎮甸,範圍自然小得可憐。
冷無雙哼了一聲說道:「那我可以告訴你,那廝除了一身施毒絕技之外,可說是一無是處。」
周幼梅領著夏侯坤,穿過唯一的一條大街,不消片刻,已到達郊外,才將腳步放緩下來。
「不。」冷無雙接道:「我的評語,非常客觀,因為,方才逛街的這一段時間,我是故意冷淡他,讓他同班侗胡扯著,可是,我冷眼旁觀之下,覺得他談吐粗俗,令人作嘔。」
這樣一來,他們的計畫,只能算完成一半,為了便於周幼梅以侍女的身份隨行,冷無雙不得不多方藉故拖延,一直到天黑之後,才算如願以償地登途出發。
夏侯坤苦笑道:「總是你有理,好!你說個數字吧,免得給少了,又受你的擠兌!」
周幼梅注目問道:「他們幾時起程?」
「總沒有自己身上有解藥的方便吧!」周幼梅神秘地笑了一笑道:「公子爺!你看過《西廂記》嗎?」
她,心頭暗忖著,人卻又悄然退出了客棧,飛身上了隔壁的屋頂,居高臨下,監視m.hetubook•com•com著冷無垢房間中的動靜。
她,自我解嘲地笑了笑,美目一轉之後,才神色一整地接問道:「冷阿姨,就你所知道的『毒公子』的情形,說給我聽聽好嗎?」
此刻,雙方距離這麼近,又適時加上那有若百合初放的一笑,可使得這位出身苗疆的「毒公子」,有點魂不守舍地呆住了。
此人外表看來,年約三十四五,面貌也頗為英俊,並還有幾分書卷氣息。
周幼梅連忙接道:「那麼,我可以侍女的身份陪你去……」
冷無雙俏臉一紅道:「夏侯公子說笑了……」
「沒有。」冷無雙搖搖頭道:「如果告訴他,只有僨事。」
周幼梅蹙眉接道:「很奇怪,令兄竟然沒有一點動靜。」
這「雙橋鎮」,就只有一家小客棧,這一批豪客,落店的時間早,總算勉強夠他們安身了。
冷無垢在孤掌難鳴的情況下,只好狠狠地瞪了乃妹一眼,不再作聲。
三人又密商了盞茶工夫之後,冷無雙才悄然離去。
周幼梅點點頭道:「好的,今宵由我守第一班。」
冷無雙截口笑道:「那不妥當,不過,我已經想出了一個較為妥當的辦法,那就是我要求家兄與班大俠同行,這樣,你也就可以以班大俠隨員的身份同往了。」
走出夏侯坤房間後的周幼梅,於暗中運氣一試之下,竟然發覺自己果然是中了毒。
周幼梅一本正經地答道:「因為,因為公子爺您,是本幫的特殊貴賓嘛!」
夏侯坤訕然一笑道:「你給小姐買的藕,小姐還沒吃,就先請我,不怕小姐罵你嗎?」
冷無垢目光深注地接問道:「我看你這幾天,有點魂不守舍的樣子!」
這情形,不由使得她黛眉一蹙地暗算苦笑道:「難道是我錯疑了他?」
夏侯坤笑道:「小妮子放心,我不會毒死你,但你得老老實實地說明原因再走。」
半晌之後,才訥訥地說道:「要是冷仙子也同你一樣的隨和,那有多好……」
冷無雙搖搖頭道:「我不知道消息是好,還是壞,且由你自己去衡量吧!」
夏侯坤苦笑道:「我的小姑奶奶,你要金銀珠寶,我多的是,可是這玩藝兒,既不能吃又不能玩,要多了,有什麼用呢?」
第三天的午後,冷無雙女扮男裝,到達班侗的住處。周幼梅首先問道:「有甚好消息嗎?」
周幼梅這才忍不住「噗哧」一聲嬌笑道:「不給點你顏色瞧瞧,你怎會給解藥。」
公冶如玉飛鴿傳書指示,是要他們星夜兼程急趕的,但另有用心的冷無雙,卻冷不防地問出這麼一個本來不該問出的問題來,因而使得夏侯坤一怔之下,只好順口答道:「是的!咱們在『夏口』落店。」
夏侯坤得意地笑道:「不然的話,我怎夠資格稱為『毒公子』?」
夏侯坤涎臉笑道:「小梅,別吊我胃口了,方才,你說……冷仙子外表雖然冷,但內心卻……卻怎麼樣呢?」
夏侯坤神秘地笑道:「人中了毒,藕卻不曾,這就是『毒公子』之所以令人聞名喪膽的高明之處。」
周幼梅點點頭道:「不錯。」
冷無雙神色一整道:「事情是這樣的,方才,雲中雁接到他師父的飛鴿傳書,要將那『毒公子』調到嵩山去。」
周幼梅目光一亮道:「此話怎講?」
周幼梅點首笑說道:「是的,必要時候,我可以單獨行動,反正我的目的是對付『毒公子』,『毒公子』既要前往嵩山,我自然沒有再呆在這兒的必要啦!」
夏侯坤似乎有點失望地接問道:「還有嗎?」
周幼梅漫應道:「我的手還在伸著哩!公子爺!」
周幼梅蹙眉問道:「調到嵩山去幹嗎?」
這一晚,在平靜中渡過。
周幼梅向著他一聳瑤鼻,哼了一聲道:「臭美!」
接著,又苦笑一聲道:「已經三更過後了,咱們的談話,暫時打住,你還是安心歇息吧!」
冷無垢道:「我以前可沒見過。」
冷無雙注目笑問道:「還有別的吩咐嗎?」
「是的。」冷無雙點點頭道:「我答應和*圖*書他,讓我考慮一下。」
接著,向他招招手道:「走!我們去外面談談。」
這兩個方案中,積極的辦法是:如果夏侯坤本性不太壞,則利用他對冷無雙的癡情,請冷無雙施以影響力,將其爭取過來。
夏侯坤笑道:「小小年紀,該不是『人約黃昏後』吧?」
周幼梅截口笑道:「別怕!公子爺!前面有一個較高的土丘,那兒比較涼快,咱們就在那邊談談……」
冷無雙道:「通不過時,再另謀良策吧!」
周幼梅問道:「這解藥,是否也能解別的毒?」
夏侯坤佯嗔道:「小丫頭!你要再調皮,當心我撕你!」
周幼梅慢條斯理,很仔細地用小手帕將解藥包好,揣入了懷中,口中卻故意漫應道:「公子爺!說些什麼呀!」
周幼梅故意訝問道:「說明什麼啊?」
周幼梅連忙謙笑道:「哪裡,哪裡,冷阿姨過獎啦!怎麼敢當!」
接著,她又突有所憶地傳音苦笑道:「冷阿姨,只顧談令兄的事,卻將正經事忘啦!」
夏侯坤一把將她拉住道:「小妮子,話沒說明,就想走?」
周幼梅嫣然一笑道:「爺!您誇獎啦!我是醜丫頭一個呀!」
周幼梅抿唇媚笑道:「我才不怕哩!公子爺!你這威風還是留著以後向我家小姐面前去發吧!」
翌日清晨,一行人馬,起程北上,一路上縱轡疾馳,誰也沒說話。
周幼梅心頭一喜道:「你已經答應了?」
夏侯坤呵呵一笑道:「對!十八姑娘一枝花,委實不算小姑娘了。」
周幼梅扭頭媚笑說道:「天黑了有什麼關係,一個大男人,還怕我這個小丫頭吃了你不成!」
冷無雙含笑接問道:「夏侯公子,今宵,咱們是否在『夏口』落店?」
且說周幼梅,原以為冷無垢獨自留下來,可能有甚軌外行動,可是,當她悄然折返客棧之後,察覺冷無垢竟然是在蒙頭大睡。
周幼梅這才禁不住「噗哧」一笑道:「看你這一副可憐相!」
周幼梅神秘地一笑道:「這個!請恕我暫時賣點關子,等你調查清楚之後,我自然會告訴你。」
冷無雙笑了笑道:「別油嘴滑舌的,這事情,就這麼決定,不過,要弄清楚那廝的本性如何,可不是匆促之間所能辦到的,你可得給我寬限幾天。」
周幼梅又嫣然一笑道:「我家小姐,是有名的『冷面仙子』呀,不過,她,面孔雖冷,內心中卻……」
這情形,對夏侯坤而言,那是求之不得,因為,他不是公冶如玉的手下,遲一天或早一天到達,對他沒有影響,公冶如玉也不敢對他埋怨,能在半路上多逗留一天,就多有機會同冷無雙接近。
不等對方開口,又立即接道:「爺!我不是小姑娘啊!今年已十八歲了哩!」
周幼梅給了他一個佯嗔的白眼道:「那麼,這藕還能吃嗎?」
除了夏侯坤是獨住一間上房之外,其餘的人,都是兩人共住一間房,冷無雙與周幼梅二人,自然是住在一起,冷無垢、班侗共住一間,夏侯坤的四個隨從,則分住兩間。
周幼梅「哦」了一聲,嫣然一笑道:「原來你問的是這個,一個活人的內心,當然是熱的呀!」
這情形,當然瞞不過冷眼旁觀的周幼梅,她,雖然不知道這兩兄妹在談些什麼,但她卻斷定所談必然是與她的冒名頂替有關。
周幼梅冷然接道:「解藥。」
前面已說過,周幼梅面貌並不怎麼美,但卻是身段美好,嗓子脆又甜,加上年輕少女特有的魅力,無形中已具有顛倒眾生的力量。
周幼梅道:「當然是給小姐買的嘛!」
周幼梅輕輕一嘆道:「如此說來,那我原來的計畫,可得修正一番了。」
周幼梅道:「就是那位『毒公子』的事,今宵,你們既然曾經一道逛街,不能再說是完全陌生吧?」
夏侯坤臉呈喜色道:「看過呀,難道你願以紅娘自居?」
這一行,一共是九人,除了「毒公子」夏侯坤、周幼梅、冷家兄妹、班侗等五人之外,另外四個年輕人,卻是夏侯坤的隨從。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