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俠種

作者:獨孤紅
俠種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趙奎想了想,一搖頭,道:「沒有,絕沒有,是左臉沒有錯。」
趙奎忙點頭說道:「酒足了,飯也飽了。」
岑明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老人家的為人跟脾氣,要換是我,這事一旦臨到頭上,我也是非管不可。」
趙奎道:「那……那怎麼辦?」
「瞧你,明哥,」趙奎知道:「年紀輕輕的,正該豪氣干雲,狂放、灑脫,怎麼學得婆婆媽媽跟個上了年紀的人一般。」
趙奎搖頭說道:「不知道,明哥,他身手高得很。」
玉姑道:「年紀怎麼樣?」
趙奎皺眉笑道:「明哥,那兒學來的大道理?想必是大爺。」
可惜,兩下裏距離太遠,岑明聽不見,他緩緩跨上馬鞍,抖疆磕馬,縱騎馳去……
趙奎道:「屋裏沒人答應……」
趙奎呆了一呆,道:「你跟大爺分散了,這話怎麼說。」
「沒錯,是他,是他,他竟會是這麼個人……」
趙奎道:「登封。」
趙奎搖頭說道:「怪是怪。但不是怪我沒先出聲招呼,而是怪我撞散了他們的好事……」
李慕凡心頭一震,道:「無論怎麼說?」
趙奎還待再說,岑明已接著說道:「奎,如今談談你的腕子。」
趙勝英老臉掠過一絲悲慘神色,道:「傻丫頭,你問爺爺,爺爺問誰,走到那兒算那兒,天涯海角,只要有個能安身的地方就行。」
趙奎一點頭,道:「是的,明哥,你說的好,咱們絕不招惹人家,可也絕不容人家欺負到咱們的頭上來。」
說完了話,她沒容李慕凡接口,掀簾跑了出去……
李慕凡道:「並不是不在,而是次要。」
岑明道:「你要跟我跑?」
岑明道:「這麼說他姓李。」
也是,「渤海三刀」威震齊魯,名揚遐邇,只進了「山東」,就是身無分文,也是要什麼有什麼。
岑明當即點頭說道:「那也好,你從那兒來。」
玉姑接口說道:「是麼,大哥?」
趙奎道:「我打算先回家去。」
玉姑低下了頭,沒再說話!
岑明紅著臉道:「我天生一張笨嘴,說不上來也不會描述,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岑明在心裏失聲叫著,直到嘶力竭。
望著鏡子裏的這張臉,李慕凡笑了:「好醜的一張臉!」
忽地一怔凝目,接道:「明哥好像別有用意。」
趙奎目光「一凝」,笑了笑,遲疑著道:「明哥,那兩位姑娘長得很標緻麼?」
趙勝英點點頭說道:「是的,老弟,當年的『山海關』三虎將龍勳,廣武,還有個周化龍,如今也只有廣武一個人還在,廣武自當年離開吳三桂後,就剃渡出家,遁身空門了……」
趙奎囁嚅說道:「沒什麼,明哥,只是腕子,腕子……」
李慕凡道:「我是她的父摯,她的叔叔……」
趙勝英道:「我有個身在佛門的朋友。」
岑明心進直冒寒意,他明白,再有十個「渤海三刀」也不行,別說如今只他一個了,推不動人家一個指頭。
趙奎道:「明哥,是斷了。」
趙奎道:「你納悶什麼?」
岑明道:「吃飯了沒有?」
李慕凡道:「難道不夠醜麼?」
當然,那高挑的酒旗該是為外來的人懸掛的。
岑明截口說道:「怎麼說的都不該。」
集北那條小路上,緩緩馳來了一匹馬,鞍上是個帶著狼狽相的俊美白衣少年,是那位「渤海三刀」中,「快手刀」趙玉書的好兒子,「玉面小霸王」趙奎。
「找李慕凡,」岑明道:「俠義輕死重一諾,我自己親口說的話,我不能不做到,況且這是我自願的,人家沒求我,沒託我,我早想看看李慕凡。」
岑明抬眼問道:「怎見得他不是?」
這叫李慕凡如何接口?但好還是接了口,毅然說道:「是的……」
玉姑口齒啟動,良久始低低說了一句:「大哥,我不會忘了你的,希望你也別忘了我。」
趙奎道:「那傢伙要是李慕凡,他怎會跟那個女的。」
趙奎一點頭道:「該是。」
不管是幹什麼,這情形極不尋常,岑明機靈,他沒回頭,也沒往茅屋走,他緩下座騎,裝成了個過路人,打算在徐緩的蹄聲中,聽聽那些人在說些什麼,又到底在幹些什麼?
趙勝英道:「別這麼說,老弟,安心養你的傷,才一兩天等我收拾好後,咱們一塊兒走。」
如今,他除了暗責自己糊塗外,還能怎麼辦?
李慕凡道:「身在紅塵外……」
玉姑道:「大哥可否說明白些?」
趙勝英道:「老弟,我不是指這,要單憑那身馬上武藝,當天下兵馬,他凶多吉少,我是指他蒙佛祖慈悲,習練達摩易筋、洗髓二經多年,一身所學已臻化境,能來無蹤,去無影,制人於意動之間!」
「好了,明哥,」趙奎道:「你跟大爺都是俠肝義膽,古道熱腸的好人,只是……」搖搖頭接道:「我不說了,說了待會兒又挨你訓,什麼不夠意思,有失『渤海三刀』俠義本色了,全來了……」
然而,旋即那笑容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片凝重的陰雲,那就好像奔馳而來的一片烏雲遮住了日頭。
玉姑道:「再過幾年呢?我還小麼。」
玉姑得意而滿足地笑了,但她忽又斂去笑容,神色一轉黯然地幽幽說道:「爺爺,咱們什麼時候才走?」
老遠地他就瞧見了,那黝黑一堆的幾間茅屋,他的心跳了起來而且砰砰然跳得很厲害。
岑明道:「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空著肚子不能辦事,皇上也不差餓兵,我身上有幾兩銀子,先進去吃飽了再上路。」
岑明道:「想必是人家怪你沒有……」
抬眼凝注,接道:「你說那兩個姑娘往家裏去了。」
這兒是個小鎮,這小鎮叫「李集」。
「你聽我說,明哥,」趙奎道:「我一見沒人答應,心裏就覺得奇怪,於是我把馬拴在外頭,走進去推了門,這一推推出了麻煩,推出了禍事!」
趙奎點頭,「嗯」了一聲。
「那當然」趙奎道:「我當然會說……」
酒旗兒在寒風中抖擻,那低垂的棉簾掀動,由酒肆裏走出個人,嘴裏鼻子裏還直冒熱氣兒,出門就打了個哆嗦。
玉姑道:「那www•hetubook•com.com麼她懊悔並不遲。」
李慕凡道:「一定,玉姑娘!」
「李慕凡」,這三個字像個閃雷,只擊得岑明身子一晃,全身的血沸騰,整個人像要爆炸。
趙奎回身說道:「還有什麼事?」
趙勝英點頭說道:「是的,老弟廣武就是其中一個!」
李慕凡道:「玉姑娘,那也不是!」
他,是渤海三刀裏,「九環刀」岑泰的那個愛子,「虎兒」岑明。
這才是最實在不過的真心話。
趙奎一點頭道:「對,明哥,去看看……」臉色一變,遲疑著接道:「明哥,我看你還是一個人去的好。」
這兒是有個十七八的姑娘,也有個帶傷的人來過,趙奎的話沒有錯,可是還不能證明那人就是李慕凡。
屋裏又靜下來了,李慕凡忙強笑說道:「對了,玉姑娘,你有沒有鏡子?」
岑明道:「奎,能喝酒,那不一定就是豪邁、狂放、灑脫,也不一定能顯示豪邁、狂放、灑脫,更不是表現豪邁、狂放、灑脫的唯一方法,豪邁、狂放、灑脫固然該,但要適度,也該不失一個『真』字。」
岑明道:「那是,不然他斷不了你的腕子,你跟他通名報姓了麼?」
岑明道:「跟人打架了。」
玉姑轉望李慕凡,那大眸子,望之令人垂淚:「大哥,你將來會去找我麼?」
伸手拉起趙奎便要轉身進酒肆。
岑明感動地點頭說道:「我知道,奎,你也保重,一路小心。」
突然,趙勝英站了起來,道:「你們兄妹倆聊聊吧,我從城裏買回來的大包小包東西沒有收拾好呢。」
「誰說的?」趙奎道:「我看得出,你腰裏沒錢了,有了它沒奈何的時候多少可以賣幾個錢,救救急。」
玉姑轉身走到後牆邊,那兒有一隻破舊的箱子,她打開箱子拿出了一面破了邊的鏡子走過來遞向李慕凡。
「還有,奎!」岑明突然之間紅了臉,囁嚅說道:「沈姑娘身邊有位姑娘叫小鳳,你替我多照顧她,告訴她我很快就會回去了。」
他實在夠粗心大意的,腳頭牆上掛的那衣裳,還有那股說不出,難以形容的特有香味……
他站在門口,四下裏一張望,看看預備往那兒走,突然他眼望集北凝了目。
玉姑道:「大哥恨她?」
岑明道:「我的所學你知道,並不一定有把握……」
岑明道:「這個我明白,但皇天不負苦心人,再說話我也已說出了口,就算是把大海掏乾我也要找到他。」
李慕凡沉吟說道:「也是,賢祖孫換換地方也好!……」抬眼說道:「老人家,你以為他們只監視『少林』麼?」
李慕凡心頭又一震,忙笑道:「玉姑娘,照鏡子的是我。」
趙奎又道:「明哥,難道你不怕那個煞星。」
李慕凡心頭一震,沒再笑,他笑不出來了。
出了門,解下了馬,趙奎把韁繩往岑明手裏塞:「明哥,我是回家,你還得在外面跑,這匹馬給你代步了!」
岑明皺了皺眉,道:「於是你跟那男的打起來了。」
趙勝英嘆道:「傻丫頭,世上無不散之筵席,人生在世,你須看得開,要看得破,只要有緣,將來總會有再見面的一天的!」
李慕凡心中了然,道:「老人家都因為我耽誤,我可以……」
拉轉座騎馳了過來,近前翻身下馬,急道:「明哥,你怎麼跑到了這兒,大爺呢?」
「別胡說,奎,」岑明沉聲叱道:「你說的也都是實話?」
岑明看著他進了「李集」,看著他走過酒肆門口,看著他還要往南去,突然,岑明出聲叫道:「奎弟。」
趙奎道:「那……是那女的無恥、淫|盪,下賊勾引他,人總是人,李慕凡又不是魯男子、柳下惠,坐懷……」
岑明道:「奎,咱們是自己弟兄,我爹跟二叔,三叔親逾手足,交稱刎頸,咱們這小一輩的也該一樣。」
李慕凡道:「那是,李將軍當年威震邊關,萬夫難當……」
趙奎道:「本來是,可是現在我改變了主意,對李慕凡,我的仰慕不下於你,我也要見見他,家,遲幾天回去有什麼關係?更何況是跟你做伴兒。」
「不錯!」岑明一點頭,道:「奎,你坐下來。」
岑明截口說道:「他身手很高?」
玉姑道:「為什麼大哥老喜歡把別人當小孩子?」
趙奎忙道:「沒什麼,明哥沒什麼。」
岑明道:「固然,奎,那是無恥,可是周瑜打黃蓋,既不是採花又不是施暴,那關你的事麼,你管得著麼?」
李慕凡道:「那的確就是內廷調動了天下兵馬,也休想奈何李將軍了,老人家盡可放寬心……」
岑明道:「你身上沒錢,別的地方不說了,只一進『山東』,記住先找個地方看看腕子,日子拖久了怕麻煩……」
岑明一點頭,道:「不錯,奎,是老人家平日的教導……」
趙奎道:「難道明哥不會。」
岑明望著趙奎箭一般快速的身形,他咧嘴笑了,笑得爽朗,笑得天真,嘴角上那一絲,更帶著點甜蜜意味。
「這幾天老人家該都沒睡好!」
說完了話,他轉身要走。
玉姑道:「是與不是,大哥自己心裏明白,不過我可以告訴大哥,大哥在北京的遭遇,已經傳遍了江湖,爺爺在進城的時候早聽說了,所以爺爺跟我對你臉上的那塊布一直沒有問!」
岑明也凝望著他,緩緩說道:「奎,你據實答我一句,他真是在跟那女的……」
岑明道:「他姓李。」
李慕凡愕然說道:「玉姑娘,這話什麼意思?」
如今,李慕凡可以清晰地感覺出,玉姑不像樂倩,他跟樂倩完全不同,同樣地一種感情,表現完全不一樣!
趙奎忙道:「明哥,沒錯,絕沒錯,我還會騙你,我敢麼?我要是騙了你,管教我遭天打雷劈,不得……」
趙奎笑道:「瞧你,怎麼搞的,自家弟兄還來這一套,這不是自嫌生分麼,明哥,我先走一步了,你也早點回來,外頭不比家裏,談歷練你也許不如我,多保重。」
「那!」玉姑的臉色忽轉黯色,黯然說道:「咱們上那兒去?」
趙奎喜道:「是的,明哥,我知道,不瞞你說,和-圖-書我本預備回家去向爹哭訴,請他老人家親自出馬的,如今現碰上明哥……」
岑明道:「那是因為他是位俠盜,專懲貪官污吏,為富不仁,再說,咱們江湖人誰又跟六扇門裏合得來。」
岑明雙眉一揚,沉聲問道,「是什麼時候,在那兒,跟誰?」
馬近十丈,話怕隨風飄送了過來,而且很清晰:「娘的,咱們來遲了一步,又讓他腳底下抹油,溜了!」
李慕凡難言心裏的感受。
岑明道:「偏偏聽你的描述,他又分明是李慕凡。」
趙奎搖頭說道:「明哥,你最好另讓我說。」
岑明點了點頭。
「說得是,」趙奎笑道:「只聽人說沒有用,凡事都得自己去看看,這就叫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明哥,你上馬吧,我要回家瞧我那還沒有過門的準嫂子去了。」
適時,遠處有一個帶笑的話聲:「嘿嘿,李慕凡,李慕凡,這才是山不轉路轉,鬼使神差呢,嗯,沈姑娘很標緻,那敢情好,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這可有你瞧的,這不就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麼,嘿嘿。」
趙奎道:「這麼冷的天,他兩個脫得一|絲|不|掛,赤條條的,正糾纏在床上……我不好意思往下說了,也許他倆認為我在外頭叫了兩聲,沒聽見有人答應就會走了,而沒想到我不但沒走反而上前推開了門,那男的,看樣子有三十上下,那個女的卻只是個十七八的姑娘,沒想到年紀輕輕這麼小就……唉,真是人心不古,世風日下,江湖上什麼人,什麼事都有……」
趙奎沉默了,但旋又說道:「可是他倆個幹那無恥的……」
李慕凡道:「老人家,你叫我很不安。」
李慕凡忙道:「那怎麼會,玉姑娘!」
趙奎道:「明哥,難道你要聽我再賭一回咒。」
玉姑微微點頭道:「有,大哥要幹什麼?」
趙奎有點窘,皺眉說道:「瞧,明哥,你扯那兒去了,難道我在外面還敢不規矩,替『渤海三刀』丟人,我不會的,明哥,姑不說『渤海三刀』家法如何,爹自小教導我的俠義二字,我至今沒敢稍忘。」
玉姑道:「爺爺,咱們沒一定的去處,將來大哥怎麼找咱們啊!」
岑明沉吟了一下,點頭說道:「也是,你顧慮的對,那麼你打算……」
這話賺人眼淚,李慕凡也為之一陣心酸。
玉姑道:「別的她沒有錯,她只錯在不該因愛成恨……」
李慕凡道:「是的,玉姑娘!」
岑明點頭說道:「你剛才說過。」
「怎麼?奎,」岑明凝目說道:「你不去了。」
玉姑忙道:「爺爺,大哥跟咱們走?」
岑明吸了一口氣,道:「好吧,我不問了,奎,他是那一路的?」
岑明道:「那麼,咱們走吧。」
趙奎把韁繩往他手裏硬塞,道:「自家弟兄,還跟我客氣?拿著吧,明哥,只一進山東,不管是那兒,我還怕沒馬騎?」
「李集」距「登封」沒多遠,登封距「十里鋪」也不過十里之遙,就因為這兩段沒多遠的路,岑明在暮靄初垂,日頭下山時就到了「十里鋪」。
話落,騰身飛射而去。
岑明點了點頭,道:「你不該去推人家的門。」
岑明笑了笑,道:「這是我爹的意思,女人家不比男人家,在江湖上拋頭露面的跑來跑去總不好,再說她們的遭遇……」
趙奎道:「這什麼話,明哥,你是哥哥,有什麼不能說的。」
「你們瞧,這些布上都是血,這不正說明那小子帶著傷,跑到這兒來了麼?」
趙奎道:「雖不只一個,可也沒太多,正好是兩個,一男一女兩個,明哥,你知道我看見了什麼,他倆在幹什麼?」
「別問,現在還難說,再把他描述一遍!」
趙奎道:「是的,明哥,好像他怕人知道……」
她厲害的姑娘!
「七狼?」七狼八虎九條龍,這不正是那七個以兇狠震懾江湖的狼麼?
岑明道:「你沒記錯。」
北方人誰都知道,溶雪的日子,要比下雪的日了來得冷那是因為僅有的熱氣會被雪吸去了。
岑明道:「說得是,奎,那麼你說。」
岑明道:「什麼麻煩,什麼禍事?」
玉姑淡淡地笑了笑,道:「看來在年歲上,我還不如她。」
岑明忙推拒著道:「不用,奎,我這樣很方便,有了馬多少是個累贅……」
叫過了伙計,岑明掏出了僅有的幾兩碎銀會過了賬,兩個人相偕出了酒肆。
李慕凡道:「玉姑娘,樂倩十八,比你還大一歲!」
岑明忙問道:「怎麼了?奎。」
李慕凡又道:「玉姑娘,我剛才聽你說,她錯了!」
岑明道:「沒什麼,那是最好不過,奎,從小在一起長大,誰不知道誰麼,奎,少年風流下傷大雅,也無可厚非,要是近乎淫穢的下流,那就不該,得趕快改一改,一切以『渤海三刀』四字為重,要不然將來你會懊悔的。」
玉姑倏然一笑,道:「還好,我沒有錯,你只是我的大哥!」
趙奎搖了搖頭,道:「明哥,我還真不好意思說,你知道,屋裏不只一個人?」
岑明道:「那女的只說了個李字就被他攔住了。」
玉姑道:「已成了七老八十的老頭子了?」
玉姑低低說道:「誰說這是爺爺的床?」
李慕凡道:「李將軍現在『少林』麼?」
趙勝英道:「傻丫頭,爺爺是說一塊兒離開這兒,你也不想想,你大哥怎麼能跟咱們一塊兒走?」
李慕凡很不安心,他不願讓屋裏這麼靜,也不敢讓這種令他不安的靜持續下去,他沒話找了話。
無奈,他沒留意。
說著,他把座騎拴在門前木樁上,然後跟岑明進了酒肆。
趙勝英點頭說道:「一念醒悟,後福無窮,也就因為他剃渡出家,遁身空門,所以蒙佛門庇佑,保住了餘年!」
不管怎麼說,他長得雖不俊,但很順眼,黑得也不難看,甚至於還有點可愛。
玉姑淡淡地笑了笑,道:「大哥,對你,我沒有一句話不是由心裏說出來的。」
岑明道:「不管是誰行動手,總之你是跟他打了起來。」
玉姑道:「是的,大哥,她錯了!」
趙奎皺眉說道:「既是這麼個情形,官家到處緝拿www.hetubook.com.com他,再加上他又是這麼高絕人物,要找他談何容易,這豈不是像大海撈針。」
趙奎道:「應該不會錯。」
李慕凡「哦」地一聲動容說道:「原來李將軍習了『易筋』、『洗髓』二經,據我所知,佛門弟子裏,能有這種深厚福緣的,自達摩東渡至今,也只不過一二人而已。」
「我明白,明哥,」趙奎道:「沒人說大爺做的不對,『渤海三刀』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俠義英雄,大爺他該這麼做,算算那兩位姑娘該快到家了。」
「沒那麼一說,老弟,」趙勝英道:「別看我這兩間破茅屋沒什麼,真說一聲走,收拾起來還真沒那麼快,少說也得個兩天工夫。」
岑明點頭說道:「是該快到了……」
趙奎目光一轉,道:「明哥是想替我出口氣,討回來。」
「李集」離「登封」沒多遠,集上不過百來戶人家,都是些靠雙手,憑勞力養活一家老小,知足常樂的莊稼人。
岑明道:「禍是自己惹的,前兩天。」
岑明臉色凝重地緩緩說道:「希望他是李慕凡,卻又但願他不是『李慕凡』!」
「準是那老頭兒跟他那黃毛丫頭治好了他的傷……」
玉姑望了李慕凡一眼,遲疑著道:「那……咱們跟大哥什麼時候能見面?」
趙奎沒精打采,失神落魄地任馬馱著進了「李集」,他沒停在往南走,沒看見站在酒肆門外的岑明。
李慕凡笑道:「這還用問麼?我佔了老人家的床。」
趙奎道:「明哥,俗語說得好,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也許咱們仰慕錯了,他一手掩蓋天下人耳目……」
趙奎道:「是他惱羞成怒先動手。」
岑明道:「你不是要回家?」
岑明道:「跟著爹賣了這麼多年的酒,我是點滴不點,也從沒有想喝過,爹更不允許,他說我還沒到二十!」
玉姑道:「大哥,我今年十七了!」
李慕凡忙道:「還有年紀……」
突然——
那是個英武少年,年紀近二十,穿一身棉襖褲紮著褲腿。濃眉大眼,皮包略嫌黝黑,看上去很精神,眼神挺注,看上去也很機警。
李慕凡道:「我大她太多,不相配!」
「慢點,奎,」岑明突然喚了一聲。
趙奎長長地吁了一口氣,道:「明哥,你沒說錯,那是不關我的事,我也管不著,只能說那女的天生無恥淫|盪下賤,可是我這隻腕子……」
趙奎點頭說道:「很高,是很高,我沒能在他手下走完三招。」
岑明笑了笑,道:「看來你很怕他。」
這話,樸實無華,但樸實無華的最真實,也往往最感人!
岑明沉默了一下,道:「奎,你可願聽我說句公道話?」
李慕凡心裏一震!
這是幹什麼?
玉姑一噘小嘴,道:「那您還動不動就要把我送到二叔那兒去。」
趙奎吞吞吐吐地道:「是,是跟人,跟人……」
趙奎道:「左臉!」
岑明道:「他下手過重,斷人一腕,那就是他的不是了。」
玉姑道:「大哥是指……」
趙勝英道:「老弟是說……」
趙勝英搖頭說道:「我不願給他添累贅,佛門中人,塵緣已絕,我何必再去拖累他?再說,佛門清淨地,住進兩個俗客,一則過於扎眼,惹人起疑,二則玉姑是個女孩子家,也有很多不便!」
李慕凡道:「玉姑娘認為她錯在那裏?」
「夠了,奎,」岑明一擺手,道:「可能你碰了馬蜂窩!」
岑明道:「他是位鐵錚錚的奇英豪,我敢說任何美色絕動不了他!」
岑明凝目說道:「奎,什麼時候學會喝酒了?」
說著,他走了出去!
李慕凡默然了,他還能再說些什麼?
李慕凡輕嘆一聲道:「也許你說對了,但願她知道懊悔,只是……恐怕已經晚了……」
岑明神色微微一黯,搖頭說道:「我跟他老人家分散沒幾天,不知道他老人家現在在那兒。」
趙奎倏轉話鋒,道:「明哥,這麼說你進入江湖是……」
玉姑道:「我問大哥你為什麼在這時候給我看這傷口!」
玉姑抬起了頭,道:「大哥怎麼知道?」
岑明輕淡地笑了笑道:「英雄豪傑,酒不沾唇,不善飲的比比皆是,固然不喝酒的同有英雄豪士,也有不能不會喝酒就成不了英雄豪傑,奎,酒能亂性及跟色,財、氣脫不了關係,你要不少喝,惜飲。」
岑明「哦」地一聲道:「是怎麼回事?」
岑明淡淡說道:「自己兄弟,說這個幹什麼。」
李慕凡道:「恐怕他們不會放守每一處佛門清淨地。」
李慕凡笑道:「玉姑娘,這還叫不會說話麼?」
趙奎詫異地道:「怎麼,明哥,莫非你認識。」
李慕凡心神撼動,突然說道:「玉姑娘,你知道樂家姑娘為什麼這樣對我麼?」
「我的天。」趙奎輕叫說道:「這就是了,別說我早就改了那種拈花惹草的風流性情,已經不是那種人了,就算我沒改,是那種人,憑李慕凡這三個字,我還敢動什麼歪腦筋。」
聽畢,趙奎皺眉第一句話便道:「大爺也真是,好好的管人家的閒事幹什麼?如今可好,酒肆毀了,得罪了官府衙門,真要說起來前者那還好,後者可就有一輩子甩不開,脫不掉的麻煩。」
只聽趙奎「哎唷」一聲,再看時趙奎臉發白,額頭上都見了汗,皺著眉頭一臉的苦相。
玉姑道:「我知道,但我更知道她錯了,我也聽說,她如今心裏一定很懊悔,懊悔得想死!懊悔她的……」
這一切不都證明……
只聽他喃喃說道:「我寧願跑斷兩條腿再找,他可千萬別是李慕凡……」
趙奎的臉上飛快掠過一絲喜色,旋即他皺眉搖搖頭:「真說起來,斷隻腕子,那是我技不如人,該沒什麼好說的,而怕人就怕在他看出了我的武學路數,不但不依不饒,反而把三位老人家好罵了一頓。」
李慕凡道:「一切。」
李慕凡本是性情中人,他不為別的,但他卻不能不為這份真摯的感情心酸,忙強笑點頭,道:「不會的,玉姑娘!」
岑明道:「聽你的描述,他分明就是李慕凡,可是他怎麼會跟……」
李慕凡道:「是的,老人家和*圖*書……」
玉姑沉默了一下道:「你拒絕樂家姑娘的原因主要是因為輩分,而不在年歲,對麼?」
兩個人挑了一副座頭,相對坐下,岑明吃過了,他替趙奎叫了一盤包子,兩樣菜,趙奎自己卻外叫了一壺酒!
雖然是大晌午,在北方這個季節裏仍然冷得很,雪是早住了,而且也快溶化了,刺骨的寒冷北風,依然像刀子,颳得呼呼響。
玉姑道:「大哥,我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
「明哥,」趙奎道:「幼承庭訓,我爹是怎麼教我的你知道。」
玉姑飛快地說道:「那就好,我有耐心,大哥,總有一天我會長大的!」
「我明白,明哥,」趙奎點了點頭,道:「也許我是『渤海三刀』中唯一不肖的後人……」
趙奎忙道:「什麼那就好了……」
「不!」趙勝英搖頭說道:「他跟當年的楊家六郎一樣,在『五臺』出的家!」
玉姑沒有說話。
趙奎臉色一變,旋即他皺眉說道:「明哥,這我還有不知道的,我要是沒理站不住,我隱瞞都怕來不及,還敢回家哭訴?還敢請明哥你幫忙?」
「不!」李慕凡道:「對我,並不遲,可是對她的爹娘以及她爹娘的另一位朋友,卻已經是太遲了……」
就這麼一家,怕人不知道,只有這樣招來了。
岑明點了點頭沒說話。
岑明淡淡說道:「江湖上的人怕他的很多,但咱們仰不愧於天,俯不作於人,似乎大可不必。」
李慕凡道:「我想照照看,瘦了沒有。」
「她,明哥,你夠。」趙奎揚了眉,道:「天涯海角,茫茫人海,我跟你跑一趟。」
岑明點頭說道:「是的,奎,朋友,她為李慕凡離開了家,進入江湖冒風險,嚐艱辛,看來關係還不會淺!」
趙奎道:「明哥,回家途中,我經過登封城外的『十里鋪』,那地方有戶人家,你不知道,我走了好遠的路,路上沒見著有村落人家,馬累了,人也渴了,於是我就下來打算討討水喝,誰知討這口水出了麻煩,惹出了禍事,不但好挨一頓冷嘲熱諷的奚落,而且還斷了一隻腕子……」
岑明點頭道:「很標緻,打從我生下來的那天到現在,我沒見過像她那麼標緻的姑娘!」
李慕凡道:「誰說的?」
「不。」李慕凡道:「我仍把她當我的侄女兒,我愛她,同情她。」
岑明凝目說道:「什麼那就好了,奎。」
岑明道:「人長得什麼模樣?」
趙奎道:「有人是有人,而且還不只一個,但是他們沒答應。」
岑明點了點頭,剛要開口,忽地臉色一變,急道:「怎麼說,奎,他臉上包著塊布?」
趙奎滿臉詫異地望著岑明道:「個子高高的,不胖不瘦,三十上下年紀,挺英俊,臉色蒼白像害著大病,身上似乎還帶著傷……」
玉姑道:「恐怕這一點大哥是專對我說的?」
趙奎道:「是前兩天,在『登封』城外十里鋪,跟……」
趙奎忙道:「大爺的功夫比我爹好,明哥的所學自然也就比我高得多,咱們要是聯了手,我不信這口氣出不了,這筆賬要不回來,你說是麼,明哥。」
岑明沒推拒,當即把韁繩接過來,道:「那麼謝謝你了,奎。」
趙勝英呆了一呆,旋即說道:「丫頭,只要有緣,何愁你大哥找不到咱們?」
岑明道:「不惜一切,說是拼了命也得討回來。」
李慕凡點頭說道:「那是塊佛門聖地,老人家,李將軍既不在『少林』但『少林』和『十里鋪』的確近在咫尺!」
酒肆裏座頭空空不見人,本來是,這時候正進飯時,當地的人有家有室,誰不回來吃飯,會跑到這兒來花血汗錢,現在不是時候。
李慕凡稱謝接過,抬手扯去了裹在左臉上的布,這趙勝英祖孫倆從沒問過,布扯下來了,一道刀疤由左眉橫過左眼,一直延伸到左臉上,紅紅的一道,那是剛長好的肉,看上去有點怕人。
幾天來,他一直以為這床是趙勝英的,如今他才知道,原來這張床的玉姑的。
「是的,奎,」岑明點頭說道:「那也許能,只是我要先聽聽是怎麼個情形……」
岑明道:「腕子怎麼了,是傷了扭了還是脫了……」
「看來那老頭兒跟他走一路。」
趙奎忙坐了下來,凝注著岑明。
趙奎道:「大爺也真是,男人家喝點酒算什麼?我爹就常說,昂藏七尺軀,鬚眉大丈夫,不但會喝而且能喝,江湖人,英雄豪傑,總跟酒離不開的,他還常吟那句,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像我,在外面混,在外面闖,什麼都得嚐嚐,都得會。」
玉姑道:「沒有,大哥!」
趙奎「哦」地一聲,尾音拖得老長,眨眨眼,笑道:「我明白了,瞧不出,真是瞧不出,俗話說會抓耗子的貓不叫,你可真應了,一句話,明哥,你放心,她要稍感不適,你回家後唯我是問,只是,你得先告訴我,她長得標緻麼?」
李慕凡「哦」地一聲道:「原來是『三虎將』之一!」
李慕凡道:「姑娘固然已不小了,可是我……」
李慕凡神色一動,道:「老人家為什麼不帶玉姑娘,投奔李將軍去?」
玉姑卻接著說道:「大哥你請放心,我不會跟樂家姑娘一樣,我的心眼兒雖然比她還死,但我不會像她那樣!」
趙奎聞聲勒遙控馬,轉眼投注,先是一怔,繼而說道:「明哥,是你……」
「那不必!」岑明搖頭說道:「我也不是這意思,只是我很納悶……」
李慕凡道:「不,玉姑娘,我認為她一切都錯了!」
接著,他把經過說了一遍。
趙奎窘笑說道:「還沒有。」
樂倩是強烈的,玉姑是柔婉的,這也許跟性情有關。
岑明道:「好辦,唯一的辦法是去看看。」
玉姑道:「大哥,我不會說話,我只知道這一刀消毀了你的臉,但卻絲毫無損你的人格,也無損你的俠骨柔腸,劍膽琴心,頂天立地的……」
李慕凡道:「這個我知道,我聽過老人家說玉姑娘有位二叔身在佛門……」
未必見得,不是好來路倒有可能!
趙奎臉一紅,強笑https://m.hetubook.com.com說道:「這多年來,明哥絲毫沒改變,跟大爺的性情脾氣一樣,永遠令人敬佩。」
趙奎用手一比道:「個子高高的,不胖不瘦,三十上下年紀,挺英俊,可是像害著大病,沒什麼特微,唯一扎眼的是他左臉上包著一塊布,身上似乎還有傷……」
其實,掛酒旗,那顯得多餘,「李集」百來戶人家,誰不知道這家酒肆集裏的人沽酒上這兒,晚來沒事想喝兩杯也上這兒,還用得著掛酒旗麼?
「李集」僅有的一家酒肆,坐落在集中央,那是兩扇小門,一間鋪面,門口高挑著酒旗,老遠就可看得見。
趙奎忙道:「這點小傷算得了什麼?雖然斷了一隻腕子,我還有另一隻手,我自己來吧。」
趙奎一點頭,道:「是的,明哥。」
岑明道:「有什麼不好的?」
岑明笑笑道:「那是,奎弟,『渤海三刀』這名號闖來不易,咱們晚一輩的雖不能青出於藍,可也絕不能在咱們手裏毀了他,尤其老一輩的三位俠義半世,英雄數十年……」
岑明道:「那麼,奎,我先判你個不是。」
李慕凡道:「玉姑娘,事實上你跟樂情都是小孩子!」
岑明目興一凝,道:「怎麼說?」
「不,奎,」岑明搖頭說道:「不能污蔑他,李慕凡頂天立地奇男子,昂藏七尺真英豪,俠骨柔腸,劍膽琴心咱們絕沒仰慕錯。」
「斷了,」岑明臉色一變,脫口輕呼,道:「是怎麼斷的?」
再近一點,他更看見那黝黑一堆的茅屋四周,圍著很多人,算算恐怕不十個,扎眼的是這些人都帶著兵刃。
「是的,奎,」岑明道:「我不諱言,『渤海三刀』名號得來不易,三位老人家是怎麼樣的人,你我也都清楚,我爹常說,絕不先招惹人,可也絕不容人欺負,自己有理,做的對,站得住,那可以不惜一切,拿命去拼。該要回來的總是要回來,否則的話,就是自己的親骨肉,親手足,死了白死,傷了也白活該。」
「奶奶的,讓他跑吧,公恨私仇,我要不放倒他李慕凡,從今後江湖上就沒有七狼這一份,天涯海角,我看他能跑到那兒去。」
趙勝英搖頭說道:「不忙,過一兩天再說吧。」
趙奎接著說道:「我不是個不懂禮的人,再說這點起碼的禮,誰也知道我先站在門外叫了兩聲……」
趙奎道:「明哥,官家到處緝拿他,賞額高得嚇人,該不會沒有理由。」
趙勝英一怔,旋即笑道:「傻丫頭,那是嚇你的,其實爺爺那兒捨得,要能捨得不早好了?」
趙奎道:「明哥,你想,你是替那位沈姑娘去找李慕凡的,我則是請幫手去報仇雪恨的,萬一他就是李慕凡,這兩件事碰在了一起,那有多不好?」
雖然是理,但岑明仍不肯,他還是再推拒。
玉姑道:「大哥覺得我太小?」
趙勝英怔住了那兒,只聽他道:「丫頭,前後不過幾天,我沒想到你對你大哥竟有這麼深厚的感情,看來你大哥跟咱們有緣!」
趙勝英苦笑說道:「我對他雖可放寬心,但對我祖孫自己!」
李慕凡毫不遲疑地道:「是的,玉姑娘!」
玉姑抬起頭,似乎想說些什麼,但終於她又低下了頭,什麼沒說,剎時,這屋裏好靜。
趙奎截口說道:「我知道,明哥,咱們哥兒們還不是一樣麼……」頓了頓,接問道:「你說那兩位姑娘是李慕凡的……」
岑明道:「只要有人,他該答應。」
玉姑道:「一定啊,大哥!」
「那就好,奎,」岑明道:「二叔年紀大了,也只有你這麼一個兒子,他日接衣缽,光門楣,你的任重道遠……」
玉姑道:「大哥!我會每天盼著你,等著你,可別讓我盼太久,等太久。」
李慕凡道:「拿來我照照看。」
趙奎凝目問道:「怎麼說,明哥?」
岑明點了點頭,道:「也好,出去這麼久了,你也該回家了,我自己去。」掃了桌面一眼,道:「你吃喝好了麼?」
他卻不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感情!
岑明未說,又問道:「是左臉還是右臉。」
李慕凡忙強笑說道:「會的,玉姑娘,我將來一定會去看老人家跟你的!」
趙奎目光一凝,道:「明哥的意思是……」
「是李慕凡?」趙奎一震色變,霍地跳了起來,碰倒了酒杯,杯裏的酒灑了一桌子,叫道:「天,他是李……怪不得他的身手……」忽地搖頭接道:「不會,明哥,那傢伙絕不會是李慕凡。」
岑明「哦」地一聲道:「奎,他怎麼說麼?」
趙奎皺了皺眉道:「那我就說不上所以然了,本來我就說他不會是李慕凡。」
玉姑道:「實際上大哥是想讓我看看!」
岑明道:「你再把他描述一遍!」
趙奎詫異道:「是的,明哥,難道有什麼不對麼?」
趙奎搖頭說道:「我不去了,我剛想過,那不大好……」
玉姑臉一紅,低下了頭!
趙奎道:「我當然承認了我是『渤海三刀』『快手刀』的後人,我反過來問他,他沒說,那女的剛說了聲李,就被他攔住了。」
心中念轉,他一磕馬腹便打算快走,敬鬼神而遠之,這些人像蛇蠍,早離開早好,離得越遠越好。
趙奎一怔,愕然說道:「怎麼?明哥,先判我個不是?」
趙奎微怔說道:「可能我碰了馬蜂窩?」
趙奎道:「我知道,明哥,別囑咐我,自己小心,我走了。」
趙勝英道:「既然老弟聽見了我索性告訴老弟吧!玉姑的那位二叔,俗家姓李,雙名廣武……」
「我早說該到這兒來瞧瞧,你們偏說這兒就住個鄉巴佬帶著個黃毛丫頭沒這麼大膽,瞧,如今怎麼說?」
話鋒忽轉道:「明哥,外邊兒冷,咱們進去說去。」
岑明眉鋒微皺,點頭說道:「我有點明白了,奎。」
趙勝英搖頭說道:「我倒不擔心,縱然他們調動天下兵馬,團團圍住『五臺』恐怕也奈何不了廣武半分毫!」
趙勝英道:「老弟你聽見了!」
岑明一伸手道:「把馬交給我,我替你……」
趙奎臉上掠過一絲異樣神情,道:「我知道,明哥,別為我操心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