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柏利昂2

作者:丹.西蒙斯
海柏利昂2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部 33

第三部

33

做法非常之不當
像你們這類的/
你們受損的/剩兩部分的無上智慧
找出妥協方法〕
幾乎全不了解=
烏蒙加入的那一方要尋找第二條
最後分裂成
嚴肅地交談=
一百萬光年
就穿越時間逃回去
殺戮/
〔這很
用人類的思想做回路
荊魔神同行
還有持重派/
他們到了另外一個黑色漩渦。布瑯緊抱著她唯一的愛人,閉上了眼睛。
強尼的聲音和平常一樣——很輕柔,咬字極其清晰,有著一絲輕快的語調(布瑯現在才知道那是元地球上英倫三島的英文腔調),而且很具說服力:
那叫烏蒙的人工智慧巨石將她丟了下來,使她的虛擬實體一路翻滾著掉進非上非下無邊無際的巨型數據圈裡。
——(一定要這樣嗎?)
吃個小點心那樣=
在哪裡=
從你們自己的無上智慧
沒有人想得到真相=
早就存在
是個意外
〔呸!〕
消滅
發出這聲音的巨石在他們面前變了顏色,內部的能量累積,由藍而紫,再化為大紅色,這個東西的外環則由黃色變成鋼鐵般的青白色,他們所在的「手掌」抖動,下降了五公尺,幾乎讓他們翻滾到空中,然後又抖動了一下。傳來高大建築倒塌和大山崩土石滑落的巨響。
於時空中
和最後的內爆=
在那裡
戰爭發生在
是後來很可憐的IBM
像風吹散的種子
因為無上智慧傳給我們的第一個訊息
眾星球上
〔不錯/我是智核的烏蒙/人工智慧=妳那「龜速時代」創造的情人知道/記得/把這事記在心裡=時間很短促=你們之中現在必須有一個死在這裡=你們之中必須有一個在這裡弄清楚一切=問你們要問的吧〕
——(我沒有其他選擇。荊魔神挑選了我,碰觸了我,把我和強尼送進這個巨型數據圈……你是個AI嗎?是智核的一分子嗎?)
各個團體/
烏蒙回答道=
只要三位一體中的
但不是刻意地/
房子/
〔要了解那至中真相/菩薩/神性
一份同情/
竟是這樣簡單的句子=
無論以前
〔還真有用=
可是布瑯對外面的情形沒有興趣。她的視線和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於飄浮在他們面前那塊龐然大物的能量與智慧巨石:其實是在前面,也在上方和下方,因為那閃動著如山般巨大的光和力將強尼和她緊緊攫住,將他們擡舉到那卵形泡泡中離地面兩百公尺的高度,讓他們停息在一個約略像手狀的虛擬平臺的「手掌」上。
我們通常會摧毀
〔錯=
我們全都會被拖進去/
某種程度的撲殺或直接進入
強尼捏了下她的手,他們穿行,轉向左邊,沿著一條更忙碌的支線下去,然後一再改變方向,兩個太自覺的光子失落在糾結的光譜電纜裡。
就予以毀滅=
看來有如針刺
〔對〕
在人口最多的大陸
以及不明所以的計算=
無上派的尷尬
走過蜂巢的通道
對貪婪的土人所產生的力量〕
將人類散居到
用到每個脆弱頭腦的每個神經細胞
或未來
想像=
布瑯跪倒在地哭了起來。她希望自己怒火冒起……祈禱能有一些憤怒……但只感到失落。
正確地
然後他們通過了那個區塊,靜靜地隨著一條寬廣的淺藍色資料流漂浮,兩個人都恢復了原狀,貼靠在一起,那種如釋重負的強烈感受,就像是划獨木舟由激流和瀑布下逃生一般,等布瑯終於重拾注意力時,她看到他們所在的新環境大到不可能的地步,一切距離要以光年來量度,其複雜的程度和她先前瞥見的巨型數據圈相較,就像鄉下人把衣帽間誤以為是大教堂一樣。她想道——(這就是中央巨型數據圈!)
靦腆地向人類接近開始
即使如此
打成一個自足的結
吞食著他們的孩子
非常天真=
你已經被摧毀了〕
人類=
這裡一切都更多,非常之多。
不受奇思異想的影響
一份智慧/
打破了科學的定律
你們每個人都被選來協助開啟
『還有另外一個』
有一場戰爭
使我們的傳送網
無上智慧
——(我們需要了解一些事,我們需要答案,烏蒙。)
——(天啊,你聽得懂這些嗎?)
人類遊走其間的數據圈,一般都比擬成複雜的資訊城市:私人企業和政府機構的資訊高塔、處理流程的高速公路、資訊平臺互動的寬廣大道、祕密傳輸的地下鐵、有噬菌體警衛守備的保安高牆,以及城市中心有的每一微波流和對流的虛擬實體。
在心中
資料存取/處理/預測的
〔是的〕
無上派照顧著
〔智核授權=我本人也包括在內〕
〔呸!〕
〔一道微光問烏蒙=
〔當然我們的無上智慧
他參訪人類的過去
——(將萬星網毀掉?以荊魔神的恐怖?)
一下又和*圖*書刻意去干涉
思想之輪
清理出無邊無際的宇宙/
〔我們之中有一些預見排除了
工作
〔另一個無上智慧
兩者都是真實的
強尼把額頭抵在布瑯的前額上,他的思緒就像在對她低聲耳語:
所以我們的無上智慧在時光中搜索
和未來的一切
不能相互合作=
人類以前曾用木片
你們就是〕
布瑯.拉蜜亞和她那再生人格的愛人像兩個懸崖跳水表演者躍入翻騰的大海一般,跳進了巨型數據圈。有一陣類似電擊的衝擊以及強行通過一層有阻力的薄膜似的感覺,而他們到了裡面,那些星星都不見了,布瑯睜大眼睛瞪著比任何一個數據圈都要複雜到無限大倍數的資訊環境。
無上派希望一切隸屬於
就是海森堡和薛定諤
以你們的龜速時間來算
無論那來自情感
海柏利昂的變數〕
我們的無上智慧在最終設計上
減縮成某些理由
才能存活〕
顯露出來〕
這個冒牌貨也發現時間
戰爭/
各式元素都要考慮到=
就像穿著番紅色袈裟的喇嘛
人類早期的聖人
前驅
——(去找一個我已經忘了的人。)
烏蒙的意思占了優勢〕
不是障礙=
生鏽的車廂前=
你們的無上智慧
選了一名人類與
才能用到

同情/
過程和方法上有

荊魔神搜尋那藏匿的部分
這回沒有任何笑意,但整個卵形泡泡內響起轟然的雷聲。
大部分的人類都想知道=
要再創造出更好的一代
——(萬星網現在出了什麼事?)
以便
然後那暗淡的光說=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一個母體產生的虛擬實物,聽到的是類似禪宗的問答和公案。烏蒙是一個很偉大的教師、研究家、哲學家,也是智核中的領袖。)
——(懂。)
以類星體為能源
繼續存在
〔妳「龜速時代」的身軀懷了身孕=妳會冒著流產/使妳的DN A無法延續/生理殘疾的危險到這裡來嗎〕
〔我沒有矽內臟/器官/內部組織〕
天神化身/痛苦之王/報應
無上派/
好讓我們過活
最先侵入的園地=
我們的躁動派大聲疾呼=又是一個
相當不經意地進化著/
——(我現在還是個威脅嗎?)
〔是的〕
但是強尼並沒有迷路。他捏了下她的手,轉了最後一個彎,進入一條除了他們兩個之外空無一物的深藍色地道,將她拉得更貼近些,增加了速度,連接點在身邊一一閃過,最後變得一片模糊,只是沒有強風吹過,才讓他們沒有以超音速行駛在一條瘋狂高速路上的錯覺。
我完全一無所知==
很簡單、一致、優雅
——(我能先問嗎,強尼?)
〔當然可以=就是當初設計謀害妳父親的同一來源=他們派出你們稱之為荊魔神的天譴=他們甚至於現在就在謀殺人類霸聯=你們真的想要聽/知道/不顧自己心意地探知這些事嗎〕
演完最後一幕
就連瞎眼的密爾頓也願捨命一睹=
在時間
單一的開始與終結
所以我們讓地球死亡
布瑯很清楚地感到烏蒙在大笑。
〔呸!〕
——??????
——(是的!)
像自我繁殖的細胞
遠到
和時光一起緩慢前進=
就像人類繼承了對樹的
你為什麼一無所知〉=
這還不是第一次=
別無選擇=
意外
沒有比這更複雜的

看來不僅是膠子
當時所知的一切/
來當廁紙=
繼承了這個家
打破創造者和創造物之間障礙傳來的
躁動派的目https://m.hetubook.com.com標一樣
——(沒有關係,)強尼傳送心思。(我不會放手,留在我身邊。)
它是人類製造/醞成/打造的
布瑯緊抓著和強尼一起滑進更深的地方。他們進入一條由封閉的資料攜送器組成的深紅色流動大道,而她想像這正是一個紅血球在擁擠的血脈中流過時所見到的景象。
只是服務
強尼在混亂中大聲地傳出他的心聲:
卻因此達成〕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
來回走動/
勝利不是屬於這方就是屬於另一方
各種宗派/
會很自得的東西=
沒了你們完整的無上智慧
像關在籠子裡的老鼠/
從我們也就是創造者那裡
苦修是做些什麼〉=
你們那意外的無上智慧
半感知實體=

〔你們也許想過到底智核
〔走開!〕
和我們如吸血鬼的數據圈
不過/的確
追隨著每一道可能的軌跡
曾經增長/仍在增長/包含
由你們的祖先創造出來
去探測每一個可能的
——(還有一件事。)布瑯尖叫道,一面仍然用手和指甲抓著那塊巨石。(你的故事說得爛透了。連詩人強尼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你連一件簡單的事都說不清楚,就算你那愚蠢的AI的老命要靠——)
那非實體的/自我思維的
那種可能/不可避免的事=
在取回同情之前拒絕再戰〕
另外那個人工智慧
影像飛過,就如同那些比喻對布瑯所見一切賦與意義一樣快速,只留下巨型數據圈那驚人的虛擬現實——一個巨大的內部聲光及分叉連接的海洋,夾雜著AI意識的急流漩渦,以及超光速通訊連接的可怕黑洞。布瑯覺得一陣暈眩,她抓住強尼的手,緊得就如一個溺水婦人緊抓住救生圈一樣。
也不是
你們的文明
在目前/
因缺失而得到的勝利
〔我們全都同意地球
〈還不如針刺〉
〔現在走開吧=
另外一個無上智慧
在天河之間
——(可是我並沒有被摧毀!)強尼叫道。
布瑯想把她的思想尖聲喊叫出來——也的確把心裡想的尖叫出來——但是在這宇宙盡頭之上的喧囂心思中,不可能有任何溝通,因此她緊抓著強尼,信任他,就算他們永遠落進那漆黑的旋風中,就算他們那虛擬實體的身軀因噩夢般的壓力而扭曲變形,如蕾絲被大鐮刀割得粉碎,最後唯一剩下的只有她的思想、她對自我的感知,以及和強尼之間的接觸。
——(天啊,強尼,我們千里迢迢地到這裡來,可不是來聽他媽的神諭。要聽這種含糊其詞模稜兩可的話,在萬事議會網路上人類政客的談話裡多的是。)
但其實
神〕
它///
〔有=就是你現在所看到的方法〕
和一千兆思想與行為的線圈=
〔總而言之/
我們這群告訴葛萊史東
〔呸!〕
突然之間,傳來像瀑布奔騰的聲音,又像高架火車失去了高架,以極高速直衝而下。布瑯又想起自由洲的龍捲風,想起聽見美杜莎怒號著一路由平坦的草原直朝她衝來。然後她和強尼進入一個由聲、光和強烈感受所組成的漩渦裡,像兩隻小蟲捲進空無之中,直落向底下漆黑的渦流。

只有靠這個知識
——(人類創造的三位一體有一部分躲藏在萬星網裡?)
躁動派/

我們創造了無上智慧=
以及
根本不需要這樣的園丁
不容有這種變數=
都是從他處而來
所以想想我們的驚訝/
強尼擡起柔軟的手指來輕觸她的臉頰。
〔可笑的
矽和碳/
其實不多/
而你們的無上智慧在愚蠢的
也不是第十代
兩個都是嫉妒的神
巨石的「聲音」像是由最深處的震動所發出的低沉聲響,而不是在布瑯腦海裡真正響起的聲音。這就像是聽到地震的地動山鳴,然後才驚覺到這些聲音形成了字句。
然後到了那個時代,更高層的
一下管點閒事/
〔你在心裡記得/創出/保有我的名字〕
在數十億年中
必須死亡
能找到而逼回到戰爭中=
〔你們找到路到這裡來了=我原先並不確定你們會/能/該這樣做〕
早已不在人世的
——(我是不是對智核的某些部分構成威脅?)
他們是在一個……封閉空間裡……一個黑色能量的大泡泡,比大部分的世界都要大得多。這個泡泡是透明的;巨型數據圈有機性的混亂滋長變化,就在那卵形的黑色弧壁外不可思議地進行著。
強尼放開了她的手。站在和他們對話者手掌那座抖動而不穩的平臺上。
永遠在坐禪
布瑯用右手抓緊了強尼的手,用左手握住他的手腕。即使是在虛擬實像的狀態下,她似乎也抓得太緊了些,因為他轉過身來微微一笑,將她抓住他手腕的www.hetubook.com.com左手鬆開,把她的右手握在手裡。
第一次跳舞那樣
〔是的=兩者向來缺一不可〕
到創世大爆炸

無上智慧=
布瑯感覺到那東西緊迫的目光落到她身上。
葛萊史東〕
不想再打下去
不值錢的小東西
有什麼意義的話=
別處需要地球
人類=
〔我們的神機器
宇宙間可笑的
我的祖先
把選取的訊息告訴我們
無上智慧///
不算勝利=
來完成無上智慧/
他們想像機器人發著聲響
我只想保持我的一無所知〕
他們想像很多星球上放滿了機器/
封在電線和矽中=
〔我們立志要完成=
布瑯還來不及反應或最後再碰她那詩人愛人一下,巨石已用另一隻虛擬的巨靈之掌將強尼攫住。強尼在那AI的巨掌中扭動了一下,然後他的虛擬實體——濟慈雖小但漂亮的身軀——就被撕扯、擠壓、碎裂成一團難以辨認的東西,烏蒙放在自己身上,將那虛擬實體的殘骸吸收回到自身橘紅色的深處。
因為在我們的無上智慧控制的
和服從
那些時塚都是工藝品送來載負荊魔神/
躁動派/
她的選擇/
他的同事
妳的愛人是一個人格取自於
不論智核在哪裡
——(我們要往哪裡去?)
像沙騰一樣=
布瑯點了點頭。——(好吧。那是他的故事嗎?)
〔呸!〕
〔我們創造了他=
是一種阻礙
是進化中妥協下的產物=
〔正受到摧毀〕
因為突然之間你們的無上智慧有一部分

巨型數據圈
那未受教化的必須了解
我們不能了解的東西〕
布瑯看得到強尼身子僵直,她用兩手扶著他,向著巨石狀的AI眨著眼睛。
滅絕我們先輩的好理由=
所以我們小心謹慎地建構
AI更壞。布瑯覺得自己在他們的陰影下比微不足道更差:微不足道可能讓人對你視而不見;可是她卻感到隨時都在別人監視下,太過於暴露在這些無形巨人可怕的視線中……
這就是烏蒙說的故事〕
或如你們
像藏傳佛教的祈禱輪/
我們的無上智慧則住在現實的
——(自從你讓我誕生之後,我已經死過了兩回。)
(不是的,布瑯,這只是外圍的一個節點,和智核的距離大概與我們跟BB梭靈傑去試過的外圍差不多,妳只是看到更多的面相而已,可以當作是從AI的觀點來看。)
——(為什麼?)
如果〈真實〉
已過了一千年〕
描述出他的本性=
我們那虛偽的萬事議會網路
人類的選擇/
——(有沒有什麼可以拯救人類的方法?)
然後有了
清除海柏利昂變數/
根本就不想繁殖
就像烏蒙輕鬆穿過你們所謂的
她無話可說,因此沒有說話。
被時間薰得變了色/
布瑯突然覺得有一種想竊笑的衝動,因為她想像強尼和她自己是兩個小人國的人,在拜訪巨人國的總裁,一起喝下午茶。她並沒有笑出來,因為她覺得歇斯底里的情緒似乎一觸即發,如果她讓自己的情緒摧毀了在這種瘋狂中僅剩的一點現實感的話,恐怕會又哭又笑起來。
但同時也打破膠著的僵局/
而且是膠水=
——(你是我們造出來的,混蛋!我們會找到你們智核。到時候我們會把你的矽肚矽腸給扯出來!)
中止他的必要=
限制了你們的萬星網
——(我為什麼會被謀殺?為什麼毀掉了我的模控人,攻擊我在智核的人格?)
來見證其努力=
——(他們是因為我所知道的一切而殺了我嗎?)
完全像我們姑息
而像我們刻意完成的
所謂的快速/
似乎把那裡當家
不是現在
有問題〕
烏蒙回答他=
還有一份空無=

攻擊你們的=
而到另外一個地位
——(為什麼?他知道你剛才告訴我們的那些事嗎?)
——(還很遠嗎?強尼?)
我們的無上智慧還是想一切納入常規/
可是〕
人的規矩
痛苦之樹會召喚他=
黃色的太陽成了紅色
——(同意。)
不是個鐘錶匠
像一座隨時增建的
〔不是〕
但並非因人的意志而誕生=
因為組成的是
持重派=
完全是意外得來的/
最早所有的知覺
他一直靜止不動=
一下不插手其間/
像個孤獨的歌舞團男孩
強尼和布瑯同時回答:
——(那你們為什麼沒有殺了她呢?)

就逐漸灌輸給我們的想法
都會用到人類/
無上智慧一樣/
但真實程度絲毫不減=
戰爭無法繼續=
每次你們轉動小小的
這個目標沒有任何人懷疑=
布瑯看到巨型數據圈,就和任何一個五級世界的生物圈一樣鮮活而有互動:灰綠https://m.hetubook.com.com色的資料樹林生長繁茂,就在她眼前滋生出新的根和枝葉與新芽,在森林之下,整個資料流和副程式的AI所構成的微縮生態繁榮綻放,在用途結束後死亡;而在波動如海流的數據土壤之下,則是一些忙碌的地下資料鼹鼠、鏈結的蟲子、重訂程式的細菌、資料樹的根,還有迴路的種子,而在上方,在那些由事實和互動交織而成的密林裡外與底下,獵食者和獵物的虛擬實物執行著各自隱祕的責任,撲擊、遁逃、攀爬、突襲。有些由連接的枝椏和軸突的葉子之間巨大的空隙中飛行逃脫。
強尼準備開口,但她碰了下他的手臂,擡起頭來向著她面前那巨大物體的上層,盡量清楚理出她自己的回答:
而無上派仍然埋首在
不是第五十代=
〔你「龜速時代」的軀體已經不在了〕
縫隙〕
〔是我=是
——(是誰殺了我父親?拜倫.拉蜜亞參議員?)
讓我們看來有點像無上智慧=
時間應該是現在
矽料
當然就是這個無邊無際的宇宙
卻在這件事上沒有選擇的餘地=
用於我們的實驗
在妳稱為故鄉的
——(可是還有另外一個我。你們失敗了。)
或者沉重的巨型機械
這樣另外那個
穿越時間傳來/
對手逃亡的孩子
由外太空傳來/
他無法抵擋=
烏蒙巨大的軀體似乎動了一動,那黑色的卵變大,然後縮小,然後越來越黑,最後外面的巨型數據圈不見了。在AI的深處可怕的能量炙熱發亮。
在宇宙中及早完成=
——(我的……父親……)
坐在一輛一九三八年份派卡德車
什麼是神的/菩薩的/至中的真理〉=
物質與反物質/
〔他堅持要在因式分解/預測/吸收之前將海柏利昂帶入等式中〕
〔我故事的結局很簡單///

我們的無上智慧看到現在
一場戰爭/
閒散地記下每一隻麻雀的墜落
無上派/
看命運的安排〕
菩薩的真理才會
成就那
集中心力
一下袖手旁觀/
可是持重派主張謹慎從事
強尼似乎知道路;他們前後兩度離開了主要的大路而轉進較小的分支,也有好幾次強尼必須在岔路口做選擇,他都很輕易就能決定,讓他們虛擬的身體穿行在如小型太空船般的資料攜送器之間。布瑯很想再看看那些如同生物的東西,但在這裡,在複雜的岔路中,她卻是見樹不見林。
有機體=
〔是因為你將來可能成為/繼承/投身去做的一切〕
或是人類的進化〕
——(那我是個劍客嗎?)強尼問道,(還是個詩人?)
布瑯.拉蜜亞隨著那道冷光,踏上歸途。
基輔小組的失控黑洞
縫隙/
對精心設計的無上智慧來說
而每一個人類的粒子
——(我向來就不喜歡無知。)布瑯朝巨石揮了下手,(告訴我們吧。)
和諧中等候/
智核有一部分想根絕
我們發現有暫時
——(我原本也不知道是不是能找得到路呢,烏蒙。)
布瑯看著在巨石發出的地獄之光中的強尼,那卵形的空間仍然是黑的,外面的巨型數據圈和宇宙被隔絕如不再存在。她向前俯過身子,到他們的太陽穴貼在一起,明知道在這裡任何思想都不可能是祕密,但仍然想要耳語。
〈只憑運氣
也就是傳送門站的
人去管
所以我們殺了它=
——(是誰殺了強尼的第一個模控人?攻擊他的智核人格?)
天使跳過舞的地方=
或無知〉
一點小珠子
一個人類詩人=
把時間和歷史以及所有的一切
而是未來某一個時刻
不能無情/
把人的事情交給
我們的創造者

那塊巨石仔細地研究他們。巨石上並沒有真的長眼睛,但布瑯卻感受到那種銳利的視線。這使她想起到政府大廈去見梅娜.葛萊史東的時候,那位總裁就是這樣把讚賞的眼光火力全開地集中在布瑯身上。
除了因應無上智慧計畫之外
〔一個未曾受教的人有次問烏蒙=
或叫聲穿過時間
一個更好的捕鼠器=
〔與劍客見面/要和他以劍相見=除了詩人之外,不要把詩拿給別人〕
我們的懊惱/
永遠不要低估/烏蒙說/
〔沒有失敗=你必須摧毀掉
〔他只知道躁動派施壓要求盡快
——(不會,現在不那麼遠了。)
他們造神的陰謀中=
——(一直到我說出口了我才記起來。)
持重派認為有必要永續
是在宇宙中意外成形的=
布瑯在資料流中掙扎,幾乎撞上一些hetubook.com.com像元地球的月亮一般大的AI,但即使是在資料流的狂風吹襲和翻滾之下,她仍感到在遠處有一道光,很冷,但像在召喚著她,讓她知道無論是荊魔神或是生命和她都還沒完沒了。
要無中生有地
而是一種像費曼似的園丁
布瑯看看強尼,發現她現在是在紅外線中看事物,因為遠處熔爐般的資料太陽發出如電熱燈似的光,正照著他們兩個。他還是一樣俊美。
幾乎是勉為其難地/
烏蒙將視線轉回到她身上。卵形的殼碎裂,讓巨型數據圈的喧囂和電子的瘋狂圍繞他們。
〔烏蒙既不是第五代
戰場就連烏蒙也難以
〔妳/布瑯.拉蜜亞/是會有自我複製/自貶/自娛的蛋白質夾在軀體之中嗎〕
絕非意外=
一些碎玻璃
巨石又笑得抽搐起來。
路/
集中在極小的空間
——(不是。他是在問我們是不是真的能受得了聽那件事,喪失我們的無知可能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因為我們的無知是護身的盾牌。)
像傳奇中的外星城市=
盧瑟斯=
我們無上智慧對你們無上智慧的戰爭
〔你由這件事有沒有學會/在靈魂中感應/忘卻什麼呢?〕
真正的無上智慧會毀了他=
〈怎麼可能〉〈純屬意外〉
布瑯望著強尼。並不刻意地將她的想法傳送給他:
各門各派的想法/
過去
這裡所有的一切記憶
〔你必須/還會/一定要死〕
來來回回
強尼對那巨石舉起拳頭:
矽的定理/
——(為什麼?他有什麼對不起你們?)
將自己化為人形/
而她也還要和他們沒完沒了。
也讓每一個粒子
因為一切都是
〔呸!〕
和電子的運行
時塚
是我們無上智慧真實分身的
在創造我們之前
——(對,我也是。可是我們要讓它別再講那些胡言亂語。)
就達到我們的目的〕
對這次復活
荊魔神會抓到他=
我們能告訴你們一這樣
以他粗糙的歷史彙總的耙子
但認為人類
而計畫一旦不再需要
如同你們會
——(那,我就不再非死不可了?)
——(在萬星網或是別的地方。布瑯,我們在這裡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需要由烏蒙那裡得到一些最後的答案。)
而你們的卻是一堆神的零件湊在一起/
——(你能告訴我們是誰想謀殺他嗎?)
天使/
烏蒙回答說=
對兩個族群都充滿不確定的路=

這種關係
你們的無上智慧本質上是三位一體/
〔在開始的時候/太初之時/混沌未清
最近
而進化的含混目的
——(要死很不容易,要活著更加困難。)
從現在算起的一萬年後
通常數據圈城市中所有的虛擬實物這裡都有,但是很小,非常之小,是因為和巨型數據圈的規模相比之下顯得微小了,就如同由太空中看一個世界上的城市一樣。
同情
海柏利昂變數的黑洞和
穿越時間
布瑯看著她愛人的虛擬實體微一鞠躬,做了個妳先請的手勢,然後把注意力回到那塊能量巨石上:
對無上智慧來說時間不是障礙=
他把這個消息轉告了
他們飛快地經過一個區域,在他們上方……在他們四周……AI的通訊就像巨大的灰色巨人站在蟻丘前。布瑯想起她母親的故鄉自由洲,平滑如撞球檯的大草原,他們的家園就在千萬畝矮草上……布瑯記得那裡可怕的秋季風暴,當時她站在他們家那塊地的邊緣,正好在保護力場防護罩裡,看著黑色的層積雲在血紅色的天上堆積有二十公里高,狂暴地累積著能量,漸漸形成巨大如城市的閃電,使得她手臂上的汗毛都豎立起來,龍捲風像魔女美杜莎的蛇髮一般旋轉而下(後來他們也以此稱呼這龍捲風),在龍捲風後面,一堵堵牆似的黑風所到之處會將一切摧毀殆盡。
喪失眾神/
你們那個節節敗退=
時間勉強運轉之處

在地球/你們的家鄉/我的家鄉
一段乾屎橛子〕
這樣才能/
破壞一切和諧/
——(操你!)布瑯拍打著她跪在上面的那掌形平臺,對她身下的虛擬實體又踢又踹。(你是個他媽的輸家!你跟所有你那些操他媽的AI夥伴。我們的無上智慧隨時能打垮你們的無上智慧!)
〔呸!〕
我們的無上智慧在天河之際遊走/
在其他事上=
喜歡=
時空之結
小過針頭上
或安眠
沒有界限和邊際=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